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仙踪》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40浏览次数:13
精 彩 片 段1 、 那 太 阳 烤 炙 着 这 耕 作 过 的 田 地 , 使 它 变 成 为 一 片 灰 色 的 有 许 多 裂 缝 的 荒 土 。 即 使 是 草 也 不 绿 ,因 为 太 阳 烤 炙 着 它 们 的 顶 部 长 叶 , 使 得 它 们 不 论 从 何 处 看 起 来 , 同 样 的 都 是 灰 色 的 。2 、 有 一 次 , 屋 子 油 漆 过 了 , 但 是 太 阳 把 油 漆 晒 起 了 泡 , 雨 把 它 洗 干 净 了 , 如 今 这 屋 子 也 像 其他 东 西 一 样 地 暗 淡 和 灰 色 了 。3 、 它 们 从 她 的 服 睛 里 , 拿 走 了 光 辉 , 留 下 了 一 种 沉 重 的 灰 色 ; 从 她 的 面 颊 上 和 嘴 唇 上 , 拿 走了 红 润 , 也 只 剩 灰 色 了 。4 、 引 得 多 萝 茜 好 笑 的 是 托 托 , 在 周 围 的 一 切 事 物 都 同 样 地 逐 渐 变 成 灰 色 的 环 境 中 , 托 托 不 是灰 色 的 ; 它 是 一 只 小 黑 狗 , 有 着 柔 软 滑 润 的 长 毛 , 一 双 黑 的 小 眼 睛 , 在 它 那 有 趣 的 极 小 的 鼻 子两 边 , 快 乐 地 眨 着 。 托 托 整 天 地 玩 着 , 多 萝 茜 跟 它 在 一 块 儿 玩 着 , 并 且 十 分 喜 欢 它 。5 、 在 旋 风 的 中 央 , 那 空 气 通 常 是 平 静 的 , 但 是 四 周 的 强 大 风 力 压 迫 着 这 屋 子 , 使 它 更 高 更 高地 上 升 起 来 , 直 升 到 旋 风 的 最 高 顶 ; 屋 子 在 空 中 好 几 里 好 几 里 地 被 带 走 , 轻 易 得 像 你 带 走 一 根羽 毛 。6 、 在 那 奇 异 美 丽 的 地 方 的 中 央 , 旋 风 十 分 缓 慢 地 — — 因 为 这 是 一 阵 旋 风 — — 把 屋 子 放 了 下 来。那 里 满 是 可 爱 的 一 块 块 绿 草 地 , 以 及 高 大 的 树 林 , 树 林 里 挂 着 丰 饶 的 甜 美 的 果 子 。7 、 坡 上 到 处 长 着 奇 异 的 花 草 , 鸟 儿 们 披 上 罕 见 的 辉 煌 美 丽 的 羽 服 唱 着 歌 儿 , 并 且 在 树 林 里 和灌 木 丛 中 鼓 翼 飞 舞 。 离 开 不 多 路 有 一 条 小 溪 , 沿 着 绿 的 斜 坡 中 间 冲 流 着 , 起 着泡 , 发 出 淙 淙 的声 音 来 。8 、 男 人 们 的 头 上 , 戴 着 圆 帽 子 , 中 间 耸 起 了 一 个 小 小 的 尖 顶 , 四 边 挂 着 小 铃 子 , 当 他 们 走 动时 , 好 听 地 叮 当 作 响 。 男 人 的 帽 子 是 绿 的 。9 、 女 人 的 帽 子 是 白 的 , 穿 着 一 件 白 袍 子 , 从 肩 上 打 着 结 挂 下 来 , 上 面 闪 耀 着 小 星 , 在 太 阳 光里 像 许 多 金 刚 钻 。1 0 、 男 人 们 穿 着 绿 的 衣 裳 , 和 他 们 戴 的 帽 子 的 颜 色 同 样 深 浅 , 套 上 擦 得 很 亮 的 靴 子 , 在 靴 子 的上 面 绕 着 蓝 色 的 绑 腿 布 。1 1 、 小 女 孩 子 用 心 地 洗 了 脸 , 穿 上 了 这 件 干 净 的 格 子 布 罩 衫 , 把 淡 红 色 的 遮 日 帽 缚 在 头 上 , 提着 一 只 小 篮 子 , 放 满 了 从 橱 里 拿 出 来 的 面 包 , 上 面 盖 了 一 方 白 布 。1 2 、 她 立 刻 活 泼 地 向 翡 翠 城 走 去 , 她 的 银 鞋 走 在 硬 的 黄 色 的 路 面 上 , 叮 当 地 发 出 好 听 的 声 音 。1 3 、 路 旁 边 有 整 齐 的 短 墙 , 漆 着 文 雅 的 蓝 色 , 隔 墙 满 是 谷 类 和 蔬 菜 的 田 地 。 很 明 显 , 芒 奇 金 人都 是 好 农 民 , 能 够 得 到 丰 收 。1 4 、 芒 奇 金 人 的 屋 子 , 都 是 样 式 奇 怪 的 建 筑 物 , 每 一 幢 是 圆 的 , 盖 着 一 个 大 的 圆 屋 顶 , 完 全 漆着 蓝 色 , 因 为 在 这 东 方 的 国 度 里 , 蓝 色是大 家 喜 爱 的 色 彩 。1 5 、 隔 墙 是 一 大 块 稻 田 , 离 开 得 不 远 处 , 她 看 见 有 一 个 稻 草 人 , 高 挂 在 竹 竿 上 , 看 管 着 鸦 雀 ,不 让 它 们 飞 近 长 得 成 熟 的 稻 子 。1 6 、 他 的 头 是 一 口 小 布 袋 , 塞 满 了 稻 草 , 上 面 画 着 眼 睛 、 鼻 子 和 嘴 巴 , 装 成 了 一 个 脸 儿 。 戴 在头 上 的 是 一 顶 像 芒 奇 金 人 样 式 的 破 旧 的 、 蓝 色 的 尖 顶 帽 子 , 身 上 穿 的 是 一 件 蓝 色 的 衣 服, 已 经褪 了 色 了 , 身 体 里 面 也 是 塞 满 了 稻 草 。 套 在 脚 上 的 是 一 双 蓝 布 面 的 旧 鞋 子 。 在 这 个 地 方 , 好 像每 一 个 人 都 是 这 样 装 束 的 。 用 一 根 竹竿截入 他 的 背 部 , 这 家 伙 就 被 高 高 吊 起 在 稻 田 上 面 了 。1 7 、 将 近 黄 昏 , 他 们 跑 进 了 一 座 大 森 林 里 , 那 些 树 木 长 得 这 么 高 大 , 树 干 互 相 靠 紧 着 , 枝 叶 互相 叉 错 着 , 掩 盖 在 黄 砖 铺 砌 的 道 路 上 空 。 在 树 林 下 面 , 因 为 枝 干 隔 绝 了 阳 光 , 差 不 多 是 黑 夜 了,但 是 这 两 个 旅 行 的 人 并 不 停 步 , 一 直 走 进 森 林 中 去 。1 8 、 她 跑 到 那 地 方 去 一 看 , 突 然 停 住 了 , 吃 惊 地 叫 起 来 。 原 来 有 一 株 大 树 , 一 部 分 被 砍 去 了 ,在 这 株 树 旁 边 的 , 是 一 个 完 全 用 铁 皮 做 的 人 。 他 的 手 里 , 高 举 着 一 把 斧 头。 他 的 头 、 手臂 、 腿脚 , 都 连 接 在 他 的 身 上 , 但 是 他 一 动 不 动 地 站 着 , 好 像 不 能 够 动 弹 。1 9 、 接 着 , 一 只 大 狮 子 跳 出 在 路 当 中 , 它 用 它 的 爪 一 击 , 把 稻 草 人 打 得 旋 转 了 好 几 次 , 滚 倒 在路 旁 边 。2 0 、 这 就 使 得 铁 皮 人 , 真 的 非 常 不 快 乐 , 因 为 他 常 常 十 分 小 心 地 不 去 损 坏 任 何 旁 的 有 生 命 的东 西 ; 因 此 他 向 前 走 着 , 掉 了 几 点 忧 愁 和 惋 借 的 眼 泪 。 这 些 眼 泪 慢 慢 地 从 他 的 脸 上 淌 下 来 , 流过 他 的 牙 床 的 铰 链 , 使 它 们 发 锈 了 。2 1 、 那 天 夜 里 , 他 们 不 得 不 露 宿 在森 林 中 的 一 株 大 树 底 下 , 因 为 附 近 没 有 一 间 屋 子 。 那 株 大 树长 得 很 高 很 茂 盛 , 在 下 露 的 夜 里 , 保 护 了 他 们 。 2 2 、 他 们 辛 苦 地 走 了 一 个 钟 头 , 看 见 前 面 有 一 条 极 大 的 壕 沟 , 横 在 道 路 上 , 并 且 把 森 林 划 分 开来 , 阔 得 使 他 们 只 能 望 见 对 岸 的 侧 边 , 那 真 是 一 条 十 分 宽 阔 的 大 壕 沟 。2 3 、 狮 子 休 息 好 了 以 后 , 他 们 沿 着 黄 砖 铺 砌 的 路 出 发 , 寂 静 无 声 , 他 们 每 一 个 都 在 心 上 想 , 能不 能 够 跑 出 这 森 林 , 再 跑 到 有 明 亮 的太阳的地方 去 。2 4 、 å 他 们 正 要 出 发 跨 过 这 座 奇 异 的 桥 时 , 一 声 尖 锐 的 咆 哮 , 他 们 向 四 面 察 看 , 只 见 两 只 大 兽向 他 们 奔 来 , 头 像 老 虎 , 身 体 像 熊 , 他 们 害 怕 得 发 抖 。2 5 、 他 们 望 见 在 河 的 那 一 边 , 有 条 黄 砖 铺 砌 的 道 路 , 穿 过 一 个 美 丽 的 地 方 。 在 那 碧 绿 的 草 场 上,点 缀 着 发 光 的 花 朵 ; 砖 路 的 两 旁 , 种 着 挂 满 鲜 果 的 树 木 。 他 们 望 见 前 面 有 这 么 一 块 美 好 的 地 方,都 非 常 地 快 活 。2 6 、 起 初 , 他 们 前 进 得 很 顺 利 , 当 他 们 到 达 河 中 间 , 急 流 却 把 木 筏 冲 向 下 流 去 , 使 他 们 离 开 黄砖 铺 砌 的 路 越 来 越 远 了 。 水 也 逐 渐 逐 渐 地 深 起 来 , 使 得 长 木 杆 触 不 到 河 底 。2 7 、 他 们 向 前 走 着 , 似 乎 这 送 命 的 罂 粟 花 的 大 地 毯 , 围 绕 在 他 们 的 四 周 , 无 边 无 际 。 他 们 随 着弯 曲 的 河 流 而 前 进 , 后 来 赶 上 了 他 们 的 朋 友 狮 子 , 它 已 经 躺 了 下 来 , 熟 睡 在 罂 粟 花 丛 中 了 。 这些 花 的 香 气 , 太 强 烈 地 麻 醉 着 这 只 巨 兽 , 使 它 越 来 越 乏 力 , 最 后 , 便 在 离 开 罂 粟 花 床 的 尽 头 ,只 有 一 点 儿 的 距 离 , 便 倒 了 下 去 。 在 他 们 面 前 , 芳 香 的 草 , 铺 展 在 美 丽 的 绿 野 中 。2 8 、 因 为 它 的 一 双 耳 朵 , 竖 起 了 靠 紧 在 头 旁 边 , 嘴 大 大 地 张 开 , 露 出 两 排 可 怕 的 牙 齿 , 一 双 通红 的 眼 睛 , 像 火 球 样 地 发 出 红 光 来 。2 9 、 在 他 们 的 前 面 , 是 那 条 黄 砖 铺 砌 的 路 的 终 点 , 一 扇 大 大 的 城 门 , 全 用 翡 翠 装 置 的 , 在 太 阳光 里 灿 烂 地 闪 耀 着 , 即 使 是 稻 草 人 的 一 双 画 出 来 的 眼 睛 , 也 被 它 的 光 芒 所 眩 迷 了 。3 0 、 å 一 个 像 芒 奇 金 人 一 般 大 小 的 小 男 人 , 站 在 他 们 的 前 面 , 他 从 头 到 脚 , 完 全 穿 戴 着 绿 的 ,即 使 他 的 皮 肤 也 是 一 种 浅 绿 色 的 。 在 他 的 旁 边 , 有 一 只 大 绿 箱 。3 1 、 这 个 守 城 门 的 人 寻 出 一 副 恰 好 适合 多 萝 茜 的 眼 镜 来 , 架 在 她 的 眼 睛 上 。 两 条 金 的 扁 带 , 紧紧 地 围 缚 在 她 头 的 后 面 , 用 一 个 小 钥 匙 把 它 们 锁 了 起 来 。 在 这 钥 匙 的 末 端 , 有 一 根 链 条 , 绕 在看 门 人 的 脖 子 里 。3 2 、 美 丽 的 屋 子 , 满 布 在 各 条 街 上 , 完 全 用 绿 大 理 石 造 成 的 , 到 处 都 用 闪 闪 发 光 的 翡 翠 装 饰着 的 。 他 们 走 在 同 样 绿 大 理 石 铺 砌 的 人 行 道 上 , 这 是 用 一 块 一 块 的 翡 翠 紧 密 地 衔 接 起 来 造 成 的,一 行 一 行 的, 被 明 亮 的 太阳 照 得 灿 烂 闪 烁 。 一 块 块 的 窗 子 , 都 镶 嵌 着 绿 色 的 玻 璃 。 即 使 这 城 市上 的 天 空 , 也 发 出 一 种 淡 淡 的 绿 色 , 太 阳 的 光 线 给 染 成 绿 的 了 。3 3 、 在 房 间 的 中 央 , 有 一 个 小 喷 水 器 , 向 空 中 射 出 一 股 绿 色 香 水 的 水 花 , 水 花 回 落 在 一 只 雕刻 得 很 美 丽 的 绿 色 大 理 石 的 盆 子 里 。3 4 、 一 些 美 丽 的 绿 花 , 安 放 在 窗 子 的 旁 边 , 在 那 里 还 有 一 个 放 着 一 行 绿 色 小 书 的 书 架 。 当 多 萝茜 去 打 开 这 些 书 来 看 时 , 发 现 里 面 满 是 引 她 好 笑 的 奇 怪 的 绿 色 图 画 , 多 么 有 趣 。3 5 、 多 萝 茜 还 穿 上 一 条 绿 绸 的 裙 子 , 并 且 用 一 条 绿 丝 带 , 缚 在 托 托 的 颈 项 里 , 她 们 动 身 走 向 伟大 的 奥 芝 的 王 宫 去 。3 6 、 一 个 广 大 的 圆 屋 子 , 盖 着 高 拱 形 的 房 顶 , 四 周 的 墙 壁 、 天 花 板 和 地 板 , 都 是 用 大 翡 翠 紧 密地 接 连 着 的 。 在 屋 顶 的 中 央 是 一 盏 很 大 的 灯 , 亮 得 像 太 阳 , 也 是 用 翡 翠 做 的 , 在 异 样 的 光 景 中闪 亮 着 。3 7 、 使 得 多 萝 茜 最 有 兴 趣 的 , 是 放 在 屋 子 中 央 的 一 张 巨 大 的 绿 色 大 理 石 宝 座 。 形 状 像 一 只 椅 子,也 像 其 他 的 东 西 一 样 , 闪 着 宝 石 的 光 。 在 椅 子 的 正 中 , 是 一 个 非 常 巨 大 的 头 , 没 有 身 体 支 持 它,就 是 手 或 脚 什 么 也 都 没 有 。 这 个 头 , 没 有 头 发 , 只 有 一 双 眼 睛 和 鼻 子 及 嘴 巴 , 大 得 比 最 大 的 巨人 的 头 还 要 大 。3 8 、 这 只 野 兽 有 一 个 像 犀 牛 的 头 , 不 过 在 它 的 脸 上 却 有 五 只 服 睛 。 在 它 身 上 长 出 五 只 长 臂 , 也还 有 五 条 细 长 的 腿 。 厚 厚 地 羊 毛 似 的 毛 盖 满 在 全 身 , 是 一 只 样 子 可 怕 得 不 能 想 象 的 怪 物。3 9 、 这 只 野 兽 有 一 个 像 犀 牛 的 头 , 不 过 在 它 的 脸 上 却 有 五 只 服 睛 。 在 它 身 上 长 出 五 只 长 臂 ,也 还 有 五 条 细 长 的 腿 。 厚 厚 地 羊 毛 似 的毛 盖 满 在 全 身 , 是 一 只 样 子 可 怕 得 不 能 想 象 的 怪 物。读 后 感 范 文 一最 近 , 我 刚 读 完 《 绿 野 仙 踪 》 这 本 书 , 里 面 讲 的 是 一 个 温 柔 可 爱 、 天 真 无 邪 、 心 地 善 良 ,十 分 讨 人 喜 欢 的 小 女 孩 — — 多 萝 茜 、 他 的 小 狗 — — 托 托 、 想 要 得 到 智 慧 的 人 — — 稻 草 人 、 特 别盼 望 得 到 一 颗 心 的 铁 皮 人 — — 铁 樵 夫 和 超 级 胆 小 而 想 要 胆 量 的 一 只 狮 子 — — 胆 小 狮 。 他 们 各 自 都 有 一 个 愿 望 , 而 他 们 的 愿 望 只 有 翡 翠 城 里 的 奥 芝 才 能 帮 他 们 实 现 , 他 们 终 于 克 服 了 重 重 困 难才 到 达 了 翡 翠 城 。 于 是 , 一 段 令 人 不 可 思 议 的 奇 异 旅 程 开 始 啦 !《 绿 野 仙 踪 》 这 本 书 的 作 者 是 美 国 的 莱曼 · 弗 兰 克 · 鲍 姆 。 作 者 通 过 惊 险 曲 折 的 幻 想 故 事 , 赞扬 善 良 勇 敢 的 品 质 和 友 爱 互 助 、 为 理 想 不 懈 奋 斗 的 精 神 。 读 完 这 本 书 , 我 的 心 情 特 别 舒 畅 。 因为 所 有 的 人 都 实 现 了 自 己 的 梦 想 : 稻 草 人 得 到 了 它 一 直 想 要 的 聪 明 的 头 脑 ; 铁 樵 夫 得 到 了 它 盼 望已 久 的 一 颗 心 ; 胆 小 狮 得 到 了 胆 量 ; 多 萝 茜 和 她 的 小 狗 托 托 回 到 了 她 的 家 乡 堪 萨 斯 草 原 。 其 实 胆小 狮 、 铁 樵 夫 和 稻 草 人 早 就 实 现 了 自 己 的 愿 望 , 只 不 过 对 自 己 没 有 信 心 而 已 。读 了 《 绿 野 仙 踪 》 后 , 我 体 会 到 朋 友 是 很 珍 贵 的 。 多 萝 茜 、 稻 草 人 、 铁 樵 夫 和 胆 小 狮 , 从不 相 识 到 朋 友 , 然 后 一 同 共 度 难 关 , 互 相 帮 助 , 结 果 实 现 了 他 们 的 心 愿 。 我 们 同 学 就 是 朋 友 ,我 们 应 该 互 相 帮 助 。 朋 友 很 珍 贵 、 很 重 要 , 我 们 要 珍 惜 他 , 让 友 谊 的 花 朵 永 远 盛 开 。从 中 我 还 明 白 了 一 个 道 理 : 人 必 须 朝 着 自 己 既 定 的 目 标 向 前 驶 去 , 在 前 进 的 道 路 上 勇 往 直前 、 不 畏 艰 险 勇 于 拼 搏 , 最 终 实 现 理 想 的 港 湾 。 达 到 每 一 个 目 标 , 是 必 须 付 出 艰 苦 劳 动 的 , 要不 怕 困 难 , 带 着 一 颗 善 良 的 心 , 与 同 伴 团 结 友 爱 、 互 相 帮 助 , 那 么 , 你 心 中 所 想 的 美 好 的 一 天一 定 会 到 来 。在 这 本 书 中 , 多 萝 茜 和 她 的 朋 友 为 了 实 现 愿 望 , 不 怕 困 难 , 互 相 帮 助 , 打 倒 敌 人 , 朋 友 们先 后 实 现 了 自 己 的 愿 望 , 多 萝 茜 最 后 在 南 方 女 巫 的 帮 助 下 , 跟 小 狗 托 托 一 起 回 到 了 家 乡 堪 萨 斯草 原 , 结 束 了 这 漫 长 而 惊 险 的 旅 程 。 我 以 后 在 生 活 上 、 学 习 上 都 要 向 多 萝 茜 学 习 。 在 生 活 中 遇到 困 难 想 办 法 去 解 决 它 ; 在 学 习 中 不 懂 的 多 问 老 师 , 多 问 同 学 , 让 知 识 更 丰 富 。读 后 感 范 文 二我 在 空 闲 时间 喜 欢 看 书 , 其 中 一 本 书 名 叫 《 绿 野 仙 踪 • 奥 芝 仙 境 》 , 我 非 常 喜 欢 。 它 讲 述 了小 女 孩 多 萝 西 历 险 的 故 事 。 多 萝 西 是 个 聪 明 、 善 良 、 勇 敢 、 充 满 自 信 、 不 畏 惧 强 暴 、 热 心 帮 助别 人 的 人 。 她 与 叔 叔 婶 婶 生 活 在 堪 萨 斯 州 的 草 原 上 。 一 天 , 可 怕 的 旋 风 把 多 萝 西 和 小 狗 托 托 连同 屋 子 一 起 带 到 了 陌 生 的 奥 芝 国 , 正 好 砸 死 了 那 里 奴 役 孟 奇 金 人 的 东 方 恶 女 巫 。 大 家 把 女 巫 的银 鞋 送 给 她 。 为 了 回 家 , 在 好 心 的 北 方 女 巫 的 指 点 下 , 到 翡 翠 城 向 魔 法 师 奥 芝 求 助 。一 路 上 , 她 结 识 了 三 个 伙 伴 : 想 要 脑 子 的 稻 草 人 , 想 要 心 的 铁 皮 人 和 想 要 胆 量 的 狮 子 。 他们 结 伴 而 行 , 一 起 找 奥 芝 。 一 路 上 多 萝 西 帮 伙 伴 们 改 掉 了 许 多 缺 点 , 他 们 互 相 帮 助 , 克 服 重 重困 难 , 最 终 多 萝 西 带 着 小 狗 托 托 回 到 了 家 乡 , 而 朋 友 们 也 找 到 了 自 己 的 幸 福 。故 事 中 的 多 萝 西 非 常 勇 敢 , 当 她 被 旋 风 带 到 一 个 完 全 陌 生 的 地 方 。 她 为 了 回 家 , 独 自 一 个人 到 翡 翠 城 向 奥 芝 求 助 。 一 个 十 一 、 二 岁 的 小 女 孩 , 明 知 道 路 上 危 险 重 重 , 也 不 畏 惧 , 真 是 让人 敬 佩 。 和 她 相 比 我 真 是 很 惭 愧 。 我 很 怕 黑 , 在 没 有 光 的 地 方 , 就 害 怕 , 气 势 什 么 也 没 有 , 自己 吓 自 己 。 还 有 多 萝 西 的 热 心 助 人 也 值 得 我 学 习 。 有 一 次 , 同 学 问 我 一 道 英 语 题 , 可 我 正 在 写作 业 , 没 工 夫 给 他 讲 题 , 便 不 耐 烦 的 拒 绝 了 , 我 想 向 他 道 歉 , 可 是 没 有 勇 气 , 也 没 有 自 信 , 怕他 不 肯 原 谅 我 。 这 也 是 我 要 向 多 萝 西 学 习 的 第 三 个 有 点 — — 充 满 自 信 。记 得 有 一 次 我 参 加 艺 术 节 的 唱 歌 比 赛 , 平 时 练 得 很 好 的 , 比 赛 时 因 为 缺 少 信 心 , 我 也 很 紧张 , 导 致 我 忘 记 了 一 小 部 分 歌 词 , 甚 至 底 气 不 足 , 唱 歌 走 调 。 唉 ! 这 些 都 是 因 为 没 有 自 信 心 造 成的 。本 书 , 让 我 感 受 到 了 很 多 东 西 , 也 发 现 了 自 己 的 不 足 , 相 信 在 以 后 的 学 习 生 活 中 我 会 努 力改 掉 这 些 缺 点 , 做 一 个 勇 敢 、 热 心 、 充 满 自 信 的 人 。读 后 感 范 文 三在 这 个 丰 富 多 彩 的 寒 假 里 , 我 读 了 《 绿 野 仙 踪 》 这 本 外 国 名 着 , 它 还 曾 被 称 为 “ 美 国 版 《 西游 记 》 ” 。这 个 故 事 里 面 总 共 有 五 个 主 人 公 , 它 们 分 别 是 : 小 女 孩 儿 多 萝 茜 、 小 狗 托 托 、 稻 草 人 、 铁皮 人 和 胆 小 的 狮 子 。 《 绿 野 仙 踪 》 主 要 讲 述 了 一 个 惊 险 刺 激 的 历 险 故 事 。 主 人 公 多 萝 茜 是 美 国堪 萨 斯 州 的 一 个 小 姑 娘 , 一 天 , 她 和 她 的 小 狗 托 托 被 一 阵 威 力 无 比 的 龙 卷 风 吹 到 了 奥 芝 国 , 为了 回 到 家 乡 , 回 到 亲 人 身 边 , 多 萝 茜 遇 到 种 种 惊 险 , 经 历 了 千 辛 万 苦 。在 漫 长 旅 程 中 , 她 陆 续 结 识 了 稻 草 人 — — 他 需 要 一 副 脑 子 、 铁 皮 人 — — 他 需 要 一 颗 心 、 胆小 的 狮 子 — — 它 需 要 足 够 的 胆 量 。 为 了 实 现 各 自 的 心 愿 , 他 们 历 尽 艰 险 , 患 难 与 共 , 一 起 经 历 了 那 些 不 可 思 议 的 奇 遇 , 最 后 , 在 一 位 善 良 女 巫 的 帮 助 下 , 多 萝 茜 终 于 回 到 了 她 的 故 乡 — — 堪萨 斯 州 。《 绿 野 仙 踪 》 吸 引 我 的 不 仅 是 它 扣 人 心 弦 的 故 事 情 节 , 更 多 的 是 其 中 蕴 含 的 道 理 , 故 事 中最 重 要 的 一 点 就 是 : 每 个 人 都 有 自 己 的 优 点 和 缺 点 , 要 努 力 发 现 、 发 掘 自 己 的 优 点 , 给 自 己 以信 心 和 希 望 。 书 中 的 稻 草 人 希 望 拥 有 一 颗 聪 明 的 头 脑 ; 铁 皮 人 希 望 自 己 有 一 颗 跳 动 的 心 脏 ; 胆 小狮 希 望 自 己 拥 有 勇 气 和 胆 量 。 而 其 实 稻 草 人 在 情 况 紧 急 的 时 候 脑 子 比 谁 转 得 都 快 , 总 能 想 出 一个 个 机 灵 的 点 子 ; 而 铁 皮 人 很 有爱 “心 ” , 时 时 助 人 为 乐 ; 胆 小 狮 在 危 险 的时 候 也 会 胆 大 起 来 , 甚 至敢 与 猛 兽 奋 力 搏 斗 … …人 最 大 的 敌 人 就 是 自 己 , 如 果 自 己 打 破 了 自 己 不 敢 战 胜 的 东 西 , 那 么 你 就 会 越 来 越 会 超 越自 己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