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22浏览次数:10
精 彩 片 段1 、 不 久 以 前 , 好 些 大 船 在 海 上 碰 见 了 一 一 个 “ 庞 然 大 物 ” , 一 个 很 长 的 物 体 , 形 状 很 像 纺 锤 , 有时 发 出 磷 光 , 它 的 体 积 比 鲸 鱼 大 得 多 , 行 动 起 来 也 比 鲸 鱼 快 得 多 。2 、 煤 火 添 起 来 了 , 机 轮 更 急 地 搅 动 水 波 , 大 船 沿 长 岛 低 低 的 黄 色 海 岸 行 驶 , 在 晚 间 八 点 的 时候 , 西 北 方 不 见 了 火 岛 的 灯 光 , 船 便 开 足 马 力 , 在 大 西 洋 黑 沉 沉 的 波 涛 上 奔 驰 了 。3 、 只 要 太 阳 还 在 空 中 的 时 候 , 船 桅 边 总 是 挤 满 了 水 手 , 尽 管 脚 掌 踩 在 船 甲 板 上 烫 得 吃 不 消 ,他 们 仍 然 站 在 那 里 一 动 也 不 动 。4 、 尼 德 · 兰 大 约 四 十 岁 。 他 身 材 魁 伟 , 有 六 英 尺 多 高 , 体 ; 格 健 壮 , 神 气 庄 严 , 不 大 爱 说 话 ,性 情 很 暴 躁 , 容 易 发 脾 气 。5 、 是 的 , 尼 德 · 兰 , 我 再 说 一 遍 , 我 所 以 相 信 , 我 是 有 事 实 根 据 的 。 我 相 信 海 中 有 一 种 哺 乳 类动 物 存 在 , 它 的 躯 体 组 织 十 分 坚 实 , 属 于 脊 椎 动 物 门 , 像 长 须 鲸 、 大 头 鲸 或 海 豚 , 一 样 , 并 且有 一 个 角 质 的 长 牙 , 钻 穿 的 力 量 十 分 大 。6 、 他 们 都 把 眼 睛 睁 得 大 大 的 。 真 的 , 眼 睛 和 望 远 镜 好 象 被 二 千 美 元 奖 金 的 远 景 所 眩 惑 , 一 刻也 不 愿 休 息 。 白 天 黑 夜 , 人 人 都 留 心 洋 面 , 患 昼 盲 症 的 人 因 在 黑 暗 中 能 看 得 清 。7 、 有 时 伏 在 船 头 围 板 上 , 有 时 扶 着 船 尾 的 栏 杆 , 我 目 不 转 晴 , 死 盯 着 一 望 无 际 、 白 练 般 的 浪涛 ! 有 好 几 次 , 一 条 任 性 的 鲸 鱼 把 灰 黑 的 脊 背 露 在 波 涛 上 的 时 候 , 我 跟 船 上 全 体 职 工 人 员 一 样马 上 就 激 动 起 来 。8 、 战 舰 的 甲 板 上 马 上 就 挤 满 了 人 , 水 手 和 军 官 像 水 流 一 般 地 从 布 棚 下 涌 出 来 了 。 人 人 都 心 头跳 动 , 眼 光 闪 烁 , 注 视 着 鲸 鱼 的 行 动 。 我 非 常 注 意 地 看 着 , 看 得 眼 睛 发 黑 , 简 直 要 变 成 瞎 子 了。9 、 一 片 片 的 乌 云 掩 盖 了 上 弦 的 新 月 。 大 海 波 纹 在 船 后 面 平 静 地 舒 展 着 。1 0 、 这 光 并 不 是 一 般 的 磷 光 , 这 谁 也 不 会 弄 错 。 这 个 怪 物 潜 在 水 面 下 几 米 深 , 放 出 十 分 强 烈 而神 秘 的 光 , 就 像 有 些 船 长 的 报 告 中 所 指 出 的 那 样 。 这 种 特 别 灿 烂 的 光 芒 必 定 是 从 什 么 巨 大 的 发光 动 力 发 出 来 的 。 发 光 的 部 分 在 海 面 上 形 成 一 个 巨 大 的 椭 圆 形 , 拉 得 很 长 , 椭 圆 形 中 心 是 白 热的 焦 点 , 射 出 不 可 逼 视 的 光 度 , 这 光 度 渐 远 渐 淡 , 至 于 熄 灭 。1 1 、 然 后 它 走 出 两 三 海 里 远 , 后 面 拖 着 一 条 磷 光 的 尾 巴 , 好 像 快 车 的 机 车 留 在 后 面 的 一 团 团 烟雾 般 的 气 体 。1 2 、 这 只 巨 大 的 独 角 鲸 到 洋 面 上 来 呼 吸 的 时 候 , 空 气 吸 人 它 肺 中 , 就 像 水 蒸 气 送 到 两 千 马 力 机器 的 大 圆 筒 里 面 去 那 样 。 “ 晤 ! ” 我 想 , “ 这 强 大 得 像 一 队 骑 兵 的 鲸 鱼 , 一 定 是 一 条 了 不 得 的鲸 鱼 ! " 大 家 一 直 警 戒 到 天 亮 , 每 个 人 都 在 准 备 战 斗 。 各 种 打 鱼 的 器 械 都 摆 在 船 栏 杆 边 。1 3 、 这 个 动 物 走 过 , 尾 后 留 下 一 行 巨 大 、 雪 白 耀 眼 的 水 纹 , 并 且 描 成 一 条 长 长 的 曲 线 。1 4 、 当 我 观 察 这 只 奇 怪 动 物 的 时 候 , 两 道 水 和 汽 从 它 的 鼻 孔 吐 出 来 , 直 喷 到 叫 十 米 的 高 度 , 这一 点 使 我 肯 定 了 它 呼 吸 的 方 式 。 我 最 后 断 定 这 动 物 是 属 于 脊 推 动 物 门 , 哺 乳 纲 , 唯 一 豚 鱼 亚 纲 ,鱼 类 , 鲸 鱼 目 , … … 属 。1 5 、 我 听 到 鱼 叉 发 出 响 亮 的 声 音 , 像 是 碰 上 了 坚 硬 的 躯 壳 。 对 面 的 电 光 突 然 熄 灭 , 两 团 巨 大 的水 猛 扑 到 战 舰 甲 板 上 来 , 像 急 流 一 般 从 船 头 冲 至 船 尾 , 冲 倒 船 上 的 人 , 打 断 了 护 墙 桅 的 绳 索 。接 着 船 被 狠 狠 撞 了 一 下 , 我 没 来 得 及 站 稳 , 从 船 栏 杆 被 抛 掷 到 海 中 去 了 。1 6 、 海 上 风 平 浪 静 , 天 空 清 朗 无 云 。 长 长 的 船 身 差 不 多 感 不 到 海 洋 的 阔 大 波 动 。 一 阵 轻 微 的 东风 吹 皱 了 洋 面 。 夭 惭 全 无 烟 雾 , 可 以 望 得 很 远 。1 7 、 约 在 平 台 中 间 , 有 那 只 半 藏 在 船 壳 中 的 小 艇 , 好 象 是 一 个 微 微 突 出 的 瘤 。 在 平 台 前 后 , 各装 上 一 个 不 很 高 的 笼 间 、 向 侧 边 倾 斜 , 一 部 分 装 着 很 厚 的 凹 凸 玻 璃 镜 : 这 两 个 笼 间 卜 一 个 作 为诺 第 留 斯 号 领 航 人 之 用 , 另 一 个 装 着 强 力 的 电 灯 , 光 芒 四 射 , 探 照 航 路 。1 8 、 正 是 , 在 平 面 地 图 上 记 下 的 那 个 点 , 展 开 了 上 面 说 的 一 条 暖 流 , 日 本 人 叫 做 黑 水 流 , 黑 水流 从 孟 加 拉 湾 出 来 , 受 热 带 太 阳 光 线 的 直 射 , 很 为 温 暖 , 横 过 马 六 甲 海 峡 , 沿 着 亚 洲 海 岸 前 进,人 太 平 洋 北 部 作 环 弯 形 , 直 到 阿 留 地 安 群 岛 。1 9 、 忽 然 , 光 线 穿 过 两 个 长 方 形 的 孔 洞 , 从 容 厅 的 备 方 面 射 进 。 海 水 受 电 光 的 照 耀 , 通 体 明 亮地 显 现 出 来 。 两 块 玻 璃 晶 片 把 我 们 和 海 水 分 开 。 初 时 我 想 到 这 种 脆 弱 的 隔 板 可 能 碎 裂 , 心 中 害怕 得 发 抖 ; 但 由 于 有 红 铜 的 结 实 框 架 顶 住 , 使 它 差 不 多 有 无 限 的 抵 抗 力 。2 0 、 它 们 的 戏 耍 , 它 们 的 跳 跃 中 间 , 当 它 们 以 美 丽 、 光 彩 和 速 度 来 彼 此 比 赛 对 抗 的 时 候 , 我 分别 认 出 : 青 色 的 海 婆 婆 , 带 有 双 层 黑 线 的 海 诽 绸 鱼 , 圆 团 团 的 尾 , 白 颜 色 , 背 上 带 紫 红 斑 点 的虾 虎 鱼 , 身 上 蓝 色 , 头 银 白 色 的 日 本 海 中 的 美 丽 鳍 鱼 , 不 用 描 写 , 单 单 名 字 就 可 以 看 出 的 辉 煌 的 碧 琉 璃 鱼 , 或 带 蓝 色 或 带 黄 色 的 鳍 的 条 纹 鳃 鱼 , 尾 上 特 别 有 一 条 黑 带 的 线 条 鳃 鱼 , 漂 亮 的 裹在 六 条 带 中 的 线 带 鳃 鱼 , 真 正 笛 子 口 一 般 的 笛 口 鱼 , 间 有 长 至 一 米 的 海 鹌 鹑 , 日 本 的 火 蛇 , 多刺 的 鳗 鱼 , 眼 睛 细 小 生 动 , 大 嘴 中 长 有 利 牙 的 六 英 尺 长 蛇 等 等 。2 1 、 晚 餐 早 在 房 中 摆 好 了 : 其 中 有 最 美 味 的 海 鳖 做 的 汤 , 一 盘 切 成 薄 片 的 海 诽 鲤 鱼 的 白 肉 , 鲤鱼 肝 另 做 , 非 常 可 口 , 一 盘 金 绸 鱼 的 内 片 , 我 觉 得 味 道 比 鲑 鱼 肉 还 好 。2 2 、 在 这 些 珍 贵 的 水 产 植 物 中 间 , 我 看 到 了 那 些 坏 生 的 海 苔 , 孔 雀 昆 布 , 葡 萄 叶 形 的 海 藻 , 粒状 的 水 马 齿 , 大 红 色 的 柔 软 海 草 , 扇 子 形 的 海 苑 , 吸 盘 草 , 这 草 很 像 外 形 下 陷 的 冬 菇 , 很 久 以来 就 被 归 人 植 虫 动 物 的 一 类 , 最 后 我 看 到 了 整 个 一 组 的 海 藻 类 植 物 。2 3 、 在 太 阳 光 的 照 射 下 , 浓 雾 渐 渐 消 散 了 。 一 轮 红 日 从 东 方 的 天 际 涌 出 。 海 面 被 阳 光 照 射 得 像燃 着 了 的 火 药 , 发 出 一 片 红 光 。 云 彩 散 在 高 空 , 染 上 深 浅 不 同 的 色 泽 , 无 数 的 “ 猫 舌 头 ” 预 告 今天 整 天 都 要 刮 风 。2 4 、 我 们 在 很 细 , 很 平 , 没 有 皱 纹 , 像 海 滩 上 只 留 有 潮 水 痕 迹 的 沙 上 行 走 。 这 种 眩 人 眼 目 的 地毯 , 像 真 正 的 反 射 镜 , 把 太 阳 光 强 烈 地 反 射 出 去 。2 5 、 太 阳 光 在 相 当 倾 斜 的 角 度 下 , 投 射 在 水 波 面 上 , 光 线 由 于 曲 折 作 用 , 像 通 过 三 梭 镜 一 样 被分 解 , 海 底 的 花 、 石 、 植 物 、 介 壳 、 珊 瑚 类 动 物 , 一 接 触 被 分 解 的 光 线 , 在 边 缘 上 显 现 出 太 阳分 光 的 七 种 不 同 颜 色 。2 6 、 变 化 不 一 的 叉 形 虫 , 孤 独 生 活 的 角 形 虫 , 纯 洁 的 眼 球 丛 , 被 人 叫 作 雪 白 珊 瑚 的 耸 起 作 蘑 菇形 的 菌 生 虫 , 肌 肉 盘 贴 在 地 上 的 白 头 翁 … … 布 置 成 一 片 花 地 ; 再 镶 上 结 了 天 蓝 丝 绦 领 子 的 红 花 石疣 , 散 在 沙 间 象 星 宿 一 般 的 海 星 , 满 是 小 虫 伪 海 盘 车 , 这 一 切 真 像 水 中 仙 女 手 绣 的 精 美 花 边 。2 7 、 把 成 千 成 万 散 布 在 地 上 的 软 体 动 物 的 美 丽 品 种 , 环 纹 海 扇 , 海 糙 鱼 , 当 那 贝 — — 真 正 会 跳跃 的 贝 , 洼 形 贝 , 朱 红 胄 , 像 天 使 翅 膀 一 般 的 袖 形 贝 , 叶 纹 贝 , 以 及 其 他 许 许 多 多 的 无 穷 无 尽的 海 洋 生 物 , 践 踏 在 我 的 脚 底 下 , 我 心 中 实 在 难 受 , 实 在 愧 惜 。 但 是 我 们 不 得 不 走 , 我 们 继 续前 进 , 在 我 们 头 上 是 成 群 结 队 的 管 状 水 母 , 它 们 伸 出 它 们 的 天 蓝 色 触 须 , 一 连 串 地 飘 在 水 中 。2 8 、 颜 色 变 幻 的 花 样 渐 渐 没 有 了 , 翠 玉 和 青 玉 的 各 种 色 度 也 从 我 们 的 头 顶 上 消 失 了 。 我 们 步 伐很 规 律 地 走 着 , 踩 夜 地 上 发 出 异 常 响 亮 的 声 音 。2 9 、 林 中 地 上 并 没 有 生 长 什 么 草 , 小 树 上 丛 生 的 枝 权 没 有 一 根 向 外 蔓 延 , 也 不 弯 曲 垂 下 , 也 不向 横 的 方 面 伸 展 。3 0 、 所 有 草 木 都 笔 直 伸 向 洋 面 。 没 有 枝 条 , 没 有 叶 带 , 不 管 怎 么 细 小 , 都 是 笔 直 的 , 像 铁 杆 一般 。 海 带 和 水 藻 , 受 到 海 水 强 大 密 度 的 影 响 , 坚 定 不 移 地 沿 着 垂 直 线 生 长 。3 1 、 我 在 这 里 又 看 到 的 , 不 是 像 在 诺 第 留 斯 号 船 上 风 干 的 标 本 , 而 是 恬 生 生 的 、 似 乎 迎 凤 招 展地 作 扇 子 般 展 开 的 孔 雀 彩 贝 , 大 红 的 陶 瓷 贝 , 伸 长 像 可 食 的 嫩 笋 一 样 的 片 形 贝 。3 2 、 细 长 柔 软 , 一 直 长 到 十 五 米 高 的 古 铜 藻 , 茎 在 顶 上 长 大 的 一 束 一 柬 瓶 形 水 草 , 以 及 其 他 许多 的 海 产 植 物 , 通 通 没 有 花 。3 3 、 在 这 些 像 温 带 树 木 一 般 高 大 的 各 种 不 同 的 灌 木 中 间 , 在 它 们 的 湿 润 的 荫 影 下 面 , 遍 生 着 带有 生 动 花 朵 的 真 正 丛 林 , 植 虫 动 物 的 篱 笆 行 列 , 上 面 像 花 一 般 开 放 出 弯 曲 条 纹 的 脑 纹 状 珊 瑚 ,触 须 透 明 的 黑 黄 石 竹 珊 瑚 , 草 地 上 一 堆 一 堆 的 石 花 珊 瑚 — — 为 了 使 这 个 幻 觉 完 整 无 缺 一 又 有 蝇鱼 , 它 们 像 成 群 的 蜂 雀 , 从 这 枝 飞 到 那 枝 , 至 于 两 腮 耸 起 、 鳞 甲 尖 利 的 麦 虫 鱼 , 飞 鱼 , 单 鳍 鱼,那 简 直 就 像 一 群 鹌 鹑 , 在 我 们 脚 下 跳 来 跳 去 。3 4 、 值 得 记 下 的 还 有 另 一 种 情 况 。 一 阵 阵 的 浓 云 飞 掠 过 去 , 这 些 云 很 快 地 形 成 , 也 很 快 地 消 失 ;但 仔 细 一 想 , 我 明 白 , 这 些 所 谓 云 只 不 过 是 海 底 厚 薄 不 一 的 波 浪 所 反 映 出 来 的 。 我 又 看 到 浪 头向 下 折 落 时 演 成 无 数 泡 沫 飞 溅 的 滚 滚 白 祷 , 像 羊 群 一 样 。 我 也 见 过 那 些 在 我 们 头 上 的 巨 大 鸟 类的 阴 影 , 它 们 从 海 面 疾 飞 掠 过 。3 5 、 洋 把 三 棱 镜 分 出 的 其 他 颜 色 都 吸 收 了 , 只 把 蓝 色 向 四 面 八 方 反 射 出 去 , 带 上 一 种 十 分 好 看的 靛 蓝 色 。 好 像 一 幅 条 纹 宽 阔 的 天 光 蓝 毛 布 , 在 层 叠 的 波 涛 上 很 规 律 地 摊 开 。3 6 、 网 是 袋 形 的 , 跟 诺 曼 底 沿 海 使 用 的 很 相 似 , 这 网 是 阔 大 的 口 袋 , 用 一 根 浮 在 水 上 的 横 木 和一 条 串 起 下 层 网 眼 的 链 索 把 网 口 在 水 中 支 开 。3 7 、 这 些 口 袋 似 的 网 挂 在 铁 框 上 , 拉 在 船 后 面 , 像 苕 帚 在 海 底 扫 刷 一 般 , 一 路 上 , 经 过 的 鱼 无一 幸 免 , 全 被 打 捞 上 来 。3 8 、 黑 色 的 噪 噗 鱼 带 有 许 多 触 须 。 带 波 纹 的 弯 箭 鱼 有 红 色 花 纹 围 起 来 。 弯 月 形 馥 鱼 , 这 鱼 有 极端 厉 害 的 毒 汁 。 好 几 条 橄 揽 色 的 八 目 鳗 。 海 豹 鱼 , 这 鱼 身 上 满 是 银 白 的 鳞 。 旋 毛 鱼 , 这 鱼 发 电 的 力 量 相 等 于 电 鳗 和 电 鱼 。 多 鳞 的 纹 翅 鱼 , 这 鱼 身 上 有 古 铜 色 横 斜 的 带 纹 。 淡 青 色 的 鳖 鱼 。 好几 种 虾 虎 鱼 等 。 最 后 是 些 身 材 较 长 大 的 鱼 , 一 条 头 部 隆 起 的 加 郎 鱼 , 好 几 条 一 米 长 的 美 丽 的 鲤鱼 , 身 上 带 天 蓝 和 银 白 相 间 的 颜 色 , 三 条 华 丽 的 金 枪 鱼 。 不 管 它 们 行 动 得 多 快 , 可 也 没 能 躲 过袋 网 , 脱 不 了 身 。3 9 、 我 们 目 前 的 情 形 是 这 样 : 距 右 舷 两 海 里 远 的 地 方 是 格 波 罗 尔 岛 , 这 岛 的 海 岸 从 北 至 西 作 回环 形 , 好 像 一 只 巨 大 的 胳 膊 。 南 边 和 东 边 , 已 经 看 见 一 些 由 于 退 潮 露 出 的 珊 瑚 石 尖 我 们 的 船 是整 个 地 搁 浅 在 海 里 面 , 而 这 里 的 潮 水 平 常 不 高 , 这 对 于 诺 第 留 斯 号 要 重 回 大 海 是 很 不 利 的 。4 0 、 土 地 差 不 多 完 全 是 由 造 礁 珊 瑚 沉 积 形 成 的 , 但 有 些 干 涸 了 的 急 流 河 床 , 间 杂 有 花 岗 石 的 残余 , 说 明 这 岛 的 形 成 是 在 原 始 的 太 古 时 期 。 整 个 天 际 都 由 令 人 赞 美 的 森 林 帘 幕 遮 掩 起 来 。读 后 感 范 文 一《 海 底 两 万 里 》 讲 述 的 是 法 国 生 物 学 家 阿 龙 纳 斯 教 授 在 深 海 旅 行 的 故 事 。 故 事 的 起 因 是 发生 在 1 8 6 6 年 的 一 件 闹 得 满 城 风 雨 的 怪 事 。 当 时 不 少 航 行 船 只 都 在 海 上 发 现 了 一 个 大 “ 海 怪 ” , 并有 船 只 遭 到 了 他 的 袭 击 。 在 公 众 的 呼 吁 下 , 出 于 对 航 船 安 全 的 考 虑 , 美 国 派 遣 了 一 艘 战 舰 对 “ 海怪 ” 进 行 追 逐 。 阿 龙 纳 斯 教 授 接 受 了 邀 请 , 参 加 了 这 次 追 逐 行 动 , 结 果 , 追 逐 “ 海 怪 ” 的 战 舰 反 被“ 海 怪 ” 追 逐 , 并 遭 到 ’ 海 怪 ” 的 猛 烈 袭 击 。 阿 龙 纳 斯 教 授 和 他 的 两 位 同 伴 不 幸 落 水 , 被 “ 海 怪 ” 所 救,此 后 便 跟 随 “ 海 怪 ” 周 游 四 海 , 在 海 底 航 行 了 两 万 里 , 探 索 海 底 秘 密 , 经 历 了 种 种 艰 辛 和 风 险 ,最 后 , 他 们 因 不 堪 海 底 世 界 过 于 沉 闷 的 生 活 , 设 法 逃 走 , 返 回 了 陆 地 。虽 然 书 中 讲 述 了 不 少 有 关 海 洋 的 知 识 , 但 是 没 有 任 何 一 个 我 接 受 起 来 十 分 刻 意 或 困 难 的 ,只 是 一 次 旅 行 中 的 所 见 所 闻 罢 了 , 这 使 人 们 对 因 景 而 生 的 各 种 想 法 和 收 获 都 得 以 牢 固 的 保 存 ,我 也 从 中 了 解 了 不 少 关 于 海 洋 的 知 识 。 《 海 底 两 万 里 》 作 为 一 本 不 是 凭 空 捏 造 而 是 远 见 加 博 学累 积 成 的 小 说 , 不 但 为 对 海 底 知 识 了 解 不 详 尽 的 读 者 解 读 了 他 们 的 旅 程 , 更 让 后 人 看 到 了 古 人的 智 慧 与 文 明 。 整 部 小 说 动 用 大 量 篇 幅 , 不 厌 其 烦 地 介 绍 诸 如 海 流 、 鱼 类 、 贝 类 、 珊 瑚 、 海 底植 物 、 海 藻 、 海 洋 生 物 循 环 系 统 、 珍 珠 生 产 等 科 学 知 识 , 成 为 名 副 其 实 的 科 学 启 蒙 小 说 。但 在 引 人 入 胜 的 故 事 中 , 还 同 时 告 诫 人 们 在 看 到 科 学 技 术 造 福 人 类 的 同 时 , 重 视 防 止 被 坏人 利 用 、 危 害 人 类 自 身 危 机 的 行 为 ; 提 出 要 爱 护 海 豹 、 鲸 等 海 洋 生 物 , 谴 责 滥 杀 滥 捕 的 观 念 。 这些 至 今 仍 然 热 门 的 环 保 话 题 , 早 已 在 两 百 年 前 就 有 先 知 者 呼 吁 , 可 见 留 下 有 关 人 类 正 义 更 深 层次 的 思 考 , 才 是 此 书 让 读 者 感 受 丰 富 多 采 的 历 险 和 涉 取 传 神 知 识 后 , 启 发 我 们 以 心 灵 更 大 的 收获 — — 环 保 已 刻 不 容 缓 ! ! !读 后 感 范 文 二暑 假 里 , 我 被 一 本 叫 《 海 底 两 万 里 》 的 书 深 深 地 吸 引 了 。 这 本 书 是 法 国 着 名 小 说 家 、 预 言家 — — 凡 尔 纳 的 豪 情 杰 作 。 凡 尔 纳 1 8 2 8 年 出 生 于 法 国 南 特 , 被 称 为 “ 科 幻 小 说 之 父 ” , 代 表 作品 有 《 海 底 两 万 里 》 、 《 八 十 天 环 游 地 球 》 、 《 地 底 旅 行 》 等 。这 是 一 本 神 奇 的 科 幻 小 说 : 接 二 连 三 的 海 难 事 件 震 惊 了 全 世 界 , 阿 龙 纳 斯 教 授 和 助 手 康 塞尔 、 鱼 叉 王 尼 德 ﹒ 兰 参 加 了 追 捕 “ 海 怪 ” 的 行 动 , 结 果 意 外 地 爬 到 了 “ 海 怪 ” 的 身 上 , 发 现 所 谓 的“ 海 怪 ” 其 实 是 潜 水 艇 。 他 们 别 无 选 择 , 只 好 跟 着 “ 鹦 鹉 螺 ” 号 潜 艇 的 船 长 尼 摩 一 起 周 游 各 大 洋 ,开 始 了 一 段 段 惊 心 动 魄 的 海 底 之 旅 : 遇 上 土 着 人 、 南 极 冒 险 、 血 战 章 鱼 、 海 底 复 仇 … …看 完 这 本 书 后 , 我 的 心 久 久 不 能 平 静 。 阿 龙 纳 斯 , 一 位 热 爱 海 洋 、 知 识 渊 博 的 教 授 , 到 “ 鹦鹉 螺 ” 号 上 后 , 他 把 那 些 奇 特 又 罕 见 的 动 物 、 植 物 全 部 记 录 到 笔 记 本 中 , 回 到 陆 地 上 后 公 诸 于 世 ,真 令 人 敬 佩 啊 ! 康 赛 尔 , 教 授 身 边 忠 诚 的 仆 人 , 他 们 共 同 经 历 了 几 十 万 公 里 的 海 底 航 行 , 饱 览 了很 多 壮 丽 的 景 观 , 他 们 共 患 难 , 同 艰 辛 , 成 了 真 正 的 朋 友 。 “ 鱼 叉 王 ” 尼 德 ﹒ 兰 是 一 名 勇 敢 、 优秀 的 叉 鲸 手 , 百 发 百 中 , 在 危 机 时 刻 拯 救 了 教 授 和 康 赛 尔 。 尼 摩 船 长 是 一 位 海 洋 的 “ 隐 者 ” , 勇敢 而 智 慧 , 带 领 水 手 们 成 功 从 南 极 脱 险 , 勇 斗 鲨 鱼 , 血 战 章 鱼 , 无 人 能 敌 , 但 一 直 隐 居 大 海 ,很 少 露 面 。《 海 底 两 万 里 》 不 仅 让 我 认 识 了 这 些 勇 敢 、 执 着 、 真 诚 、 阴 郁 的 人 , 也 让 我 游 览 了 太 平 洋 、印 度 洋 、 红 海 等 七 大 洋 , 欣 赏 到 奇 幻 美 妙 的 海 底 世 界 。 《 海 底 两 万 里 》 富 含 地 理 、 生 物 等 知 识,既 是 一 本 引 人 入 胜 的 科 幻 小 说 , 又 是 一 本 富 含 海 洋 知 识 的 百 科 全 书 。 同 学 们 , 开 来 看 吧 !读 后 感 范 文 三 你 可 曾 读 过 《 海 底 两 万 里 》 ? 当 我 读 完 这 部 作 品 时 , 我 的 感 触 颇 深 。 这 本 科 幻 小 说 讲 述 的 故事 真 可 谓 大 胆 至 极 。 凡 尔 纳 以 第 一 人 称 写 了 法 国 生 物 学 家 阿 龙 纳 斯 和 仆 人 康 塞 尔 以 及 加 拿 大 人尼 德 误 进 “ 鹦 鹉 螺 ” 号 后 的 种 种 经 历 。 尽 管 凡 尔 纳 没 有 下 过 海 , 但 在 他 的 文 章 里 丝 毫 看 不 见 虚伪 的 痕 迹 , 反 而 真 实 而 惊 险 的 冒 险 会 让 人 喘 不 过 气 来 。凡 尔 纳 是 一 个 极 其 聪 明 的 人 , 他 巧 妙 地 将 科 学 与 幻 想 结 合 起 来 , 将 水 下 的 生 物 描 绘 得 淋 漓尽 致 。 潜 艇 在 大 海 中 任 意 穿 梭 , 海 底 时 而 险 象 丛 生 , 千 钧 一 发 , 时 而 景 色 优 美 , 令 人 陶 醉 。 美妙 壮 观 的 海 底 世 界 充 满 了 异 国 情 调 和 浓 厚 的 浪 漫 主 义 色 彩 。 我 赞 叹 不 已 !撇 开 别 的 不 谈 , 就 来 说 说 内 容 情 节 吧 ! 刚 一 开 头 , 小 说 就 让 我 走 进 了 它 所 描 述 的 世 界 , 什 么飞 走 的 巨 礁 啊 , 巨 大 的 怪 物 啊 , 让 我 看 了 感 到 刺 激 不 已 , 法 国 人 阿 龙 纳 斯 、 康 塞 尔 以 及 捕 鲸 手尼 德 进 入 神 秘 的 “ 鹦 鹉 螺 ” 号 之 后 和 尼 摩 船 长 一 起 在 海 底 作 类 似 的 环 球 旅 行 , 海 底 的 世 界 非 常巧 妙 。 我 记 得 “ 海 底 森 林 ” 那 一 章 , 虽 然 没 有 真 正 的 树 林 , 但 是 海 里 柔 软 的 珊 瑚 礁 让 我 极 为 享受 , 闭 上 眼 睛 似 乎 也 能 看 见 , 那 飘 动 的 海 底 生 物 。在 人 生 的 道 路 上 , 总 会 有 遇 到 困 难 的 时 候 。 困 难 像 弹 簧 , 你 强 它 就 弱 , 你 弱 它 就 强 。 面 对困 难 , 我 们 就 要 像 阿 龙 纳 斯 一 样 , 决 不 唉 声 叹 气 、 怨 天 尤 人 , 也 不 自 暴 自 弃 、 一 蹶 不 振 。 而 是要 千 方 百 计 去 克 服 困 难 。 还 要 做 到 在 哪 里 跌 到 就 在 哪 里 站 起 来 , 坚 持 到 底 , 就 是 成 功 的 开 始 。《 海 底 两 万 里 》 这 部 小 说 为 我 们 营 造 了 一 个 极 其 惊 险 的 氛 围 , 给 我 们 以 视 觉 上 的 享 受 。 这真 的 是 一 部 值 得 我 们 阅 读 的 作 品 , 有 兴 趣 的 人 可 以 读 读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