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张嘎》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4 09:05:51浏览次数:10
精 彩 片 段1 、 单 说 这 鬼 不 灵 西 北 角 上 , 有 一 户 小 小 人 家 , 一 带 短 墙 围 起 个 小 院 , 坐 北 朝 南 两 间 草 房 , 栅 栏门 朝 西 开 , 左 右 栽 着 四 棵 杨 柳 树 。2 、 从 门 往 西 五 十 步 光 景 , 便 是 白 洋 淀 的 一 个 浅 湾 , 一 片 葱 笼 茂 密 的 芦 苇 , 直 从 那 碧 琉 璃 似 的淀 水 里 蔓 延 到 岸 上 来 。 风 儿 一 吹 , 芦 苇 起 伏 摇 荡 , 发 出 一 阵 沙 沙 的 喧 笑 声 。3 、 她 头 发 花 白 , 脊 背 佝 偻 , 披 着 一 件 掩 襟 的 褂 子 , 盘 腿 卧 脚 地 在 抽 针 引 线 , 缝 补 着 一 只 张 了鲇 鱼 嘴 的 夹 鞋 。 她 蹙 着 一 双 老 眼 , 眉 头 上 攒 起 两 个 疙 瘩 , 豆 粒 大 的 汗 珠 儿 , 就 在 那 皱 纹 重 叠 的额 上 排 起 队 来 。 天 是 闷 热 的 , 可 是 , 她 一 点 儿 都 不 觉 得 , 象 是 一 颗 心 化 在 那 只 鞋 上 了 。4 、 一 句 话 提 醒 了 那 个 小 家 伙 , 身 子 往 下 一 蹲 , 脑 袋 歪 在 炕 沿 上 , 恍 若 犯 了 大 错 似 的 , 咪 嘻 咪嘻 地 笑 了 起 来 。 在 那 月 牙 儿 似 的 一 对 小 眼 里 , 两 道 挺 逗 人 的 光 芒 闪 跳 着 。5 、 自 从 " 五 一 " 扫 荡 那 股 子 腥 风 血 雨 一 来 , 家 家 户 户 屋 翻 宅 乱 , 狗 跳 鸡 飞 , 血 跟 着 刀 , 刀 又 随 着火 , 老 奶 奶 带 着 小 嘎 子 , 东 奔 西 逃 , 团 团 打 转 , 直 冒 了 三 个 死 儿 , 才 险 险 乎 脱 过 这 场 大 难 。 吓得 老 奶 奶 死 去 活 来 , 终 究 得 下 一 个 气 喘 心 跳 的 病 根 儿 。6 、 到 如 今 十 多 年 不 住 人 了 , 满 院 子 尽 是 野 草 藤 蒿 , 荒 得 仿 佛 一 座 古 庙 。7、 在 那 里 , 一 排 儿 戳 着 十 几 个 苇 个 子 , 好象 贴墙 立着 的 一 扇 大 屏 风 。8 、 他 走 上 前 去 , 把 第 三 个 苇 子 轻 轻 挪 开 , 一 侧 身 , 就 从 缝 儿 里 钻 进 去 了 。 然 后 又 回 身 把 苇 个子 原 封 摆 好 , 猫 着 腰 , 在 那 苇 与 墙 之 间 的 小 夹 道 中 往 前 摸 , 不 两 步 , 就 摸 着 一 个 三 尺 来 高 的 窟窿 。 钻 过 窟 窿 , 再 拨 开 一 堆 豆 秸 , 恰 好 就 是 东 院 猪 圈 的 炕 上 了 。 小 嘎 子 喜 孜 孜 地 吐 吐 小 舌 头 ,跳 出 猪圈, 轻 悄 悄 去 推 南 屋 那 块 独 扇 的 小 门 儿 。9、 然而老 奶 奶 房 上 正 有 两 个 鬼 子 , 手搭凉棚, 朝 四 处 张 望 , 原 来 敌 人 " 压顶 " 了 。 他 把 头 一 缩 ,抄起 半 截 檩 ( Iǐn)条, 把 小 门 又 顶 个 结 实, 眼 珠 子 就 一 连 转 了 好几 圈 。 这 时, 他 看 见 小 嘎 子 有一 阵 战栗( l)通 过 了 全 身 。1 0 、   " 跟 我 来 ! " 把 檩 条 一 抽 , 打 开 门 , 拉 着 小 嘎 子 , 几 步 就 蹿 进 猪 圈 , 随 即 把 豆 秸 子 一 拨 ,从 那 个 三 尺高 的 窟 窿 钻 过 了 墙 。1 1 、 很 明 显 , 苇 个 子 后 头 这 条 小 夹 道 , 绝 不 是 久 留 之 地 , 马 上 就 会 给 敌 人 搜 出 来 的 。 老 钟 咬 咬牙 , 趁院 里 无 人 , 顺 着 小 夹 道 往 南 爬 去 。 南 头 , 就 是 院 子 的 东 南 角 , 栽 着 棵 小 枣 树 。1 2 、 小 嘎 子 刚 进 得 二 门 , 就 听 村 西 "劈劈啪啪" ,一 阵 子 乱 枪 , 听 声 音 , 就 在 苇 塘 附 近 。1 3 、 随 后 , 一 伙 " 白 脖 " 押 着 个 血 淋 淋 的 人 , 五 花 大 绑 , 一 瘸 一 拐 地 走 来 : 黑 不 楞 的 粗 大 个 儿 ,密 丛丛一 嘴 胡 子 茬 , 脸 膛 红 紫 , 两 眼 放光 , 不 是 老 钟还是 哪 个 ?1 4 、 原 来 看 着 小 嘎 子 的 那 个 " 红眼 儿 " , 见他 跌 在 地 下 , 半 疯 半 傻 地 哭 喊 , 心 里 一 时短 了 主 意 。 村里 的 " 联 络 员 " 纯 刚 大 伯 , 忙 乘 机 说 他 是 羊 癫 ( diān ) 疯 , 一 犯 三 天 不 省 人 事 。 又 加 上 不 少 好 话,才 把他保下 来 。1 5 、 那 豆 大 的 火 焰 , 熠 熠 ( y ì )的 射出 一 圈黄光 , 照 亮 了 老 奶 奶 苍 白 的 脸 。1 6 、 他 吃 过 早 饭 , 谢 过 纯 刚 大 伯 , 又 在 奶 奶 的 新 坟 上 磕 了 俩 头 , 便 把 " 张 嘴 灯 " 别 在 腰 里 , 背 起个 小 草 筐, 拿 起 短 把 镰 , 青 裤 白 褂 , 光 着 脚 丫, 径直 沿 着 婉 蜒 的 六 郎 堤 , 朝 城 里 走去 。1 7 、 堤 两 边 全 是 海似 的 绿 油油 的 庄 稼: 旱 地 上 , 大 多 是 高 粱 、 棒 子 , 已 有 半 人 来 高 , 茁 壮 得 象一 排 排 的 勇 士 ; 淀 边 上 , 大 多 是 稻 子 和 苎 麻 , 绿 叶 儿 映 着 清 水 , 蛤 蟆 和 蜻 蜓 在 上 下 逗 闹 。 往 远看 , 那 一 湾 湛 清 清 的 淀 水 , 直 向 天 边 上 伸 展 过 去 , 钻 到 一 堆 白 云 下 面 去 了 。 近 处 的 沟 边 堤 沿 ,则 全 给 苇 子 和 红 荆 占 满 了 , 青 草 棵 没 有 地 方 可 挤 , 就 一 直 铺 排 到 堤 顶 上 来 。 " 纺 织 娘 " 和 蛐 蛐 儿你 飞 我 跳 , 不 断 弹 落 草 叶 上 的 露 珠 儿 。 太 阳 还 未 升 高 , 空 气 是 多 么 凉 爽 啊 ! 然 而 , 扫 兴 的 却 是夹 堤 的 两 行 杨 柳 , 那 原 本 是 葱 笼 茂 密 青 翠 成 荫 的 , 不 想 在 " 扫 荡 " 中 都 给 鬼 子 砍 去 了 树 梢 , 单 剩下 些 光 秃 秃 的 树 恍 ( guà n g ) 子 , 残 废 似 的 支 楞楞 站 着 , 仿 佛 一 幅风 景 画 上 , 给 人 抹 了 几 道 子黑。1 8 、 在 那 黑 黝 黝 的 城 墙 上 , 象 一 颗 颗 巨 大 的 牙 齿 , 排 着 一 列 垛 口 。 每隔 不 远 , 还 墩 着 些 蘑 菇 头炮楼, 半腰 里 尽 是 幽 黑 的 枪 眼 , 仿 佛 在 远远地 瞪着 他。1 9 、 穿 白 的 小 子 把 车 子 往 窗 下 一 靠 , 从 掌 柜 的 那 里 借 个 气 筒 , 脸朝 墙 , 一 撅 一 撅 地 给 车 打 气 儿。就 在 他哈腰 的 工 夫 , 后 腰 上 的 衣 襟 忽 地 支起 个 小 篷儿 , 还 隐 隐 地 透 出 一 点 红 来 。2 0 、 小 嘎 子 紧 随 着 进 院 一 看 : 一 溜 儿 五 六 间 正 房 , 正 房 对 面 是 一 排 草 厦 子 , 把 小 院 挤 成 了 细 长的 一 条, 很 象 个 歇 业 的 小 草 料 店 。 2 1 、 到 了 天 井 , 往 左 一 拐 , 又 有 个 小 寨 篱 门 ; 推 开 小 寨 篱 门 , 是 敞 亮亮 一 座 小 跨 院 , 可 里 头 连一 间 房 子 也 没 有 , 只 平 地 上 栽 着 几 畦 茄 子 , 两 沟 大 葱 , 靠 北 墙 搭 着 个 大 葫 芦 架 , 搭 得 比 墙 头 还高出 二尺。2 2 、 小 嘎 子 刚 一 迈 步 , 脚 底 下 软 软 的 一 绊 , 差 点 儿 闹 个 前 扑 , 忙 一 低 头 , 见 一 个 抱 着 " 歪 把子 " 的 大 个 儿 , 横 在 地 上 , 睡 得 正 香 。2 3 、 在 那 圆 圆 的 脑 袋 上 , 两 只 大 眼 活 脱 脱 地 乱 跳 ; 翘 着 一 只 小 尖鼻 子 , 一 笑 , 嘴 角 就 向 上 勾 ,露 出 两 排 尖 尖 的 小 虎 牙 来 , 时 不 时 地 眼 珠 儿 一 转 , 那 条 小 舌 头 便 在 牙 缝 里 逗 动 , 好 象 在 为 一 件恶作剧发 着 信 号 。2 4 、 有 时 蹲 在 直 通 据 点 的 路 口 , 有 时 爬 上 叶 茂 枝 稠 的 大 树 , 有 时隐 在 雾 罩 露 垂 的 青 稞 中 , 有 时掩 在 鸦 寞 雀 静 的 房 角 下 , 那 一 对 小 眼 睛 , 总 是 瞪 得 圆 圆 的 , 滴 溜 溜 一 直 转 到 天 黑 。 每 次 发 现 敌情, 都 有 他 个 清 清 楚 楚 的 报 告 儿 , 没 有 一 回误过 事情。2 5 、 他 站 在 一 棵 光 滑 笔 挺 、 高 得 钻天 的 大 杨 树 底下 , 右 手 擎 着 "王八盒子 " ,左 手 举 着 木 头 手 枪 ,在 大 讲 今 天 的 战 斗 故 事 。 围 着 他 的 是 一 大 群 村 里 的 小 孩 儿 , 个 个 张 着 小 嘴 , 眼 睛 随 着 他 的 两 杆枪上 下 翻 飞 , 完 全 给 迷 住 了 。2 6 、 小 嘎 子 跑 出 里 院 , 坐 在 二 门 门 墩 上 , 捂 住 脸 , 想 痛 痛 快 快 哭个 够 ; 并 且 , 最 好 是 一 顿就 把区队 长的 心 给 哭 软 了 。2 7 、 小 胖 墩 儿 一 看 墙 外 那 棵 大 杨 树 , 好家 伙 , 高 足 有 七 八 丈 , 直 得 象 根 杉 篙 似 的 , 老 鸹 窝 就 搭在 一 根 细叉 上 , 看 上 去 象 是 一 朵 黑 疙 瘩 云, 着 实高得 眼 晕 , 连 忙 摇 头 说 : " 不 跟 你赌那 个 , 我上不 去 。 "2 8、 两 人 把 " 枪 " , " 鞭" 放在 门 墩 上 , 各 自 虎 势 儿 一 站 , 公鸡 鹞( q i ā n )架似 地 对 起 阵 来 。 起 初 ,小 嘎 子 抖 擞 精 神 , 欺 负 对 手 傻 大 黑 粗 , 动 转 不 灵 , 围 着 他 猴 儿 似 地 蹦 来 蹦 去 , 总 想 使 巧 招 , 下冷 绊 子 , 仿 佛 很 占 了 上 风 。 可 是 小 胖 墩 儿 也 是 个 摔 跤 的 惯 手 , 塌 着 腰 , 合 了 裆 , 鼓 着 眼 珠 子 ,不 露 一 点 儿 破 绽 。 两 个 人 走 马 灯 似 地 转 了 三 四 圈 , 终 于 三 抓 两 挠 , 揪 在 了 一 起 。 这 一 来 , 小 嘎子 可 上 了 当 : 小 胖 墩 儿 膀 大 腰 粗 , 一 身 牛 劲 , 任 你 怎 么 推 拉 拽 顶 , 硬 是 扳 他 不 动 , 小 嘎 子 已 有些 沉 不 住 气 , 刚 想 用 脚 腕 子 去 勾 他 的 腿 , 不 料 反 给 他 把 脚 别 住 了 , 趁 势 往 旁 侧 里 一 推 , 咕 咚 一声 , 小 嘎 子 摔 了 个 仰 面 朝 天 。2 9、 小 嘎 子 顿 觉 心 胸 开 朗 , 便 扬 起 鼻尖儿 , 贪婪地 吸 那 甜 丝 丝 的 香 气 , 真 是 又 醒 脾, 又 清爽。3 0 、 谁知 正 吸 个 不 足 , 忽 地 刮 过 一 阵 浓烟 来 , 火 辣 辣 钻 进 鼻 子 , 呛 得 他 " 卡 卡 " 一 阵 咳 嗽 。 小 嘎子 扭 头 一 看 , 原 来 房 角 上 有 个 烟 筒 , 再 一 瞧 厦 子 底 下 , 真 是 冤 家 路 窄 , 大 黑 墩 子 正 在 灶 火 膛 前烧火 呢。3 1 、 小 嘎 子 两 眼 一 眯 撒 , 蹭 蹭 几 把 , 从 墙 头 上 薅下 一 绺 子 青 草 来 , 团 成 个 蛋 , 就 塞进烟筒去 了。3 2 、 不 想 棉 枝棉 桃 牵 起 手 来 , 成了 一 道 道 绊 马 索 , 他 们 跌 骨 碌 , 打 前 失 , 跑 又 跑 不 动 , 藏又 藏不 严, 直 象 檬 虫 儿 撞 进 了 蜘 蛛 网 。3 3 、 苇 子 又 高 又 密 , 深 比 群 山 , 广比大 海, 真是 火 烧 不 着 , 枪 打 不 透 。3 4 、 小 船 向 前 飘 着 , 一 股 微 风 吹 来 , 推起 层层细浪, 拍 得 船 头 溅 溅 地 响 。3 5 、 那 丛 丛 密 密 的 苲 ( zhǎ ) 草 , 在 水 流 里 悠 悠 荡 漾 , 就 象 松 林 给 风 儿 吹 着 一 般 ; 鲤龟 呀 , 鲫鱼 呀 , 在 里 头 穿 进 穿 出 , 活 象 飞 鸟 投 林 , 时 不 时 , 鲇 鱼 后 头 又 追 出 一 条 肥 大 的 花 鲫 来 , 两 条 鱼看看就 要碰 在 船 上 , 猛 一 个 溅 儿 又 都 不 见了 。3 6 、 苇 根 下 的 黄 固 鱼 最 是 着 忙 , 成群搭伙 地 顶着 流儿 瞎 跑 , 仿 佛 赶 着 去 参 加 什么宴会。3 7 、 忽然 , 小 船 拐 个 弯 儿 , 一 阵 馥 郁 的 幽 香 飘 了 过 来 。 猛 抬 头 , 苇 塘 尽 处 闪 出 一 大 片 荷 花 , 红的 、 粉的 、 白 的 , 开 得 又 鲜 又 大 ; 圆 圆 的 大 荷叶片 儿 , 密 密 层 层 一 直 铺 展 到 远 处 的 杨 柳 下 去 。3 8 、 小 船 惊 动 了 两 只 野 鸭 子 , 扑棱 棱 腾空 飞 起 , 溅 起 的 水 珠 落 在 荷 叶 上 , 一 盘 儿 珍 珠 似 的 在 上面团 团 乱 滚 。3 9 、 小 嘎 子 再 也 忍 不 住 , 伸 手 撅下 一 个 大 蓬 蓬 头 , 剥 出 胖 墩 墩 的 莲 子 来 , 一 粒 粒 直 往 嘴 里 投 ,连歌儿 也顾 不 得 唱 了 。4 0 、 随 后 就 动 手 做 饭 : 小 嘎 子 添水 刷 锅 , 玉 英 拿 盆 和 面 , 劈 劈 啪啪 , 贴 了 一 锅 圈 饼 子 , 再蒸 上一 蓖子 窝头 , 呼 通 通 烧 了 足 有 两 点 钟 , 饼子 窝头 拾了 冒 尖 儿 一 篮 子 , 足 够 老 两 口 子 吃半月 的 了。4 1 、 这 是 一 张 仿 佛 年 画 似 的 画 儿 。 上 面 画 着 一 间 小 屋 , 小 屋 里 通出 一 条 大 路 , 大 路 上 走 着 两 个胖娃娃:一 个 留 着 锅 圈 头 , 一 个 梳 着 俩髽髻(zhuā - j ì ) , 迈 开 大 步 , 朝 远处一 溜儿 军队 跑去 。4 2 、 机 关 枪 一 开 火 , 唏 哩 哗 啦 , 除了 几个 腿 慢的 , 都 逃 得 无 影 无 踪 。 4 3 、 又 经 过 一 番 实 地 勘 察 布 置 , 部 队 便 分 头 钻 进 了 地 道 。 真 是 神不 知 , 鬼 不 觉 , 公 鸡 照 常打 鸣,老 乡 们 也 都 照 常 睡 觉 , 而 小 嘎 子 今 日 却 破 天 荒 没 有 派 出 村 去 。 他 在 村 边 上 一 道 短 墙 后 头 , 用 树叶掩 着 身 子 , 监 视 着 村 外 。4 4 、 杀 声 过 后 , 忽 儿 一 片 寂 静 。 稍 停 , 村 南 " 啪 " 的 一 枪 , 子 溜 子 " 刷 " 地 从 村 子 上 空 划 过 , 象 回应似 的 村北 也 是 一 枪 , 子 溜 子 义 向 南 飞 去 。4 5 、 从 梦 里 惊 醒 的 老 百 姓 , 抓 衣 服 , 藏 东 西 , 把 孩子 搂在 怀里 , 预 备 着 抵 挡 一 场 骇 人 的 灾 祸 ……4 6 、 真是 事 有 凑 巧 , 恰 在 这 时 , 从 东 来 了 一 群 鬼 子 , 前 头 那 个 , 巴 斗 脑 袋 , 蛤 蟆 眼 , 一 撮小 黑胡, 牵着 条 滚 瓜 肥 的 大 洋 狗 , 直 朝 大 院 里 走来 。4 7、 " 小 虎" 腾 起 身 子 , 虎 扑 狼 奔 , 风 似 的 追了 进去 。4 8 、 那 狗 大 吃 一 惊 , " 吱 溜 " 就 往 八 仙 桌 子 底 下 一 钻 , 不 想 " 叭叭 " 又 是 两 声 , 它 猛 地 一 蹦 又 蹿 出来 , 直 从 巴 斗 脑 袋 的 头 上 纵 了 过 去 。读后感范文一前 段 时 间 , 我 在 学 校 的 图 书 馆 里 看 了 一 本 书 , 叫 《 小 兵 张 嘎 》 。   其 实 关 于 嘎 子 的 故 事 我 们在 电 影 和 电 视 剧 中 已 经 不 止 一 次 看 过 了 , 我 们 每 个 人 都 能 够 说 一 说 嘎 子 的 英 雄 故 事 !  《 小 兵 张 嘎 》 一 书 主 要 讲 在 鬼 子 的 一 次 突 袭 中 , 奶 奶 为 掩 护 八 路 军 被 鬼 子 打 死 , 八 路 军 侦察 连 长 钟 亮 叔 叔 也 被 鬼 子 抓 走 了 , 嘎 子 悲 痛 欲 绝 , 他 决 心 为 奶 奶 报 仇 。 嘎 子 想 去 寻 找 打 鬼 子 的游 击 队 , 可 是 八 路 军 叔 叔 们 都 觉 得 嘎 子 年 纪 小 , 暂 时 还 不 能 加 入 游 击 队 。 嘎 子 没 有 放 弃 , 而 是带 领 着 小 朋 友 们 一 起 对 付 日 本 鬼 子 。 嘎 子 利 用 自 己 的 聪 明 才 智 一 次 次 地 把 鬼 子 打 的 落 花 流 水 。最 后 , 区 队 长 代 表 部 队 表 扬 了 嘎 子 , 奖 励 给 他 一 支 真 正 的 小 手 枪 , 嘎 子 终 于 成 了 一 名 出 色 的 小侦 察 员 。    我 想 嘎 子 是 怀 着 一 颗 为 国 家 为 人 民 的 心 加 入 儿 童 团 , 他 的 勇 敢 机 智 、 正 义 敢 和 他 的 吃 苦 耐劳 使 他 连 连 取 得 胜 利 。   虽 然 也 犯 过 错 误 , 但 他 在 别 人 的 教 育 下 很 快 就 改 正 了 错 误 , 还 在 战 场上 英 勇 地 和 游 击 队 去 战 胜 敌 人 。    从 嘎 子 身 上 , 反 映 出 他 敢 于 斗 争 敢 于 胜 利 的 大 无 畏 的 革 命 精 神 。 我 们 也 同 样 可 以 把 他 的 精神 运 用 于 现 在 的 生 活 和 学 习 中 , 面 对 困 难 勇 于 克 服 , 不 怕 挑 战 , 不 怕 挫 折 。 我 们 要 以 张 嘎 为 榜样 , 努 力 学 习 才 能 为 国 家 为 人 民 做 出 贡 献 。读后感范文二我看过 很多 英 雄 故 事 书 ,也了 解了 很 多 英 雄 的 事 迹 ,但是 让 我 影 象 最 深 的 就 是 《 小 兵张 嘎 》这本书了 。 尤其 是 被 里 面 的 主 人 公 — — 嘎 子 那 热 爱祖国, 宁死 不 屈 的 精 神 所 感 动 。    它 讲 述 了 这 样 一 个 故 事 : 在 一 个 叫 鬼 不 灵 的 村 子 里 , 有 一 位 姓 张 的 老 奶 奶 , 她 为 了 保 护 村子 里 的 一 个 八 路 军 , 被 日 本 鬼 子 给 杀 了 。 老 奶 奶 的 孙 子 张 嘎 从 小 就 没 有 父 亲 和 母 亲 , 一 直 和 奶奶 相 依 为 命 。 奶 奶 死 后 , 嘎 子 从 此 就 成 了 一 个 孤 儿 , 他 觉 得 这 帮 日 本 鬼 子 真 是 太 可 恶 了 , 就 立下 了 重 誓 : 一 定 要 为 奶 奶 报 仇 。 在 摩 云 渡 村 口 张 嘎 巧 遇 侦 察 员 罗 金 保 , 罗 叔 叔 就 带 嘎 子 去 见 钱队 长 , 当 上 了 部 队 里 的 小 侦 察 员 , 他 跟 着 部 队 到 许 多 地 方 打 伏 击 战 , 最 后 张 嘎 依 靠 八 路 军 和 自 己 的 信 心 , 杀 了 杀 害 张 奶 奶 的 伪 军 , 报 了 仇 , 又 经 过 上 级 的 批 准 , 得 到 了 一 把 驳 壳 枪 , 使 他 一下 子 成了 村 子 里 的 小 英 雄 。    嘎 子 当 时 十 三 岁 , 跟 我 们 差 不 多 大 校 我 们 生 活 在 饭 来 张 口 , 衣 来 伸 手 的 美 好 环 境 里 , 而 嘎子 那 时 吃 不 饱 , 睡 不 好 , 还 经 常 受 日 本 鬼 子 的 欺 负 , 但 他 还 是 勇 敢 坚 强 的 活 下 去 , 为 八 路 军 做卧 底 , 在 敌 人 的 地 盘 布 置 了 很 多 的 机 关 , 引 诱 敌 人 上 钩 。 他 机 智 勇 敢 , 临 危 不 惧 , 甚 至 还 把 敌人 引 到 八 路 军 的 埋 伏 圈 里 , 消 灭 敌 人 。 他 的 勇 气 、 聪 明 和 才 智 实 在 令 人 佩 服 。 要 是 换 成 我 早 就吓 的 全 身 发 抖 , 在 那 里 哇 哇 大 哭 了 。 我 们 中 国 正 是 有 嘎 子 这 样 的 英 雄 , 才 能 使 我 国 变 得 这 样 繁荣富强, 才 能 使 我 们 过 上 幸 福 的 生 活 。    看 过 《 小 兵 张 嘎 》 后 , 使 我 受 益 匪 浅 。 我 从 中 感 悟 到 我 们 要 学 习 小 兵 张 嘎 的 精 神 , 勇 敢 的面 对 一 切 , 无 论 遇 到 多 大 的 困 难 , 都 不 能 低 头 。 在 今 后 的 学 习 、 生 活 中 , 我 会 处 处 以 嘎 子 为 榜样, 学习他 的 勇 敢 和 才 智 , 做 一 名 对 社会有 用的 人 。  读后感范文三《 小 兵 张 嘎 》 这 部 经 典 老 电 影 丰 富 着 我 的 精 神 生 活 , 使 我 百 看 不 厌 。 因 为 我 太 喜 欢 嘎 子 这种 热 爱祖国 、 不 屈 不 挠 、 机 智 勇 敢 的 精 神了 ! 故 事 讲 述 的 是 抗 日 战 争 时 期 , 嘎 子 机 智 勇 敢 地 与 敌 人 斗 争 , 最 终 亲 手 打 死 了 鬼 子 队 长 , 为死 去 的 奶 奶 和 同 志 报 了 仇 。  看 完 这 部 电 影 后 , 我 的 心 情 久 久 不 能 平 静 , 小 兵 张 嘎 的 机 智 勇 敢 、 不 畏 艰 险 、 勇 于 奉 献 的精 神 令 我 深 深 感 动 。 记 得 张 嘎 在 面 对 那 个 胖 翻 译 时 , 不 仅 没 有 惊 慌 失 措 , 反 而 沉 着 镇 定 , 非 常勇 敢 , 他 的 行 为 使 我 非 常 敬 佩 。 他 从 小 自 强 自 立 , 当 奶 奶 被 抓 后 , 他 也 能 靠 自 己 独 立 生 活 。 他是 人 民 心 中 的 小 英 雄 , 更 是 值 得 我 学 习 的 榜样! 我 们 今 天 的 和 平 生 活 , 是 无 数 革 命 先 烈 用 鲜 血 和 生 命 换 来 的 ! 看 看 嘎 子 , 再 看 看 我 们 这 些生 活 在 温 室 的 花 朵 , 我 陷 入 了 深 思 。 同 样 是 十 几 岁 的 孩 子 , 嘎 子 已 经 是 一 名 优 秀 的 八 路 军 侦 察员 了 , 而 我 们 呢 ? 有 的 生 活 还 不 能 自 理 , 更 有 一 些 “ 小 皇 帝 ” 、 “ 小 公 主 ” 们 , 衣 来 伸 手 , 饭 来 张口 。 难 道 我 们 这 些 新 时 代 的 青 少 年 , 还 不 及 一 个 旧 社 会 被 压 迫 的 人 吗 ? 我 们 生 活 在 一 个 无 忧 无虑 的 世 界 里 , 生 活 中 一 帆 风 顺 , 没 有 经 受 过 一 丝 丝 的 困 难 与 挫 折 , 然 而 当 困 难 降 临 时 , 我 们 会怎样呢? 同 学 们 , 我 们 不 要 做 温 室 里 的 花 朵 , 温 室 的 花 朵 尽 管 绽 放 得 美 丽 , 却 从 没 有 经 受 过 风 雨 的洗 礼 , 一 旦 暴 风 雨 来 临 时 , 只 会 剩 下 一 些 凋 零 的 花 瓣 。 我 们 要 做 一 棵 阳 光 下 的 小 树 , 不 但 沐 浴阳光 , 而且 要 经 得 起 风 雨 的 考 验 , 这 样才 能长大 成才 , 为 祖 国 、 为 社 会 做 贡 献 !读后感范文四前 几 天 , 我 看 了 一 部 《 小 兵 张 嘎 》 的 影 片 。 这 部 影 片 主 要 讲 述 了 抗 日 战 争 时 期 嘎 子 的 故 事 ,生 活 在 冀 中 白 洋 淀 的 小 兵 张 嘎 与 奶 奶 相 依 为 命 , 为 了 掩 护 在 家 养 伤 的 八 路 军 侦 查 连 长 钟 亮 , 奶奶 英 勇 牺 牲 , 钟 亮 被 敌 人 抓 走 了 。 为 了 替 奶 奶 报 仇 , 救 出 钟 亮 , 嘎 子 历 尽 艰 辛 , 克 服 重 重 困 难,找 到 八路军 , 当 上 了 一 名 小 侦 查 员 。  看 完 电 影 , 一 个 机 智 勇 敢 、 热 爱 祖 国 、 宁 死 不 屈 的 小 英 雄 形 象 浮 现 在 我 的 脑 海 中 , 我 被 深深 地 感 动 了 。 在 与 日 本 鬼 子 的 斗 争 中 , 嘎 子 机 智 勇 敢 , 沉 着 冷 静 ! 那 个 年 代 , 他 只 不 过 是 和 我们 年 龄 差 不 多 大 的 孩 子 , 可 是 他 吃 不 饱 , 穿 不 暖 , 更 不 要 提 上 学 了 。 就 是 在 这 样 艰 苦 的 环 境 中,他 乐 观 勇 敢 地 生 活 着 、 战 斗 着 ! 比 比 他 , 我 们 现 在 生 活 条 件 好 多 了 , 可 以 坐 在 宽 敞 明 亮 的 教 室 里 学 习 , 老 师 、 父 母 对 我 们 关 怀 备 至 。 我 们 更 应 该 努 力 学 习 , 面 对 困 难 要 勇 于 挑 战 , 不 断 努 力,顽 强拼 搏 ! 要 把 爱 国 之 情 体 现 在 自 己 的 行动上 ! 和 嘎 子 相 比 , 我 想 了 想 自 己 的 所 作 所 为 , 觉 得 自 己 非 常 渺 小 。 在 艰 巨 的 任 务 面 前 , 嘎 子 信心 百 倍 , 坚 持 不 懈 , 而 我 有 时 碰 到 一 点 点 困 难 就 退 缩 了 。 记 得 有 一 次 , 我 在 练 习 书 法 时 , 有 一个 字 特 别 难 写 。 我 练 了 好 多 遍 也 没 写 好 , 累 得 手 都 酸 了 。 于 是 我 想 , 这 个 字 那 么 难 写 , 就 不 要写 了 吧 , 再 说 , 这 张 纸 上 就 一 个 字 写 不 好 也 没 事 儿 。 现 在 想 想 , 我 感 到 内 疚 和 惭 愧 ! 连 一 点 儿小 小 的 困 难 我 都 克 服 不 了 , 以 后 还 怎 么 能 够 面 对 生 活 中 许 许 多 多 的 困 难 呢 ?   我 一 定 要 学 习 嘎子 那 种 遇到 困 难 不 退 缩 的 精 神 !  我 今 后 一 定 要 在 学 习 中 不 怕 困 难 , 努 力 拼 搏 , 为 祖 国 的 繁 荣 富 强 献 出 自 己 的 力 量 , 把 我 们的 祖国建 设 的 更 加 辉 煌 灿 烂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