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索亚历险记》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39浏览次数:8
精 彩 片 段1 、 不 到 两 分 钟 , 甚 至 更 短 , 他 已 将 全 部 烦 恼 给 忘 记 了 。 就 像 大 人 们 的 烦 恼 也 是 烦 恼 一 样 ,他 忘 记 烦 恼 并 不 是 因 为 他 的 烦 恼 对 他 不 怎 么 沉 重 和 难 受 , 而 是 因 为 一 种 新 的 、 更 强 烈 的 兴 趣 暂时 压 倒 并 驱 散 了 他 心 中 的 烦 闷 — — 就 像 大 人 们 在 新 奇 感 受 的 兴 奋 之 时 , 也 会 暂 时 忘 却 自 己 的 不幸 一 样 。2 、 在 吹 这 个 调 子 的 时 候 , 舌 头 断 断 续 续 地 抵 住 口 腔 的 上 腭 — — 读 者 若 曾 经 也 是 孩 子 的 话,也 许 还 记 得 该 怎 样 吹 这 种 口 哨 。3 、 他 的 背 刚 一 转 过 来 , 那 男 孩 子 就 抓 起 一 块 石 头 朝 他 砸 过 来 , 正 打 在 汤 姆 的 背 上 , 接 着 就夹 着 尾 巴 , 像 羚 羊 似 的 飞 快 地 跑 掉 了 。4 、 个 人 的 心 中 都 荡 漾 着 一 首 歌 , 有 些 年 轻 人 情 不 自 禁 地 唱 出 了 这 首 歌 。 每 个 人 脸 上 都 洋 溢着 欢 乐 , 每 个 人 的 脚 步 都 是 那 么 轻 盈 。 洋 槐 树 正 开 着 花 , 空 气 里 弥 漫 着 芬 芳 的 花 香 。 村 庄 外 面高 高 的 卡 第 夫 山 上 覆 盖 着 绿 色 的 植 被 , 这 山 离 村 子 不 远 不 近 , 就 像 一 块 “ 乐 土 ” , 宁 静 安 详 , 充满 梦 幻 , 令 人 向 往 。5 、 。 他 叹 了 一 口 气 , 用 刷 子 蘸 上 灰 浆 , 沿 着 最 顶 上 一 层 木 板 刷 起 来 。 接 着 又 刷 了 一 下 , 二下 。 看 看 刚 刷 过 的 不 起 眼 的 那 块 , 再 和 那 远 不 着 边 际 的 栅 栏 相 比 , 汤 姆 灰 心 丧 气 地 在 一 块 木 箱子 上 坐 下 来 。6 、 他 正 在 吃 苹 果 , 不 时 地 发 出 长 长 的 、 好 听 的 “ 呜 — — ” 的 叫 声 , 隔 会 儿 还 “ 叮 当 当 、 叮 当当 ” 地 学 铃 声 响 , 他 这 是 在 扮 演 一 只 蒸 汽 轮 船 。7 、 这 些 土 块 像 冰 雹 似 的 , 在 希 德 周 围 满 天 飞 舞 。8 、 他 傻 乎 乎 地 耍 弄 一 阵 子 , 然 后 一 面 做 惊 险 的 体 操 动 作 , 一 面 眼 往 旁 边 瞟 了 一 下 , 见 那 小姑 娘 正 朝 房 子 走 去 。9 、 因 为 洗 干 净 的 地 方 只 局 限 于 两 腮 帮 子 和 下 巴 上 面 , 看 上 去 像 个 假 面 具 似 的 。 在 下 巴 以 下和 腮 帮 子 两 旁 , 还 有 很 大 一 片 没 有 沾 过 水 , 黑 乎 乎 的 , 从 脖 子 一 直 往 下 , 往 后 伸 展 。1 0 、 这 位 校 长 是 个 3 5 岁 的 瘦 子 , 蓄 着 沙 滩 色 的 山 羊 胡 和 沙 滩 色 的 短 头 发 ; 他 穿 着 一 副 硬挺 挺 的 衣 服 领 子 , 领 边 几 乎 顶 到 他 耳 边 , 两 个 尖 尖 的 领 角 顺 着 脖 子 弯 过 来 , 齐 到 他 的 嘴 角 — —就 像 一 堵 围 墙 似 的 , 逼 着 他 只 能 往 前 方 看 , 每 当 他 要 看 旁 边 的 时 候 , 就 不 得 不 把 整 个 身 子 都 转过 来 ; 他 的 下 巴 托 在 一 条 宽 大 的 领 结 上 面 , 那 个 领 结 就 像 一 张 支 票 那 样 又 宽 又 长 , 周 围 还 带 有花 边 。 他 的 靴 子 头 尖 尖 的 , 向 上 翘 着 , 这 在 当 时 非 常 时 髦 , 好 像 雪 橇 下 面 翘 起 来 的 滑 刀 一 样 —— 这 种 时 新 式 样 是 年 青 人 耐 心 地 、 吃 力 地 一 连 几 个 钟 头 地 坐 着 把 脚 趾 拼 命 顶 着 墙 的 结 果 。 华 尔特 先 生 态 度 非 常 庄 重 , 心 地 虔 诚 而 实 在 。1 1 、 这 是 一 篇 很 好 的 、 内 容 丰 富 的 祷 告 词 , 面 面 俱 到 : 它 为 教 堂 和 里 面 的 孩 子 们 祈 祷 ; 为全 县 向 主 求 福 ; 为 漂 泊 在 狂 风 暴 雨 的 海 洋 上 可 怜 的 水 手 们 求 福 ; 为 被 迫 在 欧 洲 君 主 制 度 和 东 方专 制 制 度 铁 蹄 下 呻 吟 着 的 数 万 劳 苦 大 众 求 福 ; 为 那 些 有 了 教 主 的 光 和 福 音 而 熟 视 无 睹 、 充 耳 不闻 的 人 求 福 ; 为 远 处 海 岛 上 的 那 些 异 帮 教 徒 求 福 ; 最 后 牧 师 祈 求 天 主 恩 准 他 所 说 的 话 , 希 望 他的 话 像 播 种 在 肥 沃 土 地 里 的 种 子 一 样 , 将 会 开 花 结 果 , 造 福 无 穷 。1 2 、 在 祈 祷 做 到 半 中 间 的 时 候 , 有 一 只 苍 蝇 落 在 他 前 面 的 座 椅 靠 背 上 , 它 不 慌 不 忙 地 搓 着腿 , 伸 出 胳 膊 抱 住 头 , 用 劲 地 擦 着 脑 袋 , 它 的 头 几 乎 好 像 要 和 身 子 分 家 似 的 , 脖 子 细 的 像 根 线,露 出 来 看 得 清 清 楚 楚 。1 3 、 它 又 用 后 腿 拨 弄 翅 膀 , 把 翅 膀 向 身 上 拉 平 , 好 像 翅 膀 是 它 礼 服 的 后 摆 ; 它 不 紧 不 慢 ,自 在 逍 遥 地 老 在 那 儿 做 着 一 全 套 梳 妆 打 扮 的 动 作 , 似 乎 很 清 楚 自 己 是 绝 对 安 全 的 。 这 只 苍 蝇 的逍 遥 劲 让 汤 姆 心 里 难 受 极 了 。1 4 、 他 很 自 然 地 弹 了 一 下 手 指 , 那 甲 虫 就 滚 到 过 道 里 , 仰 面 朝 天 , 无 奈 地 弹 动 着 它 那 几 条腿 , 翻 不 了 身 。 汤 姆 把 被 咬 痛 的 手 指 放 到 嘴 里 , 眼 巴 巴 地 看 着 “ 大 钳 甲 虫 ” , 很 想 把 它 抓 回 来 ,可 是 他 怎 么 也 够 不 到 。1 5 、 它 审 视 了 一 下 这 个 俘 虏 , 围 着 它 转 了 一 圈 , 远 远 地 闻 了 闻 , 又 围 着 它 走 了 一 圈 , 胆 子渐 渐 大 了 起 来 , 靠 近 点 又 闻 了 闻 。 它 张 开 嘴 , 小 心 翼 翼 地 想 把 它 咬 住 , 可 是 却 没 咬 住 。1 6 、 哈 克 贝 利 经 常 穿 着 大 人 们 丢 弃 不 要 的 旧 衣 服 , 总 是 满 身 开 花 , 破 布 乱 飘 。 他 的 帽 子 很大 很 破 , 边 上 有 一 块 月 牙 形 的 帽 边 子 耷 拉 着 。 他 要 是 穿 着 上 装 的 话 , 那 上 装 就 差 不 多 拖 到 他 的脚 后 跟 , 背 后 的 两 排 并 齐 的 扣 子 一 直 扣 到 屁 股 ; 裤 子 却 只 有 一 根 吊 带 ; 裤 子 裆 部 像 个 空 空 的 口袋 似 地 垂 得 很 低 。 裤 腿 没 有 卷 起 的 时 候 , 毛 了 边 的 下 半 截 就 在 灰 土 里 拖 来 拖 去 。 1 7 、 他 在 松 木 板 凳 的 一 头 坐 下 来 , 那 女 孩 子 一 仰 头 , 身 子 往 另 一 头 移 了 移 。 大 家 相 互 推 推胳 膊 , 眨 眨 眼 睛 , 低 声 耳 语 。1 8 、 汤 姆 略 微 挪 开 左 手 , 石 板 上 画 的 是 座 房 子 , 画 得 既 不 好 又 模 模 糊 糊 , 两 个 山 墙 头 , 还有 一 缕 炊 烟 从 烟 囱 里 袅 袅 升 起 。1 9 、 远 处 赤 日 炎 炎 下 , 卡 第 夫 山 在 一 层 微 微 闪 动 的 热 浪 中 , 显 得 青 翠 欲 滴 , 紫 莹 莹 的 , 远看 上 去 十 分 柔 和 ; 几 只 鸟 儿 悠 闲 地 在 高 高 的 天 空 上 翱 翔 ; 只 有 几 只 牛 还 算 是 活 着 的 东 西 , 可 它们 却 在 睡 觉 。2 0 、 他 走 进 一 片 茂 密 的 森 林 , 披 荆 斩 棘 , 闯 出 一 条 路 , 来 到 林 中 深 处 , 在 一 棵 枝 叶 茂 盛 的橡 树 下 , 一 屁 股 坐 到 青 苔 地 上 。2 1 、 树 林 里 纹 丝 不 动 , 中 午 的 闷 热 , 令 人 窒 息 , 连 树 上 的 鸟 儿 都 停 止 了 歌 唱 。2 2 、 大 地 一 片 昏 睡 , 只 有 远 处 偶 尔 才 传 来 一 两 声 啄 木 鸟 啄 木 的 得 得 声 , 这 使 得 原 本 寂 静 的森 林 显 得 更 加 寂 然 无 声 , 汤 姆 也 更 加 觉 得 孤 独 无 援 。2 3 、 只 见 他 上 身 穿 件 黑 色 绒 布 紧 身 衣 , 下 身 是 条 宽 大 短 裤 , 脚 蹬 肥 大 长 统 靴 , 还 背 着 大 红肩 带 , 腰 带 上 挂 着 马 枪 , 身 边 还 别 了 把 用 损 了 的 短 剑 。 那 顶 垂 边 的 帽 子 上 飘 着 翎 毛 , 黑 旗 迎 风招 展 , 上 面 交 叉 着 骷 髅 头 和 白 骨 。2 4 、 汤 姆 迅 速 地 脱 掉 上 衣 和 裤 子 , 把 背 带 改 成 腰 带 , 拨 开 朽 木 后 面 的 灌 木 丛 , 找 出 一 副 简陋 的 弓 箭 , 一 把 木 片 的 剑 和 一 只 锡 皮 喇 叭 。 片 刻 之 间 他 就 抓 着 这 些 东 西 , 赤 着 脚 , 敝 着 怀 , 跳出 去 了 。2 5 、 于 是 , 他 俩 一 前 一 后 , 踮 着 脚 尖 , 偷 偷 走 过 去 。 在 离 那 人 不 到 五 步 远 的 地 方 , 汤 姆 啪地 一 声 , 踩 断 了 一 根 树 枝 。 那 人 哼 哼 着 稍 微 动 了 一 下 身 子 , 脸 暴 露 在 月 光 下 , 原 来 是 莫 夫 · 波 特。2 6 、 赤 手 大 盗 费 恩 偷 来 了 一 只 长 柄 平 底 煎 锅 , 外 带 些 烤 得 半 干 的 烟 叶 , 几 个 玉 米 棒 子 , 准备 用 来 做 烟 斗 。2 7 、 在 距 离 树 林 深 处 二 三 十 步 远 的 地 方 , 他 们 紧 挨 着 一 根 倒 伏 于 地 的 大 树 干 生 起 火 , 架 起平 底 煎 锅 烧 熟 了 些 咸 肉 当 晚 餐 , 还 把 带 来 的 玉 米 面 包 吃 掉 了 一 半 。2 8 、 烈 焰 腾 腾 , 辉 耀 着 他 们 的 脸 庞 , 也 照 亮 了 他 们 用 树 干 撑 起 的 那 座 林 中 圣 殿 , 还 把 流 光镀 到 那 些 光 滑 得 似 油 漆 过 一 般 的 树 叶 上 和 那 些 缀 着 花 朵 的 青 藤 上 。2 9 、 此 时 正 值 凉 爽 的 、 灰 蒙 蒙 的 黎 明 时 分 , 林 子 里 一 片 静 谧 , 给 一 种 甜 蜜 的 安 息 与 和 平 的气 氛 围 扰 着 。 树 叶 儿 一 动 也 不 动 , 没 有 任 何 声 音 打 扰 大 自 然 的 酣 眠 。 露 珠 儿 还 逗 留 在 树 叶 和 草叶 上 。 一 层 白 色 的 灰 烬 盖 在 那 堆 火 上 , 一 缕 淡 淡 的 烟 直 飘 向 天 空 。3 0 、 大 自 然 从 沉 睡 中 醒 来 , 精 神 抖 擞 地 把 一 片 奇 景 展 现 在 这 惊 奇 的 孩 子 的 眼 底 。3 1 、 一 条 小 青 虫 从 一 片 带 露 的 叶 子 上 爬 过 来 , 不 时 地 把 大 半 截 身 子 翘 在 空 中 , 四 处 “ 嗅 一嗅 ” , 接 着 又 向 前 爬 — — 汤 姆 说 它 是 在 打 探 。 这 条 小 虫 自 动 爬 近 他 身 边 时 , 他 像 一 块 石 头 一 样凝 然 不 动 , 满 心 希 望 它 能 爬 得 再 近 些 。 那 条 小 虫 一 会 儿 继 续 向 他 爬 过 来 , 一 会 儿 又 好 像 改 变 了主 意 , 打 算 往 别 处 去 。3 2 、 这 时 , 不 知 道 从 什 么 地 方 来 了 一 大 群 蚂 蚁 , 正 忙 着 搬 运 东 西 ; 其 中 一 只 正 用 两 条 前 肢抓 住 一 只 有 自 己 身 体 五 倍 大 的 死 蜘 蛛 , 奋 力 往 前 拖 , 直 拖 着 它 爬 上 了 树 干 。3 3 、 随 后 又 有 一 只 樫 鸟 尖 叫 着 疾 飞 而 下 , 像 一 团 一 闪 而 过 的 蓝 色 火 焰 , 落 到 一 根 小 树 枝 上,汤 姆 几 乎 一 伸 手 就 能 够 到 它 。 它 歪 着 脑 袋 , 十 分 好 奇 地 打 量 着 这 几 位 不 速 之 客 ; 还 有 一 只 灰 色的 松 鼠 和 一 只 狐 狸 类 的 大 东 西 匆 匆 跑 来 , 一 会 儿 坐 着 观 察 这 几 个 孩 子 , 一 会 儿 又 冲 他 们 叫 几 声。3 4 、 此 时 自 然 界 的 万 物 全 都 醒 来 , 充 满 了 活 力 。 这 儿 那 儿 , 一 道 道 阳 光 如 长 矛 一 般 从 茂 密的 树 叶 中 直 刺 下 来 , 几 只 蝴 蝶 扇 着 翅 膀 , 在 翩 翩 起 舞 。3 5 、 可 能 是 一 阵 湍 流 也 可 能 是 一 股 上 涨 的 潮 水 , 冲 走 了 他 们 的 小 木 筏 。 他 们 却 为 此 感 到 庆幸 。 因 为 没 有 了 木 筏 , 就 像 是 烧 毁 了 他 们 与 文 明 世 界 间 的 桥 梁 , 斩 断 了 他 们 回 返 的 念 头 。3 6 、 哈 克 在 附 近 发 现 了 一 眼 清 泉 , 孩 子 们 就 用 阔 大 的 橡 树 叶 和 胡 桃 树 叶 做 成 杯 子 , 他 们 觉得 这 泉 水 有 股 子 森 林 的 清 香 , 完 全 可 以 取 代 咖 啡 。3 7 、 他 们 拨 开 河 边 的 灌 木 丛 , 偷 眼 往 水 面 观 瞧 。 那 只 摆 渡 用 的 小 蒸 汽 船 在 镇 子 下 游 大 约 一英 里 的 地 方 , 顺 流 而 下 。 宽 大 的 甲 板 上 像 是 站 满 了 人 。 另 外 有 好 多 小 船 在 渡 船 附 近 划 动 , 漂 来漂 去 , 可 孩 子 们 却 吃 不 准 船 上 的 人 在 干 什 么 。 后 来 , 渡 船 边 突 地 冒 出 来 一 大 股 白 烟 , 它 似 闲 云一 般 弥 散 升 腾 开 来 。 与 此 同 时 , 那 种 沉 闷 的 声 音 又 灌 进 他 们 的 耳 鼓 。 3 8 、 天 空 中 星 辰 闪 烁 , 大 地 上 万 籁 俱 寂 。 他 悄 悄 溜 下 河 堤 , 睁 大 眼 睛 四 处 张 望 , 然 后 潜 入水 中 , 游 了 三 四 下 , 就 爬 到 船 尾 那 只 “ 突 突 ” 待 命 的 小 艇 上 了 , 躺 在 坐 板 下 面 , 气 喘 吁 吁 地 等 着开 船 。3 9 、 有 时 候 , 他 们 一 窝 就 能 弄 出 五 六 十 只 乌 龟 蛋 来 。 这 些 蛋 呈 白 色 , 圆 溜 溜 的 。 那 天 晚 上,他 们 吃 了 一 顿 美 味 可 口 的 煎 蛋 , 星 期 五 早 上 又 饱 啖 了 一 回 。4 0 、 他 们 相 互 追 逐 , 转 着 圈 圈 跑 , 边 跑 边 脱 掉 身 上 的 衣 服 , 等 全 身 脱 个 精 光 后 , 继 续 嬉 闹,一 直 跑 到 沙 洲 的 浅 水 滩 上 , 逆 着 水 流 站 着 , 水 流 从 他 们 腿 上 冲 过 , 时 常 要 把 他 们 冲 倒 , 这 种 冒险 给 他 们 带 来 了 极 大 的 乐 趣 。 有 时 候 , 他 们 弯 腰 曲 背 站 在 一 块 , 互 相 用 手 掌 往 对 方 脸 上 击 水 。大 家 越 击 越 近 , 头 歪 向 一 边 , 避 开 透 不 过 气 来 的 水 。 最 后 , 他 们 扭 成 一 团 , 经 过 一 番 拼 搏 , 弱者 终 于 被 按 到 水 里 , 于 是 大 家 一 齐 钻 进 水 里 , 几 双 雪 白 的 胳 膊 和 腿 在 水 里 缠 在 一 起 , 然 后 猛 地钻 出 水 面 就 喷 水 , 哈 哈 大 笑 , 气 喘 如 牛 。4 1 、 一 阵 短 暂 的 间 隙 过 后 , 又 是 一 道 悚 目 惊 心 的 闪 光 , 把 黑 夜 照 得 亮 如 白 昼 , 他 们 脚 下 的小 草 也 历 历 可 辨 ; 同 时 , 三 张 惨 白 、 惊 惧 的 脸 也 毕 露 无 遗 。 一 阵 沉 雷 轰 轰 隆 隆 当 空 滚 过 , 渐 去渐 远 , 消 失 在 遥 远 的 天 边 。 一 阵 凉 风 袭 来 , 树 叶 沙 沙 作 响 , 火 堆 里 的 灰 , 雪 花 似 地 四 处 飞 撒 。4 2 、 他 们 讲 不 出 话 来 , 因 为 那 块 旧 帆 篷 噼 噼 啪 啪 响 得 太 厉 害 , 这 么 大 的 噪 音 实 在 没 法 交 谈。狂 风 越 刮 越 猛 , 不 久 便 吹 断 了 系 帆 篷 的 绳 子 , 把 它 一 卷 而 飞 。 孩 子 们 手 挽 着 手 , 逃 向 河 岸 上 一棵 大 橡 树 底 下 躲 雨 , 一 路 上 磕 磕 绊 绊 , 碰 破 了 许 多 地 方 。4 3 、 闪 电 把 天 空 也 照 亮 了 , 把 天 宇 下 的 万 物 映 衬 得 分 外 鲜 明 ; 被 风 吹 弯 的 树 木 、 白 浪 翻 腾的 大 河 、 大 片 随 风 飞 舞 的 泡 沫 以 及 河 对 岸 高 耸 的 悬 崖 峭 壁 的 模 糊 轮 廓 , 都 在 那 飞 渡 的 乱 云 和 斜飘 的 雨 幕 中 乍 隐 乍 现 。读 后 感 范 文 一《 汤 姆 索 亚 历 险 记 》 是 美 国 大 文 豪 马 克 · 吐 温 以 美 国 少 年 生 活 为 主 体 写 成 的 。 故 事 的 时 代 背景 , 是 十 九 世 纪 美 国 密 西 西 比 河 的 圣 彼 得 堡 。  故 事 的 主 人 公 汤 姆 是 个 天 真 、 活 泼 而 又 顽 皮 的 典 型 美 国 少 年 。 他 和 野 孩 子 夏 克 , 各 干 出 了许 多 令 人 捧 腹 的 妙 事 。 像 汤 姆 被 罚 粉 刷 围 墙 , 竟 施 出 诡 计 , 不 但 使 别 的 孩 子 心 甘 情 愿 代 替 他 工作 , 还 自 动 奉 上 谢 礼 。后 来 和 夏 克 逃 到 荒 岛 去 , 人 们 以 为 他 们 淹 死 了 , 正 在 教 堂 为 他 们 举 行 丧 礼 , 而 他 们 却 躲 在教 堂 的 钟 楼 上 偷 听 。 这 些 顽 皮 的 举 动 , 虽 然 不 能 给 我 们 做 模 范 , 但 是 , 他 为 了 正 义 , 毅 然 地 挺身 出 来 作 证 人 , 拯 救 那 无 辜 的 罪 犯 沫 夫 彼 得 。 并 在 顽 皮 之 余 , 居 然 和 夏 克 破 获 了 一 桩 谋 杀 案 ,成 为 众 人 钦 佩 的 小 英 雄 。 看 来 , 汤 姆 也 有 值 得 我 们 学 习 的 地 方 。其 实 孩 子 的 顽 皮 有 时 候 正 好 体 现 了 孩 子 的 天 真 烂 漫 。   这 种 童 真 过 了 孩 童 时 代 就 很 难 再 寻 ,能 让 我 们 找 到 的 , 就 只 有 一 点 点 偶 尔 才 会 想 起 的 甜 蜜 回 忆 。 我 相 信 , 即 使 你 的 童 年 再 艰 苦 , 回想 起 来 你 也 会 很 开 心 。 谁 没 有 在 小 时 候 做 过 一 件 半 件 的 傻 事 ? 当 你 越 长 大 , 你 就 会 越 觉 得 这 些傻 事 有 趣 。我 说 童 年 就 像 一 罐 甜 酒 , 时 隔 越 久 , 尝 起 来 就 越 香 , 越 纯 , 越 让 人 回 味 。   人 总 是 会 长 大 的除 了 个 儿 长 高 了 , 身 子 强 壮 了 以 外 , 人 的 思 想 也 在 长 。 你 对 世 界 的 看 法 不 同 了 , 懂 事 了 , 不 再幼 稚 了 。 不 过 人 是 要 越 变 越 好 才 是 。 千 万 不 能 像 历 险 记 里 的 那 个 心 狠 手 辣 的 坏 蛋 卓 伊 一 样 , 他坏 事 做 尽 , 人 见 人 憎 。 但 最 后 他 还 是 恶 有 恶 报 , 得 到 了 一 个 活 活 饿 死 在 山 洞 里 的 下 场 。  看 完 《 汤 姆 索 亚 历 险 记 》 , 我 真 羡 慕 汤 姆 能 有 如 此 有 趣 的 经 历 。 这 本 书 让 人 看 起 来 津 津 有味 , 甚 至 废 寝 忘 食 。 我 想 , 《 汤 姆 索 亚 历 险 记 》 在 你 烦 闷 的 时 候 或 许 能 让 你 一 笑 解 千 愁 。读 后 感 范 文 二《 汤 姆 索 亚 历 险 记 》 的 主 人 公 汤 姆 · 索 亚 , 是 一 个 多 重 角 色 的 集 合 体 — — 顽 劣 异 常 、 足 智 多谋 、 喜 欢 冒 险 、 富 有 同 情 心 。 随 着 作 者 妙 趣 横 生 的 叙 述 , 随 着 故 事 情 节 离 奇 古 怪 的 展 开 , 让 读者 感 到 : 汤 姆 的 生 活 是 那 么 充 满 激 情 和 挑 战 , 在 困 难 面 前 , 在 危 险 面 前 , 汤 姆 一 直 乐 观 坚 强 ,他 有 足 够 的 能 力 来 驾 驭 自 己 的 生 活 。 细 细 品 读 此 书 , 这 个 “ 坏 ” 孩 子 的 “ 好 ” 让 人 内 心 充 满 着 感 动。汤 姆 · 索 亚 是 个 “ 坏 小 子 ” 。 他 不 听 话 , 他 耍 花 招 , 他 性 情 顽 劣 。 姨 妈 管 不 住 他 , 他 带 领 小 伙伴 “ 打 架 ” 、 搞 恶 作 剧 … … 是 个 淘 气 起 来 无 所 不 能 的 家 伙 。 汤 姆 · 索 亚 是 个 “ 小 海 盗 ” 。 他 带 着 哈 克 、 乔 奇 去 墓 地 试 胆 , 在 夜 幕 低 垂 中 , 在 阴 风 吹 拂 下 ,勇 敢 地 度 过 了 漫 漫 长 夜 , 并 目 睹 了 乔 埃 杀 人 ; 向 往 冒 险 的 汤 姆 带 领 伙 伴 去 杰 克 逊 岛 过 无 拘 无 束的 “ 海 盗 生 活 ” 。 享 受 沙 滩 、 草 地 、 树 林 、 鸟 儿 、 松 树 、 蝴 蝶 … … , 多 自 在 、 多 逍 遥 ! 的 确 , 当“ 海 盗 ” 不 是 一 个 常 规 概 念 下 好 孩 子 的 所 作 所 为 , 但 对 汤 姆 来 讲 , 这 就 是 他 的 理 想 — — 一 个 顽 皮淘 气 而 又 喜 欢 冒 险 的 男 孩 子 的 理 想 , 而 且 , 他 有 勇 气 有 毅 力 有 胆 识 实 现 自 己 的 理 想 。 从 书 中 的叙 述 中 , 读 者 深 深 感 受 到 : 这 个 淘 气 的 小 家 伙 是 热 爱 生 活 的 , 对 生 活 充 满 信 心 , 并 时 时 用 冒 险和 挑 战 来 丰 富 自 己 的 生 活 。汤 姆 · 索 亚 是 个 “ 小 冒 险 家 ” 。 以 汤 姆 的 勇 气 、 智 慧 、 顽 皮 、 他 当 然 不 害 怕 同 大 家 一 起 进 入 有趣 的 魔 克 托 尔 山 洞 去 探 险 , 即 使 同 贝 琪 在 洞 中 迷 了 路 , 他 也 有 足 够 的 勇 气 和 智 慧 应 对 所 遇 到 的麻 烦 ! 汤 姆 就 是 这 样 一 个 勇 气 十 足 、 处 事 不 惊 的 “ 小 男 子 汉 ” 。汤 姆 是 个 “ 小 英 雄 ” , 在 他 身 上 , 体 现 着 十 分 高 贵 的 品 格 , 那 就 是 正 义 与 勇 敢 , 尤 其 是 在 贯穿 故 事 始 终 的 乔 埃 杀 人 、 藏 宝 事 件 中 更 能 见 证 。 如 果 说 他 目 睹 乔 埃 杀 死 医 生 , 嫁 祸 给 彼 得 而 绝口 不 提 此 事 , 是 因 为 害 怕 凶 悍 的 乔 埃 , 是 在 保 全 自 己 , 那 么 , 在 法 庭 上 汤 姆 为 彼 得 作 证 , 便 是他 战 胜 自 我 、 勇 敢 地 维 护 正 义 的 体 现 , 在 正 义 与 非 正 义 之 间 , 汤 姆 选 择 了 正 义 ; 在 保 全 自 己 与伸 张 正 义 之 间 , 汤 姆 选 择 了 伸 张 正 义 。 汤 姆 虽 然 小 错 常 犯 , 但 在 大 是 大 非 面 前 毫 不 含 糊 , 是 公认 的 、 当 之 无 愧 的 " 小 英 雄 !这 部 小 说 情 节 曲 折 , 引 人 入 胜 。 纵 观 全 书 , 汤 姆 的 “ 坏 ” 、 汤 姆 的 “ 探 险 ” 、 汤 姆 的 “ 勇 敢 ” 构 成了 汤 姆 生 活 的 独 特 和 精 彩 。 而 汤 姆 的 恶 作 剧 , 既 让 波 莉 姨 妈 又 气 又 爱 , 也 让 读 者 忍 俊 不 禁 。 当汤 姆 外 出 探 险 未 归 , 陷 入 悲 痛 绝 望 之 中 的 , 不 止 是 菠 利 姨 妈 , 也 让 读 者 心 为 之 紧 缩 。 所 以 , 当汤 姆 历 尽 千 辛 万 苦 , 带 着 贝 琪 回 到 小 镇 , 令 镇 上 所 有 人 欣 喜 若 狂 。 汤 姆 的 离 奇 经 历 牵 动 着 所 有人 的 情 感 , 扣 动 所 有 人 的 心 弦 , 不 妨 设 想 一 下 , 假 如 没 有 汤 姆 , 那 个 小 镇 该 是 多 么 沉 寂 , 人 们的 生 活 该 多 么 索 然 无 味 。 这 , 正 是 小 说 的 魅 力 所 在 。所 以 , 汤 姆 · 索 亚 这 个 “ 坏 小 子 ” 身 上 洋 溢 着 “ 好 孩 子 ” 的 魅 力 。 作 者 把 汤 姆 · 索 亚 的 形 象 塑 造 得十 分 真 实 : 他 做 好 事 , 也 犯 错 误 ; 他 顽 皮 , 也 勇 敢 。 他 就 是 这 样 一 个 鲜 活 的 、 精 神 饱 满 且 魅 力无 限 孩 子 。 这 本 书 也 带 给 读 者 以 启 迪 : 生 活 属 于 有 勇 气 、 有 胆 识 人 , 一 个 人 , 只 有 不 甘 平 淡 ,才 能 走 出 属 于 自 己 的 精 彩 之 路 。阅 后 掩 卷 沈 思 , 令 人 感 慨 : 生 活 是 属 于 每 一 个 人 的 , 但 并 非 每 个 人 都 能 主 宰 自 己 的 生 活 。只 有 怀 揣 梦 想 , 才 能 如 子 尤 所 言 : “ 别 人 让 天 空 主 宰 自 己 的 颜 色 , 我 用 自 己 的 颜 色 画 天 ” !读 后 感 范 文 三汤 姆 索 亚 , 一 个 在 大 人 们 眼 里 不 折 不 扣 的 坏 孩 子 : 调 皮 , 恶 作 剧 , 逃 学 而 这 些 这 甚 至 已 经成 为 他 每 一 天 必 做 的 一 些 事 情 ! 然 而 , 就 是 这 样 一 个 调 皮 捣 蛋 以 至 于 无 恶 不 作 的 顽 童 , 身 上 却闪 烁 着 许 多 优 点 。    一 次 , 他 与 野 孩 子 哈 克 为 了 一 点 微 乎 其 微 的 小 事 跑 到 墓 地 中 去 。 无 意 间 , 他 们 目 睹 了 一 幕恐 怖 的 杀 人 事 件 。 但 凶 手 乔 却 嫁 祸 给 哈 波 , 于 是 , 愤 怒 的 居 民 们 将 被 冤 枉 的 哈 波 抓 了 起 来 。 审判 哈 波 的 日 子 一 天 一 天 逼 近 , 汤 姆 不 禁 犹 豫 了 : 说 吧 , 又 怕 杀 人 不 眨 眼 的 乔 将 他 杀 掉 ; 不 说 吧,他 的 良 心 正 受 着 无 比 的 煎 熬 。 最 后 , 汤 姆 决 定 在 法 庭 上 证 明 一 切 。 这 是 杀 人 案 , 况 且 , 当 时 杀人 犯 乔 也 在 场 , 他 就 不 怕 乔 吗 ? 说 不 怕 都 是 假 的 , 但 汤 姆 有 超 强 的 正 义 感 , 所 以 他 才 不 顾 一 切救 哈 波 , 要 还 他 清 白 。    汤 姆 就 是 这 样 的 坚 定 果 敢 , 富 有 良 知 和 正 义 感 , 关 键 时 他 总 能 挺 身 而 出 , 把 自 我 的 生 死 之置 于 度 外 。 我 被 汤 姆 的 举 动 深 深 震 撼 了 。 要 明 白 , 在 汤 姆 生 活 的 那 个 年 代 , 那 个 地 方 , 印 第 安?乔 要 杀 一 个 小 男 孩 虽 然 谈 不 上 轻 而 易 举 , 但 绝 对 不 会 太 困 难 。 因 为 那 个 村 子 也 就 一 个 老 保 安 的武 装 力 量 , 再 加 上 在 那 里 只 有 做 礼 拜 时 才 穿 鞋 。 敢 试 问 我 们 敢 吗 , 回 答 几 乎 是 相 同 的 : 不 敢 ,因 为 我 曾 看 过 一 个 报 道 : 一 个 网 吧 门 口 挂 着 一 条 横 幅 , 上 方 写 着 : 抓 到 偷 车 贼 者 , 奖 励 现 金1 0 0 元 , 原 先 那 家 网 吧 经 常 有 车 被 偷 。但 是 , 抓 贼 这 个 天 经 地 义 的 事 非 要 用 物 质 来 奖 励 ? 因 为 此 刻 的 人 们 连 看 见 小 偷 偷 东 西 都 不敢 说 , 要 明 哲 保 身 , 怕 贼 来 报 复 , 于 是 , 一 到 关 键 时 刻 , 就 跑 得 无 影 无 踪 , 充 分 体 现 了 这 些 人自 私 、 保 守 、 贪 婪 的 陋 习 。 再 说 , 如 果 每 个 人 都 嫉 恶 如 仇 、 用 心 参 与 举 报 , 恶 人 只 能 孤 军 奋 战,双 拳 难 敌 四 手 , 最 终 必 须 会 缴 械 投 降 , 谁 还 敢 当 小 偷 , 强 盗 , 杀 人 犯 ?     其 实 , 儿 童 是 最 天 真 无 邪 的 。 我 们 在 某 些 方 面 不 妨 以 儿 童 为 师 , 把 他 们 的 行 为 当 作 自 我 的一 面 镜 子 , 时 刻 照 照 自 我 , 能 够 不 断 抹 去 尘 世 的 喧 嚣 、 抚 平 心 灵 的 浮 躁 , 让 自 我 始 终 持 续 一 颗童 心 , 拥 有 正 义 感 和 善 良 的 本 性 , 用 真 诚 的 心 对 待 每 一 个 人 , 不 要 再 那 么 贪 婪 、 自 私 了 ! 相 信人 人 都 如 此 , 就 能 创 造 出 更 加 完 美 的 明 天 。    汤 姆 索 亚 是 一 个 多 面 性 的 人 物 , 他 的 世 界 充 满 阳 光 和 期 望 。 他 的 经 历 告 诉 我 们 , 只 要 有 理想 、 有 快 乐 , 美 梦 便 会 成 真 。 终 有 一 天 , 我 们 的 天 性 能 够 自 由 地 发 挥 , 创 造 出 一 片 人 生 的 晴 空,创 造 出 一 片 属 于 自 我 的 梦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