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葫芦的秘密》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20浏览次数:9
精 彩 片 段1 、 我 旁 边 只 有 那 只 小 铁 桶 陪 着 我 , 桶 里 有 一 只 螺 蛳 — — 孤 零 零 地 躺 在 那 里 , 斜 着 个 身 子 , 把脑 袋 伸 出 壳 来 张 望 着 , 好 像 希 望 找 上 一 个 伴 儿 似 的 。2 、 太 阳 快 要 落 下 去 了 。 河 面 上 闪 着 金 光 。 时 不 时 泼 刺 的 一 声 , 就 皱 起 一 圈 圈 的 水 纹 , 越 漾 越大 , 越 漾 越 大 , 把 我 的 钓 丝 荡 得 一 上 一 下 地 晃 动 着 。 这 一 来 鱼 儿 一 定 全 都 给 吓 跑 了 。3 、 真 的 是 一 个 葫 芦 ! — — 湿 答 答 的 。 满 身 绿 里 透 黄 , 像 香 蕉 苹 果 那 样 的 颜 色 。 并 不 很 大 , 兜儿 里 也 装 得 下 。 要 是 放 在 书 包 里 , 那 外 面 简 直 看 不 出 来 。4 、 忽 然 我 听 见 簌 簌 的 响 声 。 … … 我 吃 了 一 惊 。 抬 头 一 望 , 原 是 微 风 把 柳 枝 儿 吹 得 摇 摆 了 一 阵 。再 瞧 瞧 桶 里 , 仍 旧 是 那 静 静 的 半 桶 水 。5 、 那 个 葫 芦 一 面 滚 着 , 一 面 咕 噜 咕 噜 地 叨 唠 着 。 它 好 像 在 那 里 埋 怨 , 又 好 像 在 那 里 叹 气 。6 、 桶 里 的 半 桶 水 也 涨 到 了 大 半 桶 。 各 色 各 样 的 鱼 在 那 里 游 着 , 有 的 我 认 得 , 有 的 我 认 不 得 。有 几 条 小 鲫 鱼 活 泼 极 了 , 穿 梭 似 地 往 这 里 一 钻 , 往 那 里 一 钻 。 鲤 鱼 可 一 本 正 经 , 好 像 在 那 里 散步 , 对 谁 也 不 大 理 会 。7 、 最 叫 我 高 兴 的 是 , 还 有 一 批 很 名 贵 的 金 鱼 。 有 两 条 身 上 铺 满 了 一 点 点 白 的 , 好 像 镶 上 了 珍珠 。 还 有 两 条 — — 眼 睛 上 长 两 个 大 红 绣 球 , 一 面 游 一 面 漂 动 , 我 再 仔 细 一 瞧 , 才 发 现 还 有 几 条金 鱼 黑 里 透 着 金 光 , 尾 巴 特 别 大 , 一 举 一 动 都 像 舞 蹈 似 的 , 很 有 节 奏 。8 、 天 渐 渐 黑 了 下 来 。 上 弦 月 早 露 脸 了 , 独 自 个 儿 待 在 天 上 , 一 个 伴 儿 也 没 有 。 仔 细 瞧 瞧 , 远远 的 稀 稀 朗 朗 有 一 两 颗 星 星 。 你 一 数 , 可 又 添 出 了 几 颗 。9 、 我 刚 要 捡 起 苹 果 来 , 地 里 猛 地 又 竖 起 两 串 冰 糖 葫 芦 , 像 两 根 霸 王 鞭 插 在 那 里 似 的 , 迎 风 晃了 两 晃 。1 0 、 这 就 是 我 们 学 校 后 面 那 片 空 地 — — 仍 旧 空 荡 荡 的 。 四 面 有 隐 隐 约 约 的 亮 光 , 仿 佛 是 一 抹 橙黄 色 的 雾 。 半 个 月 亮 斜 挂 在 一 棵 槐 树 尖 儿 上 , 好 像 一 瓣 桔 子 。 这 空 地 上 就 染 上 一 层 淡 淡 的 雪 青色 , 看 来 以 为 是 降 了 霜 。1 1 、 宝 葫 芦 又 不 安 地 “ 咕 噜 ” 了 一 阵 。 接 着 就 像 漏 了 气 似 的 , 咝 的 一 声 。1 2 、 才 走 了 四 五 步 , 突 然 什 么 地 方 “ 巴 哒 巴 哒 ” 的 脚 步 响 了 两 声 , 就 有 一 双 手 从 我 身 后 猛 地 伸 了过 来 , 一 把 蒙 住 了 我 的 眼 睛 。1 3 、 那 个 蒙 我 眼 睛 的 人 可 真 有 耐 心 。 那 双 手 就 好 像 长 在 我 脸 上 的 一 样 。 要 不 是 我 扔 掉 手 里 的 钓竿 去 胳 肢 他 , 真 不 知 道 他 哪 一 辈 子 才 放 手 呢 。 他 一 笑 — — 活 像 喜 鹊 叫 唤 , 这 可 就 逃 不 掉 了 。1 4 、 我 一 下 子 站 了 起 来 , 仿 佛 要 答 先 生 的 考 题 似 的 。 一 会 儿 又 坐 下 , 因 为 我 马 上 发 现 这 根 本 用不 着 站 起 来 。 我 瞧 了 瞧 那 一 桶 害 人 的 鱼 。1 5 、 她 一 面 盘 着 腿 坐 在 床 上 补 着 袜 子 , 一 面 隔 着 墙 跟 我 说 着 话 。 后 来 她 还 提 到 了 一 些 别 的 什 么事 , 谁 也 听 不 明 白 。1 6 、 我 在 这 下 面 画 了 一 道 红 线 , 表 示 重 要 。 瞧 了 瞧 , 又 把 这 道 红 线 加 粗 一 些 , 因 为 本 儿 上 也 还有 许 多 别 的 重 要 记 载 , 也 都 是 有 红 线 做 记 号 , 只 有 粗 些 才 显 出 更 重 要 些 。 又 瞧 了 瞧 , 我 决 计 在那 下 面 再 加 一 道 蓝 线 。1 7 、 于 是 我 撒 腿 就 跑 , 见 弯 就 转 , 把 那 部 画 报 刷 地 抽 出 来 , 扔 到 了 厨 房 南 边 的 一 堆 煤 屑 旁 边 。我 轻 松 地 透 了 一 口 气 : “ 这 就 好 了 , 再 不 怕 了 。 ”1 8 、 我 正 这 么 想 着 , 正 想 得 差 不 多 了 , 忽 然 我 嘴 里 有 了 一 个 东 西 — — 我 虽 然 没 瞧 见 , 可 感 觉 得到 它 是 打 外 面 飞 进 来 的 , 几 乎 把 我 的 门 牙 都 打 掉 。 它 还 想 趁 势 往 我 食 道 里 冲 哩 : 要 不 是 我 气 力大 , 拿 舌 头 和 牙 齿 拚 命 这 么 合 力 一 挡 , 它 早 就 给 咽 下 去 了 。1 9 、 这 哪 里 还 像 我 的 屋 子 ! 窗 台 上 也 好 , 地 下 也 好 , 都 陈 列 着 一 盆 盆 的 花 — — 各 色 各 样 的 , 我简 直 叫 不 出 名 字 。 有 的 倒 挂 着 , 有 的 顺 长 着 , 有 的 还 打 叶 子 肋 窝 里 横 伸 出 来 。 一 瞧 就 知 道 这 全是 些 非 常 名 贵 的 花 草 。 我 原 先 那 两 盆 瓜 叶 菊 和 一 盆 文 竹 夹 在 这 中 间 , 可 就 显 得 怪 寒 碜 的 了 。2 0 、 那 上 面 有 一 只 很 好 看 的 小 花 瓶 , 跟 那 一 缸 金 鱼 并 排 站 着 , 不 知 道 这 到 底 是 哪 朝 哪 代 哪 个 地方 的 产 品 。 花 瓶 旁 边 整 整 齐 齐 排 列 着 四 块 黄 玉 似 的 圆 润 的 奶 油 炸 糕 , 还 热 和 着 呢 。 再 往 东 , 就竖 起 了 一 架 起 重 机 模 型 , 这 是 道 道 地 地 的 电 磁 起 重 机 。 它 的 东 南 方 还 躺 着 一 把 五 用 的 不 锈 钢 刀。靠 北 , 你 就 可 以 忽 然 发 现 一 个 陶 器 娃 娃 坐 在 那 里 , 睁 圆 了 一 双 眼 睛 , 爱 笑 不 笑 地 傻 瞧 着 你 。 她右 手 边 蹲 着 一 堆 湿 答 答 的 粘 土 , 看 样 子 大 概 有 两 斤 来 重 。 2 1 、 黑 金 鱼 好 像 害 怕 我 似 的 , 一 扭 身 就 游 了 开 去 。 我 眼 睛 老 跟 着 它 转 动 , 想 再 等 它 开 口 。 可 是它 竟 像 一 条 真 的 金 鱼 那 么 游 着 , 一 点 也 看 不 出 有 什 么 异 状 。 我 小 声 儿 问 : “ 喂 , 刚 才 不 是 你 跟 我说 话 来 么 ? ”2 2 、 渐 渐 的 , 纸 面 上 现 出 一 个 青 灰 色 的 小 点 , 慢 慢 儿 在 那 里 移 动 。 我 定 睛 一 看 , 仍 旧 是 一 张 白纸 。2 3 、 水 里 咚 地 一 声 响 , 仿 佛 落 下 了 一 个 什 么 重 东 西 似 的 , 溅 起 好 些 亮 闪 闪 的 水 星 儿 。 接 着 就 荡起 了 一 道 道 的 波 纹 , 一 个 圆 套 着 一 个 圆 — — 一 个 圆 一 道 光 圈 。 好 一 会 才 平 静 下 来 , 水 面 上 也 没有 反 光 了 : 只 瞧 见 有 一 丝 一 丝 的 蒸 气 冒 出 来 , 越 冒 越 多 , 越 冒 越 多 , 渐 渐 地 就 凝 成 了 一 抹 雪 青色 的 雾 。 那 个 宝 葫 芦 — — 那 个 神 奇 的 宝 贝 — — 就 连 个 影 子 也 不 见 了 。2 4 、 这 时 候 河 里 给 蒸 出 了 一 股 不 很 讨 厌 的 腥 味 儿 , 闻 着 有 一 点 儿 像 鱼 汤 。 这 跟 小 路 旁 边 的 臭 蒿气 味 混 到 了 一 块 儿 , 就 仿 佛 洒 了 些 芫 荽 菜 似 的 。2 5 、 “ 格 咕 噜 , 格 咕 噜 。 ” 我 吃 惊 得 跳 了 起 来 , 摸 了 摸 脑 门 子 。 我 四 面 瞧 瞧 。 可 闹 不 清 声 音 是 哪儿 来 的 。 河 里 也 没 发 现 什 么 , 此 刻 早 已 经 收 了 雾 , 看 得 清 清 楚 楚 是 一 片 平 静 的 水 , 一 丝 皱 纹 也没 有 。2 6 、 世 界 上 仍 旧 平 静 得 很 , 只 有 黄 莺 儿 在 什 么 树 顶 上 一 声 两 声 地 啭 着 , 柳 枝 儿 时 不 时 懒 洋 洋 地甩 动 一 下 。2 7 、 我 的 话 还 没 有 落 声 呢 , 就 瞧 见 这 些 个 碎 片 忽 然 跳 动 起 来 。 跳 哇 跳 的 , 就 乞 里 刮 哒 一 阵 响 ,又 拼 成 了 一 个 葫 芦 — — 跟 原 先 一 个 样 儿 , 连 个 裂 缝 都 没 有 。 色 气 还 照 旧 那 么 新 鲜 : 青 里 透 黄 。2 8 、 可 是 我 瞧 见 有 个 什 么 东 西 跳 到 了 我 脚 边 。 我 就 像 当 中 卫 的 接 到 了 球 似 的 , 连 忙 把 它 一 脚 踢回 出 去 。 跟 着 , 我 一 下 子 觉 着 我 腹 部 什 么 地 方 发 起 烫 来 , 仿 佛 施 行 了 热 敷 。 我 一 摸 — — 那 个 地方 忽 然 说 起 话 来 了 , 用 的 是 一 种 朗 诵 的 调 子 。2 9 、 我 坐 在 地 下 , 胳 膊 肘 搁 在 膝 盖 上 , 下 巴 搁 在 两 手 上 。 我 瞧 着 那 堆 火 慢 慢 儿 熄 灭 下 去 , 瞧 着那 一 缕 一 缕 的 轻 烟 往 上 升 。 我 一 动 也 不 动 。 后 来 连 烟 都 淡 得 没 有 了 。读 后 感 范 文 一今 天 , 我 怀 着 好 奇 的 心 情 读 了 《 宝 葫 芦 的 秘 密 》 这 本 书 。 这 本 书 主 要 讲 一 个 叫 王 葆 的 小 孩 做 事 不 爱 动 脑 筋 , 不 愿 费 力 气 , 一 次 他 做 梦 梦 到 自 己 得 到一 个 “ 宝 葫 芦 ” , 从 此 要 什 么 什 么 有 什 么 什 么 。 王 葆 乐 坏 了 , 没 想 到 适 得 其 反 , 到 惹 了 一 身 麻 烦,比 如 他 跟 同 学 们 下 象 棋 , 刚 想 吃 掉 对 方 的 马 , 那 马 就 直 接 飞 到 嘴 里 去 了 , 想 要 玩 牌 , 刚 拿 起 牌,就 发 现 别 人 的 牌 跑 到 自 己 的 手 里 了 , 考 试 时 , 他 不 会 做 , 宝 葫 芦 就 把 他 的 卷 子 跟 一 个 学 习 好 的同 学 调 换 了 , 王 葆 什 么 也 不 能 自 己 做 , 很 没 意 思 。 而 且 宝 葫 芦 帮 他 得 到 的 东 西 往 往 都 是 一 些 公物 或 者 别 人 已 经 制 作 出 来 的 东 西 搬 到 他 家 , 弄 得 大 家 很 奇 怪 的 问 王 葆 , 王 葆 只 能 处 处 躲 避 别 人的 追 问 , 失 去 朋 友 同 学 。宝 葫 芦 的 所 作 所 为 简 直 把 王 葆 变 成 了 小 偷 、 骗 子 和 强 盗 了 。 导 致 王 葆 最 后 抛 弃 了 “ 宝 葫 芦 ”。 读 完 以 后 , 使 我 深 深 的 明 白 了 , 凡 是 都 不 能 依 靠 自 己 , 不 能 变 成 一 个 懒 惰 无 比 、 没 有 用 甚至 成 为 社 会 累 赘 的 人 啊 ! 要 学 到 真 本 领 , 长 大 才 能 成 为 有 用 之 人 。 读 后 感 范 文 二暑 假 里 , 我 看 了 张 天 翼 所 写 的 《 宝 葫 芦 的 秘 密 》 这 本 书 , 脑 海 中 不 禁 浮 现 主 人 公 与 宝 葫 芦经 历 的 一 幕 幕 , 心 中 已 明 白 几 分 耕 耘 收 获 的 道 理 。王 葆 偶 然 间 得 到 宝 葫 芦 , 他 用 宝 葫 芦 帮 自 己 做 了 很 多 事 , 写 作 业 、 看 电 影 、 偷 商 店 玩 具 、钓 到 很 多 鱼 … … 甚 至 自 己 心 中 所 有 的 念 头 , 都 被 宝 葫 芦 察 觉 , 并 一 一 办 到 , 可 是 王 葆 渐 渐 发 现 自己 越 来 越 会 撒 谎 , 想 做 的 事 都 被 宝 葫 芦 抢 着 干 , 很 多 时 间 都 荒 废 了 , 什 么 事 情 也 没 办 成 , 一 无所 获 , 最 后 不 得 不 逃 学 。 这 种 害 怕 让 他 惊 醒 , 原 来 是 一 场 梦 , 告 诫 自 己 以 后 不 要 再 想 不 费 力 就得 到 了 东 西 。读 完 这 本 书 , 那 些 情 节 还 在 脑 海 中 浮 现 , 令 我 回 味 再 三 。 人 们 常 说 : ” 一 份 耕 耘 , 一 份 收 获“ 不 劳 动 , 哪 里 来 得 成 果 ; 不 耕 作 , 哪 里 来 得 丰 收 ; 不 用 功 , 哪 里 来 得 成 绩 ? 异 想 天 开 只 会 得 到幻 想 的 事 物 , 想 有 一 个 美 好 的 结 果 , 必 须 有 着 刻 苦 的 精 神 和 不 懈 的 努 力 。 也 许 每 个 人 都 想 要 得 到 最 好 的 东 西 , 也 许 每 个 人 都 想 要 悠 闲 的 生 活 , 也 许 每 个 人 都 希 望 少 动 手 事 办 好 , 可 耕 作 总 会让 你 的 田 园 里 结 出 丰 硕 之 果 , 有 付 出 就 必 会 有 回 报 。 每 一 天 都 付 出 一 点 , 时 间 长 久 , 便 会 酿 出最 醇 美 的 美 酒 。快 要 期 末 考 试 的 那 段 日 子 , 白 天 我 利 用 课 间 参 考 书 籍 , 夜 晚 我 挑 灯 夜 战 复 习 重 点 习 题 。 每个 课 间 看 见 别 人 玩 得 开 心 , 我 总 是 忍 不 住 想 要 投 入 到 他 们 当 中 去 , 可 转 念 一 想 , 考 试 了 , 让 自己 的 心 静 一 点 , 专 心 学 习 吧 ! 一 个 晚 上 , 一 道 思 考 题 难 住 了 我 , 那 时 我 的 眼 皮 想 要 “ 罢 工 ” , 可心 里 却 总 有 一 个 念 头 在 提 醒 我 : 千 万 不 能 睡 呀 ! 复 习 任 务 还 没 有 完 成 , 怎 么 能 睡 了 呢 ? 不 能 养成 拖 拉 的 习 惯 。 于 是 我 强 打 起 精 神 , 复 习 着 我 标 注 的 地 方 。 日 复 一 日 , 短 短 几 个 星 期 后 , 我 的复 习 任 务 已 经 完 成 了 , 为 考 试 做 好 了 ” 全 副 武 装 “ 的 准 备 。 期 末 考 试 后 分 数 下 来 了 , 那 鲜 红 的 分数 闪 耀 着 喜 庆 的 光 芒 , 我 付 出 的 精 力 总 算 得 到 了 回 报 。付 出 总 会 有 收 获 , 春 天 播 下 勤 奋 的 种 子 , 秋 天 收 获 成 功 的 果 实 。 在 来 年 的 春 天 里 , 我 要 播种 下 努 力 的 种 子 , 等 待 下 一 个 秋 天 金 黄 灿 灿 的 收 获 。读 后 感 范 文 三这 个 学 期 我 读 了 许 多 书 , 其 中 我 最 喜 欢 的 就 是 《 宝 葫 芦 的 秘 密 》 这 本 书 了 。这 本 书 主 要 写 了 一 个 叫 王 葆 的 小 男 孩 , 每 当 他 在 学 习 上 碰 到 困 难 , 或 在 课 余 生 活 中 遇 到 麻烦 时 , 他 就 幻 想 有 一 个 神 奇 的 宝 贝 出 现 来 帮 他 轻 松 地 实 现 目 标 。 一 天 , 他 去 湖 边 钓 鱼 , 结 果 钓到 了 宝 葫 芦 , 他 高 兴 极 了 , 于 是 便 把 宝 葫 芦 带 回 了 家 。 宝 葫 芦 帮 他 完 成 了 许 多 事 : 帮 王 宝 钓 鱼、帮 王 葆 写 作 业 、 帮 王 葆 做 模 型 , 帮 助 王 葆 ” 吃 棋 “ … …可 是 , 渐 渐 的 , 王 葆 发 现 宝 葫 芦 原 来 不 分 青 红 皂 白 , 只 懂 盲 目 服 从 , 他 生 气 了 , 把 宝 葫 芦升 扔 回 了 湖 里 , 但 同 时 他 也 认 识 到 了 自 己 的 错 误 , 检 讨 了 自 己 的 行 为 , 成 了 勤 奋 好 学 的 好 孩 子。这 本 书 中 有 一 句 话 令 我 印 象 深 刻 , 那 就 是 王 葆 老 师 常 说 的 ” 天 下 没 有 掉 馅 饼 的 事 , 只 能 靠 自己 努 力 。 “ 是 啊 , 这 句 话 是 真 对 , 天 下 没 有 不 劳 而 获 的 事 , 凡 事 只 有 靠 自 己 的 努 力 才 能 取 得 回 报。读 完 这 本 书 我 想 到 了 一 个 故 事 。 宋 国 有 一 个 农 民 , 一 天 , 这 个 农 夫 正 在 地 里 干 活 , 突 然一 只 野 兔 从 草 丛 中 窜 出 来 , 它 因 受 了 惊 吓 而 拼 命 地 奔 跑 , 不 料 一 下 子 撞 到 农 夫 地 头 的 一 截 树根 上 , 折 断 脖 子 死 了 。 农 夫 便 放 下 手 中 的 农 活 , 走 过 去 捡 起 死 兔 子 , 他 非 常 庆 幸 自 己 的 好 运气 。 后 来 , 农 夫 每 天 就 这 样 守 在 树 桩 边 , 等 着 天 上 掉 馅 饼 , 希 望 再 捡 到 兔 子 , 然 而 他 始 终 没有 再 得 到 , 农 田 里 的 苗 也 枯 萎 了 。回 想 以 前 , 我 也 做 过 这 样 的 傻 事 。 记 得 三 年 级 的 时 候 , 数 学 老 师 布 置 每 天 写 两 面 口 算 题 卡 ,我 一 直 偷 懒 没 有 写 , 等 到 老 师 快 检 查 的 时 候 , 就 找 同 学 抄 一 遍 。 回 到 家 后 , 我 把 《 口 算 题 卡 》交 给 爸 爸 批 改 , 就 心 虚 的 赶 快 开 溜 了 , 去 写 别 的 作 业 。 没 过 多 长 时 间 , 爸 爸 就 怒 气 冲 天 的 把 我叫 了 过 去 , 我 仔 细 一 看 , 原 来 是 太 着 急 了 , 把 前 一 面 的 答 案 抄 到 了 后 一 面 , 这 一 面 没 对 一 题 。我 低 着 头 , 不 敢 看 爸 爸 那 张 阴 云 密 布 的 脸 , 我 羞 愧 极 了 , 恨 不 得 找 个 地 缝 钻 进 去 , 我 知 道 再 也瞒 不 下 去 了 , 就 只 好 跟 爸 爸 妈 妈 坦 白 , 妈 妈 听 了 我 的 话 , 气 极 了 , 把 我 打 了 一 顿 。看 了 《 宝 葫 芦 的 秘 密 》 , 我 明 白 了 : 世 界 上 没 有 不 劳 而 获 的 事 。 只 有 一 点 一 滴 地 不 懈 努 力 ,才 能 收 获 最 美 最 甜 的 果 实 , 不 然 只 会 适 得 其 反 。读 后 感 范 文 四我 读 过 的 书 如 同 沙 滩 上 的 贝 壳 , 而 最 特 别 的 一 个 , 也 是 留 给 我 印 象 最 深 的 则 是 这 本 张 天 翼写 得 宝 葫 芦 的 秘 密 。自 从 有 了 这 本 书 , 我 便 爱 不 释 手 , 天 天 抱 在 手 里 看 。这 本 书 主 要 写 王 葆 是 一 个 学 习 不 好 的 同 学 , 自 从 听 奶 奶 说 世 界 上 有 宝 葫 芦 这 个 东 西 时 , 他就 整 天 盼 望 着 自 己 有 一 个 这 样 神 奇 的 东 西 。 有 一 天 晚 上 , 王 葆 做 梦 时 , 梦 见 自 己 在 湖 边 钓 鱼 钓上 来 了 一 个 宝 葫 芦 , 宝 葫 芦 给 他 变 了 一 桶 名 贵 的 鱼 , 他 更 加 喜 欢 宝 葫 芦 了 , 从 此 , 他 过 上 了 ” 幸福 “ 的 生 活 。每 天 放 学 回 家 都 有 好 吃 的 , 想 要 什 么 就 要 什 么 。 可 是 宝 葫 芦 给 他 的 生 活 也 增 添 了 不 少 麻 烦 :下 棋 时 , 别 人 的 棋 不 是 少 这 就 是 少 那 , 打 牌 的 时 候 也 不 能 和 别 人 好 好 打 。 更 可 笑 的 是 杨 栓 以 为他 这 些 东 西 都 是 偷 来 的 , 佩 服 的 五 体 投 地 , 要 拜 他 为 师 , 王 葆 更 是 哭 笑 不 得 。 数 学 考 试 时 , 王 葆 问 宝 葫 芦 要 答 案 , 它 竟 把 苏 鸣 凤 的 卷 子 拿 来 , 结 果 王 葆 被 老 师 训 了 一 顿 。 最 后 , 王 葆 再 也 忍不 住 了 , 将 宝 葫 芦 的 事 说 了 出 去 。 最 后 王 葆 才 得 知 这 是 一 个 梦 。“ 自 己 的 事 情 自 己 干 , 靠 天 靠 地 靠 祖 上 , 不 算 是 好 汉 ! ” 这 本 书 使 我 明 白 了 什 么 事 都 要 自 己干 , 靠 不 住 别 人 , 既 使 别 人 帮 你 干 了 , 他 们 能 帮 你 们 干 一 辈 子 吗 !前 几 天 , 妈 妈 给 我 说 了 一 则 新 闻 , 一 对 夫 妻 , 男 方 要 出 差 , 大 概 要 去 三 天 , 便 给 女 方 做 了三 天 的 饭 , 结 果 多 去 了 几 天 , 五 天 后 才 能 到 家 。 而 女 方 好 吃 懒 做 , 连 饭 也 不 会 做 , 整 整 在 家 饿了 两 天 , 竟 然 还 饿 晕 了 。由 此 可 见 , 靠 谁 都 不 如 靠 自 己 , 只 有 自 己 会 干 了 , 掌 握 了 , 才 能 不 使 自 己 饿 肚 子 , 假 如 现在 宝 葫 芦 给 他 变 东 西 终 有 一 天 , 宝 葫 芦 的 本 领 消 失 了 , 他 该 怎 么 办 呢 ?我 还 读 过 一 则 小 故 事 : 一 个 人 , 去 庙 里 求 观 音 让 他 们 家 的 光 景 好 一 些 , 而 旁 边 也 有 一 个 人 ,他 和 观 音 长 得 像 极 了 , 那 人 就 问 : 你 就 是 观 音 吗 ? 他 说 : ” 是 的 。 “ 那 人 又 问 : ” 那 你 为 什 么 还 求自 己 呢 ? “ 观 音 笑 了 笑 说 : ” 求 人 不 如 求 己 呀 ! “只 有 自 己 才 能 帮 自 己 , 在 这 变 化 万 千 的 社 会 中 , 只 有 有 能 力 才 能 有 很 好 的 地 位 , 反 之 , 没有 能 力 的 人 只 能 喝 西 北 风 。让 我 们 用 自 己 勤 劳 的 双 手 , 为 自 己 创 造 更 好 的 明 天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