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升旗手》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3 10:05:35浏览次数:7
精 彩 片 段1 、 肖 晓 记 得 上 二 年 级 的 时 候 , 为 争 取 一 个 好 的 表 现 加 入 少 先 队 , 他 天 天 走 路 都 是 埋 着 脑 袋 , 眼睛 上 恨 不 能 架 上 两 片 放 大 镜 , 好 把 路 上 有 可 能 捡 到 的 每 一 分 硬 币 都 看 得 清 清 楚 楚 。2 、 太 陽 已 经 沉 入 了 西 边 两 幢 高 楼 之 间 的 豁 口 下 面 。 天 空 开 始 有 暮 归 的 鸟 儿 飞 过 , 翅 膀 上 染 着亮 闪 闪 的 夕 陽 , 忽 地 过 去 一 只 , 忽 地 又 过 去 一 只 , 像 流 弹 在 天 空 里 燃 烧 。3 、 他 用 双 手 按 一 按 那 只 包 。 包 里 面 结 结 实 实 的 , 硬 邦 邦 的 , 不 太 像 塞 满 手 纸 的 样 子 。 他 想 ,看 一 看 怎 么 样 ? 打 开 它 , 看 一 眼 , 看 清 楚 是 什 么 东 西 , 只 为 了 不 受 骗 。 捡 到 东 西 是 允 许 打 开 看看 的 , 不 然 失 主 来 认 领 的 时 候 也 没 法 对 证 。4 、 他 换 了 个 拿 皮 包 的 姿 势 , 左 手 将 包 挟 在 肘 弯 里 , 腾 出 右 手 , 自 左 向 右 地 拉 开 包 链 。 “ 哧 ” 地 一声 轻 响 , 黑 色 小 包 马 卜 张 开 大 嘴 , 把 里 面 的 五 脏 六 腑 全 部 袒 露 在 了 肖 晓 面 前 , 丝 毫 也 没 有 一 点点 故 意 要 隐 瞒 的 意 思 。5 、 肖 晓 长 这 么 大 , 还 从 来 没 有 看 见 过 这 么 一 大 笔 的 钱 — — 实 实 在 在 装 满 一 皮 包 的 百 元 大 钞 。他 用 劲 咽 了 一 口 唾 沫 , 只 觉 得 太 陽 穴 那 儿 轰 轰 作 响 , 心 跳 得 要 蹦 出 嗓 子 眼 , 眼 前 的 人 啦 , 树 啦 ,马 路 啦 , 汽 车 、 自 行 车 啦 , 都 昏 天 黑 地 转 成 了 一 团 è , 脚 下 的 土 地 也 开 始 漂 移 … …6 、 肖 晓 下 意 识 地 抬 头 看 去 , 见 到 了 一 堵 肉 墙 似 的 庞 大 身 躯 , 躯 干 上 的 硕 大 脑 袋 毛 蓬 蓬 一 片 ,分 不 清 哪 是 胡 è 子 哪 是 头 发 。7 、 那 天 下 午 , 被 救 的 采 购 员 满 脸 蜡 黄 地 冲 到 学 校 里 来 了 , 肩 膀 上 扛 着 一 面 崭 新 锦 旗 , 手 里 左一 个 网 兜 右 一 个 塑 料 袋 地 拎 了 许 多 糖 果 、 巧 克 力 、 话 梅 、 瓜 子 , 只 差 没 把 商 店 里 的 食 品 柜 台 背在 身 上 。8 、 他 见 了 肖 晓 就 要 下 跪 , 口 口 声 声 叫 着 “ 恩 人 ” 。 肖 晓 被 闹 了 个 大 红 脸 , 一 时 恨 不 能 找 个 地 缝 钻进 去 。 还 是 校 长 出 面 好 说 歹 说 , 收 了 采 购 员 的 锦 旗 和 零 食 , 才 把 他 劝 说 了 回 去 。9 、 他 喊 着 “ 稍 息 ” 和 “ 立 正 ” 的 时 候 , 操 场 上 上 千 学 生 脚 底 擦 过 沙 土 的 声 音 像 风 暴 从 遥 远 的 地 方 刮过 来 , 上 千 颗 黑 脑 袋 矮 下 去 又 耸 上 来 的 动 荡 比 海 浪 更 壮 观 。1 0 、 升 旗 敬 礼 开 始 了 , 一 声 令 下 . 无 数 的 胳 膊 “ 刷 ” 的 一 声 高 高 举 过 了 脑 袋 , 刹 那 间 操 场 上 只 看见 一 片 手 的 海 洋 。 国 歌 庄 严 地 奏 响 起 来 , 旗 手 在 千 百 道 目 光 的 注 视 下 将 国 旗 缓 缓 升 上 旗 杆 。1 1 、 校 长 在 高 台 上 慷 慨 激 昂 地 说 , 肖 晓 在 下 面 心 一 个 劲 地 往 下 沉 。 他 没 想 到 这 事 到 最 后 会 弄 得这 么 大 , 又 是 开 讨 论 会 又 是 写 作 文 , 跟 学 校 里 真 出 了 英 雄 似 的 。 他 面 红 耳 赤 . 不 敢 抬 头 , 胸 前背 后 都 是 毛 刺 刺 的 , 他 觉 得 那 都 是 同 学 的 眼 睛 在 看 他 , 同 学 知 道 他 说 了 谎 , 做 了 “ 猪 鼻 子 里 插 葱— — 装 象 ” 的 事 。1 2 、 而 后 他 腰 背 挺 直 作 肃 立 状 , 胳 膊 朝 前 弯 曲 , 小 臂 和 手 掌 平 举 , 掌 心 和 臂 弯 里 托 着 那 条 折 叠成 长 方 形 的 枕 巾 , 又 回 头 示 意 爷 爷 摆 出 红 领 巾 行 队 礼 的 造 型 。 一 切 就 绪 之 后 , 他 模 仿 体 育 老 师的 气 势 , 突 然 大 吼 一 声 : “ 出 旗 ! ”1 3 、 没 有 音 乐 , 也 没 有 鼓 号 , 但 是 音 乐 和 鼓 号 都 在 肖 晓 心 里 。 他 屏 息 静 气 , 挺 胸 收 腹 , 手 托 枕巾 却 走 得 步 态 昂 扬 , 从 卧 室 最 里 头 绕 着 床 栏 一 直 走 到 拴 绳 子 的 门 框 下 。 爷 爷 不 敢 怠 慢 , 边 行 队礼 边 跟 着 孙 子 一 步 不 落 。 爷 孙 俩 在 门 框 下 严 肃 地 站 着 , 奶 奶 便 张 大 了 嘴 巴 看 得 一 眼 不 眨 。1 4 、 有 一 回 , 在 大 太 陽 底 下 , 包 郝 给 肖 晓 传 一 根 鲜 奶 雪 糕 , 绳 子 才 扎 了 一 半 , 雪 糕 化 了 , 齐 根处 折 断 , 掉 丁 下 去 。1 5 、 正 巧 楼 下 有 个 刚 烫 完 头 发 的 女 人 走 过 , 雪 糕 “ 啪 ” 的 一 声 掉 在 她 的 头 顶 上 , 奶 汁 四 溅 , 黏 糊糊 白 花 花 地 腻 在 她 头 发 上 , 吓 得 她 跳 着 脚 尖 声 惊 叫 , 以 为 是 半 空 里 掉 下 的 巨 大 鸟 粪 。1 6 、 他 今 天 打 扮 得 很 神 气 : 校 服 是 新 洗 过 的 , 并 且 由 他 的 奶 奶 特 地 熨 过 了 , 穿 在 身 上 格 外 挺 拔和 精 神 ; 红 领 巾 显 然 是 第 一 次 系 上 脖 子 , 前 前 后 后 没 有 一 丝 折 痕 ; 脚 上 的 白 球 鞋 也 是 干 干 净 净,鞋 面 上 用 牙 膏 涂 抹 了 薄 薄 一 层 , 不 但 洁 白 , 还 散 发 出 清 新 凉 爽 的 柠 檬 香 。 梅 放 知 道 这 都 是 肖 晓奶 奶 为 他 操 持 的 , 老 人 家 为 孙 子 的 升 旗 仪 式 费 了 心 思 。1 7 、 肖 晓 面 朝 着 墙 壁 一 言 不 发 。 他 既 不 阻 拦 包 郝 , 也 不 支 援 包 郝 , 好 像 根 本 没 有 听 见 身 后 的 吵闹 。 从 背 后 看 , 他 的 身 子 纹 丝 不 动 , 就 跟 泥 巴 捏 成 似 的 。1 8 、 他 看 见 了 肖 晓 那 张 泪 流 满 面 的 脸 。 那 张 脸 上 的 一 双 眼 睛 瞪 得 很 大 很 大 , 鼻 翼 张 开 着 , 鼻 头红 得 发 亮 , 豆 大 的 泪 珠 儿 不 断 从 那 双 大 睁 的 眼 睛 里 滚 出 来 , 扑 簌 簌 地 翻 着 跟 头 下 落 , 在 下 巴 那里 聚 成 更 大 的 一 粒 , 而 后 沉 甸 甸 地 掉 下 去 , 发 出 “ 噗 ” 的 一 声 轻 响 。 1 9 、 肖 晓 下 到 操 场 , 一 眼 看 见 操 场 前 面 站 着 的 检 查 团 è 的 人 。 那 些 人 或 严 肃 或 微 笑 或 小 声 交 è 换着 意 见 , 无 论 在 做 些 什 么 , 面 孔 都 一 律 侧 向 操 场 , 目 光 紧 紧 盯 住 全 场 队 伍 不 放 , 简 直 就 是 不 打算 放 过 同 学 们 的 任 何 一 点 差 错 。2 0 、 他 猫 着 腰 , 贴 着 墙 壁 溜 到 操 场 最 后 边 , 然 后 从 队 伍 的 最 后 排 一 直 钻 到 队 伍 最 前 排 , 把 站 在他 位 置 上 的 包 郝 迅 速 往 后 一 拉 , 再 忽 地 站 起 身 子 , 瞪 大 眼 睛 目 视 前 方 不 动 . 好 像 他 从 刚 才 一 直就 这 么 站 着 的 。2 1 、 林 茜 茜 此 刻 已 经 将 手 中 的 国 旗 展 开 , 手 忙 脚 乱 地 往 绳 扣 上 拴 挂 。 按 照 惯 例 , 这 个 拴 绳 扣 的动 作 要 在 最 短 的 几 秒 钟 内 完 成 , 左 手 抓 住 绳 扣 , 右 手 把 国 旗 往 上 一 挂 , 顺 便 将 搭 在 手 臂 上 的 旗身 用 劲 甩 出 去 , “ 呼 ” 地 一 阵 风 声 , 整 面 旗 帜 就 借 着 风 势 哗 啦 啦 地 展 开 , 飘 扬 起 来 。2 2 、 说 时 迟 那 时 快 , 仪 态 万 方 的 国 旗 快 要 飘 过 肖 晓 头 顶 的 当 儿 , 他 猛 地 从 队 伍 中 凌 空 起 跳 , 将国 旗 抓 在 手 中 。2 3 、 大 家 还 没 有 来 得 及 醒 悟 , 他 已 经 抱 着 国 旗 箭 一 般 地 蹿 了 出 去 , 飞 奔 到 旗 杆 下 , 抓 住 旗 绳 ,三 下 五 除 二 地 拴 好 绳 扣 , 又 弯 腰 撅 臀 , 三 把 两 把 大 幅 度 地 扯 动 国 旗 上 升 。 近 处 的 人 们 只 听 见 呼呼 的 一 阵 滑 轮 响 , 眨 眼 间 国 旗 已 经 骄 傲 地 飘 扬 在 旗 杆 顶 上 。 旗 身 沐 浴 着 陽 光 , 哗 啦 啦 地 飘 动 ,在 清 风 中 舒 卷 自 如 。2 4 、 橱 窗 里 的 东 西 真 漂 亮 啊 , 德 国 的 豹 型 坦 克 , 美 国 的 航 空 母 舰 , 澳 大 利 亚 的 新 型 超 级 机 槍 ,俄 罗 斯 的 双 管 自 动 防 空 炮 , 法 国 的 响 尾 蛇 导 弹 … … 天 哪 , 简 直 就 是 一 个 微 缩 武 器 库 啊 ! 能 开 辟 成未 来 世 界 大 战 的 模 拟 战 场 啊 !2 5 、 这 时 候 进 来 了 一 个 瘦 骨 伶 仃 的 男 孩 , 看 个 头 也 就 是 四 年 级 小 学 生 的 样 子 , 却 穿 了 一 套 光 明中 学 的 校 服 , 裤 管 和 袖 子 都 挽 着 , 肩 膀 和 腿 胯 处 松 塌 塌 的 , 比 较 机 警 的 人 完 全 有 理 由 可 以 怀 疑他 这 套 衣 服 是 从 哪 位 中 学 生 那 儿 偷 过 来 的 。2 6 、 肖 晓 是 天 生 的 军 人 气 派 , 尽 管 受 了 委 屈 心 情 很 坏 , 早 晨 哭 过 的 眼 睛 还 有 那 么 点 儿 肿 , 但 是他 背 上 的 书 包 依 旧 方 方 正 正 , 肩 还 是 挺 着 , 腰 也 还 是 直 着 , 并 没 有 像 遭 了 霜 打 的 茄 子 那 样 蔫 头耷 脑 。 倒 是 他 边 上 的 包 郝 , 书 包 带 子 从 肩 头 一 直 滑 到 胳 膊 弯 里 , 松 松 垮 垮 的 书 包 就 那 么 自 暴 自弃 地 挂 在 腰 部 以 下 , 随 着 走 路 的 步 伐 吧 嗒 吧 嗒 轮 流 敲 打 屁 股 的 两 瓣 , 活 像 从 战 场 上 败 下 来 的 伤兵 。2 7 、 金 铃 属 于 那 种 营 养 过 剩 又 发 育 过 早 的 女 孩 , 不 但 身 高 可 观 , 横 向 的 发 展 也 比 较 惊 人 , 站 在瘦 小 的 巴 顿 面 前 , 其 比 例 完 全 是 企 鹅 和 鸡 的 差 别 。 但 是 单 看 金 铃 的 脸 , 又 觉 得 她 比 巴 顿 还 要 幼稚 。 她 的 圆 嘟 嘟 的 鼻 子 、 嘴 和 粉 嫩 粉 嫩 的 皮 肤 , 以 及 额 头 上 那 一 层 茸 茸 的 汗 毛 , 都 在 时 时 刻 刻提 醒 别 人 : 她 的 年 龄 尚 在 儿 童 往 少 女 过 渡 的 阶 段 。2 8 、 第 二 天 早 上 进 教 室 , 金 铃 一 眼 看 见 自 己 座 位 上 放 着 一 只 好 大 的 塑 料 袋 , 袋 里 鼓 鼓 地 盛 着 清水 , 水 里 自 由 自 在 地 游 弋 着 一 条 黑 乎 乎 的 鱼 。 金 铃 “ 呀 ” 地 一 声 欢 呼 , 扑 过 去 用 手 轻 拍 那 袋 子 。鱼 儿 受 了 惊 动 , “ 啪 ” 地 跳 起 来 , 摇 头 甩 尾 四 下 逃 窜 , 却 又 处 处 碰 壁 , 气 得 腮 帮 子 一 鼓 一 鼓 , 一双 亮 晶 晶 的 眼 睛 责 备 似 的 盯 住 了 金 铃 , 尾 巴 用 劲 地 甩 个 不 休 , 好 玩 极 了 。2 9 、 大 部 分 的 鱼 都 用 塑 料 袋 养 着 , 也 有 人 用 小 水 桶 和 铝 制 饭 盒 做 盛 器 。 还 有 人 用 的 是 大 口 玻 璃瓶 , 瓶 里 的 鲫 鱼 不 过 两 寸 来 长 , 简 直 不 是 用 来 煮 了 吃 的 , 是 养 在 瓶 中 看 着 玩 的 。 金 铃 的 那 一 条鱼 毫 无 疑 问 最 大 , 也 最 鲜 活 , 所 以 她 很 得 意 。 她 特 意 去 看 了 巴 顿 的 那 条 , 巴 顿 的 鱼 只 有 他 的 手掌 那 么 长 , 闷 闷 不 乐 地 趴 在 盛 满 水 的 饭 盒 里 , 对 所 有 人 都 摆 出 一 副 爱 理 不 理 的 态 度 。3 0 、 袋 里 的 清 水 装 得 很 满 , 水 和 鱼 的 重 量 把 整 只 口 袋 坠 成 了 一 颗 篮 球 大 的 饱 满 的 水 滴 。3 1 、 陽 光 透 过 窗 玻 璃 照 进 来 , 水 滴 便 显 得 晶 莹 而 明 亮 , 水 滴 里 的 鱼 儿 时 而 沉 思 默 想 , 时 而 缓 缓游 动 , 偶 尔 也 吧 嗒 几 下 嘴 , 吐 出 一 串 珍 珠 般 的 气 泡 , 活 像 思 想 者 脑 袋 里 冒 出 来 的 一 长 串 问 题 。3 2 、 男 生 们 纷 纷 下 位 , 七 手 八 脚 去 抓 那 条 蹦 跳 着 的 鱼 , 有 撅 着 屁 股 的 , 有 在 课 桌 下 趴 着 手 脚 并用 的 , 还 有 把 课 桌 拉 得 乒 乒 乓 乓 响 的 。 剩 下 的 人 便 趁 机 推 波 助 澜 , 吆 喝 着 指 手 画 脚 , 总 之 是 让教 室 里 越 乱 越 好 。3 3 、 包 郝 的 神 情 更 有 趣 , 他 的 半 边 屁 股 都 已 经 从 座 位 上 抬 起 来 , 脖 子 往 前 伸 着 , 嘴 巴 大 张 着 ,眼 珠 子 瞪 成 了 两 只 玻 璃 球 儿 , 恨 不 能 立 刻 就 知 道 梅 老 师 把 肖 晓 拎 进 办 公 室 谈 话 的 全 过 程 。3 4 、 周 围 的 学 生 赶 快 冲 上 去 帮 他 捡 , 三 角 板 和 量 角 器 倒 还 完 好 无 损 , 圆 规 上 的 一 颗 螺 丝 却 滑 脱出 来 , 不 知 滚 到 了 什 么 地 方 , 圆 规 的 两 只 脚 就 此 分 开 , 成 了 两 根 彼 此 不 相 干 的 普 通 木 棍 。读 后 感 范 文 一 黄 蓓 佳 阿 姨 的 作 品 , 我 已 拜 读 过 好 几 本 了 , 可 在 我 脑 海 里 最 深 的 还 是 她 那 本 儿 童 作 品 《 今天 我 是 升 旗 手 》 。 今 天 偶 尔 拾 起 这 本 书 , 令 我 的 心 灵 再 一 次 得 到 了 震 撼 。主 人 公 肖 晓 出 身 于 一 个 军 人 家 庭 , 是 一 位 勇 敢 、 学 习 好 、 乐 于 助 人 的 好 学 生 。 他 心 中 一 直有 一 个 愿 望 : 当 一 回 学 校 的 升 旗 手 , 可 总 也 实 现 不 了 , 但 他 始 终 没 有 放 弃 努 力 , 终 于 在 快 要 小学 毕 业 时 , 亲 手 升 起 了 一 面 鲜 艳 的 五 星 红 旗 , 圆 了 自 己 的 旗 手 梦 。 小 学 三 年 级 的 学 生 才 有 资 格升 旗 , 第 一 次 升 旗 , 旗 手 理 所 当 然 是 班 长 , 肖 晓 是 副 班 长 , 没 戏 。四 年 级 , 肖 晓 在 “ 国 旗 知 识 竞 赛 ” 中 名 列 前 茅 , 当 升 旗 手 没 问 题 , 可 他 倒 霉 , 偏 偏 在 升 旗 那天 生 病 了 , 急 性 肺 炎 , 错 过 了 机 会 。 五 年 级 , 肖 晓 聪 明 反 被 聪 明 误 , 别 人 摔 了 一 跤 , 只 蹭 掉 了一 块 皮 , 他 却 把 人 送 进 了 医 院 , 原 来 已 定 他 是 升 旗 手 , 肖 晓 说 出 实 情 , 失 去 了 升 旗 的 机 会 。升 入 六 年 级 后 , 肖 晓 意 外 捡 到 了 一 笔 巨 款 , 间 接 救 了 一 条 人 命 , 因 此 获 得 了 一 次 升 旗 的 资格 。 他 为 此 做 了 许 多 准 备 , 还 在 家 里 反 复 练 习 升 旗 动 作 , 花 费 了 许 多 心 血 。 可 勇 敢 地 站 了 起 来— — 他 没 有 放 弃 做 升 旗 手 的 愿 望 , 加 倍 努 力 : 团 结 班 上 所 有 的 同 学 , 林 茜 茜 抢 走 了 肖 晓 升 旗 的机 会 , 肖 晓 不 但 不 记 恨 她 , 还 帮 助 冷 漠 的 “ 学 习 尖 子 ” 的 她 , 让 她 变 得 开 朗 活 泼 , 和 包 郝 、 马 驭等 同 学 智 擒 “ 偷 猴 贼 ” , 积 极 参 加 “ 手 拉 手 ” 活 动 , 冒 险 一 个 人 去 北 京 看 升 旗 , 在 火 车 上 , 和 怀 娃 、小 狗 孩 孩 发 生 了 一 段 令 人 感 动 的 故 事 … … 当 他 遇 到 困 难 时 , 从 不 屈 服 , 总 是 笑 脸 相 迎 , 他 只 有 一个 愿 望 , 但 他 却 能 为 了 这 个 小 小 的 愿 望 坚 持 不 懈 , 努 力 向 上 。与 肖 晓 相 比 , 我 们 是 多 么 的 无 能 。 他 有 理 想 , 有 愿 望 , 会 为 此 行 动 , 而 我 们 却 是 遇 到 困 难就 退 缩 , 从 来 都 是 有 始 无 终 。 他 是 说 到 做 到 , 而 我 们 却 是 嘴 上 说 说 , 言 行 不 一 致 , 他 是 为 了 理想 去 奋 斗 , 去 付 出 , 而 我 们 却 是 有 理 想 但 又 没 有 实 际 行 动 。有 一 次 奥 数 班 的 一 位 同 学 获 得 奥 林 匹 克 数 学 竞 赛 二 等 奖 的 好 成 绩 , 而 她 又 和 我 有 过 口 角 ,就 一 直 都 在 我 耳 边 吹 嘘 , 我 烦 了 , 怒 吼 一 声 : “ 有 什 么 了 不 起 的 , 别 烦 了 , 要 是 我 高 兴 的 话 我 一天 能 拿 十 个 奖 , 你 信 不 ? ” 她 和 我 打 赌 , 只 要 我 在 下 一 次 的 比 赛 中 得 奖 , 她 就 和 我 道 歉 , 而 最 后我 却 没 有 收 到 她 的 道 歉 , 因 为 我 根 本 没 有 去 努 力 过 , 所 以 我 没 有 成 功 收 到 她 的 道 歉 。同 学 们 , 虽 然 肖 晓 的 理 想 并 不 远 大 , 但 是 他 去 努 力 , 去 奋 斗 了 , 我 们 也 应 该 为 了 自 己 的 理想 , 去 奋 斗 , 去 拼 搏 。读 后 感 范 文 二本 3 0 0 多 页 厚 的 书 , 端 端 正 正 地 被 我 捧 着 , 我 贪 婪 的 阅 读 着 … … 这 就 是 一 本 令 我 爱 不 释 手 的书 — — 《 今 天 我 是 升 旗 手 》 。故 事 的 主 人 公 名 叫 肖 晓 , 他 很 渴 望 有 一 次 升 旗 机 会 , 每 个 班 级 一 次 , 轮 着 来 , 可 不 是 每 个同 学 都 有 机 会 的 , 肖 晓 五 年 级 时 生 病 错 过 了 一 次 , 第 二 次 好 不 容 易 等 上 了 , 却 因 为 种 种 原 因 而换 上 了 林 茜 茜 , 于 是 肖 晓 为 了 能 升 旗 , 他 便 帮 助 别 人 , 团 结 同 学 们 , 智 抓 “ 偷 猴 贼 ” 等 等 。 他 终于 有 机 会 当 升 旗 手 了 , 让 他 兴 奋 不 已 。《 今 天 我 是 升 旗 手 》 讲 的 是 一 个 聪 明 勇 敢 的 ` 六 年 级 小 男 孩 , 肖 晓 的 故 事 。 他 的 愿 望 是 当 一名 光 荣 的 升 旗 手 , 并 长 大 后 去 天 安 门 国 旗 班 当 升 旗 手 。 可 是 在 他 的 小 学 生 涯 中 , 却 没 有 实 现 过这 个 愿 望 。 好 不 容 易 在 捡 到 1 0 万 元 , 并 交 还 愿 主 后 , 被 表 扬 , 得 到 了 机 会 , 却 又 因 领 导 视 察 ,让 一 个 奥 数 尖 子 抢 了 先 , 自 己 错 过 了 来 之 不 易 的 机 会 。 这 本 书 中 还 插 叙 了 肖 晓 生 活 中 的 其 它 故事 , 如 : 抓 住 偷 猴 子 卖 的 小 偷 , 帮 助 林 茜 茜 脱 离 在 她 妈 妈 在 她 生 病 还 让 她 学 习 的 魔 爪 , 带 她 去呼 吸 新 鲜 空 气 … … 经 过 不 懈 努 力 , 他 终 于 在 毕 业 之 际 当 上 了 升 旗 手 。这 么 一 个 小 男 孩 的 心 愿 , 就 上 当 上 光 荣 的 升 旗 手 , 亲 手 升 上 鲜 艳 的 五 星 红 旗 , 多 么 平 凡 而又 远 大 的 志 向 呀 !肖 晓 , 一 个 机 智 而 又 善 良 的 孩 子 。 他 会 想 办 法 , 会 出 主 意 ; 他 热 爱 集 体 , 爱 交 朋 友 , 乐 于助 人 ; 他 重 情 重 义 , 活 泼 开 朗 , 性 格 外 向 。 他 虽 然 是 一 个 平 凡 的 孩 子 , 但 却 有 着 不 平 凡 的 气 息。他 胆 大 包 天 , 带 着 自 己 几 百 元 压 岁 钱 , 去 梦 寐 以 求 的 北 京 看 升 旗 仪 式 , 他 碰 到 从 乡 下 来 北 京 做节 目 的 乡 下 孩 子 , 热 心 帮 助 他 们 学 习 “ 城 市 文 化 ” 。 他 就 是 肖 晓 , 一 个 普 通 的 男 孩 , 他 的 聪 明 勇敢 坚 强 , 和 他 遇 到 的 一 切 一 切 , 都 令 人 佩 服 , 更 令 人 羡 慕 , 但 这 也 是 通 过 他 的 不 断 努 力 才 做 出的 。读 完 《 今 天 我 是 升 旗 手 》 后 , 我 若 有 所 思 。 一 个 成 绩 平 平 的 小 男 孩 , 能 做 出 那 么 多 惊 人 之举 , 并 拥 有 一 颗 爱 国 的 热 血 之 心 , 真 是 难 得 , 我 们 难 道 不 该 向 他 学 学 吗 ? 我 们 正 好 与 肖 晓 同 龄,虽 然 我 们 都 像 他 那 样 , 在 生 活 中 并 没 有 干 出 什 么 轰 轰 烈 烈 的 大 事 , 但 我 们 都 可 以 从 身 边 的 小 事 做 起 , 慢 慢 地 感 染 身 边 的 人 , 让 越 来 越 多 的 人 学 习 这 种 精 神 。 这 样 , 我 们 的 社 会 将 变 得 越 来 越美 好 , 我 们 的 民 族 将 变 得 越 来 越 强 大 !多 好 的 一 本 书 , 告 诉 我 们 一 个 个 道 理 , 吸 引 着 我 们 , 让 我 们 变 得 越 来 越 爱 读 书 ! 我 爱 读 书 ,爱 书 中 的 人 物 , 但 更 爱 书 中 给 我 们 讲 述 的 道 理 !读 了 这 本 书 , 我 感 悟 了 许 多 , 主 人 公 肖 晓 , 何 尝 不 是 一 些 人 的 影 子 呢 ! 很 多 人 为 了 博 取 机会 , 做 出 许 多 努 力 , 却 常 常 得 不 到 , 或 许 很 多 人 选 择 放 弃 。 可 肖 晓 不 会 , 他 努 力 做 好 , 帮 助 别人 , 学 习 “ 雷 锋 精 神 ” 不 怕 输 , 也 许 机 会 就 在 眼 前 , 最 重 要 是 永 不 言 败 , 永 不 放 弃 , 才 能 成 功 ,我 们 要 向 肖 晓 学 习 , 不 能 轻 易 放 弃 , 我 们 的 人 生 才 会 更 精 彩 !读 后 感 范 文 三有 一 种 精 神 , 在 我 身 处 黑 暗 时 送 来 一 缕 光 明 , 它 , 是 勇 敢 ; 有 一 本 书 , 在 我 身 处 困 境 时 给我 一 股 力 量 , 它 , 就 是 《 今 天 我 是 升 旗 手 》 。这 本 书 写 了 一 个 叫 肖 晓 的 六 年 级 学 生 , 住 在 南 京 。 他 出 生 于 军 人 家 庭 , 崇 拜 英 雄 , 精 力 充沛 , 有 许 多 远 大 的 理 想 和 奇 思 妙 想 , 品 学 兼 优 。 他 有 一 个 愿 望 , 就 是 当 一 次 升 旗 手 。 尽 管 因 为种 种 原 因 , 愿 望 总 是 不 能 实 现 , 但 他 还 是 不 停 地 努 力 着 。 经 过 几 个 月 的 努 力 , 终 于 , 在 小 学 快毕 业 时 , 他 升 起 了 那 鲜 艳 的 五 星 红 旗 。我 最 喜 欢 的 人 物 是 肖 晓 。 他 是 一 个 拾 金 不 昧 的 人 。 当 他 在 小 店 里 捡 到 一 个 装 着 巨 额 大 款 的钱 包 时 , 他 和 贪 心 老 板 争 论 不 休 , 最 终 拿 走 了 钱 包 , 没 让 它 落 在 这 个 贪 财 老 板 的 手 里 。 他 回 家后 急 忙 拨 打 “ 1 1 0 ” , 在 第 一 时 刻 送 到 了 奄 奄 一 息 的 主 人 。 他 是 一 个 关 心 同 学 的 人 。 当 同 桌 — — 祝小 娜 为 了 得 到 著 名 歌 星 关 怀 的 签 名 , 在 雨 雪 交 加 的 一 天 , 在 关 怀 家 门 前 蹲 了 一 天 , 要 不 是 肖 晓给 她 送 衣 送 饭 , 再 给 她 妈 妈 写 了 张 纸 条 塞 在 她 家 门 缝 里 , 报 告 小 娜 的 情 况 , 她 们 俩 就 一 个 被 冻死 , 一 个 自 杀 了 。 他 还 是 一 个 勇 敢 的 人 。 他 和 包 郝 、 马 一 起 抓 三 个 偷 猴 贼 ; 坦 诚 地 帮 助 在 死 亡线 外 徘 徊 的 林 茜 茜 , 自 己 一 人 去 北 京 , 帮 助 希 望 小 学 举 行 “ 手 拉 手 ” 实 践 活 动 , 还 认 识 了 男 孩 怀娃 和 小 狗 孩 孩 … …最 令 我 感 动 的 是 在 肖 晓 把 联 防 队 员 叫 来 , 在 东 山 公 园 里 和 三 个 偷 猴 贼 做 殊 死 搏 斗 的 场 景 。“ 疤 癞 头 ” 踢 肖 晓 一 脚 , 包 郝 打 “ 青 春 痘 ” 一 拳 , 马 绊 “ 墨 镜 ” 一 脚 , 大 家 与 三 个 贼 打 了 好 一 会 儿 ,终 于 把 他 们 制 服 了 。 这 表 现 出 了 肖 晓 一 行 人 的 勇 敢 和 机 智 。在 生 活 中 , 我 也 该 像 肖 晓 一 样 勇 敢 和 机 敏 , 受 到 挫 折 不 气 馁 。 这 时 , 我 想 对 肖 晓 说 : “ 你 真勇 敢 !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