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教育》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23浏览次数:5
精彩片段1、今天开学了,乡间的三个月,梦也似的过去,又回到了这丘林的学校里来了。早晨母亲送我到学校 里 去 的 时 候 , 心还 一味 想 着 在 乡 间 的 情形 哩, 不 论 哪 一 条 街 道, 都充 满 着 学 校 的 学 生们 ;书店的 门 口 呢 , 学 生 的父 兄们 都 拥 挤 着 在 那 里购 买笔 记 簿 、 书 袋 等 类的 东西 ; 校 役 和 警 察 都拼 命似的想把路排开。2、卡隆令人可爱,代洛西令人佩服。代洛西每次总是第一,取得一等赏,今年大约仍是如此的。可以 敌 得 过 代 洛 西 的人 ,一 个 都 没 有 。 他 什么 都好 , 无 论 算 术 、 作文 、图 画 , 总 是 他 第 一。 他一学即会,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凡事不费什么力气。学问在他好像游戏一般。3、昨日午后,先生正在说这消息给我们听的时候,校长先生领了一个陌生的小孩到教室里来。那是一个黑皮肤、浓发、大眼而眉毛波黑的小孩。4、我将滑稽画 册给他看。他 不觉一一装出 画上的面式来 ,引得父亲也 大笑了。回去 的时候,他非常高 兴 , 以 至 于 忘 记了 戴他 的 破 帽 。 我 送 他出 门, 他 又 装 了 一 次 兔脸 给我 看 , 当 做 答 礼 。他 名叫安东尼阿拉勃柯,年纪是八岁零八个月。5、人从四方集拢来,原来老人被雪球打伤了眼了!小孩们立刻四面逃散。我和父亲站在书店面前 ,向 我 们 这 边 跑 来 的 小 孩 也 有许 多 。 嚼 着 面 包 的 卡 隆 、 可 莱 谛 、 “ 小 石 匠 ” 、 收 集旧 邮 票 的 卡 洛 斐 ,都在里面。老人已被人 围住,警察也 赶来了。也有向这里那里跑着的人。6、据说:先生 有时受不 住小孩的气闹,不觉举 起手来,终于用牙齿咬 住了自己 的指,把气忍住了。她发 了 怒 以 后 , 非 常后 悔 , 就去 拖慰 方才 骂 过 的 小 孩 。 也 曾 把 顽 皮的 小孩 赶出 过 教 室 , 赶 出 以 后,自己却咽着泪 。有时听 见家长责罚自 己的小孩,不给食物,先生总是 很不高兴,要去阻止。7 、 利 华 利 街 的 散 步 , 暂 时 不 必 再 想 , 现 在 , 我 们 美 丽 的 朋 友 来 了 — — 初 雪 下 来 了 ! 昨 天 傍 晚 已大片 飞 舞 , 今 晨 积 得 遍 地皆 白。雪花 在学 校 的 玻 璃 窗 上 , 片 片 地 打着 ,窗 框周 围 也 积 了 起 来 , 看了真 有 趣 , 连 先 生 也 搓 着 手 向外 观看 。一 想 起 做 雪 人 呀 , 摘 檐冰 呀, 晚上 烧红 了 炉 子 围 着 谈 有 趣的故事呀,大 家都无心上课。只有斯带地热心 在对付功课,毫不管下 雪的事。8、叙利亚张开了眼。再 用功复习。可是第二夜 ,第三夜 ,又同样打腔,愈弄愈 不好:决是伏在书上睡 熟 了 , 或 早 晨 晏 起 , 复 习功 课的 时候 , 总 是 带 着 倦 容 , 好像 对功课很 厌 倦 似 的 。 父 亲 见 这 情形,屡次注意 他,结果 至于动气,虽然他一向不责骂小孩。9、驼 背的耐利, 昨日也 在看 兵士的 行军 ,他的 神气很可怜 ,好像 说: “我不 能当兵 立了。”耐利是个好 孩 子 , 成 绩 也 好 , 身 体 小而 弱, 连呼 吸 都 似 乎 困 难 。 他 母亲是个 矮小 白色 的 妇 人 , 每 到 学校放课 总 来 接 她 儿 子 回 去 。 最 初, 别的 学生 都 要 嘲 弄 耐 利 , 有 的 用 革囊 去碰 他那 突 出 的 背 。 耐 利 毫不反 抗 , 且 不 将 人 家 以 他 为 玩物 的话 告诉 他 母 亲 , 无 论 怎 样 被人 捉弄 ,他 只是 靠 在 座 位 里 无 言 地哭泣。10、 现 在的世 界 中,无 论 何人, 没 有一 个 不学的 。 你 想!职 工 们 劳动 了 一日, 夜 里不是 还 要 到学校里 去 吗 ? 街 上 店 里 的 妇 人 们、 姑娘 们劳 动 了 一 星 期 , 星 期 日不 是还 要到 学校 里 去 吗 ? 兵 士 们 日里做 了 一 天 的 勤 务 , 回 到 营 里不是还 要读 书 吗 ? 就 是 瞎 子 和 哑子 ,也 在那 里 学 习 种 种 的 事 情 , 监狱里的囚人, 不是也同样地在那里学 习读书写 字等的功课吗?11、卡 洛 斐 口 袋 里 满 装着 物 品 ,外 面罩 了长 的 黑 外 套 。 他 平 时 总是 商人似的 在 心 里 打 算 着 什么。他最 看 重 的 要 算 那 邮 票 簿了 ,好 像 是 他 的 最 大 的 财 产 , 平 日 不时 和人 谈及 这东 西 。 大 家 都 骂 他 是悭吝 者 , 说 他 盘 剥 重 利 ,我 不知 道为 什么 却 欢 喜 他 。 他 教给 我 种 种的事情 , 严 然 像 个 大 人 、 柴 店里的儿子可莱 谛说他即 使到用了那邮 票簿可以 救母亲生命的 时候,也不 肯舍弃 那邮票簿的。12、 他 真是一 个 有趣的 小 孩。 一 进 门就脱 去 了被雪 打 湿 了的 帽 子 ,塞 在 袋里, 阔 步地到 了 里面,脸像 苹 果 一 样 , 注 视 着 一 切 。等 走进 食 堂 , 把 周 围 陈 设 打 量 了一 会儿 ,看 到 那 驼 背 的 滑 稽 画 , 就装了一次兔脸。他那兔脸, 谁见了也不能不笑 的。13、 少 年两眼 炯 炯地张 了 一张, 头 就 向后 垂 下 ,断 了 气了。 士 官青着 脸 对 少年 看 了一看 , 就 把少年的 上 衣 铺 在 草 上 , 将 尸 首 静静 横倒 ,自 己 立 正 了 看 着 , 军 曹 与 两个 兵士 也立 正 不 动 。 别 的 兵 士注意着前方。14、 那 妇人非 常 欢喜, 好 像说不 出答谢的 话 来。这 时 我 瞥见 有 一个小 孩 ,在 那 没有 家具 的 暗 腾腾的小 室 里 , 背 向 外 , 靠 着 椅 子好像在 写字 。 仔 细 一 看 , 确 是 在那 里写字, 椅子 上 抹 着 纸 , 墨 水 瓶摆在 地 板 上 。 我 想 ,在 这 样 暗黑的房 子里 , 如 何 写 字 呢 。 忽 然 看 见那小孩 长 着 赤 发 , 穿 着 破 的上衣,才恍然悟 到:原来这就是那卖菜人家的儿 子克洛西,就是那一只 手有残疾 的克洛西。 15、 大 家不响 了 。这时 卡隆的 样 子 真 是庄 严 :堂堂 的 立着, 眼 中 几乎 要 怒 出火 来 ,好像 是 一 匹发威的 小 狮 子 。 他 从 最 坏 的人 起,一一 用眼 去 盯 视 , 大 家 都 不 敢仰 起头 来。 等 助 教 师 红 了 眼 进 来 的时候,差不多 肃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出了。助教师见这模样,大 出意外, 只是呆呆地立住。16、 弟 弟病了 , 他的 女 教 师代尔 卡 谛先生 来 探望。 原 来,卖 炭 者 的儿 子 ,从前 是 这 位先 生 教过的 。先生 讲 出 可 笑 的 故 事 来 ,引 得我 们 都 笑 。 两 年 前 , 卖 炭 家 小 孩的 母亲 因为 儿 子 得 了 赏 牌 , 用 很 大的围 身 裙 满 包 了 炭 , 拿 到先 生那 里, 当 做 谢 礼 。 先 生 无 论 怎 样 推 谢, 她终 不答 应 , 等 拿 了 回 家 去的时 候 , 居 然 大 哭 了 。 先生 又说 , 还 有 一 个 女 人 , 曾 把 金 钱 装入 花束中送 去 过 。 先 生 的 话 使 我 们听了有趣发笑 。弟弟先还无论怎样不肯吃药, 这时也好好地吃了。17 、这 少年 的 父 母 因 遭 了 种 种 不 幸 ,陷 于穷 困, 负 了 许 多 债 。 母 亲 想 赚 些钱 ,图 一 家 的 安 乐 , 两年前 到 遥 远 的 南 美 洲 的 阿 根 廷共 和国 首府 布 宜 诺 斯 艾 利 斯 市 去做 女仆 。到 南美 洲 去 工 作 的 勇 敢 的意大 利 妇 女 不 少 , 那 里 工 资 丰厚 ,去 了 不 用 几 年 , 就 可 积 几 百元 带回来。 这 位 苦 母 亲 和 她 十 八 岁与十三岁的两 个儿子分 别时,悲痛得几乎要流 血泪,可是为了一家生 计,也就 忍心勇敢地去了。18、 见 到窘急 的 学生, 先生就张 大 了口装 出 狮 子的 样 子 来, 这 是想 引 诱 他发笑 , 使 他恢 复 元 气。到了 十 一 点 光 景 , 去 看 窗 外 ,见 学生 的 父 母 已 在 路 上 徘 徊 着 等待 了。 没来 可 西 的 父 亲 也 着了 工 作服,脸上黑黑 地从铁工 场走来。克洛西的卖野 菜的母亲,着 黑衣服的 耐利的母亲,都在那里。19、 没 有办法 , 过了一 会 儿,只 好 提了衣 包 懒懒地 走 开。他 悲 哀 得很 , 心 乱得 如 旋 风, 各 种 忧虑同时 涌 上 胸 来 。 怎 样 好 呢 ? 到什么地 方去 好 ? 从 洛 赛 留 到 可 特淮 有一 天的 火车 路 程 , 身 边 只 有 一块钱 , 除 去 今 天 的 费 用 所 剩 更无 几了 。怎 样 去 张 罗 路 费 呢 ? 劳动 吧! 但是 向 谁 去 求 工 作 呢 ? 求 人布施 吗 ? 不 行 ! 难 道 再 像方 才那 样地 被人 驱 逐 辱 骂 吗 ? 不 行 !如 果这 样, 还 是 死 了 好 ! 他 一 边这样想 , 一 边 望 着 无 尽 头 的街 路, 勇气 愈加 消 失 了 。 于 是 把 衣 包 放 在路 旁, 倚壁 坐 下 , 两 手 捧 着 头,现出绝望的神 情。20、 我们 早想吸 那小 山上 的空气,昨天下午 两点 钟, 大家 在约 定 的地 方聚集 。代 洛西 、卡 隆、 卡洛斐 、 泼 来 可 西 、 可莱 谛父 子, 连我 总共 是 七 个 人 。 大 家 都 预 备 了水 果、 腊肠 、 熟 鸡 蛋 等 类 , 又带着 皮 袋 和 锡 制 的 杯 子 。卡 隆在 葫芦 里装 了 白 葡 萄 酒 , 可 莱 谛在父亲 的 水 瓶里 装 了 红 葡 萄 酒 , 拨来可西着了铁 匠的工服,拿着四斤重的面包。21、 光 阴如箭 , 不觉一 年过去 了 。 妇 人自 从 来过了 一 封 说略 有 不 适的 短 信 以后 , 就 没有 消 息。写信到 从 兄那 里 去问了 两 次 ,也没 回 信 来。 再 直 接写 信 到那好 人 的 雇主 家 里去, 仍 不得 回 复 。 ——这是 因 为 地 址 弄 错 了 , 未 曾 寄到。于 是 全 家 更 不 安 心 , 终 于 请求 驻布 宜 诺 斯艾 利 斯 的 意 大 利 领 事代为 探 访 。 过 了 三 个月 ,领 事回 答 说 连新 闻 广 告 都 登 过 了 , 没有人来 承认 。或 者 那 妇 人 以 为 做 女仆为一家的耻 辱,所以把自己主人的本名隐瞒 了吧。22、 天已夜 了。 走入 街市 ,好 像又回到了洛 赛留 ,这 里仍 是街 道 纵横 ,两旁 也都 是白 而低 的房子 ,可是 行 人 极 少 , 只 偶 然 在 灯 光中 看见 苍黑 的 怪 异 的 人 面 罢 了 。他 一边 走, 一边 举 头 张 望 , 忽 见 异样建 筑 的 教 会 高 高 地 耸 立在 夜空 中。 市街 虽 寂 寞 昏 暗 , 但 他 在 荒 漠中 旅行 了一 整 日 , 眼 里 仍 觉得闹热 。 遇 见 一 个 僧 侣 , 问了 路, 急忙 寻 到 了 教 会 和 住 家 , 用 震栗 着的 手按 铃, 一 手 按 住 那 快 要 跳到喉间来的鼓 动的心。23、 前面 可 望见 广漠 的原 野和戴着雪的亚尔 普斯 山。 我们 肚子已 饿得 不堪, 面包 一到 嘴里 好像 就溶化 了 。 可 莱 谛 的 父亲 用 葫 芦叶盛了 腊肠 分 给 我 们 , 大 家 一 边 吃 着, 一边 谈先 生 们 的 事 、 朋 友 的事和 试 验 的 事 。 拨 来 可 西 怕难为 情, 什 么 都 不 吃 。 卡 隆 把好 的拣了塞 入他 的 嘴 里 , 可 莱 谛 盘 了 腿坐在 他 父 亲 身 旁 , 两 人 并在 一处;如 其说 他 们 是 父 子 , 不 如 说是兄弟 ,状 貌 很 相 像 , 都 脸 色 赤 红,露着白玉似的 牙齿在微笑。父亲倾了皮袋畅饮,把我们喝剩的也拿了 去像甘露似的喝着。24、 走出教室的 时候 ,我 感到一 种悲 哀,胸 中难 过得 像有 什么 东西 压迫着。大家 都纷 纷退 出, 别的教 室 的 学 生 也 像 潮水 样 的 向门 口涌 去。 学 生 和 父 母 们 夹杂 在一 处, 或向 先生 告 别 , 或 相 互 招呼。戴 红 羽 毛 的 女 先 生 给 四 五 个 小 孩 抱 住 , 给 大 众 包 围 , 几 乎 要 不 能 呼 吸 了 。 孩 子 们 又 把 “ 修 女 ” 先 生的帽 子 扯 破 , 在 她 黑 眼 的 纽孔里,袋 里 乱 塞 进 花 束 去 。 洛 佩 谛今 天第 一 日 除掉 拐 杖 , 大 家 见 了 都很高兴。25、 轮到我们学校的 时候 ,我 真 快活得非常。我 认识 的学 生很多,可 荣谛从 头到 脚都 换了 新服装 ,露了 齿 微 笑 着 通 过 了 。 谁 知 道他今天 从 早 晨 起 已 经 背 了 多 少 捆柴 了呢 !市 长把 奖 状 授 予 他 时 , 问他额 上 为 何 有 红 痕 , 他 把原 因说 明, 市长 就 把 手 加 在 他 肩上 。我 向地座去 看 他 的 父 母 , 他们 都在掩着 口 笑 呢 。 接 着 , 代 洛西来了 。 他 穿着 纽 扣 发 光 的 青 色 上 衣 , 昂昂 地抬 起金 发 的 头 悠 然 上 去 ,那种丰采真是 高尚。我 恨不得远远地送给他一个吻。绅士们都向他说 话,或是 握他的手。 26、 学校 是母亲,安 利柯 。她从我怀中把你 接过 去时 ,你 差不多还未 能讲话 ,现 在将 你养 育成强健善 良 勤 勉 的 少 年 , 仍 还给我了 。 这 该怎 样 感 谢 呢 ? 你 切 不 可把 这忘 记 啊 !你 也 怎 能 忘 记 啊 ! 你将来 年 纪 长 大 了 旅 行 全 世 界 时, 遇到 大都 会 或 是 令 人 起 敬的 纪 念碑, 自会 记 忆 起 许 多 的 往 事 。 那关者 的 窗 , 有 着 小 花 园 的 朴素的 白屋 ,你 知 识 萌 芽 所 从 产 生 的 建 筑物 ,将 到 你 心 上 明 显 地 浮 出 吧,到你终身为止 ,我愿你 不忘记你呱呱坠地的诞生地!27、 啊 !那孩 子 挂了赏 牌 长 眠了 ! 他那红 帽 子 ,我 已 不 能再 见 了 !他 原 是 很壮健 的 ,不 料 四 天中竟死 了 ! 听 说 : 临 终 的 那天 还说 要做 学校 的 习 题 , 曾 起 来 过 ,又 不肯 让家 里人 将 赏 牌 放 在 床 上 ,说是 会 遗 失 的 ! 啊 ! 你 的赏 牌已 经永 远不 会 遗 失 了 啊 ! 再 会 !我 们无 论 到 什 么 时 候 也不 会忘 记 你!安安稳稳地眠着吧!我的小朋友啊!28、 那男子 恐费 鲁乔 逃走 ,将 他 推倒 在地, 用两 腿夹 住他 的头,如果 他一出 声, 就可 用两 腿把他的喉 头 夹 紧 。 男 子 口 上 衔了 短对 ,一 手提 了 灯 , 一 手 从 袋 中 取出 钉子样的 东 西 来 塞 入 锁 孔 中 回 旋,锁坏 了 , 橱 门 也 开 了 , 于是 急急 地翻 来倒 去 到 处 搜 索 , 将 钱 塞 在 怀里。一 时 把 门 关 好 , 忽 而 又 打开重 新 搜 索 一 遍 , 然 后 仍卡 住了费鲁 乔的 喉 头 , 回 到 那 捉 住 老 妇 人的 男子 的地 方 来 。 老 妇 人 正 仰了面挣动身子 ,嘴张开着。29、 数小时以后,玛 尔可 冷不可 耐。 不但冷,并且几 日来 的疲劳 也都 一时 现 了出 来, 于是 就朦胧睡去 。 睡 得 很 久 , 醒来 身 体 冻僵了, 很不 好 受 。 漠 然 的 恐怖 无 端袭来,自 己 不 会 病 死 在 旅 行 中 吗?自己 的 身 体 不 会 被 弃 在 这 荒 野中 作鸟 兽的 粮 食 吗 ? 昔 时 曾 在 路 旁 见犬鸟撕 食牛 马 的 死 骸 。 他 不 觉背过 了 面 。 现 在 自 己 不 是 要 和那 些东 西一 样 了 吗 ? 在 暗 而 寂 寞 的 原野 中, 他 被 这 样 的 忧 虑 缠 绕着,空想刺激着, 他只见事情的黑暗一面。30、 从这 时到夜 里, 一天 中的事 件都 像梦 宽一般 地在 他的 记忆 中 混乱 浮动。 他已 疲劳 ,烦 恼,绝望到 了 这 地 步 了 。 那 夜 就 在 勃卡 的小 宿店 和 土 作 工 人 一 同 住 了一 夜,次日 终日 坐 在 水 堆 上 , 梦 似的盼 望 来 船 。 到 夜 , 乘 了那 满载着果 物的 大 船 往 洛 赛 留 。 这 船由三个 热那 亚水 手 行 驶 , 脸 都 晒得铜一样黑。他 听了三人的乡 音,心中才略得些 慰藉。31、 不 料斯带 地 毫不害 怕 ,他身 材 虽 小, 竟 跳 过去 攫 住 敌人 , 举 拳打 去 。 但是 他 没有打 着 , 反给敌人 打 了 一 顿 。 这 时 街 上 除 了女 学生 没 有 别 的 人 , 没 有 人前去把 他 们 拉 开 。 勿 兰 谛 把 斯 带 地 翻倒地上,乱打乱 增。只一 瞬间,斯带地 耳朵也破 了,眼睛也肿了,鼻中 流出血来。32、 午后 一 点, 我们 又齐 集学 校,听候发 表成绩 。学 校附 近挤满了学生的 父母 们, 有的 等在 门口 ,有的 进 了 教 室 , 连 先 生 的 座 位旁 也都 挤 满 了 。 我 们 的教室 中 ,教 坛前也满 是 人 。 卡 隆 的 父亲 ,代洛西 的 母亲 , 铁 匠的波 来 可西 , 可莱谛 的 父亲 , 耐 利 的母亲 , 克 洛西 的 母亲— — 就是那 卖 野菜 的,“小 石 匠 ” 的 父 亲 , 斯 带 地 的 父 亲 , 此 外 还 有 许 多 我 所 向 不 认 识 的 人 们 。 全 室 中 充 满 了 错 杂 的 低 语声。33、 夜渐渐深了 ,天 忽下 雨,又发起 风来。费鲁乔和 祖母 还在 厨房里 没有 睡 觉。 厨房 和天 井之 间有一 小 小 的 堆 物 间 , 堆 着旧 家具 。费 鲁乔 到 外 游 耍 , 到 了 十 一 点 钟光 景才 回来 。 祖 母 担 忧 不 睡 ,等他 回 来 , 只 是 在 大 安 乐 椅 上一 动不 动地 坐 着 。 他 祖 母 常 是 这 样 过日 的, 有 时 竟 这 样 坐 到 天 明,因为她呼吸迫促,躺不 倒的缘故。34、 三等 旅 客之 中有 一个 十二岁的意 大利少 年。 身体 与年 龄相 比虽似 矮小, 却长 得很 结实 ,是 个西西 里 型 的 美 勇 坚 强的 少 年 。他 独自 坐在 船 头 桅 杆 分 卷 着 的 缆索上, 身分 放着 一 个 破 损 了 的 皮 包,一手 搭 在 皮 包 上 面 , 粗 布 上 衣,破旧 的 外 套 , 皮 带 上 系 着 旧 皮袋。他 沉思 似的 冷 眼 看 着 周 围 的 乘客、 船 只 、 来 往 的 水 手 ,以 及汹涌的 海水 。 好 像 他 家 中 新 近 遭遇 了大 不幸 ,脸 还 是 小 孩 , 表 情 却已像大人了。35、 母亲 时时讲 在炎 暑中 做着 工 的小 孩们 的情 形给我听。说有的小 孩在 田野 或如 烧的 砂地 上劳动 ,有的 在 玻 璃 工 场 中 终 日 逼着 火焰。他 们 早 晨 比 我 早 起 床 , 而 且 没 有休假。 所以 我 们 也 非 奋 发 不 可。说到 奋 发 , 仍 要 谁 代 洛 西第 一, 他 绝 不叫 热 或 想 睡 , 无 论 什 么时 候都 活泼 快乐 。 他 那 长 长 的 金 发和冬天里一样 垂着,用功毫不觉苦。只要坐在 他近旁,听到他的声音 ,也能令人振作起来。36、 雨不绝 地下 着, 风吹 雨点打着窗 门,夜 色暗 得没 一些 光。费 鲁乔疲劳极 了回 来, 身上 满沾了泥, 衣 服 破 碎 了 好 几 处 , 额上负 着伤 痕。 这 是 他 和 朋 友 投石 打 架了的 缘故 。他 今 夜 又 和 人 吵 闹 过,并且赌博把钱 输光了, 连帽子都落在沟里了。37、 还 有一位 就 是校长 先 生, 高 身 秃头, 戴 着 金边 的 眼 镜, 半 白 的须 , 长 长地垂 在 胸前; 经常穿着黑色的衣服 ,纽扣一 直扣到腮下。(好词好 句) 38、 此外, 拚命 用功 的还 有两人。一是固执的斯 带地 ,他 怕自己睡去 。敲击着自 己的 头, 热得真是昏 倦 的 时 候 , 把 牙 齿 咬 紧,眼 睛张 开, 那 种 气 似 乎 要 把 先 生也 吞下 去了 。 还 有 一 个 是 商 人 的 卡洛斐。他一心一意用红 纸做着纸扇,把火柴盒 上的花纸粘在扇上,卖 一个铜币 一把。39、他目不 转睛的打 量我们,似乎要把我们 的内心世界看透。   40、如果黑板是浩淼 的大海,那么,老师便 是海上的 水手。   41、有饥饿 感的人一 定消化好,有 紧迫感的 人一定效率高,有危机 感的人一 定进步快。   42、 生活的 海洋 并不 像碧 波涟漪 的西 子湖, 随着 时间 的流 动,它 时而 平静如 镜, 时而 浪花 飞溅,时而巨浪冲天 人们在经受大风大浪的考验之后 ,往往会变得更加坚强。   43、日子总是像从指 尖渡过的细纱,在不经意间悄然 滑落。   44、 向前 看,不 要回 头, 只要 你 勇于 面对, 抬起 头来 就会 发现, 分数的阴霾 不过 是短 暂的 雨季。向前看,还有一片明亮 的天。读后感范文一我 读 《 爱 的 教 育 》 ,我 走 入 恩 里 科 的 生 活, 目 睹 了 他 们 是 怎 样 学 习 , 生 活 , 怎样 去 爱 。 语 言在感动中,我 发现爱中 包含着对于生活的追求 ! 《 爱 的 教 育 》 的 书 名 使 我 思 考 , 在 这 纷 纭 的 世 界 里 , 爱 究 竟是 什 么 带 着 这 个 思考 , 我 与 这 个意大 利 小 学 生 一 起 跋 涉 ,去 探寻 一个 未知 的 答 案 。 一 个 四年 级 小 学生 在一 个 学 年 十 个 月 中 所 记 的日记 , 包 含 了 同 学 之间 的爱 ,姐 弟之 间的 爱 , 子 女 与 父 母 间 的爱,师 生之 间的 爱 , 对 祖 国 的 爱 使人读之,尤如 在爱的怀抱中成长。 《爱 的 教 育 》 , 我 是 一 口气 读完 的, 虽然 我 没 有 流 泪 , 可 是 我 认 为这是一 本洗 涤 心 灵 的 书 籍吸引 我 的 , 似 乎 并 不 是 其文 学价 值有 多高 , 而 在 于 那 平 凡 而 细 腻 的笔 触中 体现 出 来 的 近 乎 完 美 的亲子之爱,师生之情,朋 友之谊,乡 国之恋…… 这部处处洋溢着爱 的小说 所蕴 涵散发 出的那 种深厚,浓郁 的 情 感 力 量 , 真 的 很 伟 大。 《爱 的教 育 》 在 诉 说 崇 高 纯 真 的 人性 之爱 就是 一 种 最 为 真 诚 的 教育, 而 教 育 使 爱 在 升 华 。 虽 然,每个 人 的 人 生 阅 历 不 同 , 但 是你 会从 《爱 的 教 育 》 中 , 体 会 到 曾经经 历 过 的 那 些 类 似 的 情 感,可我们 对此 的 态 度 行 为 可 能 不 同 。 它让我感 动的 同 时 也 引 发 了 我 对于爱的一些思索。爱 , 像 空 气 , 每 天 在 我 们 身 边 , 因 其 无 影 无 形 常 常 会 被 我 们 所 忽 略 , 可 是 我 们 的 生 活 不 能 缺少它 , 其 实 他 的 意 义 已 经融 入生命。 就如 父 母 的 爱 , 恩 里 科 有 本 与父母共 同读 写 的 日 记 , 而 现 在很多 学 生 的 日 记 上 还 挂 着一 把小 锁。 最简 单 的 东 西 却 最 容 易 忽 略 ,正如这 博大 的 爱 中 深 沉 的 亲 子之爱 , 很 多 人 都 无 法 感 受 到 。爱 之所 以伟 大 , 是 因 为 它 不 仅 仅 对 个人而言 ,更 是 以 整 个 民 族 为 荣的尊 严 与 情 绪 。 《 爱 的 教 育》一书中 描写 了 一 群 充 满 活 力 , 积 极 要求 上进 ,如 阳 光 般 灿 烂 的 少 年。他们 有 的 家 庭 贫 困 , 有 的 身 有残 疾, 当然 也 有 一 些 是 沐 浴 在 幸 福 中的。他 们 从 出 身 到 性 格 都 有 迥异之 外 ,但他 们 身上却 都 有着一 种 共 同的 东 西—对 自 己的祖 国 意大利 的 深深的 爱 ,对亲 友 的真挚之情。这里面不能忽视 的是每个月老 师读给那 群少年听的“精神讲话。 这 一 个 个 小 故 事 , 不 仅 使 书 中 的 人 物 受 到 熏 陶 , 同 样 让 我 这个 外 国 读 者 也 被 其中 所 体 现 出 的强烈 的 情 感 所 震 撼 。 而 面 对 我们的教 育, 爱 应 该 是 教 育 力 量 的 源 泉,是教 育成 功 的 基 础 。 夏 丐 尊先生在 翻译《 爱的教育》 时说过这样 一段话:”教育之没有情 感, 没有爱 ,如 同池塘 没有水一样 。没有水 ,就不成其池塘, 没有爱 就没 有教育。”爱是一次没有 尽头 的旅行,一路上边 走边看,就 会很轻 松 , 每 天 也 会 有 因 对 新 东西的感 悟, 学 习 而 充 实 起 来 。 于是,就 想继 续 走 下 去 , 甚 至 投 入 热情,不在乎它 将持续多 久。这时候, 这种情怀已升华为一种爱,一种 对于生活的爱。 读后感范文二“心 灵 不 在 它 生 活 的 地 方 , 但 在 它 所 爱 的 地 方 。 ” 这 是 英 国 的 一 句 谚 语 , 看 到 这个 , 我 想 到 的只 有 “ 爱 ” 这 个 字 ,爱 是 什 么 ? 我 一 直 在 寻 找 一 个 答 案 。 小时 候 , 大 人 们 总 是 在 我 面 前 提 起 爱 , 我问 他 们 : “ 爱 是 什 么 ? ” 他 们 摸 摸 我 的 头 说 : “ 长 大 你 就 知 道 了 。 ” 现 在 我 长 大了 , 却 还 是 找 不 到一个真正的答案 。  爱是什么 ?在 《再 塑生命 》中 ,海伦 凯勒 也曾 这样 问。她 的老 师告诉 她, 爱在 心中 。“刹 那间,我明白了其中 的道理——我感觉到 有无数无形的线条正穿 梭在我和 其他人的心灵中间。”爱 是时而无形 时 而 有 形 的 动 心 , 它 需 要我们用 心体 会 。 爱 是 摸 不 着 , 看不到的 东 西 , 没 有 它 , 我 们 便 不 想再生 活 下 去 。 它 给 我 们 幸 福 ,快 乐, 笑容 , 勇 气 , 坚 强 这 些 美丽 的东 西。 爱 , 是 这 个 世 界 最 美 丽的东 西 , 没 有 任 何 言 辞 能 够 描述 它, 没有 任 何 语 言 能 够 翻译 它 , 没有 任何 人能 够 解 释 它 的 含 义 ,它就是我们的 生命源泉 。 《 爱 的 教 育 》 让 我 深深感 受 到 爱 的 存 在 , 安 利 柯 和 他 的 小 伙 伴 之 间 美 丽 的 友 谊 , 师 生 之 爱 ,亲情 之 爱 , 祖 国 之 爱 , 这 些 充满了人 间 温 情 的 故 事 催 人 泪 下 ,故 事里 的每 个 人 都 有 着 一 颗 美 丽 的心灵 , 他 们 的 正 义 之心 鞭 策 着我的心 灵, 他 们 的 善 良 触 动 我 的心 弦,他们 的 恒 心 和 毅 力 促 使 我 变得更坚定,他 们的天真 让我看到了世界的美丽 。 对 世 界 而 言 , 善 良 ,正 义 , 勇 敢 正 是 现 在 的 人 们 所 缺 少 的 ,也 正 是 这 个 世 界 需 要 的 。 善 良 编织爱 , 正 义 升 华 爱 , 勇 敢 创 造爱。只 有爱 才 能 使 世 界 美 丽 , 只 有 爱才能改 变 人 性 , 只 有 爱 才 能 维持生命。在洒 满爱的世界,每个人都 是幸福的 ,而 我 们 需 要 那 样 的 世 界 , 用 我 们 的 双 手 创 造 这 样 的 世 界 , 让贫 苦 的 人 们 拥 有 幸 福 , 让 流 浪 的小孩 拥 有 幸 福 , 让 孤 单 的老 人拥 有幸 福, 让 世 界 不 再 有 黑 暗 ,不 再有 饥饿 ,不 再 有 欺 凌 , 不 再 有孤 单 , 不 再 有 压 迫 , 只 有 爱 。 我 们 可 以 做 到 , 让 心 回 到 最 初 , “人 之 初 , 性 本 善 ” 回 到 最 初 的 善 良之际,并维持 ,那么世界便不再有邪恶。 原 点 是 最 初 的 美 好 , 善良 能 够 创 造 爱 。 爱是 最 美 丽 的 东 西 , 我们 需 要 它 。 我 相信 , 善 良 无 处不在 , 我 相 信 , 爱 无 处 不在 。爱 是什 么 ? 我 解 答 不 出 来 , 但 我 知 道, 就连 时间 也 无 法 带 走 它 , 它是一个永远都 在脉动的生命,它让我们感受美 好,谁都离不开它。 《爱的教育》 ,教育我们应持有善良之心,为 他人,为自己创造爱。  《爱的教育》 ,让我体 会了最美的事物——爱,带我畅游 爱的世界 。 《爱的教育》 好像隐约在告诉我:爱在不远处,别停下前进的步伐。  爱在心中,用 心体会, 便能找到它。 我想说:“就让我们都回 到最初吧 ,拿回属于自己的善良,创造更多爱,让爱布满世界。 ” 读后感范文三花 了 整 整 一 个 月 的 时 间 , 终 于 把 这 本 厚 厚 的 《 爱 的 教 育 》 读 完 了 。 读 完 后 给 我 的第 一 感 触 ,那就是—— 爱。 这本 书 是 以 一 个 小 男孩 — — 安 利柯的日 记 , 来 透 视 日 常 生 活中 的学 校和 家庭 关 系 , 老 师 和 学生的关系以及 父母,兄 弟姐妹间的天 伦之爱。  爱 的 教 育 文 字 虽 然 简单 朴 实 , 所 描 写 的 也 是 极 为 平 凡 的 人 物 , 但 是 , 其 中 流 露出 人 与 人 之 间的真挚情感, 会让人感受动不已。例如,每月 故事中—— 马可尔万 里寻母的故事。文 中 讲 到 了 因 父 母 负债 , 马 可 尔 的 妈 妈 决 定 去 工 资 丰 厚 的 布 宜 洛 斯 艾 利 斯 工 作。 妈 妈 刚 离 开时, 还 和 家 里 保 持 着 联 络 。 可自 从上 次 马 可 尔 的 妈 妈 写 信 说 身体 有些不适 后, 就 和 家 里 失 去 了 联络。 家 里 用 尽 各 种 方 式 寄 去 的信 也石 沉大 海 。 收 不 到 妈 妈 的 信 , 家里 更冷 请了 。 父 子 三 人 每 日以泪洗 面, 马可 尔想 妈妈 想的快 死了。 终于 , 13 岁的 马可 尔自 告奋勇 决定去 找妈 妈。 马可 尔的 坚持使父 亲 无 奈 地 相 信 了 这 个 理 解事 物程 度并 不 逊 于 成 年 人 的 孝 子 一 定能成功 。筹 备 好 了 一 切 , 马可尔开 始 了 万 里 寻 母 的 旅 程 。 途中 ,他 历尽 了 各 种 艰 难 险 阻 , 尝 遍 了人 生的 酸甜 苦 辣 , 不 知 过 了 多长时 间 , 凭 借 着 马 可 尔 坚持 不懈 的努 力加 上 人 们 的 帮 助 , 终 于 找 到了 失去 了生 活 意 识 的 奄 奄 一 息的妈妈。马可尔 的出现使母 亲找到 了生命 的价 值,在医生 的帮助下, 马可尔和妈妈终于 重逢了…… 读到这里 , 我 不 禁 为 马 可 尔 对 母 亲深深的 爱肃 然 起 敬 。 再 想 想 自 己 。 和马可尔 同样 的 岁 数 , 却 显 得 样无知,那样渺 小。只要 发生一点芝麻绿豆的小 事,就把火往妈妈身上 撒。真是 太不应该了…… “爱 ” 是 我 们 每 个 人 经常 挂 在 嘴 边 的 一 个 字 , 可 是 , 有 时 候 , 我 们 也 常 会 忽 略 周 围 的 爱 : 如 父母 对 子 女 无 微 不 至 的 爱、 老 师 对 学 生 循 循 善诱 、 朋 友 间 互 相安 慰 … … 这 些 ` 往 往 都 被 我 们 视为 理 所当然 , 而 没 有 细 细 地 加 以 体 会。而如 果你 加 以 体 会 , 你 会 感 觉到 ,人 生, 这 是 一 个 多么 美 好 的 东西啊!         有 时 候 , 当 我 们 遇 到 挫 折 时 , 常 常 会 怨 天 尤 人 , 就 好 像 全 世 界 都 在 跟 我 们 作 对 一 样 , 甚 至 抱怨这世上没有 人爱自已 ,有的想更悲观,则会 自杀,表示他的抗议, 这多可悲 呀!          其实, 如 果 我 们 能 够 静 下 心 来 , 细 细 品 味 我 们 周 围 的 一 切 , 一 定 会 发 现 , 在 这 个 世 界 上 , 居然有那么多人 疼我、爱我、帮助我、我多幸福 呀! 当 你 能 够 感 受 那 份 极 为 普 通 的 爱 的 时 候 , 相信 你 一 定 不 会 吝 惜 付 出 你 的 爱 心 给 一 些 需 要 帮 助的人,是不是 ?         朋 友 们 、 请 你 带 着 一 颗 圣 洁 的 爱 心 , 投 入 到 全 世 界 中 。 你 会 发 现 : 只 要 人 人 都 献 出 一 点 爱 ,世界将变成美 好的明天。请乘上“爱”的小舟 ,走完属于你自己的爱 的人生。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