《昆虫记》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22浏览次数:13
精 彩 片 段1 、 在 这 座 山 顶 上 , 有 一 片 很 早 就 引 起 我 浓 厚 兴 趣 的 树 林 , 从 我 家 的 小 窗 子 里 看 出 去 , 可 以 看 见这 些 树 木 朝 天 立 着 , 在 风 中 摇 摆 , 在 雪 里 弯 腰 , 我 很 早 就 想 能 有 机 会 跑 到 这 些 树 林 那 儿 去 看 一看 了 。2 、 这 个 鸟 巢 是 用 干 草 和 羽 毛 做 成 的 , 而 且 里 面 还 排 列 着 六 个 蛋 。 这 些 蛋 具 有 美 丽 的 纯 蓝 色 ,而 且 十 分 光 亮 , 这 是 我 第 一 次 找 到 鸟 巢 , 是 小 鸟 们 带 给 我 许 多 的 快 乐 中 的 第 一 次 。3 、 这 野 菌 的 形 状 , 猛 一 眼 看 上 去 , 就 好 像 是 母 鸡 生 在 青 苔 上 的 蛋 一 样 。 还 有 许 多 别 的 种 类 的野 菌 形 状 不 一 , 颜 色 也 各 不 相 同 。 有 的 形 状 长 得 像 小 铃 儿 , 有 的 形 状 长 得 像 灯 泡 , 有 的 形 状 像茶 杯 , 还 有 些 是 破 的 , 它 们 会 流 出 像 牛 奶 一 样 的 泪 , 有 些 当 我 踩 到 它 们 的 时 候 , 变 成 蓝 蓝 的 颜色 了 。 其 中 , 有 一 种 最 稀 奇 的 , 长 得 像 梨 一 样 , 它 们 顶 上 有 一 个 圆 孔 , 大 概 是 一 种 烟 筒 吧4 、 那 里 是 一 群 切 叶 蜂 , 在 它 们 的 身 躯 下 面 , 带 着 黑 色 的 , 白 色 的 , 或 者 血 红 色 的 , 切 割 用 的毛 刷 , 它 们 打 算 到 邻 近 的 小 树 林 中 , 把 树 叶 子 割 成 圆 形 的 小 片 用 来 包 裹 它 们 的 收 获 品 。5 、 它 们 之 中 有 的 是 唱 歌 鸟 , 有 的 是 绿 莺 , 有 的 是 麻 雀 , 还 有 猫 头 鹰 。 在 这 片 树 林 里 有 一 个 小池 塘 , 池 中 住 满 了 青 蛙 , 五 月 份 到 来 的 时 候 , 它 们 就 组 成 振 耳 欲 聋 的 乐 队 。 在 居 民 之 中 , 最 最勇 敢 的 要 数 黄 蜂 了 , 它 竟 不 经 允 许 地 霸 占 了 我 的 屋 子 。 在 我 的 屋 子 门 口 , 还 居 住 着 白 腰 蜂 。 每次 当 我 要 走 进 屋 子 里 的 时 候 , 我 必 须 十 分 小 心 , 不 然 就 会 踩 到 它 们 , 破 坏 了 它 们 开 矿 的 工 作 。6 、 当 我 面 对 池 塘 , 凝 视 着 它 的 时 候 , 我 可 从 来 都 不 觉 得 厌 倦 。7 、 在 充 满 泥 泞 的 池 边 , 随 处 可 见 一 堆 堆 黑 色 的 小 蝌 蚪 在 暖 和 的 池 水 中 嬉 戏 着 , 追 逐 着 ; 有 着红 色 肚 皮 的 蝾 螈 也 把 它 的 宽 尾 巴 像 舵 一 样 地 摇 摆 着 , 并 缓 缓 地 前 进 ; 在 那 芦 苇 草 丛 中 , 我 们 还可 以 找 到 一 群 群 石 蚕 的 幼 虫 , 它 们 各 自 将 身 体 隐 匿 在 一 个 枯 枝 做 的 小 鞘 中 ─ ─ 这 个 小 鞘 是 用 来 作防 御 天 敌 和 各 种 各 样 意 想 不 到 的 灾 难 用 的 。 *8 、 在 池 塘 的 深 处 , 水 甲 虫 在 活 泼 地 跳 跃 着 , 它 的 前 翅 的 尖 端 带 着 一 个 气 泡 , 这 个 气 泡 是 帮 助它 呼 吸 用 的 。 它 的 胸 下 有 一 片 胸 翼 , 在 阳 光 下 闪 闪 发 光 , 像 佩 带 在 一 个 威 武 的 大 将 军 胸 前 的 一块 闪 着 银 光 的 胸 甲 。 在 水 面 上 , 我 们 可 以 看 到 一 堆 闪 着 亮 光 的 “ 蚌 蛛 ” 在 打 着 转 , 欢 快 地 扭 动 着,不 对 , 那 不 是 “ 蚌 蛛 ” , 其 实 那 是 豉 虫 们 在 开 舞 会 呢 ! 离 这 儿 不 远 的 地 方 , 有 一 队 池 鳐 正 在 向 这边 游 来 , 它 们 那 傍 击 式 的 泳 姿 , 就 像 裁 缝 手 中 的 缝 针 那 样 迅 速 而 有 力 。  9 、 有 时 候 , 小 小 的 田 螺 们 会 沿 着 池 底 轻 轻 地 、 缓 缓 地 爬 到 岸 边 , 小 心 翼 翼 地 慢 慢 张 开 它 们 沉沉 的 盖 子 , 眨 巴 着 眼 睛 , 好 奇 地 展 望 这 个 美 丽 的 水 中 乐 园 , 同 时 又 尽 情 地 呼 吸 一 些 陆 上 空 气 ;水 蛭 们 伏 在 它 们 的 征 服 物 上 , 不 停 地 扭 动 着 它 们 的 身 躯 , 一 副 得 意 洋 洋 的 样 子 ; 成 千 上 万 的 孑孓 在 水 中 有 节 奏 地 一 扭 一 曲 , 不 久 的 将 来 它 们 会 变 成 蚊 子 , 成 为 人 人 喊 打 的 坏 蛋 。  1 0 、 我 往 一 只 木 桶 里 盛 了 些 水 , 大 约 有 两 寸 高 , 这 个 木 桶 就 成 了 小 鸭 们 的 游 泳 池 。 只 要 是 晴 朗的 日 子 , 小 鸭 们 总 是 一 边 沐 浴 着 温 暖 的 阳 光 , 一 边 在 木 桶 里 洗 澡 嬉 戏 , 显 得 无 比 的 美 满 、 和 谐和 舒 适 , 令 旁 边 的 黑 母 鸡 羡 慕 不 已 。  1 1 、 我 第 一 天 做 牧 童 , 心 中 又 快 活 又 自 在 。 不 过 有 件 事 很 令 我 难 受 , 那 就 是 赤 裸 裸 的 双 脚 , 渐渐 地 起 泡 了 。 因 为 跑 了 太 多 的 路 , 我 又 不 能 把 箱 子 里 那 双 鞋 子 拿 出 来 穿 。 那 双 宝 贵 的 鞋 子 只 有在 过 节 的 时 候 才 能 穿 。 我 赤 裸 的 脚 不 停 地 在 乱 石 杂 草 中 奔 跑 , 伤 口 越 来 越 大 了 。  1 2 、 那 池 水 浅 浅 的 , 温 温 的 , 水 中 露 出 的 土 丘 就 好 像 是 一 个 个 小 小 的 岛 屿 。1 3 、 我 走 过 去 , 想 拾 一 段 放 到 手 掌 里 仔 细 观 察 , 没 想 到 这 玩 意 儿 又 粘 又 滑 , 一 下 子 就 从 我 的 手指 缝 里 滑 走 了 。 我 花 费 了 好 大 的 劲 , 就 是 捉 不 住 它 , 并 且 有 几 段 绳 子 的 结 突 然 散 了 , 从 里 面 跑出 一 颗 颗 小 珠 子 , 只 有 针 尖 般 大 小 , 后 面 拖 着 一 条 扁 平 的 尾 巴 , 我 一 下 子 认 出 它 们 了 , 那 是 我熟 悉 的 一 种 动 物 的 幼 虫 。 它 就 是 青 蛙 的 幼 虫 ─ ─ 蝌 蚪 。  1 4 、 池 水 通 过 小 小 的 渠 道 缓 缓 地 流 入 附 近 的 田 地 , 那 儿 长 着 几 棵 赤 杨 , 我 又 在 那 儿 发 现 了 美 丽的 生 物 , 那 是 一 只 甲 虫 , 像 核 桃 那 么 大 , 身 上 带 着 一 些 蓝 色 。1 5 、 清 澈 又 凉 爽 的 泉 水 源 源 不 断 地 从 岩 石 上 流 下 来 , 不 停 地 滋 润 着 这 个 池 塘 。 泉 水 先 流 到 一 个小 小 的 潭 里 , 然 后 汇 成 一 条 小 溪 。 我 看 着 看 着 就 突 发 奇 想 , 觉 得 这 样 让 溪 水 默 默 地 流 过 就 太 可惜 了 。1 6 、 于 是 , 我 就 开 始 着 手 做 一 个 小 磨 。 我 用 稻 草 做 成 轴 , 用 两 个 小 石 块 支 着 它 , 不 一 会 儿 就 完工 了 。 这 个 磨 子 做 得 很 成 功 , 只 可 惜 当 时 没 有 小 伙 伴 和 我 一 起 玩 , 只 有 几 只 小 鸭 来 欣 赏 我 的 杰作 。 * 1 7 、 当 我 打 开 一 个 大 石 头 时 , 有 一 个 小 拳 头 那 么 大 的 窟 窿 , 从 窟 窿 里 面 发 出 一 簇 簇 光 环 , 好 像是 一 簇 簇 钻 石 的 小 面 在 阳 光 照 耀 下 闪 着 耀 眼 的 光 , 又 好 像 是 教 堂 里 彩 灯 上 垂 下 来 的 一 串 串 晶 莹剔 透 的 珠 子 。  1 8 、 我 继 续 把 砖 石 打 碎 , 看 看 里 面 还 有 什 么 , 可 是 这 下 我 看 到 的 不 是 珠 宝 , 我 看 到 有 一 条 小 虫从 碎 片 里 爬 出 来 , 它 的 身 体 是 螺 旋 形 的 , 带 着 一 节 一 节 的 疤 痕 , 像 一 条 蜗 牛 在 雨 天 的 古 墙 里 蜿蜒 着 爬 到 墙 外 , 那 有 节 疤 的 地 方 显 得 格外沧桑 和 强 壮 。1 9 、 动 物 在 水 池 里 和 我 们 在 空 气 中 一 样 , 要 吸 入 新 鲜 的 气 味 , 同 时 , 排 出 废 气 ( 二 氧 化 碳 ) 。这 些 废 气 是 不 适 宜 人 呼 吸 的 。 而 植 物 刚 好 相 反 , 它 们 吸 入 二 氧 化 碳 。 所 以 池 中 的 水 草 就 吸 收 这种 不 可 以 呼 吸 的 废 气 , 经 过 一 番 工 作 后 , 释 放 出 可 以 供 动 物 呼 吸 的 氧 气 。2 0 、 如 果 你 在 充 满 阳 光 的 池 边 站 一 会 儿 , 你 就 能 观 察 到 这 种 变 化 , 在 有 水 草 的 珊 瑚 礁 上 , 那 一点 点 发 亮 的 闪 烁 的 星 光 , 好 像 是 绿 苗 遍 地 的 草 坪 上 点 缀 着 的 零 零 碎 碎 的 珍 珠2 1 、 这 活 动 房 子 其 实 可 以 算 得 上 是 一 个 很 精 巧 的 编 织 艺 术 品 , 它 的 材 料 是 由 那 种 被 水 浸 透 后 剥蚀 、 脱 落 下 来 的 植 物 的 根 皮 组 成 的 。 在 筑 巢 的 时 候 , 石 蚕 用 牙 齿 把 这 种 根 皮 撕 成 粗 细 适 宜 的 纤维 , 然 后 把 这 些 纤 维 巧 妙 地 编 成 一 个 大 小 适 中 的 小 鞘 , 使 它 的 身 体 能 够 恰 好 藏 在 里 面 。 有 时 候它 也 会 利 用 极 小 的 贝 壳 七 拼 八 凑 地 拼 成 一 个 小 鞘 , 就 好 像 一 件 小 小 的 百 纳 衣 ; 有 时 候 , 它 也 用米 粒 堆 积 起 来 。 布 置 成 一 个 象 牙 塔 似 的 窝 , 这 算 是 它 最 华 丽 的 住 宅 了 。  2 2 、   我 不 由 想 到 了 木 筏 , 石 蚕 的 小 鞘 是 不 是 有 木 筏 那 样 的 结 构 , 或 是 有 类 似 于 浮 囊 作 用 的 装备 , 使 它 们 不 致 于 下 沉 呢 ?  2 3 、 古 代 埃 及 的 农 民 , 在 春 天 灌 溉 农 田 的 时 候 , 常 常 看 见 一 种 肥 肥 的 黑 色 的 昆 虫 从 他 们 身 边 经过 , 忙 碌 地 向 后 推 着 一 个 圆 球 似 的 东 西 。 他 们 当 然 很 惊 讶 地 注 意 到 了 这 个 奇 形 怪 状 的 旋 转 物 体,像 今 日 布 罗 温 司 的 农 民 那 样 。  2 4 、 做 成 这 个 球 的 方 法 是 这 样 的 : 在 它 扁 平 的 头 的 前 边 , 长 着 六 只 牙 齿 , 它 们 排 列 成 半 圆 形 ,像 一 种 弯 形 的 钉 把 , 用 来 掘 割 东 西 。 甲 虫 用 它 们 抛 开 它 所 不 要 的 东 西 , 收 集 起 它 所 选 拣 好 的 食物 。 它 的 弓 形 的 前 腿 也 是 很 有 用 的 工 具 , 因 为 它 们 非 常 的 坚 固 , 而 且 在 外 端 也 长 有 五 颗 锯 齿 。2 5 、 食 物 的 圆 球 做 成 后 , 必 须 搬 到 适 当 的 地 方 去 。 于 是 甲 虫 就 开 始 旅 行 了 。 它 用 后 腿 抓 紧 这 个球 , 再 用 前 腿 行 走 , 头 向 下 俯 着 , 臀 部 举 起 , 向 后 退 着 走 。 把 在 后 面 堆 着 的 物 件 , 轮 流 向 左 右推 动 。2 5 、 它 总 是 走 险 峻 的 斜 坡 , 攀 登 那 些 简 直 不 可 能 上 去 的 地 方 。 这 固 执 的 家 伙 , 偏 要 走 这 条 路 。这 个 球 , 非 常 的 重 , 一 步 一 步 艰 苦 的 推 上 , 万 分 留 心 , 到 了 相 当 的 高 度 , 而 且 它 常 还 是 退 着 走的 。 只 要 有 一 些 不 慎 重 的 动 作 , 劳 力 就 全 白 费 了 : 球 滚 落 下 去 , 连 甲 虫 也 被 拖 下 来 了 。 再 爬 上去 , 结 果 再 掉 下 来 。 它 这 样 一 回 又 一 回 地 向 上 爬 , 一 点 儿 小 故 障 , 就 会 前 功 尽 弃 , 一 根 草 根 能把 它 绊 倒 , 一 块 滑 石 会 使 它 失 足 。 球 和 甲 虫 都 跌 下 来 , 混 在 一 起 , 有 时 经 过 一 、 二 十 次 的 继 续努 力 , 才 得 到 最 后 的 成 功 。 有 时 直 到 它 的 努 力 成 为 绝 望 , 才 会 跑 回 去 另 找 平 坦 的 路 。  2 6 、 它 收 集 建 筑 用 的 材 料 , 把 自 己 关 闭 在 地 下 , 可 以 专 心 从 事 当 前 的 任 务 , 这 材 料 大 概 是 由 两种 方 法 得 来 的 。 照 常 例 , 在 天 然 环 境 下 , 甲 虫 用 常 法 搓 成 一 个 球 推 向 适 应 的 地 点 。 当 推 行 的 时候 , 表 面 已 稍 微 有 些 坚 硬 , 并 且 粘 上 了 一 些 泥 土 和 细 沙 , 这 在 后 来 是 很 多 见 的 , 不 只 在 离 收 集材 料 很 近 的 地 方 , 可 以 寻 找 到 用 来 储 藏 的 场 所 , 在 这 种 情 况 下 , 它 的 工 作 不 过 是 捆 扎 材 料 , 运进 洞 而 已 。 后 来 的 工 作 , 却 尤 其 显 得 稀 奇 。 有 一 天 , 我 见 它 把 一 块 不 成 形 的 材 料 隐 藏 到 地 穴 中去 了 。 第 二 天 , 我 到 达 它 的 工 作 场 地 时 , 发 现 这 位 艺 术 家 正 在 工 作 , 那 块 不 成 形 的 材 料 已 成 功的 变 成 了 一 个 梨 , 外 形 已 经 完 全 具 备 , 而 且 是 很 精 致 的 做 好 了 。  2 7 、 很 少 有 昆 虫 能 比 这 个 小 动 物 更 美 丽 , 翼 盘 在 中 央 , 像 折 叠 的 宽 阔 领 带 , 前 臂 位 于 头 部 之 下。半 透 明 的 黄 色 如 蜜 的 色 彩 , 看 来 真 如 琥 珀 雕 成 的 一 般 。2 8 、 在 天 然 环 境 下 , 这 些 壳 在 地 下 的 时 候 , 情 形 也 是 一 样 的 。 当 土 壤 被 八 月 的 太 阳 烤 干 , 硬 得像 砖 头 一 样 , 这 些 昆 虫 要 逃 出 牢 狱 , 就 不 可 能 了 。 但 偶 尔 下 过 一 阵 雨 , 硬 壳 回 复 从 前 的 松 软 ,它 们 再 用 腿 挣 扎 , 用 背 推 撞 , 这 样 就 能 得 到 自 由 。  2 9 、 差 不 多 每 个 耕 地 的 人 , 都 熟 悉 这 种 昆 虫 的 蛴 螬 , 天 气 渐 冷 的 时 候 , 他 们 堆 起 洋 橄 榄 树 根 的泥 土 , 随 时 可 以 掘 出 这 些 蛴 螬 。 至 少 有 十 次 以 上 , 他 见 过 这 种 蛴 螬 从 土 穴 中 爬 出 , 紧 紧 握 住 树枝 , 背 上 裂 开 , 脱 去 它 的 皮 , 变 成 一 只 蝉 。   3 0 、 蝉 找 到 适 当 的 细 树 枝 , 即 用 胸 部 尖 利 的 工 具 , 把 它 刺 上 一 排 小 孔 ─ ─ 这 样 的 孔 好 像 是 用 针斜 刺 下 去 的 , 把 纤 维 撕 裂 , 使 其 微 微 挑 起 。 如 果 它 不 被 打 扰 与 损 害 , 在 一 根 枯 枝 上 , 常 常 被 刺成 三 十 或 四 十 个 孔 。 *读 后 感 范 文 一第 一 次 读 昆 虫 记 不 知 怎 么 的 就 吸 引 了 我 , 这 是 一 部 描 写 昆 虫 们 生 育 、 劳 作 、 狩 猎 与 死 亡 的科 普 书 , 平 实 的 文 字 , 清 新 自 然 ; 幽 默 的 叙 述 , 惹 人 捧 腹 … … 被 里 面 各 式 各 样 的 昆 虫 迷 住 了 。 他们 有 的 凶 残 , 有 的 温 柔 ; 有 的 坚 强 , 有 的 软 弱 。 法 布 尔 的 《 昆 虫 记 》 , 让 我 没 有 梦 幻 感 , 那 些具 体 而 详 细 的 文 字 , 不 时 让 我 感 到 放 大 镜 、 潮 湿 、 星 辰 、 昆 虫 气 味 的 存 在 。 四 月 刚 过 , 春 回 大地 , 万 物 复 苏 , 蟋 蟀 在 田 野 里 歌 唱 , 那 动 听 的 歌 声 使 任 何 人 都 陶 醉 , 连 法 布 尔 也 想 把 春 天 歌 唱家 的 荣 誉 给 蟋 蟀 。蟋 蟀 为 什 么 能 弹 出 那 么 动 听 的 歌 声 呢 ? 别 以 为 蟋 蟀 的 “ 乐 器 ” 有 多 复 杂 , 其 实 蟋 蟀 的 乐 器 很简 单 , 蟋 蟀 的 弓 上 的 一 百 五 十 个 齿 , 嵌 在 翅 膀 对 面 的 梯 级 里 , 使 四 个 发 声 器 同 时 震 动 , 下 面 的一 对 直 接 摩 擦 , 上 面 的 一 对 是 摆 动 摩 擦 的 器 具 它 只 用 其 中 的 四 只 发 生 器 就 能 将 音 乐 传 到 几 百 米以 外 的 地 方 , 可 以 想 象 这 声 音 是 如 何 的 洪 亮 ! 蟋 蟀 有 着 钢 铁 般 的 意 志 , 法 布 尔 曾 经 想 把 蟋 蟀 的左 翅 膀 盖 到 右 翅 膀 上 , 让 蟋 蟀 变 成 左 撇 子 。 可 是 第 二 天 , 法 布 尔 发 现 这 昆 虫 竟 有 着 坚 强 的 意 志,实 在 不 可 低 估 。蟋 蟀 它 们 陪 伴 着 我 , 让 我 感 到 了 生 命 的 活 力 。 它 们 从 来 不 诉 苦 、 不 悲 观 , 他 们 对 于 自 己 的住 所 及 那 把 简 单 的 四 弦 琴 都 非 常 满 意 。蟋 蟀 是 一 个 哲 学 家 , 它 们 似 乎 懂 得 这 个 世 界 的 虚 无 缥 缈 , 并 且 都 能 开 盲 目 地 疯 狂 的 追 求 快乐 的 人 扰 乱 。 它 们 是 土 地 的 灵 魂 , 一 个 活 着 的 微 点 … … 最 小 最 小 的 一 粒 生 命 , 它 们 的 快 乐 和 痛 苦,比 无 限 大 的 天 空 更 引 起 我 的 注 意 , 更 让 我 无 比 的 热 爱 它 们 。《 昆 虫 记 》 是 一 部 记 载 着 各 种 昆 虫 习 性 的 书 , 是 一 片 雄 伟 的 巨 作 , 真 让 我 爱 不 释 手 啊 ! !!读 后 感 范 文 二歌 德 说 : “ 读 一 本 好 书 , 就 是 和 许 多 高 尚 的 人 谈 话 。 ” 但 我 认 为 前 提 必 须 是 情 投 意 合 。 一 次不 经 意 间 读 到 一 本 书 , 这 本 书 没 有 华 丽 的 词 句 , 也 没 有 过 多 的 “ 装 点 ” , 这 本 书 就 是 — — 《 昆 虫记 》 。作 者 亨 利 · 法 布 尔 热 爱 科 学 、 他 将 自 己 一 生 的 心 血 奉 献 给 了 研 究 昆 虫 , 留 下 了 这 本 旷 世 巨 作。这 本 书 语 言 十 分 幽 默 , 运 用 拟 人 化 的 手 法 将 昆 虫 形 象 表 现 得 活 灵 活 现 。 法 布 尔 所 叙 述 的 昆 虫 习性 来 源 于 他 的 仔 细 观 察 、 和 用 心 的 体 会 , 他 将 昆 虫 的 习 性 真 真 实 实 刻 画 了 下 来 , 让 人 们 更 加 了解 了 昆 虫 。读 起 那 一 篇 篇 文 章 , 昆 虫 们 就 像 图 画 般 浮 现 在 眼 前 : 织 网 、 捕 虫 的 蜘 蛛 , 善 于 伪 装 的 枯 叶蝶 , 挥 着 大 刀 的 螳 螂 , 还 有 觅 食 方 法 独 特 的 蜣 螂 … … 世 界 多 么 奇 妙 ! 昆 虫 的 本 领 , 让 我 们 人 类 都惊 叹 不 已 。人 类 通 过 观 察 动 物 的 生 活 习 性 和 生 理 结 构 有 了 很 多 的 发 明 创 造 : 人 们 根 据 水 里 游 动 的 鱼 ,发 明 了 潜 水 艇 ; 看 到 猪 在 遇 到 有 毒 气 体 时 会 把 鼻 子 插 入 土 中 过 滤 毒 气 , 人 发 明 了 防 毒 面 具 ; 通过 观 察 蜻 蜓 的 飞 行 , 发 明 飞 机 … …《 昆 虫 记 》 为 你 展 示 了 一 个 充 满 情 趣 的 昆 虫 世 界 : 你 见 过 天 生 懂 得 实 用 几 何 学 问 的 樵 叶 蜂吗 ? 你 见 过 誓 死 也 要 步 伐 一 致 的 松 毛 虫 吗 ? 你 见 过 勤 劳 的 歌 唱 家 蝉 吗 ? … …法 布 尔 告 诉 我 们 : 自 认 为 保 护 昆 虫 的 方 法 可 能 也 是 害 了 他 。 最 好 的 办 法 就 是 让 他 们 连 接 起那 一 副 生 生 不 息 的 食 物 链 , 法 布 尔 说 过 : 我 们 所 谓 的 丑 美 脏 净 , 在 大 自 然 那 里 是 没 有 意 义 的 , 法布 尔 对 它 们 一 视 同 仁 , 都 很 喜 欢 , 并 没 有 一 丝 厌 恶 的 感 觉 , 由 此 可 见 , 他 真 的 十 分 爱 昆 虫 , 也特 别 爱 大 自 然 。这 本 书 在 揭 开 昆 虫 世 界 神 秘 面 纱 的 同 时 , 还 将 昆 虫 生 活 与 人 类 社 会 巧 妙 地 联 系 起 来 , 成 为科 学 与 文 学 完 美 结 合 的 典 范 。我 爱 《 昆 虫 记 》 !读 后 感 范 文 三 第 一 次 读 《 昆 虫 记 》 , 不 知 怎 么 的 它 就 吸 引 了 我 。 这 是 一 部 描 述 昆 虫 们 生 育 、 劳 作 、 狩 猎与 死 亡 的 科 普 书 , 平 实 的 文 字 , 清 新 自 然 ;幽默 的 叙 述 , 惹 人 捧 腹 人 性 化 的 虫 子 们 翩 然 登 场 , 多么 奇 异 、 有 趣 的 故 事 啊 ! 法 布 尔 的 《 昆 虫 记 》 , 让 我 没 有 梦 幻 感 , 那 些 具 体 而 详 细 的 文 字 , 不 时让 我 感 觉 到 放 大 镜 、 潮 湿 、 星 辰 , 还 有 虫 子 气 味 的 存 在 , 仿 佛 置 身 于 现 场 一 样 。被 我 忽 视 太 久 了 的 昆 虫 的 身 影 , 及 它 们 嚣 张 的 鸣 叫 , 一 下 子 聚 拢 过 来 , 我 屏 住 呼 吸 , 然 后 ,凭 它 们 穿 透 了 我 心 灵 的 幽 暗 。 《 昆 虫 记 》 不 是 作 家 创 造 出 来 的 世 界 , 它 不 同 于 小 说 , 它 们 是 最基 本 的 事 实 ! 是 法 布 尔 生 活 的 每 一 天 每 一 夜 , 是 独 自 的 , 安 静 的 , 几 乎 与 世 隔 绝 的 寂 寞 与 艰 辛   .  它 使 我 第 一 次 进 入 了 一 个 生 动 的 昆 虫 世 界 。      于 是 , 我 接 着 往 下 看 《 昆 虫 记 》 。      接 着 往 下 看 , 《 昆 虫 记 》 是 一 个 个 有 趣 的 故 事 : 丰 富 的 故 事 情 节 使 我 浮 想 联 翩 。      当 我 继 续 阅 读 《 昆 虫 记 》 时 , 我 看 到 法 布 尔 细 致 入 微 地 观 察 毛 虫 的 旅 行 , 我 看 到 他 不 顾 危险 捕 捉 黄 蜂 , 我 看 到 他 大 胆 假 设 、 谨 慎 实 验 、 反 复 推 敲 实 验 过 程 与 数 据 , 一 步 一 步 推 断 高 鼻 蜂毒 针 的 作 用 时 间 与 效 果 , 萤 的 捕 食 过 程 , 捕 蝇 蜂 处 理 猎 物 的 方 法 , 孔 雀 蛾 的 远 距 离 联 络 一 次 实验 失 败 了 , 他 收 集 数 据 、 分 析 原 因 , 转 身 又 设 计 下 一 次 。 严 谨 的 实 验 方 法 , 大 胆 的 质 疑 精 神 ,勤 勉 的 作 风 。 这 一 次 , 我 感 觉 到 了   科 学 精 神 及 其 博 大 精 深 的 内 涵 。      昆 虫 学 家 法 布 尔 以 人 性 关 照 虫 性 , 千 辛 万 苦 写 出 传 世 巨 著 《 昆 虫 记 》 , 为 人 间 留 下 一 座 富含 知 识 、 趣 味 、 美 感 和 思 想 的 散 文 宝 藏 。 它 行 文 生 动 活 泼 , 语 调 轻 松 诙 谐 , 充 满 了 盎 然 的 情 趣。在 作 者 的 笔 下 , 杨 柳 天 牛 像 个 吝 啬 鬼 , 身 穿 一 件 似 乎 缺 了 布 料 的 短 身 燕 尾 礼 服 ; 小 甲 虫 为 它 的 后代 作 出 无 私 的 奉 献 , 为 儿 女 操 碎 了 心 ; 而 被 毒 蜘 蛛 咬 伤 的 小 麻 雀 , 也 会 愉 快 地 进 食 , 如 果 我 们 喂食 动 作 慢 了 , 他 甚 至 会 像 婴 儿 般 哭 闹 。 多 么 可 爱 的 小 生 灵 ! 难 怪 鲁 迅 把 《 昆 虫 记 》 奉 为 讲 昆 虫 生活 的 楷 模 。      我 叹 服 法 布 尔 为 探 索 大 自 然 付 出 的 精 神 , 让 我 感 受 到 了 昆 虫 与 环 境 息 息 相 关 , 又 让 我 感 受到 了 作 者 的 独 具 匠 心 和 细 微 的 观 察 。 《 昆 虫 记 》 让 我 眼 界 开 阔 了 , 看 待 问 题 的 角 度 不 一 样 了 ,理 解 问 题 的 深 度 也 将 超 越 以 往 。 我 觉 得   《 昆 虫 记 》 是 值 得 一 生 阅 读 的 好 书 , 我 想 无 论 是 谁 ,只 要 认 真 地 阅 读 一 下   《 昆 虫 记 》 , 读 出 滋 味 , 读 出 感 想 , 一 定 可 以 知 道 得 更 多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