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生童话》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37浏览次数:7
1 、 它 是 最 漂 亮 的 动 物 , 有 漂 亮 的 腿 , 眼 睛 露 出 很 机 智 的 神 情 , 马 鬃 散 挂 在 脖 子 上 像 一 片 丝 纱 。它 曾 驮 着 它 的 主 人 奔 驰 于 枪 林 弹 雨 之 中 , 听 到 过 子 弹 呼 啸 。2 、 小 瓢 虫 拍 着 它 那 像 盾 牌 一 样 坚 硬 的 带 黑 点 的 红 翅 膀 飞 来 飞 去 。 这 儿 的 气 味 多 香 甜 , 这 儿 多美 丽 !3 、 屎 壳 郎 眨 眨 眼 , 甩 掉 蒙 在 眼 上 的 雨 水 。 它 隐 约 地 看 到 了 有 点 白 色 的 东 西 , 那 是 一 块 人 家 准备 漂 白 的 床 单 。 它 爬 到 那 里 , 爬 到 了 湿 床 单 的 一 个 摺 缝 里 去 。 这 真 不 像 躺 在 马 厩 里 那 暖 和 的 粪堆 里 。 可 是 , 现 在 这 里 比 这 再 舒 服 的 地 方 是 没 有 了 。 于 是 它 在 这 里 呆 了 一 天 , 又 一 夜 , 雨 还 是不 停 地 下 着 。 清 早 , 屎 壳 郎 爬 了 出 来 , 它 对 天 气 恼 火 极 了 。4 、 在 里 面 , 它 精 疲 力 尽 地 落 到 站 在 马 厩 里 的 皇 帝 宠 马 的 柔 软 的 长 鬃 毛 上 , 那 匹 马 和 屎 壳 郎 的家 正 在 那 里 。 它 牢 牢 地 抓 住 马 鬃 , 坐 了 一 会 儿 , 喘 了 口 气 。5 、 豆 荚 在 生 长 , 豆 粒 也 在 生 长 。 它 们 按 照 它 们 在 家 庭 里 的 地 位 , 坐 成 一 排 。 太 阳 在 外 边 照 着 ,把 豆 荚 晒 得 暖 洋 洋 的 ; 雨 把 它 洗 得 透 明 。 这 儿 是 既 温 暖 , 又 舒 适 ; 白 天 有 亮 , 晚 间 黑 暗 , 这 本是 必 然 的 规 律 。 豌 豆 粒 坐 在 那 儿 越 长 越 大 , 同 时 也 越 变 得 沉 思 起 来 , 因 为 它 们 多 少 得 做 点 事 情呀 。6 、 当 风 儿 在 草 上 吹 过 去 的 时 候 , 田 野 就 像 一 湖 水 , 起 了 一 起 涟 漪 。 当 它 在 麦 子 上 扫 过 去 的 时候 , 田 野 就 像 一 个 海 , 起 了 一 层 浪 花 , 这 叫 做 风 的 跳 舞 。7 、 灯 里 的 油 燃 尽 了 , 可 是 他 不 注 意 。 我 吹 着 炭 火 ; 火 光 映 着 他 惨 白 的 面 孔 , 使 他 泛 出 红 光 。他 深 陷 的 眼 睛 在 眼 窝 里 望 , 眼 睛 越 睁 越 大 , 好 像 要 跳 出 来 似 的8 、 这 是 晚 秋 季 节 , 天 气 多 雨 而 阴 沉 。 风 儿 把 寒 气 吹 在 老 柳 树 的 背 上 , 弄 得 它 们 发 出 飕 飕 的 响声 来 。9 、 拇 指 姑 娘 的 摇 篮 是 一 个 光 得 发 亮 的 漂 亮 胡 桃 壳 , 她 的 垫 子 是 蓝 色 紫 罗 兰 的 花 瓣 , 她 的 被 子是 玫 瑰 的 花 瓣 。1 0 、 水 上 浮 着 一 起 很 大 的 郁 金 香 花 瓣 。 拇 指 姑 娘 可 以 坐 在 这 花 瓣 上 , 用 两 根 白 马 尾 作 桨 , 从 盘子 这 一 边 划 到 那 一 边 。 这 样 儿 真 是 美 丽 啦 !1 1 、 她 用 草 叶 为 自 己 编 了 一 张 小 床 , 把 它 挂 在 一 起 大 牛 蒡 叶 底 下 , 她 使 得 雨 不 致 淋 到 她 身 上 。她 从 花 里 取 出 蜜 来 作 为 食 物 , 她 的 饮 料 是 每 天 早 晨 凝 结 在 叶 子 上 的 露 珠 。 夏 天 和 秋 天 就 这 么 过去 了 。1 2 、 当 风 儿 把 麦 穗 吹 向 两 边 , 使 得 她 能 够 看 到 蔚 蓝 色 的 天 空 的 时 候 , 她 就 想 象 外 面 是 非 常 光 明和 美 丽 的 , 于 是 她 就 热 烈 地 希 望 再 见 到 她 的 亲 爱 的 燕 子 。1 3 、 这 么 着 , 燕 子 就 飞 向 空 中 , 飞 过 森 林 , 飞 过 大 海 , 高 高 地 飞 过 常 年 积 雪 的 大 山 。 在 这 寒 冷的 高 空 中 , 拇 指 姑 娘 冻 得 抖 起 来 。 但 是 这 时 她 就 钻 进 这 鸟 儿 温 暖 的 羽 毛 里 去 。1 4 、 在 一 个 碧 蓝 色 的 湖 旁 有 一 丛 最 可 爱 的 绿 树 , 它 们 里 面 有 一 幢 白 得 放 亮 的 、 大 理 石 砌 成 的 、古 代 的 宫 殿 。 葡 萄 藤 围 着 许 多 高 大 的 圆 柱 丛 生 着 。1 5 、 他 是 一 个 收 藏 家 ; 他 先 收 集 石 笔 , 然 后 收 集 印 章 , 最 后 他 弄 到 一 个 收 藏 博 物 的 小 匣 子 , 里面 装 着 一 条 棘 鱼 的 全 部 骸 骨 , 三 只 用 酒 精 浸 着 的 小 耗 子 和 一 只 剥 制 的 鼹 鼠 。1 6 、 你 看 , 甚 至 烂 布 片 都 可 以 变 成 好 东 西 , 只 要 它 离 开 了 烂 布 堆 , 经 过 一 番 改 造 , 变 成 真 理 和美 。 它 们 使 我 们 彼 此 了 解 ; 在 这 种 了 解 中 我 们 可 以 得 到 幸 福 。1 7 、 春 天 就 在 这 儿 讲 它 的 故 事 。 它 在 一 棵 小 苹 果 树 上 讲 — — 这 棵 树 有 一 根 鲜 艳 的 绿 枝 : 它 上 面布 满 了 粉 红 色 的 、 细 嫩 的 、 随 时 就 要 开 放 的 花 苞 。1 8 、 这 里 面 有 许 多 高 大 的 厅 堂 和 美 丽 的 房 间 。 洁 白 的 窗 帘 在 敞 着 的 窗 子 上 迎 风 飘 荡 ; 好 看 的 花儿 在 透 明 的 、 发 光 的 花 瓶 里 面 亭 亭 地 立 着 。 有 一 个 花 瓶 简 直 像 是 新 下 的 雪 所 雕 成 的 。 这 根 苹 果枝 就 插 在 它 里 面 几 根 新 鲜 的 山 毛 榉 枝 子 中 间 。 看 它 一 眼 都 使 人 感 到 愉 快 。1 9 、 这 松 散 的 、 缥 缈 的 绒 球 , 本 身 就 是 一 件 小 小 的 完 整 的 艺 术 品 ; 它 看 起 来 像 羽 毛 、 雪 花 和 茸毛 。 他 们 把 它 放 在 嘴 面 前 , 想 要 一 口 气 把 整 朵 的 花 球 吹 走 , 因 为 祖 母 曾 经 说 过 : 谁 能 够 这 样 做,谁 就 可 以 在 新 年 到 来 以 前 得 到 一 套 新 衣 。2 0 、 这 时 有 一 个 老 太 婆 到 田 野 里 来 了 。 她 用 一 把 没 有 柄 的 钝 刀 子 在 这 花 的 周 围 挖 着 , 把 它 从 土里 取 出 来 。 她 打 算 把 一 部 分 的 根 子 用 来 煮 咖 啡 吃 ; 把 另 一 部 分 拿 到 一 个 药 材 店 里 当 做 药 用 。2 1 、 这 正 是 冬 天 。 天 气 是 寒 冷 的 , 风 是 锐 利 的 ; 但 是 屋 子 里 却 是 舒 适 和 温 暖 的 。 花 儿 藏 在 屋 子里 : 它 藏 在 地 里 和 雪 下 的 球 根 里 。 2 2 、 有 一 天 下 起 雨 来 。 雨 滴 渗 入 积 雪 , 透 进 地 里 , 接 触 到 花 儿 的 球 根 , 同 时 告 诉 它 说 , 上 面 有一 个 光 明 的 世 界 。 不 久 一 丝 又 细 又 尖 的 太 阳 光 穿 过 积 雪 , 射 到 花 儿 的 球 根 上 , 把 它 抚 摸 了 一 下。2 3 、 花 儿 伸 了 伸 腰 , 抵 着 薄 薄 的 外 皮 挣 了 几 下 。 外 皮 已 经 被 水 浸 得 很 柔 软 , 被 雪 和 泥 土 温 暖 过,被 太 阳 光 抚 摸 过 。 它 从 雪 底 下 冒 出 来 , 绿 梗 子 上 结 着 淡 绿 的 花 苞 , 还 长 出 又 细 又 厚 的 叶 子 — —它 们 好 像 是 要 保 卫 花 苞 似 的 。 雪 是 很 冷 的 , 但 是 很 容 易 被 冲 破 。 这 时 太 阳 光 射 进 来 了 , 它 的 力量 比 从 前 要 强 大 得 多 。2 4 、 阳 光 抚 摸 并 且 吻 着 花 儿 , 叫 它 开 得 更 丰 满 。 它 像 雪 一 样 洁 白 , 身 上 还 饰 着 绿 色 的 条 纹 。 它怀 着 高 兴 和 谦 虚 的 心 情 昂 起 头 来 。2 5 、 空 气 好 像 是 在 唱 着 歌 和 奏 着 乐 , 阳 光 好 像 钻 进 了 它 的 叶 子 和 梗 子 。2 6 、 它 立 在 那 儿 , 是 那 么 柔 嫩 , 容 易 折 断 , 但 同 时 在 它 青 春 的 愉 快 中 又 是 那 么 健 壮 。 它 穿 着 带有 绿 条 纹 的 短 外 衣 , 它 称 赞 着 夏 天 。2 7 、 当 密 集 的 雪 花 一 层 层 地 压 下 来 的 时 候 , 当 刺 骨 的 寒 风 在 它 身 上 扫 过 去 的 时 候 , 它 就 低 下 头来 。2 8 、 这 位 音 乐 家 在 他 的 乐 器 上 奏 出 惊 人 的 丰 富 的 调 子 、 一 会 儿 像 滚 珠 似 的 水 点 , 一 会 儿 像 在 啾啾 合 唱 的 小 鸟 , 一 会 儿 像 吹 过 枞 树 林 的 萧 萧 的 风 声 。2 9 、 虽 然 乐 器 不 容 易 演 奏 , 但 是 弓 却 轻 松 地 在 弦 上 来 回 滑 动 着 , 像 游 戏 似 的 。3 0 、 他 是 一 个 很 漂 亮 的 动 物 , 有 细 长 的 腿 子 , 聪 明 的 眼 睛 ; 他 的 鬃 毛 悬 在 颈 上 , 像 一 起 丝 织 的面 纱 。3 1 、 他 背 过 他 的 主 人 在 枪 林 弹 雨 中 驰 骋 , 听 到 过 子 弹 飒 飒 地 呼 啸 。 当 敌 人 逼 近 的 时 候 , 他 踢 过和 咬 过 周 围 的 人 , 与 他 们 作 过 战 。 他 背 过 他 的 主 人 在 敌 人 倒 下 的 马 身 上 跳 过 去 , 救 过 赤 金 制 的皇 冠 , 救 过 皇 帝 的 生 命 — — 比 赤 金 还 要 贵 重 的 生 命 。3 2 、 他 们 瞧 见 了 这 只 甲 虫 , 想 跟 他 开 开 玩 笑 。 他 们 先 把 他 裹 在 一 起 葡 萄 叶 子 里 , 然 后 把 他 塞 进一 个 温 暖 的 裤 袋 里 。 他 爬 着 , 挣 扎 着 , 不 过 孩 子 的 手 紧 紧 地 捏 住 了 他 。3 3 、 在 花 园 外 面 , 在 一 条 田 野 小 径 旁 的 栅 栏 附 近 , 长 着 一 棵 很 大 的 蓟 。 它 的 根 还 分 出 许 多 枝 丫来 , 因 此 它 可 以 说 是 一 个 蓟 丛 。3 4 、 它 们 饮 着 空 气 和 阳 光 , 白 天 吸 收 阳 光 , 晚 间 喝 露 水 。 它 们 开 出 花 朵 ; 蜜 蜂 和 大 黄 蜂 来 拜 访它 们 , 因 为 它 们 在 到 处 寻 找 嫁 妆 — — 花 蜜3 5 、 在 树 林 后 面 的 一 个 大 湖 旁 边 , 有 一 座 古 老 的 邸 宅 。 它 的 周 围 有 一 道 很 深 的 壕 沟 ; 里 面 长 着许 多 芦 苇 和 草 。 在 通 向 入 口 的 那 座 桥 边 , 长 着 一 棵 古 老 的 柳 树 ; 它 的 枝 子 垂 向 这 些 芦 苇 。3 6 、 这 儿 甚 至 还 长 出 了 几 棵 山 梨 树 ; 它 们 苗 条 地 立 在 这 株 老 柳 树 的 身 上 。 当 风 儿 把 青 浮 草 吹 到水 潭 的 一 个 角 落 里 去 了 的 时 候 , 老 柳 树 的 影 子 就 在 荫 深 的 水 上 出 现 。 一 条 小 径 从 这 树 的 近 旁 一直 伸 到 田 野 。 在 树 林 附 近 的 一 个 风 景 优 美 的 小 山 上 , 有 一 座 新 房 子 , 既 宽 大 , 又 华 丽 ; 窗 玻 璃是 那 么 透 明 , 人 们 可 能 以 为 它 完 全 没 有 镶 玻 璃 。 大 门 前 面 的 宽 大 台 阶 很 像 玫 瑰 花 和 宽 叶 植 物 所形 成 的 一 个 花 亭 。 草 坪 是 那 么 碧 绿 , 好 像 每 一 起 叶 子 早 晚 都 被 冲 洗 过 了 一 番 似 的 。 厅 堂 里 悬 着华 贵 的 绘 画 。 套 着 锦 缎 和 天 鹅 绒 的 椅 子 和 沙 发 , 简 直 像 自 己 能 够 走 动 似 的 。 此 外 还 有 光 亮 的 大理 石 桌 子 , 烫 金 的 皮 装 的 书 籍 。 是 的 , 这 儿 住 着 的 是 富 有 的 人 ; 这 儿 住 着 的 是 贵 族 — — 男 爵 。3 7 、 它 在 院 子 上 空 , 在 花 园 和 森 林 里 盘 旋 , 远 远 地 飘 到 田 野 上 去 。 跟 这 音 调 同 时 , 吹 来 了 一 阵呼 啸 的 狂 风 , 它 呼 啸 着 说 : “ 各 得 其 所 ! ”3 8 、 船 只 已 经 凝 结 在 冰 块 的 中 间 。 雪 堆 积 得 很 高 ; 从 雪 堆 中 人 们 建 立 起 蜂 窠 似 的 小 屋 — — 有 的很 大 , 像 我 们 的 古 冢 有 的 还 要 大 , 可 以 住 下 三 四 个 人 。 但 是 这 儿 并 不 是 漆 黑 一 团 ; 北 极 光 射 出红 色 和 蓝 色 的 光 彩 , 像 永 远 不 灭 的 、 大 朵 的 焰 火 。 雪 发 出 亮 光 , 大 自 然 是 一 起 黄 昏 的 彩 霞 。3 9 、 当 天 空 是 最 亮 的 时 候 , 当 地 的 土 人 就 成 群 结 队 地 走 出 来 。 他 们 穿 着 毛 茸 茸 的 皮 衣 , 样 子 非常 新 奇 。 他 们 坐 着 用 冰 块 制 作 成 的 雪 橇 , 运 输 大 捆 的 兽 皮 , 好 使 他 们 的 雪 屋 能 够 铺 上 温 暖 的 地毡 。4 0 、 东 方 所 有 的 歌 曲 都 歌 诵 着 夜 莺 对 玫 瑰 花 的 爱 情 。 在 星 星 闪 耀 着 的 静 夜 里 , 这 只 有 翼 的 歌 手就 为 他 芬 芳 的 花 儿 唱 一 支 情 歌 。41、 冰雪 皇后 的宫 殿非 常宽 大, 所有东西都 是冰 雪做 成, 像透 明的 玻璃 一样 闪闪 发亮 ,大 厅里 有一个结冰的湖,这就是世界上的理智之湖,冰雪皇后坐在中间,观察世界 上所发生的一切事 情。 42、 它是最 漂亮的 动物, 有漂亮的腿, 眼睛 露出很机智的 神情, 马鬃散 挂在脖子上像 一片 丝纱。它曾 驮着它 的主人 奔驰 于枪林 弹雨之 中, 听到 过 子弹 呼 啸。 敌人 逼 近的 时 候, 它用口 咬 ,用 腿踢四周的敌人,参加了战斗。43、 它驮着 自己 的皇帝 一步纵 过倒 下的敌人的马 ,拯 救了 自己皇 帝的赤 金皇 冠,拯 救了自 己皇 帝的比金冠还重 要的性命。因此,皇帝 的马得了金掌,两只蹄子上各一个。44、小瓢虫拍着它那像盾牌一样坚硬的 带黑点的红翅膀飞来飞去。45、蒙蒙的 细雨,潮湿的空气!就好像你是躺在一 条潮湿的水沟里一 样!46、 她取出 一把 金剪刀 ,把一 块绸 子剪成几片,缝了 一个很 精致 的小袋 ,在 袋里装 满了很 细的 荞麦粉 。 她把 这 小袋 系在公 主 的背 上。 这 样布 置 好了 以 后, 她 就在 袋子 上 剪了一 个小 口,好 叫 公主走过的路上,都撒上细粉。47、 嘘— —箱子带着他 从烟 囱里飞出去了 ,高 高地飞 到云层 里, 越飞越 远。箱子底 发出 响声, 他非常害怕,怕它裂成碎片,因为这样 一来,他的筋斗可就翻得不简单了!48、 所有的 盘子 都快乐 得闹起 来。 鸡毛帚从一个沙洞 里带来一根 绿芹菜 ,把 它当做一个花 冠戴 在罐子头上。49、 乡下真 是非 常美丽 。这正 是夏 天!小麦是金黄的 ,燕 麦是绿 油油的 。干 草在绿 色的牧 场上 堆成垛,鹳鸟用 它又长又红的腿子在散着 步,噜嗦地讲着埃及话。50、 田野和 牧场 的周围 有些大 森林 ,森林里有些很深 的池塘。的 确,乡 间是 非常美 丽的, 太阳光正照 着一幢 老 式的 房子, 它 周围 流着 几 条很 深 的小 溪 。从 墙 角那 儿一 直 到水里 ,全 盖 满了 牛 蒡的大叶 子 。最 大 的叶 子长得 非 常高 ,小 孩 子简 直 可以 直 着腰 站 在下 面。 像 在最 浓 密的 森 林里 一 样,这儿也是很荒凉的。51、 他们 白得 发亮 ,颈 项又 长又 柔软 。这 就是 天 鹅。 他们 发出 一种 奇异 的叫 声, 展开 美丽 的长 翅膀,从寒冷的地带飞向温暖的国度,飞向不结冰的湖上 去。52、 我的住 处是 在最狭 的一条 巷子 里,但我并不是看 不到阳 光,因 为我住在 顶高的 一层楼 上, 可以望 见 所有 的 屋顶 。在我 初 来到 城里 的 几天 , 我感 到 非常 郁 闷和 寂寞 。 我在这 儿看 不到 树 林 和青山,我看到的只是一起灰色的烟囱。53、 水是透 明的, 像我正 在滑 行过 的晴空。我可 以看 到水面 下的 奇异的 植物 ,它们像森林 中的 古树一 样 对我 伸 出蔓 长的梗 子 。鱼 儿在 它 们上 面 游来 游 去。 高 空中 有一 群 雁在沉 重地 向 前飞 行 。它们中 间有一 只 拍着 疲倦的 双 翼, 慢慢 地 朝着 下 面低 飞。它 的 双眼 凝视 着 那向远 方渐 渐 消逝 着 的空中旅 行 队伍 。 虽然 它展开 着 双翼 ,它 是 在慢 慢 地下 落,像 一个肥 皂泡 似 地,在 沉静 的 空中 下 落,直到 最 后它 接 触到 水面 。 它把 头 掉过 来 ,插 进 双翼 里去。 这样, 它就 静 静地躺 下来 ,像平 静 的湖上的一朵白莲花。54、 风吹起 来了, 吹皱 了平静 的水 面。水 泛着光 ,很像 一 泻千里 的云层 ,直 到它翻 腾成为 巨浪 。发着 光 的水 , 像蓝 色的火 焰 ,燎 着它 的 胸和 背 。曙 光在云 层 上泛 起一 片 红霞。 这只 孤 雁有 了 一些气力 , 升向 空 中; 它向那 升 起的 太阳 , 向那 吞 没了 那一群 空 中队 伍的 、 蔚蓝色 的海 岸 飞。 但 是它是在孤独地飞,满怀着焦急的心情,孤独地在碧蓝的巨浪上飞。55、 她跳起 舞来,而且 不得不 跳到田野和草 原上去, 在雨里 跳,在 太阳里也跳, 在夜 里跳,在白天也跳。最可怕的是在夜里跳。56、 风琴奏 着音 乐。孩 子们的 合唱 是非常 好听和可爱 的。明朗的太阳光 温暖地 从窗 子那儿 射到 珈伦坐 的 席位 上 来。 她的心 充 满了 那么 多 的阳 光 、和 平 和快 乐 ,弄 得后 来 爆裂了 。她 的 灵魂 飘 在太阳的光线上飞进天国。谁也没有再问?她的那双红鞋 。57、有一个豆荚 ,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 个世界都是绿的。58、 太阳在 外边照 着,把 豆荚晒得暖洋 洋的 ;雨把它洗得 透明。 这儿是 既温暖,又舒 适; 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59、 一星期 以后 ,这个 病孩子 第一 次能够 坐一整个钟 头。 她快乐 地坐在 温暖的 太阳光 里。 窗子 打开了 , 它面 前 是一 朵盛开 的 、粉 红色 的 豌豆 花 。小 姑 娘低 下 头来 ,把 它 柔嫩的 叶子 轻 轻地 吻 了一下。60、 当风儿 在草上 吹过去 的时候,田野 就像 一湖水,起了 一起涟 漪。当 它在麦子上扫 过去 的时候 ,田野就像一个海,起了一层浪花,这叫做风的 跳舞。 61、 拇指 姑娘 的摇 篮是 一个 光得 发亮的漂亮 胡桃 壳, 她的 垫子 是蓝 色紫 罗兰 的花 瓣, 她的 被子 是玫瑰的花瓣。62、 水上浮 着一 起很大的郁金 香花 瓣。拇指姑娘 可以 坐在这花瓣 上,用 两根 白马尾 作桨, 从盘 子这一 边 划到 那 一边 。这 样 儿真 是 美丽 啦 !她 还 能唱 歌 ,而 且 唱得 那么 温 柔和甜 蜜, 从 前没 有 任何人听到过。63、 最后他 们来到了温暖 的国 度。 那儿的 太阳比 在我们这里照 得光 耀多 了,天似乎 也是加 倍地 高 。田沟 里 ,篱 笆 上, 都生满 了 最美 丽的 绿 葡萄 和 蓝葡 萄 。树 林 里处 处悬 挂 着柠檬 和橙 子 。空 气 里飘着桃 金 娘和 麝 香的 香气 ; 许 多非 常可 爱 的小 孩 子在 路 上跑 来 跑去 ,跟 一 些颜色 鲜艳 的 大蝴 蝶 儿一块儿 嬉 戏。 可 是燕 子越飞 越 远, 而风 景 也越 来 越美 丽。 在 一个 碧 蓝色 的 湖旁有 一丛 最 可爱 的 绿树,它们 里面有 一 幢白 得放亮 的、大 理石 砌 成的 、 古代 的 宫殿 。 葡萄 藤围 着 许多高 大的 圆 柱丛 生 着。它们的顶上有许多燕子窠。其中有一 个窠就是现在带着 拇指姑娘飞行的这 只燕子的住所。64、 风吹来 仍然 很冷; 但是灌 木和 大树,田野和 草原 ,都 说春天 已经到 来了。处处 都开满 了花 ,一直开到灌木丛组成的篱笆上。春天就在这儿讲它的故 事。65、 这里面 有许 多高大 的厅堂 和美 丽的房间。洁白的 窗帘 在敞着的窗子 上迎 风飘荡 ;好看 的花 儿在透 明的、 发 光的 花瓶里 面 亭亭 地立 着 。有 一 个花 瓶 简直 像 是新 下的 雪 所雕成 的。 这 根苹 果 枝就插在它里面几根新鲜的山毛榉枝子中间。看它一眼都使人感到愉快。66、 这正是 冬天 。天气是寒冷 的, 风是锐利的;但是 屋子里却是舒适和 温暖的 。花儿 藏在 屋子 里 :它藏在地里和雪下的球根里。67、 有一 天下 起雨 来。 雨滴渗入 积雪, 透进 地里 ,接 触到 花儿 的球 根, 同时 告诉 它说 ,上 面有 一个光明的世界 。不久一丝又细又尖的太阳光穿过积雪, 射到花儿的球根上 ,把它抚摸了一下。读后感范文一《 安 徒 生 童 话 》 它 立 足 于 现 实 生 活 , 充 满 对 人 类 美 好 的 愿 望 , 这 些 作 品 的 艺 术 魅 力 震 撼 了世 界 文 坛 , 揭 开 了 世 界 文 学 史 上 童 话 创 作 的 新 篇 章 。在 丹 麦 首 都 哥 本 哈 根 入 口 处 的 海 面 上 , 有 一 座 铜 像 冒 出 水 面 。 它 告 诉 人 们 这 就 是 丹 麦 , 因为 它 是 丹 麦 的 一 个 象 征 。 但 它 既 不 代 表 丹 麦 的 开 国 元 勋 , 也 不 代 表 丹 麦 某 一 个 王 朝 的 杰 出 英 雄,而 只 是 一 个 普 通 的 女 子 。 她 坐 在 一 块 石 头 上 , 若 有 所 思 地 望 着 大 海 。 她 在 沉 思 什 么 呢 ? 谁 也 猜 不出 来 。 也 没 有 人 能 叫 出 她 的 名 字 。 她 没 有 腿 , 只 有 一 条 鱼 尾 , 原 来 她 是 人 鱼 — - “ 海 的 女 儿 ” , 丹麦 作 家 安 徒 生 所 写 的 一 篇 童 话 的 主 人 公 。《 丑 小 鸭 》 它 一 生 下 来 , 因 为 生 得 很 丑 , 人 们 和 动 物 们 都 不 喜 欢 它 。 寒 冷 的 冬 天 , 它 在 森林 里 受 尽 了 折 磨 。 后 来 它 靠 自 己 的 努 力 , 终 于 飞 起 来 。 它 成 了 一 只 美 丽 的 天 鹅 。 丑 小 鸭 变 天 鹅靠 的 正 是 她 自 己 的 努 力 。 它 告 诉 我 们 无 论 做 什 么 事 , 不 要 怕 自 己 笨 , 只 要 用 心 去 做 , 就 一 定 能成 功 的 。《 卖 火 柴 的 小 女 孩 》 中 的 小 女 孩 是 个 生 活 在 贫 困 家 庭 中 的 孩 子 。 她 的 童 年 充 满 了 黑 暗 , 充满 了 寒 冷 。 新 年 的 前 夕 , 正 在 下 雪 的 夜 晚 里 , 一 个 光 头 赤 脚 穿 着 单 薄 的 旧 围 裙 的 小 女 孩 , 又 冻又 饿 地 缩 在 一 个 墙 角 里 , 她 没 有 卖 掉 一 根 火 柴 , 回 不 了 家 , 最 后 她 抽 出 一 根 火 柴 来 取 暖 的 时 候在 她 面 前 出 现 了 许 多 空 虚 的 幻 境 , 但 最 后 却 冻 死 街 头 。安 徒 生 在 他 的 作 品 中 表 现 出 一 种 天 真 与 朴 素 的 特 有 气 质 。 像 许 多 古 今 中 外 优 秀 的 文 学 作 品一 样 。 书 中 的 天 堂 是 那 么 “ 美 ” 。 是 每 个 人 都 向 往 的 地 方 , 《 安 徒 生 童 话 》 犹 如 一 朵 鲜 花 , 绽 放在 每 个 人 的 心 里 。读后感范文二《 安 徒 生 童 话 》 是 伟 大 的 丹 麦 作 家 — 汉 斯 · 克 里 斯 蒂 安 · 安 徒 生 的 经 典 童 话 作 品 汇 编 图 书 ,它 给 我 们 带 来 了 很 多 的 感 触 。 在 这 个 暑 假 里 , 我 重 新 品 尝 起 来 自 童 话 大 师 的 精 美 之 作 。这 本 书 里 , 我 喜 欢 的 故 事 有 很 多 , 比 如 《 皇 帝 的 新 装 》 , 愚 蠢 的 国 王 被 两 个 大 骗 子 骗 得 什么 也 没 穿 就 上 街 了 , 而 老 百 姓 为 了 为 让 别 人 嘲 笑 自 己 蠢 , 也 不 敢 说 实 话 , 最 后 还 是 一 个 天 真 的小 孩 大 声 说 出 了 真 话 。 如 《 卖 火 柴 的 小 女 孩 》 因 为 没 人 向 她 买 火 柴 , 怕 爸 爸 骂 , 又 不 敢 回 家 ,结 果 活 活 冻 死 在 街 头 … … 其 中 我 最 喜 欢 的 是 《 小 鬼 和 小 商 人 》 。 这 个 故 事 讲 的 是 : 一 个 穷 学 生 向 一 小 商 人 买 黄 油 , 当 看 到 小 商 人 用 一 张 写 着 诗 的 纸 包 着 黄 油 , 爱 学 习 的 穷 学 生 便 又 用 黄 油 换 了那 一 整 本 旧 诗 集 。半 夜 , 生 活 在 商 人 家 的 小 鬼 从 学 生 家 的 门 缝 里 看 到 了 一 个 奇 异 的 景 象 。 只 见 书 中 了 长 出 了一 根 明 亮 的 光 柱 , 长 出 了 一 棵 树 , 树 上 的 叶 子 那 么 翠 绿 , 每 朵 花 儿 都 似 一 位 美 女 , 每 个 果 子 都那 样 金 光 闪 闪 的 。 此 外 , 屋 子 里 还 飘 荡 着 优 美 的 乐 曲 。 突 然 , 这 些 神 奇 的 景 象 都 没 了 , 原 来 是学 生 合 上 书 了 。不 久 , 这 个 城 市 发 生 了 一 场 火 灾 , 商 人 拿 走 了 股 票 和 现 金 , 商 人 妻 子 带 走 了 金 耳 环 , 每 个人 都 在 这 生 死 关 头 找 出 了 对 自 己 而 言 最 珍 贵 的 东 西 。 小 鬼 却 跑 到 学 生 那 里 拿 走 了 那 本 旧 诗 集 。它 想 : 小 商 人 能 给 我 一 碗 粥 , 而 学 生 给 我 的 却 是 精 神 食 粮 。 我 也 不 能 舍 去 啊 ! 是 啊 , 知 识 是 会 开出 智 慧 的 花 朵 , 会 震 撼 我 们 的 心 灵 , 会 给 我 们 精 神 上 的 满 足 。从 这 篇 文 章 中 我 明 白 了 知 识 是 我 们 一 生 的 宝 藏 , 知 识 是 打 开 成 功 之 门 的 钥 匙 。 多 读 书 能 充实 我 们 的 生 活 , 能 愉 悦 我 们 的 身 心 , 能 给 我 们 带 来 真 正 的 快 乐 !读后感范文三童 话 是 开 启 孩 子 想 象 之 门 的 钥 匙 , 是 我 们 的 最 爱 。 在 林 林 总 总 的 童 话 故 事 中 , 《 安 徒 生 童话 》 是 其 中 最 闪 耀 的 星 星 。 安 徒 生 是 1 9 世 纪 丹 麦 着 名 的 童 话 作 家 , 他 是 世 界 童 话 文 学 的 创 始 人。他 的 每 一 篇 童 话 都 让 我 们 受 益 匪 浅 。《 聪 明 的 教 授 》 就 是 《 安 徒 生 童 话 》 里 的 一 篇 。 这 篇 《 聪 明 的 教 授 》 讲 述 了 蕴 含 着 深 刻 道理 的 故 事 — — 从 前 , 有 个 气 球 驾 驶 员 遇 到 一 次 意 外 死 了 , 留 下 了 一 个 儿 子 。 这 个 孩 子 很 想 做 气球 驾 驶 员 却 没 有 钱 , 只 好 靠 变 魔 术 为 生 , 还 叫 太 太 帮 他 卖 票 。 太 太 厌 烦 了 这 工 作 。 因 此 这 孩 子收 入 少 了 , 他 突 然 想 起 一 只 通 人 性 的 大 跳 蚤 , 便 教 它 魔 术 , 一 起 挣 钱 。 后 来 他 们 来 到 野 人 国 挣钱 , 这 国 家 的 公 主 受 上 了 跳 蚤 , 于 是 跳 蚤 亨 受 了 这 个 国 家 给 他 的 荣 华 宝 贵 , 可 是 对 这 一 切 他 却感 到 十 分 厌 倦 , 想 离 开 。 后 来 这 个 孩 子 出 主 意 骗 皇 帝 举 行 放 炮 游 戏 , 他 和 跳 蚤 才 趁 着 这 个 机 会坐 气 球 飞 走 了 。 孩 子 依 靠 自 己 的 聪 明 才 智 终 于 实 现 了 自 己 的 愿 望 — — 成 为 了 一 个 气 球 驾 驶 员 ,还 自 称 为 教 授 呢 !当 遇 到 小 麻 烦 时 , 你 是 否 也 会 运 用 你 聪 明 的 头 脑 , 像 那 位 气 球 驾 驶 员 的 儿 子 和 可 爱 的 跳 蚤那 样 , 使 自 己 摆 脱 困 境 呢 ? 遇 事 勤 动 脑 , 勤 思 考 是 解 决 问 题 的 最 好 途 径 。读后感范文四读 了 安 徒 生 童 话 , 我 仿 佛 进 入 了 另 一 个 多 姿 多 彩 的 世 界 。这 些 作 品 , 读 起 来 令 人 精 神 愉 悦 , 美 不 胜 收 。 是 在 这 个 暑 假 过 程 中 滋 润 我 心 灵 的 精 神 食 粮 。我 叹 惜 于 卖 火 柴 小 女 孩 的 悲 惨 命 运 , 感 动 于 海 的 女 儿 善 良 的 个 性 , 嬉 笑 于 《 皇 帝 的 新 装 》 中 君臣 的 愚 蠢 , 惊 叹 于 拇 指 姑 娘 遭 遇 的 离 奇 。就 说 《 小 克 劳 斯 和 大 克 劳 斯 》 吧 : 小 克 劳 斯 身 体 弱 小 , 但 他 却 机 智 聪 明 , 很 有 智 慧 。 大 克劳 斯 身 强 力 壮 , 但 他 贪 婪 凶 狠 , 很 是 愚 蠢 。 弱 小 面 对 强 大 时 , 在 几 个 回 合 中 , 弱 者 占 据 了 上 风,依 靠 智 慧 , 计 策 使 野 蛮 的 强 者 处 处 碰 壁 。 强 者 因 为 贪 婪 愚 蠢 , 不 仅 没 占 到 半 点 便 宜 , 最 后 还 丧失 性 命 。 这 个 童 话 告 诉 我 们 ; 智 慧 是 力 量 的 源 泉 , 即 使 是 很 小 的 弱 者 , 如 果 能 因 地 制 宜 地 运 用 智谋 , 以 计 策 来 对 付 坏 人 , 那 一 样 能 战 胜 似 貌 强 大 的 敌 人 。安 徒 生 童 话 中 的 每 一 个 故 事 都 会 让 人 情 不 自 禁 的 想 到 人 生 , 获 得 启 示 。 安 徒 生 童 话 是 文 学宝 库 中 一 颗 灿 烂 夺 目 的 明 珠 , 这 些 作 品 饱 含 着 安 徒 生 的 艰 辛 , 智 慧 , 热 情 和 希 望 。 感 谢 安 徒 生,感 谢 安 徒 生 童 话 。读后感范文五《 安 徒 生 童 话 》 有 着 独 特 的 艺 术 风 格 : 即 诗 意 的 美 和 喜 剧 性 的 幽 默 。 前 者 为 主 导 风 格 , 多体 现 在 歌 颂 性 的 童 话 中 , 后 者 多 体 现 在 讽 刺 性 的 童 话 中 。这 本 书 里 , 每 一 个 故 事 都 会 给 我 带 来 启 发 , 如 : 我 读 完 《 打 火 匣 》 这 个 故 事 , 觉 得 它 很 精彩 。 我 特 别 喜 欢 故 事 里 讲 到 的 那 个 神 奇 的 打 火 匣 和 那 三 只 具 有 神 奇 魔 力 的 狗 , 现 实 生 活 中 , 虽 然 没 有 这 种 打 火 匣 , 但 我 相 信 , 那 三 只 勇 敢 、 机 智 、 忠 诚 的 狗 却 是 有 的 。 通 过 这 个 故 事 , 还 让我 体 会 到 了 , 面 对 任 何 困 难 , 只 要 不 放 弃 冷 静 面 对 , 就 会 使 自 己 找 到 好 方 法 成 功 渡 过 难 关 。喜 欢 童 话 倒 并 非 因 为 留 恋 童 年 , 迄 今 为 止 , 我 也 只 读 过 一 套 安 徒 生 童 话 , 出 版 时 间 很 早 ,现 在 精 装 的 绘 有 完 美 彩 图 的 版 本 , 我 是 看 不 进 去 的 。 应 该 说 , 安 徒 生 童 话 一 直 没 有 给 过 我 优 美的 感 觉 , 也 许 是 因 为 那 些 繁 体 字 的 晦 涩 , 或 者 是 铅 笔 画 插 图 的 线 条 , 又 或 者 是 仿 宋 体 冷 硬 的 字体 , 也 许 , 是 因 为 那 些 故 事 本 身 。 我 从 来 也 没 有 觉 得 安 徒 生 童 话 是 童 话 , 那 些 故 事 中 所 包 含 的深 沉 的 生 活 现 实 和 婉 转 表 达 出 的 含 义 常 常 让 我 不 寒 而 栗 — — 也 许 不 过 是 我 自 己 想 得 太 多 了 。 但不 管 怎 样 , 读 那 些 故 事 时 的 感 觉 , 无 论 是 带 着 梦 幻 的 迷 茫 , 还 是 抱 着 嫌 恶 的 恐 慌 , 总 是 难 忘 。在 读 到 《 卖 火 柴 的 小 女 孩 》 时 , 我 一 边 为 它 历 久 不 的 魅 力 而 折 服 , 一 边 又 产 生 了 许 多 思 绪 。即 便 小 时 侯 那 种 痛 恨 资 本 主 义 社 会 罪 恶 之 感 已 根 深 蒂 固 , 但 是 今 天 当 我 再 读 《 卖 火 柴 的 小 女孩 》 时 , 心 里 却 怎 么 也 挡 不 住 产 生 全 新 的 理 解 。 安 徒 生 的 这 篇 童 话 既 真 实 地 描 绘 了 穷 苦 人 的 悲惨 生 活 , 又 充 满 着 对 美 好 生 活 的 幻 想 。 其 实 安 徒 生 在 《 卖 火 柴 的 小 女 孩 》 中 写 小 女 孩 很 想 念 奶奶 , 究 其 写 作 动 机 , 我 想 实 际 上 这 个 故 事 传 达 了 他 对 母 爱 和 家 庭 的 渴 望 。 安 徒 生 1 4 岁 离 家 闯 荡之 后 终 身 未 婚 , 连 奶 奶 和 母 亲 去 世 时 他 也 不 在 身 边 。 亲 情 长 时 间 地 缺 失 , 一 辈 子 漂 泊 远 离 家 庭,对 家 庭 的 温 暖 只 能 靠 幻 想 和 怀 念 来 慰 籍 。作 者 本 身 出 身 贫 寒 , 对 社 会 上 贫 富 不 均 , 强 肉 强 食 的 现 象 感 受 极 深 : 一 面 是 饥 寒 交 迫 , 没有 欢 乐 , 受 人 欺 凌 — — 马 车 横 冲 直 撞 , 男 孩 抢 走 了 她 的 拖 鞋 ; 另 一 方 面 是 “ 每 个 窗 子 都 透 出 灯 光来 , 街 上 飘 着 一 股 烤 鹅 的 香 味 ” , 透 过 商 家 的 玻 璃 门 可 以 看 到 圣 诞 树 是 那 么 大 , 那 么 漂 亮 。 于 是整 片 作 品 让 人 感 到 充 满 着 作 者 对 不 幸 的 穷 人 深 切 的 同 情 , 以 及 对 贫 富 不 均 的 社 会 的 哀 怨 。 在 那个 时 代 , 作 者 找 不 到 摆 脱 不 幸 的 道 路 , 只 能 以 伤 感 的 眼 光 看 待 世 界 , 认 为 上 帝 是 真 , 善 , 美 的化 身 , 可 以 引 导 人 们 走 向 幸 福 。 作 者 写 道 : “ 奶 奶 把 小 女 孩 抱 起 来 , 搂 在 怀 里 。 她 们 俩 在 光 明 和快 乐 中 飞 走 了 , 越 飞 越 高 , 飞 到 那 没 有 寒 冷 , 没 有 饥 饿 也 没 有 痛 苦 的 地 方 去 了 。 ” 其 实 这 段 话 只能 说 是 幻 想 , 因 为 上 帝 根 本 就 不 可 能 存 在 的 , 在 那 个 时 代 也 不 可 能 存 在 没 有 寒 冷 , 没 有 饥 饿 也没 有 痛 苦 的 地 方 , 所 以 小 女 孩 会 痛 苦 地 死 去 了 。 当 我 再 次 细 读 该 文 时 , 我 发 现 其 实 小 女 孩 的 经历 固 然 有 许 多 不 幸 , 苦 难 , 但 是 作 者 却 一 再 强 调 小 女 孩 死 时 “ 嘴 上 带 着 微 笑 ” , “ 谁 也 不 知 道 她 曾经 看 到 过 多 么 看 到 过 多 么 美 丽 的 东 西 , 她 曾 经 多 么 幸 福 , 跟 着 她 奶 奶 一 起 走 向 新 年 的 幸 福 中去 。 ” 我 想 , 安 徒 生 的 本 意 是 认 为 死 去 就 可 以 不 再 受 痛 苦 , 对 生 活 在 苦 难 中 的 小 女 孩 来 说 是 一 种解 脱 。 安 徒 生 用 宗 教 的 思 想 阐 述 了 他 悲 天 悯 人 的 情 怀 。在 写 到 小 女 孩 面 对 如 此 不 幸 的 生 活 , 可 是 她 没 有 悲 观 绝 望 , 仍 对 生 活 充 满 美 好 的 憧 憬 , 这一 点 令 人 很 感 动 的 。 的 确 , 生 活 虽 然 窘 迫 , 但 是 人 不 能 失 去 对 生 活 的 追 求 和 向 往 。 当 今 中 国 虽然 还 有 许 多 不 发 达 地 区 , 但 是 又 有 多 少 人 靠 自 己 的 双 手 辛 勤 地 劳 动 和 奋 斗 改 变 了 生 活 的 面 貌 ,走 上 了 小 康 之 路 , 沿 着 这 个 角 度 我 进 一 步 思 考 , 人 生 道 路 漫 长 , 生 老 病 死 总 是 不 可 避 免 的 人 万一 与 上 不 幸 , 不 要 悲 观 和 绝 望 , 要 像 卖 火 柴 的 . 小 女 孩 一 样 怀 着 幻 想 和 追 求 。 我 想 可 以 说 教 给 我们 面 对 困 窘 和 艰 难 的 一 种 人 生 态 度 吧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