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花园》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39浏览次数:7
精 彩 片 段1 、 这 个 地 方 看 起 来 仿 佛 大 雨 是 完 全 正 常 的 , 无 数 灰 线 下 泻 四 溅 , 顺 着 窗 玻 璃 往 下 流 。2 、 * 然 后 , 她 把 脸 转 向 雨 水 川 流 的 列 车 窗 玻 璃 , 凝 视 着 灰 蒙 蒙 的 暴 雨 。 暴 雨 好 像 无 休 无 止 直 到永 远 。 她 定 定 地 看 了 很 久 , 那 片 灰 色 在 她 眼 前 越 来 越 沉 , 越 来 越 沉 , 她 睡 着 了 。3 、 * 终 于 马 开 始 慢 下 来 , 好 像 在 上 坡 , 现 在 没 有 灌 木 篱 笆 和 树 木 了 。 除 了 两 边 的 浓 黑 , 她 不 见一 物 。 马 车 来 了 个 大 颠 簸 , 她 身 体 前 倾 , 脸 压 到 玻 璃 窗 上 。4 、 马 车 灯 的 一 道 黄 光 照 上 粗 糙 的 路 面 , 这 路 看 来 是 从 灌 木 和 低 矮 植 物 中 穿 过 , 那 些 植 物 终 止于 茫 茫 的 黑 暗 里 , 那 黑 暗 在 植 物 前 后 左 右 蔓 延 开 来 。5 、 路 时 高 时 低 , 马 车 过 了 几 座 小 桥 , 桥 下 水 流 很 急 , 噪 音 大 作 。 玛 丽 觉 得 这 路 程 永 远 完 不 了 ,那 宽 广 、 荒 寒 的 旷 野 是 一 片 茫 茫 的 海 洋 , 她 正 沿 着 一 线 干 地 穿 过 它 。6 、 入 口 的 巨 门 用 厚 重 的 橡 木 嵌 板 做 成 , 嵌 板 形 状 新 奇 , 装 饰 着 大 铁 钉 , 镶 着 大 铁 棍 。 它 开 向一 间 巨 大 的 厅 堂 , 灯 光 昏 暗 , 墙 上 画 像 的 脸 、 穿 铠 甲 的 人 体 都 让 玛 丽 不 愿 多 看 一 眼 。 她 站 在 石头 地 面 上 , 成 了 一 个 渺 小 、 奇 怪 的 黑 影 。 她 外 面 的 形 象 和 心 里 的 感 觉 , 是 一 样 的 微 小 , 迷 失 ,古 怪 。7 、 然 后 玛 丽 · 伦 诺 克 斯 被 领 着 去 她 的 房 间 , 上 一 段 宽 楼 梯 , 沿 着 一 段 长 走 廊 下 去 , 上 一 小 截 台阶 , 穿 过 一 个 走 廊 , 又 一 个 , 直 到 一 道 门 从 墙 上 打 开 , 她 发 现 自 己 置 身 于 一 个 房 间 , 有 炉 火 ,晚 饭 在 桌 上 。8 、 墙 被 挂 毯 盖 着 , 上 面 绣 着 森 林 景 色 。 树 下 是 盛 装 的 人 物 , 远 处 隐 约 露 出 一 个 城 堡 的 角 楼 。画 里 有 猎 人 、 马 、 狗 和 淑 女 。 玛 丽 觉 得 自 己 和 他 们 一 起 置 身 在 森 林 里 。 一 堵 深 陷 的 窗 户 外 , 她可 以 看 到 一 大 片 上 坡 地 , 上 面 看 不 到 树 木 , 显 得 怪 像 一 片 无 边 无 际 、 阴 暗 、 泛 紫 色 的 海 。9 、 当 她 穿 过 灌 木 门 以 后 , 她 便 置 身 于 一 个 大 花 园 里 , 草 坪 宽 阔 , 蜿 蜒 的 小 径 边 缘 被 修 剪 过 。有 一 些 树 , 花 床 , 常 绿 植 物 被 修 剪 成 奇 怪 的 形 状 , 一 个 大 池 塘 中 间 是 灰 色 的 喷 泉 。 可 是 光 秃 秃的 花 床 显 得 萧 瑟 , 喷 泉 没 有 开 。 这 不 是 那 个 锁 起 来 的 花 园 。 花 园 怎 么 能 锁 起 来 呢 ? 你 总 是 可 以走 进 一 个 花 园 去 。1 0 、 一 会 儿 , 一 个 肩 扛 铁 锹 的 老 人 从 第 二 个 花 园 的 门 过 来 。 他 看 到 玛 丽 , 一 脸 惊 愕 , 然 后 碰 了碰 鸭 舌 帽 。 他 的 脸 色 苍 老 而 乖 戾 , 碰 到 玛 丽 毫 无 喜 色 — — 不 过 那 时 她 正 对 他 的 花 园 生 气 , 挂 着一 副 “ 非 常 倔 强 ” 的 脸 , 肯 定 也 显 得 不 乐 意 碰 到 他 。1 1 、 她 停 下 来 听 着 , 不 知 怎 的 , 它 兴 高 采 烈 的 友 好 鸣 叫 给 她 欣 喜 的 感 觉 — — 坏 脾 气 的 小 女 孩 也会 觉 得 孤 单 , 紧 闭 的 大 房 子 、 光 秃 秃 的 大 旷 野 和 光 秃 秃 的 大 花 园 让 这 个 坏 脾 气 的 小 女 孩 觉 得 ,好 像 世 界 上 没 有 别 人 , 只 剩 下 她 自 己 了 。1 2 、 小 鸟 把 丁 点 儿 大 的 头 偏 到 一 旁 , 抬 头 看 着 他 , 明 亮 柔 顺 的 眼 睛 像 两 颗 黑 露 水 。 它 好 像 很 熟,一 点 儿 不 害 怕 。 它 跳 来 跳 去 , 利 索 地 啄 着 土 , 寻 找 种 籽 和 虫 子 。 这 在 玛 丽 心 里 唤 起 一 股 奇 怪 的感 觉 , 因 为 它 这 么 漂 亮 、 快 乐 , 这 么 像 人 。 它 有 个 饱 满 的 小 身 子 , 一 枚 精 巧 的 喙 , 一 双 纤 细 精巧 的 腿 。1 3 、 她 并 不 知 道 , 当 她 渐 渐 快 走 , 甚 至 沿 着 通 向 干 道 的 小 径 奔 跑 起 来 的 时 候 , 她 缓 慢 的 血 流 正在 活 动 起 来 , 顶 着 旷 野 上 来 刮 来 的 风 正 让 她 强 壮 起 来 。1 4 、 她 跑 只 是 想 暖 和 , 她 讨 厌 刺 脸 的 风 , 咆 哮 着 拖 住 她 , 好 像 一 个 无 形 的 巨 人 。1 5 、 她 感 到 自 己 明 白 知 更 鸟 , 知 更 鸟 也 明 白 她 ; 她 在 风 里 奔 跑 直 到 血 液 变 热 ; 此 生 她 第 一 次 健康 地 感 到 饥 饿 ; 最 后 , 她 知 道 了 什 么 是 同 情 一 个 人 。1 6 、 孩 子 们 到 处 跌 跌 撞 撞 , 像 长 毛 牧 羊 犬 的 小 崽 一 样 , 粗 放 , 好 脾 气 , 自 得 其 乐 。1 7 、 墙 上 有 刺 绣 的 挂 饰 , 房 间 四 处 摆 着 带 镶 嵌 的 家 具 , 像 她 在 印 度 见 过 的 。 一 扇 宽 阔 的 窗 户 镶着 彩 色 带 铅 玻 璃 , 面 向 下 面 的 旷 野 ; 壁 炉 台 上 是 那 个 紧 绷 、 单 调 的 小 女 孩 的 另 一 幅 画 像 , 小 女孩 盯 着 她 , 眼 神 比 以 前 更 加 好 奇 。1 8 、 有 个 房 间 , 看 着 像 女 士 的 起 居 室 , 全 部 挂 饰 都 是 带 刺 绣 的 天 鹅 绒 , 壁 橱 里 大 约 有 一 百 只 象牙 做 的 小 象 。 尺 寸 不 一 , 有 些 带 着 赶 象 人 , 或 者 驮 着 轿 子 。 一 些 要 大 得 多 , 一 些 小 得 如 同 大 象宝 宝 。 玛 丽 在 印 度 见 过 象 牙 雕 刻 , 对 此 无 所 不 知 。 她 打 开 壁 橱 门 , 站 在 一 个 踩 凳 上 , 玩 了 好 久。等 她 累 了 , 就 把 大 象 依 次 放 好 , 关 上 壁 橱 门 。1 9 、 明 亮 的 眼 睛 属 于 一 只 小 灰 鼠 , 小 灰 鼠 已 经 在 靠 枕 里 咬 出 个 洞 , 做 了 个 舒 服 的 窝 。 六 只 小 老鼠 蜷 在 一 起 , 睡 在 她 旁 边 。 如 果 这 一 百 个 房 间 没 有 一 个 活 人 的 话 , 那 这 里 有 七 只 老 鼠 , 毫 不 孤单 。 2 0 、 她 觉 得 好 像 在 一 个 漫 长 的 旅 途 上 , 至 少 她 总 有 东 西 来 自 娱 自 乐 。 她 曾 经 玩 过 象 牙 大 象 , 曾经 看 到 灰 老 鼠 和 她 的 宝 宝 , 它 们 的 窝 在 天 鹅 绒 靠 枕 里 。2 1 、 * 暴 风 雨 停 了 , 一 夜 的 风 扫 净 了 灰 色 的 雾 霭 和 云 翳 。 风 也 住 了 , 一 片 明 朗 的 深 蓝 色 天 空 高 高拱 跨 在 原 野 之 上 。2 2 、 在 印 度 , 天 空 火 焰 般 灼 热 ; 而 这 种 凉 爽 的 深 蓝 , 闪 亮 如 一 面 无 底 的 湖 水 。 这 里 , 那 里 , 在高 高 拱 着 的 蓝 色 里 , 飘 浮 着 朵 朵 小 云 彩 , 像 雪 白 的 羊 毛 一 样 。 旷 野 上 遥 不 可 及 的 世 界 现 在 是 温柔 的 蓝 色 , 不 再 是 阴 郁 的 紫 黑 , 或 者 凄 凉 得 可 怕 的 灰 色 。2 3 、 我 告 诉 过 你 , 过 些 时 候 你 会 喜 欢 旷 野 的 。 等 你 看 到 金 色 的 金 雀 花 , 石 楠 花 — — 全 是 紫 色 的铃 铛 , 成 百 上 千 的 蝴 蝶 拍 着 翅 膀 , 蜜 蜂 嗡 嗡 着 , 百 灵 鸟 一 飞 冲 天 , 唱 着 歌 。 你 会 太 阳 一 出 来 就想 出 去 , 像 迪 肯 一 样 整 天 待 在 旷 野 上 。 ”2 4 、 她 尽 快 出 去 赶 到 花 园 里 , 第 一 件 事 就 是 围 绕 带 喷 泉 的 花 园 跑 上 十 圈 。 她 认 真 数 着 圈 数 , 完成 以 后 觉 得 精 神 好 些 了 。 阳 光 让 这 地 方 整 个 变 了 。2 5 、 她 发 出 短 鸣 , 说 着 话 , 哄 逗 着 它 , 而 它 跳 着 , 卖 弄 着 尾 巴 , 婉 转 啼 叫 。 它 好 像 在 说 话 。 它的 红 马 甲 缎 子 一 般 , 它 把 小 小 的 胸 脯 鼓 起 , 如 此 精 致 , 如 此 庄 严 , 如 此 漂 亮 , 它 好 像 真 的 在 显示 一 只 知 更 鸟 可 以 是 多 么 重 要 , 多 么 像 一 个 人 。2 6 、 花 床 不 完 全 是 空 白 的 。 上 面 没 有 花 , 因 为 多 年 生 的 植 物 都 割 了 过 冬 , 但 是 花 床 往 里 还 有 高高 矮 矮 的 灌 木 丛 , 知 更 鸟 在 下 面 跳 的 时 候 , 她 看 到 它 跳 过 一 小 堆 新 翻 的 泥 土 。 它 停 下 来 找 虫 子。2 7 、 她 跑 到 房 间 中 心 , 一 手 拿 一 个 把 手 , 开 始 跳 、 跳 、 跳 , 玛 丽 从 椅 子 上 转 过 身 去 盯 着 她 看 ,老 旧 画 像 里 那 些 奇 怪 的 脸 好 像 也 在 盯 着 她 看 , 琢 磨 不 透 这 个 普 通 的 小 泥 腿 子 公 然 在 他 们 的 眼 皮子 底 下 有 这 么 厚 的 脸 皮 。2 8 、 阳 光 明 媚 , 一 阵 微 风 吹 来 — — 不 是 粗 暴 的 风 , 而 是 一 道 愉 快 的 阵 风 , 带 着 新 翻 泥 土 的 新 鲜气 味 。 她 围 着 喷 泉 花 园 跳 , 顺 着 这 条 走 道 跳 上 去 , 顺 着 那 条 跳 回 来 。2 9 、 整 个 地 上 铺 满 了 冬 气 肃 杀 的 褐 色 枯 草 , 褐 色 里 长 出 一 丛 丛 灌 木 , 它 们 要 是 还 活 着 , 一 定 是玫 瑰 丛 。 有 好 些 嫁 接 到 树 干 上 的 玫 瑰 , 枝 条 蔓 延 得 很 开 , 好 像 小 树 。 花 园 里 有 其 他 树 。 这 个 地方 极 端 奇 怪 又 极 端 可 爱 的 原 因 之 一 , 是 爬 满 这 些 树 木 的 攀 缘 玫 瑰 。 它 们 垂 下 的 长 蔓 成 了 轻 轻 摇摆 的 帘 幕 , 处 处 相 互 扭 结 到 一 起 , 要 不 就 扭 结 到 一 条 伸 得 远 的 枝 条 。3 0 、 一 个 男 孩 子 坐 在 树 下 , 背 靠 着 树 , 吹 着 一 只 粗 糙 的 木 笛 。 他 是 个 模 样 快 乐 的 男 孩 子 , 大 约十 二 岁 。 他 看 上 去 很 干 净 , 鼻 子 翘 起 来 , 他 的 脸 深 红 得 像 罂 粟 花 。 玛3 1 、 在 他 靠 着 的 树 干 上 , 抓 附 着 一 只 棕 色 松 鼠 , 观 察 着 他 , 近 旁 灌 木 丛 后 面 , 一 只 公 野 鸡 优 美地 伸 着 脖 子 探 看 , 离 他 很 近 有 两 只 兔 子 坐 起 来 , 鼻 子 翕 动 着 吸 气 — — 看 情 形 , 它 们 竟 然 都 被 吸引 着 靠 近 他 , 听 着 他 的 笛 子 发 出 奇 怪 的 低 声 呼 唤 。读 后 感 范 文 一这 天 , 我 读 完 了 一 本 名 叫 《 秘 密 花 园 》 的 书 。我 认 为 它 十 分 搞 笑 。 它 讲 述 的 是 一 个 名 叫 玛 丽 的 小 女 孩 性 格 由 孤 僻 变 为 开 朗 的 故 事 。 起 初 ,玛 丽 是 一 个 脾 气 暴 躁 , 自 私 自 利 的 女 孩 。 因 此 没 有 人 喜 爱 她 。 由 于 一 场 可 怕 的 瘟 疫 , 玛 丽 成 为了 孤 儿 , 并 被 带 到 了 她 叔 叔 家 。 她 叔 叔 住 在 一 个 广 阔 的 平 原 上 , 他 拥 有 一 座 多 达 一 百 个 房 间 的房 子 。由 于 他 的 妻 子 在 一 座 花 园 中 意 外 死 亡 , 他 过 于 悲 伤 而 成 为 了 一 个 性 格 孤 僻 , 脾 气 暴 躁 的 人 ,并 把 这 个 花 园 被 封 锁 了 起 来 , 这 个 花 园 成 为 了 一 座 秘 密 花 园 , 十 年 没 有 人 进 入 过 。 玛 丽 听 说 了这 个 秘 密 花 园 的 故 事 以 后 , 于 是 出 于 好 奇 心 理 的 她 开 始 了 寻 找 这 座 “ 沉 睡 ” 了 十 年 的 秘 密 花 园 的旅 程 。最 后 , 她 找 到 了 这 个 秘 密 花 园 , 并 且 在 这 个 花 园 里 种 花 、 种 树 , 逐 渐 使 这 个 花 园 成 为 了 一个 生 机 勃 勃 的 美 丽 乐 园 。 在 寻 找 花 园 的 过 程 中 , 她 第 一 次 结 识 了 几 个 好 朋 友 , 也 第 一 次 意 识 到了 自 己 原 来 是 多 么 令 人 厌 恶 。 在 与 朋 友 的 交 往 中 , 她 学 会 了 尊 重 、 明 白 并 且 善 待 别 人 。 在 劳 动的 过 程 中 , 她 懂 得 了 热 爱 大 自 然 , 她 也 变 成 了 一 个 性 格 开 朗 的 女 孩 。从 这 个 故 事 中 , 我 学 到 了 一 个 道 理 : 性 格 孤 僻 , 脾 气 暴 躁 , 自 私 自 利 的 人 是 不 会 受 到 喜 爱的 。 只 有 用 心 交 朋 友 , 懂 得 尊 敬 他 人 并 且 善 待 他 人 , 热 爱 大 自 然 , 并 且 心 胸 开 朗 、 阳 光 的 人 才会 受 到 他 人 的 喜 爱 , 生 活 才 会 变 得 更 丰 富 多 彩 , 更 完 美 。因 此 我 们 要 做 一 个 懂 得 尊 敬 他 人 , 用 心 交 朋 友 , 热 爱 大 自 然 , 并 且 心 胸 开 朗 、 阳 光 的 人 。 读 后 感 范 文 二当 我 把 《 秘 密 花 园 》 这 本 书 捧 在 手 里 时 , 我 就 决 定 看 完 它 。 看 看 花 园 里 到 底 有 什 么 秘 密 ,而 我 又 会 获 得 什 么 。很 快 我 就 被 这 本 书 吸 引 住 了 , 两 天 的 时 刻 我 最 后 看 完 了 。 合 上 书 , 闭 上 眼 睛 , 那 个 美 丽 的花 园 展 此 刻 我 的 面 前 , 那 里 鸟 语 花 香 , 充 满 了 快 乐 !故 事 的 主 人 公 玛 丽 是 个 印 度 有 钱 人 家 的 小 姐 , 她 的 父 母 各 自 忙 自 己 的 事 情 , 把 她 交 给 奶 妈 。玛 丽 长 相 平 平 , 脾 气 很 坏 , 对 什 么 也 不 感 兴 趣 。 一 次 瘟 疫 中 她 的 父 母 和 奶 妈 都 死 了 。 剩 下 的 仆人 都 离 开 了 。于 是 孤 苦 无 依 的 玛 丽 被 她 的 . 姑 父 收 养 了 。 玛 丽 的 姑 父 克 瑞 文 有 一 个 很 大 的 庄 园 , 正 因 妻 子死 了 , 因 此 可 瑞 文 把 自 己 封 闭 起 来 , 变 得 十 分 冷 漠 , 并 且 锁 上 了 那 个 她 妻 子 喜 爱 的 花 园 , 不 准任 何 人 进 去 。生 性 倔 强 的 玛 丽 在 姑 父 家 里 也 没 人 喜 爱 她 。 活 泼 善 良 的 小 女 仆 玛 莎 让 玛 丽 感 到 很 是 新 奇 。很 快 她 喜 爱 上 了 玛 莎 这 一 家 善 良 的 人 。一 个 偶 然 的 机 会 玛 丽 打 开 了 秘 密 花 园 的 门 , 认 识 了 迪 肯 , 迪 肯 是 个 活 泼 开 朗 , 很 有 爱 心 的男 孩 , 是 玛 莎 的 弟 弟 。迪 肯 教 会 了 玛 丽 种 花 , 锄 草 , 松 土 。 带 玛 丽 在 荒 原 上 奔 跑 , 认 识 到 许 多 动 物 和 植 物 。 玛 丽渐 渐 地 开 朗 起 来 , 并 且 相 貌 也 变 得 似 乎 漂 亮 了 。 玛 丽 的 表 哥 柯 林 得 不 到 温 暖 , 从 小 体 弱 多 病 ,也 是 脾 气 暴 躁 。 玛 丽 和 迪 肯 他 们 帮 忙 柯 林 来 到 秘 密 花 园 。 那 里 似 乎 充 满 了 魔 力 , 而 柯 林 也 从 一个 驼 背 的 只 能 坐 轮 椅 的 孩 子 , 长 成 一 个 阳 光 快 乐 的 少 年 , 再 也 不 用 坐 轮 椅 了 。 而 克 瑞 文 先 生 也从 此 快 活 起 来 。原 来 快 乐 的 力 量 是 如 此 大 ! 它 会 让 生 活 失 去 信 心 的 人 重 生 。 快 乐 恰 如 春 天 的 阳 光 , 充 满 活力 , 使 一 切 充 满 生 机 。 快 乐 不 是 索 取 而 是 给 予 , 拥 有 快 乐 的 人 才 会 感 到 生 活 的 完 美 和 生 命 的 可爱 。我 们 每 个 人 都 有 一 把 快 乐 钥 匙 , 拥 有 它 就 能 够 开 启 快 乐 , 创 造 生 命 的 奇 迹 , 珍 惜 它 就 是 珍惜 生 命 !读 后 感 范 文 三看 啊 , 一 个 脾 气 暴 躁 , 长 得 又 瘦 又 小 , 淡 黄 色 的 头 发 稀 稀 拉 拉 , 体 弱 多 病 , 不 是 生 这 个 病 ,就 是 生 那 个 病 , 不 讨 人 喜 欢 的 小 老 太 玛 丽 。 直 到 来 到 了 神 秘 的 密 塞 尔 斯 威 脱 庄 园 , 才 渐 渐 了 改变 了 。一 个 年 轻 的 女 仆 马 尔 塔 照 顾 她 的 起 居 , 她 教 会 了 这 个 连 扣 子 都 不 会 扣 的 小 老 太 主 动 自 己 穿衣 服 , 照 顾 自 己 。 那 个 叫 倍 恩 的 老 园 丁 的 话 , 让 玛 丽 更 加 对 这 个 神 秘 的 庄 园 感 到 好 奇 。 还 有 一个 会 和 动 物 讲 话 的 男 孩 儿 狄 肯 , 玛 丽 和 他 玩 的 很 开 心 , 他 总 是 带 给 玛 丽 很 多 的 快 乐 。 终 于 有 一天 , 玛 丽 发 现 了 秘 密 花 园 的 钥 匙 , 并 且 找 到 了 藏 在 常 春 藤 下 面 的 通 往 神 秘 花 园 的 门 , 玛 丽 闯 进了 这 个 十 多 年 没 有 人 进 去 过 的 花 园 。玛 丽 和 狄 肯 在 花 园 里 为 玫 瑰 翻 土 , 玛 丽 几 乎 把 自 己 一 天 中 三 分 之 二 的 时 间 分 给 了 秘 密 花 园 ,她 喜 欢 这 个 地 方 。 和 她 和 狄 肯 比 起 来 , 那 个 被 关 在 房 间 里 的 男 孩 子 科 林 , 他 身 体 有 缺 陷 , 他 脾气 大 , 不 爱 与 人 交 流 , 动 不 动 就 想 要 死 , 因 为 他 不 知 道 外 面 那 个 美 丽 的 秘 密 花 园 , 有 那 个 美 丽的 世 界 … …人 生 不 如 意 事 就 如 满 天 繁 星 , 如 果 一 遇 到 挫 折 就 一 蹶 不 振 , 那 这 个 人 一 生 都 不 会 快 乐 。 遇到 挫 折 , 我 们 应 该 像 文 中 的 玛 丽 那 样 , 微 笑 面 对 。 如 果 桌 子 上 只 有 半 个 面 包 了 , 悲 观 的 人 , 可能 会 唉 声 叹 气 地 说 : “ 太 倒 霉 了 , 只 剩 下 半 个 面 包 了 。 ” 然 而 , 乐 观 看 待 世 界 的 人 , 一 定 会 开 心的 说 : “ 太 棒 了 ! 我 还 有 半 个 面 包 ! ”是 的 , 人 在 面 对 挫 折 时 要 乐 观 , 坚 强 。 只 要 做 到 这 两 项 , 病 痛 的 折 磨 并 不 算 什 么 。 请 以 乐观 , 美 好 的 眼 光 看 待 这 个 纯 洁 的 世 界 。 小 鸟 因 为 自 由 而 歌 唱 , 天 鹅 因 为 自 由 才 飞 翔 , 人 们 因 为自 由 才 幸 福 。当 人 们 向 往 自 由 时 , 请 以 一 颗 纯 洁 善 良 的 心 , 很 敢 于 发 现 的 眼 睛 去 体 会 , 去 感 受 那 一 个 个没 有 被 人 发 掘 的 美 好 。 去 寻 找 吧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