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旧事》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19浏览次数:13
精 彩 段 落1 、 我 醒 了 , 还 躺 在 床 上 , 看 那 道 太 阳 光 里 飞 舞 着 的 许 多 小 小 的 、 小 小 的 尘 埃 。 宋 妈 过 来 掸 窗台 , 掸 桌 子 , 随 着 鸡 毛 掸 子 的 舞 动 , 那 道 阳 光 里 的 尘 埃 加 多 了 , 飞 舞 得 更 热 闹 了 , 我 赶 忙 拉 起被 来 蒙 住 脸 , 是 怕 尘 埃 把 我 呛 得 咳 嗽 。2 、 宋 妈 的 鸡 毛 掸 子 轮 到 来 掸 我 的 小 床 了 , 小 床 上 的 棱 棱 角 角 她 都 掸 到 了 , 掸 子 把 儿 碰 在 床 栏上 , 咯 咯 地 响 ,3 、 她 强 迫 我 起 来 , 给 我 穿 衣 服 。 印 花 斜 纹 布 的 棉 袄 棉 裤 , 都 是 新 做 的 ; 棉 裤 筒 多 可 笑 , 可 以直 立 放 在 那 里 , 就 知 道 那 棉 花 够 多 厚 了 。4 、 妈 正 坐 在 炉 子 边 梳 头 , 倾 着 身 子 , 一 大 把 头 发 从 后 脖 子 顺 过 来 , 她 就 用 篦 子 篦 呀 篦 呀 的 ,炉 子 上 是 一 瓶 玫 瑰 色 的 发 油 , 天 气 冷 , 油 凝 住 了 , 总 要 放 在 炉 子 上 化 一 化 才 能 搽 。5 、 窗 外 很 明 亮 , 干 秃 的 树 枝 上 落 着 几 只 不 怕 冷 的 小 鸟 。6 、 惠 安 馆 在 我 们 这 条 胡 同 的 最 前 一 家 , 三 层 石 台 阶 上 去 , 就 是 两 扇 大 黑 门 凹 进 去 , 门 上 横 着一 块 匾 , 路 过 的 时 候 爸 教 我 念 过 “ 飞 安 会 馆 ” 。 爸 说 里 面 住 的 都 是 从 “ 飞 安 ” 那 个 地 方 来 的 学生 , 像 叔 叔 一 样 , 在 大 学 里 念 书 。7 、 我 们 从 骡 马 市 大 街 回 来 , 穿 过 魏 染 胡 同 , 西 草 厂 , 到 了 椿 树 胡 同 的 井 窝 子 , 井 窝 子 斜 对 面就 是 我 们 住 的 这 条 胡 同 。8 、 刚 一 进 胡 同 , 我 就 看 见 惠 安 馆 的 疯 子 了 , 她 穿 了 一 身 绛 紫 色 的 棉 袄 , 黑 绒 的 毛 窝 , 头 上 留着 一 排 刘 海 儿 , 辫 子 上 扎 的 是 大 红 绒 绳 , 她 正 把 大 辫 子 甩 到 前 面 来 , 两 手 玩 弄 着 辫 梢 , 愣 愣 地看 着 对 面 人 家 院 子 里 的 那 棵 老 洋 槐 。9 、 她 的 脸 白 得 发 青 , 鼻 子 尖 有 点 红 , 大 概 是 冷 风 吹 冻 的 , 尖 尖 的 下 巴 , 两 片 薄 嘴 唇 紧 紧 地 闭着 。1 0 、 她 的 那 条 恶 心 的 大 黑 棉 裤 , 那 么 厚 , 那 么 肥 , 裤 脚 绑 着 。1 1 、 出 了 胡 同 口 往 南 走 几 步 , 就 是 井 窝 子 , 这 里 满 地 是 水 , 有 的 地 方 结 成 薄 薄 的 冰 , 独 轮 水 车来 一 辆 去 一 辆 , 他 们 扭 着 屁 股 推 车 , 车 子 吱 吱 扭 扭 地 响 , 好 刺 耳 , 我 要 堵 起 耳 朵 啦 !1 2 、 妞 儿 只 有 一 条 辫 子 , 又 黄 又 短 , 像 妈 在 土 地 庙 给 我 买 的 小 狗 的 尾 巴 。1 3 、 太 阳 照 在 她 的 脸 上 , 常 常 是 苍 白 的 颜 色 , 今 天 透 着 亮 光 了 。 揣 在 短 棉 袄 里 的 手 伸 出 来 拉 住我 的 手 , 那 么 暖 , 那 么 软 。1 4 、 屋 里 可 不 像 我 家 里 那 么 亮 , 玻 璃 窗 小 得 很 , 临 窗 一 个 大 炕 , 中 间 摆 了 一 张 矮 炕 桌 , 上 面 堆着 活 计 和 针 线 盒 子 。1 5 、 宋 妈 正 数 着 几 包 丹 凤 牌 的 红 头 洋 火 , 老 婆 子 把 破 烂 纸 往 她 的 大 筐 里 塞 呀 塞 呀 ! 鼻 子 里 吸 溜着 清 鼻 涕 。1 6 、 天 气 暖 和 多 了 , 棉 袄 早 就 脱 下 来 , 夹 袄 外 面 早 晚 凉 就 罩 上 一 件 薄 薄 的 棉 背 心 , 又 轻 又 软 。我 穿 的 新 布 鞋 , 前 头 打 了 一 块 黑 皮 子 头 , 老 王 妈 — — 秀 贞 她 妈 , 看 见 我 的 新 鞋 说 :“ 这 双 鞋 可 结 实 哟 — — 把 我 们 家 的 门 槛 儿 踢 烂 了 , 你 这 双 鞋 也 破 不 了 ! ”1 7 、 我 把 鼻 子 顶 着 金 鱼 缸 向 里 看 , 金 鱼 一 边 游 一 边 嘴 巴 一 张 一 张 地 在 喝 水 , 我 的 嘴 也 不 由 得 一张 一 张 地 在 学 鱼 喝 水 。 有 时 候 金 鱼 游 到 我 的 面 前 来 , 隔 着 一 层 玻 璃 , 我 和 鱼 鼻 子 顶 牛 儿 啦 ! 我就 这 么 看 着 , 两 腿 跪 在 炕 沿 上 , 都 麻 了 , 秀 贞 还 不 来 。1 8 、 我 轻 轻 推 开 跨 院 门 进 去 , 小 小 的 院 子 里 有 一 棵 不 知 道 什 么 树 , 已 经 长 了 小 小 的 绿 叶 子 了 。院 角 地 上 是 干 枯 的 落 叶 , 有 的 烂 了 。1 9 、 小 跨 院 里 只 有 这 么 两 间 小 房 , 门 一 推 吱 扭 扭 的 一 串 尖 响 , 那 声 音 不 好 听 , 好 像 有 一 根 刺 扎在 人 心 上 。 从 太 阳 地 里 走 进 这 阴 暗 的 屋 里 来 , 怪 凉 的 。 外 屋 里 , 整 整 齐 齐 地 摆 着 书 桌 , 椅 子 ,书 架 , 上 面 满 是 灰 土 , 我 心 想 , 应 该 叫 我 们 宋 妈 来 给 掸 掸 , 准 保 扬 起 满 屋 子 的 灰 。2 0 、 跨 院 的 房 子 原 和 门 房 是 在 一 溜 儿 的 , 跨 院 多 了 一 个 门 就 是 了 , 水 缸 和 盆 就 放 在 门 房 的 房 檐下 。 我 掀 开 水 缸 的 盖 子 , 一 勺 勺 地 往 脸 盆 里 舀 水 , 听 见 屋 里 有 人 和 秀 贞 的 妈 说 话 :“ 姑 娘 这 程 子 可 好 点 儿 了 吗 ? ”2 1 、 妈 这 么 说 着 , 我 才 看 见 原 来 爸 爸 也 已 经 回 来 了 , 我 弄 了 一 身 水 , 怕 爸 爸 要 打 骂 我 , 他 厉 害得 很 , 我 缩 头 看 着 爸 爸 , 准 备 挨 打 的 姿 势 , 还 好 他 没 注 意 , 抽 着 烟 卷 儿 在 看 报 , 漫 应 着 说 : “ 还 早 呢 , 急 什 么 。 ”2 2 、 一 个 破 藤 箱 子 里 , 养 了 最 近 买 的 几 只 刚 孵 出 来 的 小 油 鸡 , 那 柔 软 的 小 黄 绒 毛 太 好 玩 了 , 我和 妞 儿 蹲 着 玩 弄 箱 里 的 几 只 小 油 鸡 。 看 小 鸡 啄 米 吃 , 总 是 吃 , 总 是 吃 , 怎 么 不 停 啊 !2 3 、 拿 两 个 制 钱 穿 在 一 根 细 绳 子 上 , 手 提 着 , 我 们 玩 踢 制 钱 , 每 一 踢 , 两 个 制 钱 打 在 鞋 帮 上“ 嗒 嗒 ” 地 响 。 妞 儿 踢 时 腰 一 扭 一 扭 的 , 显 得 那 么 娇 。2 4 、 小 油 鸡 的 黄 毛 上 长 出 短 短 的 翅 膀 来 了 , 我 和 妞 儿 喂 米 喂 水 又 喂 菜 , 宋 妈 说 不 要 把 小 鸡 肚 子撑 坏 了 , 也 怕 被 野 猫 给 叼 了 去 , 就 用 一 块 大 石 头 压 住 藤 箱 盖 子 , 不 许 我 们 随 便 掀 开 。2 5 、 我 不 知 道 是 怎 么 回 事 , 但 见 她 身 后 几 步 远 有 一 个 高 大 的 男 人 , 穿 着 蓝 布 大 褂 , 手 提 着 一 个脏 了 的 长 布 口 袋 , 口 袋 上 露 出 来 我 看 见 是 一 把 胡 琴 。2 6 、 我 再 顺 着 她 的 肩 膀 向 下 看 , 手 腕 上 有 一 条 青 色 的 伤 痕 , 我 伸 手 去 撩 起 她 的 袖 口 看 , 她 这 才惊 醒 了 , 吓 得 一 躲 闪 , 随 着 就 转 过 头 来 向 我 难 过 地 笑 笑 。2 7 、 早 晨 的 太 阳 , 正 照 到 西 厢 房 里 , 照 到 她 的 不 太 干 净 的 脸 上 , 又 湿 又 长 的 睫 毛 , 一 闪 动 , 眼泪 就 流 过 泪 坑 淌 到 嘴 边 了 。2 8 、 她 说 得 那 样 快 , 好 像 一 个 闪 电 过 去 那 么 快 , 跟 着 就 像 一 声 雷 打 进 了 我 的 心 , 使 我 的 心 跳 了一 大 跳 。2 9 、 我 手 里 拿 着 一 个 空 瓶 子 和 一 双 竹 筷 子 , 轻 轻 走 进 惠 安 馆 , 推 开 跨 院 的 门 , 院 里 那 棵 槐 树 ,果 然 又 垂 着 许 多 绿 虫 子 , 秀 贞 说 是 吊 死 鬼 , 像 秀 贞 的 那 几 条 蚕 一 样 , 嘴 里 吐 着 一 条 丝 , 从 树 上吊 下 来 。3 0 、 那 些 吊 死 鬼 装 在 小 瓶 里 , 咕 噜 咕 噜 地 动 , 真 是 肉 麻 , 我 拿 着 装 了 吊 死 鬼 的 瓶 子 , 胳 膊 常 常觉 得 痒 麻 麻 的 , 好 像 吊 死 鬼 从 瓶 里 爬 到 我 的 胳 膊 上 了 , 其 实 没 有 。3 1 、 我 在 旁 边 静 静 地 看 着 鱼 缸 , 看 着 蚕 吐 丝 , 院 子 里 的 树 , 正 靠 在 窗 下 , 这 屋 里 阴 凉 得 很 , 我们 俩 都 不 敢 大 声 说 话 , 就 像 真 的 屋 里 躺 着 一 个 要 休 息 的 病 人 。3 2 、 她 把 红 花 朵 捣 烂 了 , 要 我 伸 出 手 来 , 又 从 头 上 拿 下 一 根 夹 子 , 挑 起 那 烂 玩 意 儿 , 堆 在 我 的指 甲 上 , 一 个 个 堆 了 后 , 叫 我 张 着 手 不 要 碰 掉 , 她 说 等 它 们 干 了 , 我 的 手 指 甲 就 变 红 了 , 像 她的 一 样 , 她 伸 出 手 来 给 我 看 。3 3 、 在 我 的 幻 想 中 , 跨 院 门 边 , 应 当 站 着 一 个 女 孩 子 , 红 花 的 衫 裤 , 一 条 像 狗 尾 巴 似 的 黄 毛 辫子 , 大 大 的 眼 睛 , 一 排 小 帘 子 似 的 长 睫 毛 , 一 闪 一 闪 的 , 在 向 我 招 手 呢 !3 4 、 小 油 鸡 长 得 很 大 了 , 正 满 地 地 啄 米 吃 。 树 上 蝉 声 “ 知 了 知 了 ” 地 叫 , 四 下 很 安 静 。 我 捡 起一 根 树 枝 子 在 地 上 画 , 看 见 一 只 油 鸡 在 啄 虫 吃 , 忽 然 想 起 在 惠 安 馆 捉 的 那 瓶 吊 死 鬼 忘 记 带 回 来。3 5 、 对 面 的 天 色 也 像 泼 了 墨 一 样 的 黑 上 来 , 浓 云 跟 着 大 雷 , 就 像 一 队 黑 色 的 恶 鬼 大 踏 步 从 天 边压 下 来 。3 6 、 我 急 得 胸 口 发 痛 , 揉 搓 着 , 咳 嗽 了 , 一 咳 嗽 , 胸 口 就 像 许 多 针 扎 着 那 么 痛 。3 7 、 她 又 忙 忙 叨 叨 地 从 梳 头 匣 子 里 取 出 了 我 送 给 小 桂 子 的 手 表 , 上 了 上 弦 给 妞 儿 戴 上 。3 8 、 声 音 越 细 越 小 越 远 了 , 洋 车 过 去 , 那 一 大 一 小 的 影 儿 又 蒙 在 黑 夜 里 。 我 趴 着 墙 , 支 持 着 不让 自 己 倒 下 去 , 雨 水 从 人 家 的 房 檐 直 落 到 我 头 上 , 脸 上 , 身 上 , 我 还 哑 着 嗓 子 喊 :“ 妞 儿 ! 妞 儿 ! ”3 9 、 碗 里 是 西 厢 房 的 小 油 鸡 吗 ? 我 曾 经 摸 着 它 们 的 黄 黄 软 软 的 羽 毛 , 曾 经 捉 来 绿 色 的 吊 死 鬼 喂它 们 , 曾 经 有 一 个 长 长 睫 毛 大 眼 睛 里 的 泪 滴 落 在 它 们 的 身 上 … … 我 不 说 什 么 , 把 头 钻 进 妈 妈 的胸 怀 里 。4 0 、 马 车 是 敞 篷 的 , 一 边 是 爸 , 一 边 是 妈 , 我 坐 在 中 间 , 好 神 气 。 前 面 坐 了 两 个 赶 马 车 的 人 ,爸 爸 催 他 们 快 一 点 , 皮 鞭 子 抽 在 马 身 上 , 马 蹄 子 。4 1 、 我 没 有 再 答 话 , 不 由 得 再 想 — — 西 厢 房 的 小 油 鸡 , 井 窝 子 边 闪 过 来 的 小 红 袄 , 笑 时 的 泪 坑 ,廊 檐 下 的 缸 盖 , 跨 院 里 的 小 屋 , 炕 桌 上 的 金 鱼 缸 , 墙 上 的 胖 娃 娃 , 雨 水 中 的 奔 跑 … … 一 切 都 算过 去 了 吗 ? 我 将 来 会 忘 记 吗 ?4 2 、 妈 妈 说 的 , 新 帘 子 胡 同 像 一 把 汤 匙 , 我 们 家 就 住 在 靠 近 汤 匙 的 底 儿 上 , 正 是 舀 汤 喝 时 碰 到嘴 唇 的 地 方 。 4 3 、 这 时 剃 头 挑 子 过 来 了 , 那 两 片 铁 夹 子 “ 唤 头 ” 弹 得 嗡 嗡 地 响 , 也 没 人 出 来 剃 头 。 打 糖 锣 的也 来 了 , 他 的 挑 子 上 有 酸 枣 面 儿 , 有 印 花 人 儿 , 有 山 楂 片 , 还 有 珠 串 子 , 都 是 我 喜 欢 的 , 但 是妈 妈 不 给 钱 , 又 有 什 么 办 法 !4 4 、 真 奇 怪 ! 我 不 由 得 蹲 下 来 , 掀 开 铜 盘 子 , 底 下 竟 是 叠 得 整 整 齐 齐 的 一 条 很 漂 亮 带 穗 子 的 桌毯 , 和 一 件 很 讲 究 的 绸 衣 服 , 我 赶 紧 用 铜 盘 子 又 盖 住 , 心 突 突 地 跳 , 慌 得 很 , 好 像 我 做 了 什 么不 对 的 事 被 人 发 现 了 , 抬 头 看 看 , 并 没 有 人 影 , 草 被 风 吹 得 向 前 倒 , 打 着 我 的 头 , 我 只 看 见 草上 面 远 远 的 那 块 蓝 色 的 海 , 不 , 蓝 色 的 天 。4 5 、 他 又 用 细 绳 儿 把 枝 子 捆 扎 一 下 , 那 几 棵 夹 竹 桃 , 就 不 那 么 散 散 落 落 的 了 。 他 又 给 墙 边 的 喇叭 花 牵 上 一 条 条 的 细 绳 子 , 钉 在 围 墙 高 处 , 早 晨 的 太 阳 照 在 这 堵 墙 上 , 喇 叭 花 红 紫 黄 蓝 的 全 开开 了 , 但 现 在 不 是 早 晨 , 几 朵 喇 叭 花 已 经 萎 了 。4 6 、 他 是 穿 着 一 身 短 打 裤 褂 , 秃 着 头 , 浓 浓 的 眉 毛 , 他 的 厚 嘴 唇 使 我 想 起 了 会 看 相 的 李 伯 伯 说过 的 话 : “ 嘴 唇 厚 厚 墩 墩 的 , 是 个 老 实 人 相 。 ”4 7 、 妈 妈 那 条 淡 青 色 的 头 纱 , 借 给 我 跳 舞 用 。 她 在 纱 的 四 角 各 缀 上 一 个 小 小 铃 儿 ; 我 把 纱 披 在身 上 , 再 系 在 小 拇 指 上 , 当 作 麻 雀 的 翅 膀 。 我 的 手 一 舞 动 , 铃 儿 就 随 着 响 , 好 听 极 了 。读 后 感 范 文 一这 些 天 , 我 看 了 一 本 好 书 , 名 字 是 《 城 南 旧 事 》 . 这 本 书 是 被 称 作 台 湾 祖 母 届 的 人 物 林 海 音 所写 , 讲 述 了 林 海 音 童 年 在 城 南 时 的 悲 欢 离 合 .这 本 书 的 内 容 是 : 林 海 音 五 岁 时 跟 随 父 母 漂 洋 过 海 来 到 北 京 , 住 在 城 南 的 一 条 胡 同 里 , 一 住 就是 二 十 几 年 , 这 里 也 就 成 了 她 的 第 二 故 乡 . 林 海 音 在 这 条 胡 同 里 , 认 识 了 许 多 朋 友 : 小 桂 子 , 小 栓 子 ,妮 儿 等 , 还 发 生 了 许 多 有 趣 的 事 情 .这 本 书 描 写 了 旧 北 京 形 形 色 色 的 人 和 事 . 其 间 英 子 也 经 历 了 成 长 的 变 故 . 也 就 是 这 样 , 一 个 个人 物 开 始 走 进 故 事 里 : 惠 安 馆 内 被 称 作 疯 子 的 姑 娘 秀 真 , 英 子 的 好 朋 友 妞 儿 , 为 供 弟 弟 上 学 而 无 奈做 小 偷 的 哥 哥 , 因 病 去 世 的 爸 爸 … … 他 们 都 是 英 子 成 长 过 程 中 的 重 要 人 物 , 也 是 教 会 她 许 多 道 理 的人 .本 书 中 的 英 子 用 自 己 稚 嫩 的 眼 光 去 看 这 个 杂 乱 的 社 会 , 对 那 些 复 杂 的 人 和 事 , 她 有 着 特 别 的 理解 和 看 法 . 她 有 分 不 清 的 事 , 比 如 分 不 清 海 和 天 , 她 觉 得 太 阳 是 从 碧 蓝 的 大 海 上 升 起 来 的 , 但 它 也 是从 蔚 蓝 的 天 空 中 升 起 来 的 . 她 的 身 上 有 种 宝 贵 的 东 西 , 那 就 是 有 颗 助 人 为 乐 的 心 . 有 一 次 , 她 为 了 让别 人 一 家 团 聚 , 竟 然 把 妈 妈 的 的 手 镯 拿 去 给 他 们 做 盘 缠 , 这 几 乎 是 一 个 成 年 人 都 不 可 能 做 的 事 情 .这 让 我 想 起 一 句 俗 语 : 赠 人 玫 瑰 , 手 有 余 香 .说 起 这 些 , 我 就 会 想 起 我 自 己 , 以 前 我 也 不 太 爱 帮 助 别 人 : 看 到 别 人 摔 倒 不 去 扶 她 , 看 到 别 人 做坏 事 也 没 有 制 止 . 以 后 我 要 向 她 学 习 , 她 那 助 人 为 乐 的 精 神 值 得 我 们 大 家 学 习 !读 后 感 范 文 二在 这 个 寒 假 期 里 , 我 读 了 林 海 音 奶 奶 写 的 《 城 南 旧 事 》 . 这 本 书 是 我 读 过 的 一 本 最 让 人 难 忘 的好 书 . 它 记 录 了 小 英 子 丰 富 多 彩 的 童 年 故 事 . 里 面 的 人 物 也 十 分 丰 富 , 有 惠 安 馆 的 疯 子 — — 秀 贞 , 有爸 爸 、 妈 妈 、 宋 妈 、 小 英 子 的 好 朋 友 — — 妞 儿 、 藏 在 草 堆 里 的 小 偷 、 不 理 小 孩 子 的 德 先 叔 、 斜着 嘴 笑 的 兰 姨 娘 … …这 本 书 讲 述 了 小 英 子 小 时 候 在 北 京 发 生 的 许 多 事 . 它 通 过 小 英 子 童 稚 的 双 眼 , 观 看 大 人 世 界 的喜 怒 哀 乐 、 悲 欢 离 合 , 一 种 说 不 出 来 的 天 真 体 现 了 出 来 , 自 然 而 不 造 作 , 道 尽 人 世 复 杂 的 情 感 , 将 小英 子 眼 中 北 京 南 城 风 光 恰 切 的 地 融 入 字 里 行 间 , 在 展 现 真 实 热 闹 的 市 民 生 活 之 余 , 更 为 读 者 架 设一 个 明 晰 的 时 空 背 景 . 全 书 在 淡 淡 的 忧 伤 中 弥 漫 着 一 股 浓 浓 的 诗 意 , 让 人 禁 不 住 再 三 寻 思 其 深 意 .童 年 , 是 记 忆 的 开 始 , 也 是 一 个 梦 的 符 号 . 小 英 子 的 童 年 是 十 分 快 乐 的 , 身 为 大 小 姐 的 她 想 干 什么 就 干 什 么 , 于 是 便 有 了 这 本 《 城 南 旧 事 》 的 产 生 . 回 忆 童 年 , 我 的 童 年 也 是 如 此 : 爷 爷 奶 奶 只 有 我一 个 孙 女 , 于 是 , 我 便 成 为 了 他 们 的 掌 上 明 珠 . 就 连 给 我 喂 饭 就 要 跑 到 这 , 跑 到 那 , 也 毫 无 怨 言 . 记 得在 小 时 候 , 我 最 开 心 的 事 就 是 去 外 婆 家 了 , 因 为 在 那 里 , 不 仅 有 许 多 好 玩 的 东 西 , 而 且 犯 了 错 妈 妈 也不 会 责 怪 我 . 童 年 的 回 忆 是 多 么 的 美 好 , 花 儿 谢 了 会 再 开 , 一 曲 终 了 还 可 以 再 从 头 , 但 是 童 年 一 去 再也 回 不 来 了 .小 英 子 童 年 遇 到 的 每 一 件 趣 事 都 深 深 印 在 我 的 心 上 . 她 的 童 年 故 事 十 分 真 实 、 纯 朴 , 那 样 的 纯净 淡 泊 , 弥 旧 温 馨 . 《 城 南 旧 事 》 就 如 苦 涩 中 的 一 丝 香 甜 , 把 我 们 拉 回 了 过 去 , 回 忆 童 年 . 读 后 感 范 文 三时 光 如 梭 , 童 年 逐 渐 离 我 们 远 去 , 为 了 学 业 , 我 们 , 又 有 多 少 时 间 回 忆 童 年 的 点 点 滴 滴 , 所 幸 的 是,林 海 音 奶 奶 在 《 城 南 旧 事 》 中 , 缓 缓 地 讲 述 了 她 丰 富 多 彩 的 完 美 童 年 . . . . . .书 里 讲 述 了 林 海 音 7 - 1 3 岁 在 北 京 城 南 的 一 座 四 合 院 的 故 事 , 有 父 母 情 , 邻 里 情 . 善 良 天 真 的英 子 ( 林 海 音 ) 用 她 的 稚 嫩 , 为 我 们 讲 述 了 大 人 世 界 的 悲 欢 离 合 , 旧 式 女 性 的 悲 惨 故 事 . 文 字 间 透 露着 一 股 天 真 , 直 率 .在 城 南 旧 事 里 , 最 让 我 有 一 种 想 哭 的 冲 动 的 是 惠 安 馆 这 一 章 , 它 讲 述 了 英 子 与 “ 惠 安 馆 ” 的 疯女 秀 贞 的 故 事 , 秀 真 因 为 是 疯 女 , 好 多 小 孩 子 都 怕 她 , 只 有 英 子 不 , 还 与 秀 贞 成 为 了 好 朋 友 . 说 到 这儿 , 让 我 想 起 了 有 一 次 放 学 回 家 , 一 个 疯 子 路 过 家 门 口 , 我 见 到 了 , 立 刻 吓 得 撒 腿 就 跑 回 家 , 读 完 惠安 馆 后 , 我 觉 得 那 时 的 自 己 很 可 耻 , 疯 子 怎 么 啦 , 疯 子 也 是 人 , 是 更 需 要 关 怀 和 安 慰 的 人 . 书 里 的 秀贞 就 是 个 例 子 , 她 与 爱 人 分 离 , 孩 子 又 被 具 有 封 建 思 想 的 母 亲 给 扔 了 . 老 天 保 佑 , 英 子 的 朋 友 , 妞 儿就 是 这 个 孩 子 , 可 最 后 的 结 局 还 是 很 惨 , 过 度 思 念 爱 人 和 孩 子 的 秀 贞 与 做 梦 都 想 见 亲 生 父 母 的 妞儿 , 死 在 了 飞 驰 的 火 车 轮 下 . . . . . . 读 到 这 里 , 我 真 想 大 哭 一 场 : 为 什 么 那 个 火 车 要 开 ? 为 什 么 命 运 如 此不 公 平 ?这 本 书 中 , 最 吸 引 我 的 便 是 英 子 那 份 天 真 . 英 子 在 我 们 “ 看 海 去 ” 中 , 与 一 个 小 偷 成 为 了 朋 友 ,在 哪 也 为 后 来 埋 下 了 伏 笔 , 小 偷 的 弟 弟 与 英 子 一 个 学 校 , 小 偷 的 弟 弟 代 表 全 体 毕 业 生 领 证 书 , 英 子也 于 爸 爸 约 定 , 她 也 一 定 要 代 表 全 校 毕 业 生 领 证 书 , 多 年 后 , 英 子 做 到 了 , 而 那 时 , 爸 爸 也 与 世 长 辞 .从 这 儿 可 以 看 出 , 英 子 , 单 纯 的 像 张 白 纸 .书 里 也 有 提 到 旧 式 女 性 悲 惨 故 事 , 例 如 , 惠 安 馆 的 疯 女 秀 贞 , 兰 姨 娘 中 的 兰 姨 娘 , 驴 打 滚 中 的 宋妈 . 秀 贞 是 为 了 爱 人 孩 子 劳 累 成 疾 , 宋 妈 有 封 建 思 想 , 当 她 知 道 小 栓 子 溺 水 死 后 , 居 然 说 , 要 不 是 俺的 小 栓 子 死 了 , 丫 头 子 , 俺 不 要 也 罢 .读 完 《 城 南 旧 事 》 , 我 明 白 了 许 多 道 理 : 人 对 人 要 有 怜 悯 之 心 , 不 能 有 歧 视 之 意 , 这 样 世 界 才 会更 美 好 .《 城 南 旧 事 》 , 谢 谢 你 , 让 我 受 益 匪 浅 .读 后 感 范 文 四一 个 小 小 的 城 南 , 竟 有 如 此 有 趣 的 事 ! 作 者 用 一 个 女 人 的 细 腻 , 把 一 个 年 代 独 有 的 琐 事 留 在了 的 历 史 长 河 中 , 有 一 种 时 空 穿 梭 的 新 鲜 感 。 而 合 上 书 页 时 , 却 又 恍 然 如 昨 日 。书 中 两 个 关 于 亲 情 的 故 事 让 我 有 所 悟 却 又 不 知 悟 在 何 处 。秀 贞 是 城 南 人 尽 皆 知 的 惠 安 馆 疯 子 。 她 只 是 倚 在 惠 安 馆 墙 边 , 看 着 来 来 往 往 的 路 人 。 在 我看 来 , 这 也 并 没 有 什 么 不 对 之 处 。 只 是 她 一 倚 就 会 倚 上 一 个 上 午 。 看 , 在 看 什 么 ? 等 , 又 要 等 到什 么 时 候 ?她 是 个 未 婚 妈 妈 。 孩 子 她 爸 以 回 老 家 办 事 为 由 离 开 了 她 。 是 死 是 活 , 不 知 道 , 但 至 少 , 心已 不 在 。 孩 子 , 被 她 母 亲 丢 弃 , 也 是 生 死 未 卜 。 但 她 却 执 著 的 等 待 着 , 固 执 的 相 信 着 他 们 的 存在 。 甚 至 为 孩 子 做 衣 服 , 只 等 着 将 来 穿 在 那 脖 子 后 头 正 中 间 有 一 块 青 记 的 “ 小 桂 子 ” 身 上 。 可怕 的 想 法 与 举 动 给 两 个 家 庭 带 来 了 一 个 可 怜 的 女 人 。 秀 贞 拉 着 妞 儿 走 后 的 一 切 , 成 了 历 史 , 我们 无 从 了 解 的 事 实 。 这 份 爱 给 他 们 和 我 们 留 下 了 什 么 ? 悲 哀 ? 无 奈 ? 兴 许 , 只 是 无 助 罢 了 。当 家 里 最 大 的 孩 子 也 才 六 年 级 时 , 爸 爸 就 将 离 开 着 这 个 世 界 。 这 些 留 在 这 个 世 界 的 人 和 那个 将 要 去 另 一 个 世 界 的 人 会 干 些 什 么 ?那 个 将 要 离 去 的 人 一 遍 遍 向 自 己 最 大 的 骨 肉 说 , 你 已 经 大了 , 要 学 会 照 顾 好 弟 弟 妹 妹 , 帮 妈 妈 做 事 。 而 另 一 个 , 则 似 有 若 无 得 明 白 了 将 要 发 生 的 事 , 答应 着 她 父 亲 的 请 求 。这 份 爱 很 苍 白 。 她 只 是 无 声 的 存 在 在 那 里 , 却 在 这 片 离 去 后 的 黑 暗 中 有 着 抹 不 去 的 印 迹 。给 乐 观 的 人 以 温 馨 的 回 忆 , 给 悲 观 的 人 以 无 尽 的 创 伤 。花 落 人 去 , 而 我 们 要 学 会 去 完 成 那 一 个 灵 魂 留 下 的 嘱 托 。每 个 人 中 将 会 离 开 , 而 每 个 人 做 的 一 切 努 力 , 只 是 为 了 在 离 开 前 抓 住 些 什 么 , 起 码 交 给 诞生 一 份 答 卷 。爱 着 的 人 在 你 还 没 有 爱 够 的 时 候 走 了 。 不 要 慌 乱 , 停 下 一 切 , 静 静 想 一 想 他 走 时 给 你 留 下的 问 号 。 想 到 答 案 了 吗 ?其 实 答 案 就 是 : “ 和 你 身 边 的 人 好 好 活 下 去 。 ” 为 什 么 ?“ 因 为 我 也 爱 着 你 。 ” 那 个 离 去 的 人 在 另 一 个 世 界 露 出 了 微 笑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