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肚肚狼》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4 09:05:55浏览次数:9
精彩片段1、他用手 指头在地上按 了一下,嘴里 发出一个电铃 的声音: “ 嘀——”这 表示他抢到了 这个答题 机 会 。2、 玉 碎 先 生 出 身 于 一 个 名 门 望 族 , 他 有 着 非 常高 贵 的 血统 , 因 为他 背 上 有一 道 黑 纹。 一 般 的仓 鼠 只 是尾巴比较 短(鼠 类尾巴 越短 , 出身 就越高 贵), 背上没 有黑 纹 。而 他玉碎 先生, 不但尾 巴比 较 短, 最重要 的是,背上还有 一道黑纹。3、 让 家 族 再 次 辉 煌 起 来 , 一 直 是 玉 碎 先 生 的 梦想 。 就 是为 了 实 现这 个 梦 想, 像 他 这样 高 贵 的仓 鼠 才 愿意委屈地和这个 乞丐住在一起 。4、 这 是 一间 很 破 旧的 房 子 。本 来 只 有一 个 房 间, 里 面 用竹 席 隔 开, 就 算 成了 两 间 。肚 肚 狼 和玉 碎 先 生各住一间 这房子 ,春天 和秋 天 住着 还行, 但是夏 天就会 太热 , 因为 墙上、 窗边都 有洞, 热气 会 呼呼 地冲进 来 ;冬天又会太冷 ,也是因为墙 上、窗边都有 洞,冷风 会 呼 呼地吹进 来。5、 他 的 面 前 不 再 是 有 洞 的 墙 壁 了 。 他 看 到 了 一片 青 青 的草 地 , 草地 上 , 站着 一 个 非常 英 俊 潇洒 的 王 子,他正张 开双臂 ,好像 在唱 歌 。这 时候, 飞来几 只小鸟 ,围 着 那个 王子飞 上飞下 。草地 上, 鲜 艳的 花开了 一地……6、 他 们 走 了 没 多 远 , 就 看 到 了 一 幢 高 高 的 大 楼。 这 是 市政 府 大 楼, 尖 尖 的楼 顶 上 ,有 一 口 巨大 的 钟 。这口大钟走时非 常准,市民们 也常常用它来 对表的。7、 孤 山是 离 城 里最 近 的 一座 小 山 。城 市 周 围 只 有 这 一 座 孤 零 零 的 山 , 所 以 它 的 名 字 叫 孤 山 。 虽 然 是 小 山 ,但因为它在城 市里,看起来 还是显得很高 。8、 他 坐 在 那 里 , 抬 起 头 , 望 着 天 上 的 月 亮 。 他坐 得 直 直的 , 如 果喉 咙 里 不发 出 咕 噜咕 噜 的 声音 , 看 起来就像是一座雕 像。9 、有 一 个 词 叫 作 “ 闪 亮 登 场 ” , 用 它 来形 容 现 在 出 现 的 这 位 王 子 , 真 是再 合 适 不 过 了 。 就 在 王 子 的 周 围,一切都 变得那 么亮, 就好 像 从 太空 中射 来 一束 特别 美 丽 的 光照 着他一 样。现 在, 他 站在 这 片草 地上, 礼 服上的金扣 子 闪 闪发亮。 他身边的 每一棵草 、 每一株 树 , 都比平 时 更加翠绿 ,地上的小花 也比平 时 更加鲜艳。10、 肚 肚狼 从床 底 下拉 出一 只 木 箱 子, 上面 积 满 了 灰尘 。 打 开 箱子 , 里面 发出一 股 潮 乎乎 的霉 味 。肚 肚狼从里面摸 出 一 个布 包 。 打开布包 ,里面有一个 铁盒 。11 、他 把孔 对准 阳 光 , 慢 慢 转 动着 扑 满 , 希 望 寻 找 到 一个 最合 适的 角 度 , 可 以最 大限 度 地 让 阳 光 照 射 进 孔里。最后 , 他 终于找 到 了这个角 度,一线 阳 光 正好直穿 进去 ,照 射到了扑 满的底部 。12、 第二 天 ,当 肚肚狼 在墙 角出现 的时 候 ,在 他 的面 前,一 溜 儿排 开,放 上了 十顶帽 子。 由于一 下子 要 搜集十 顶 帽子 并不太 容易 ,所以 ,这 些帽 子 的式 样是 多 种 多 样的: 有皮 帽 , 有布 帽 ,还 有草 帽 和太 阳帽 。 最特别的是,一 顶破了的 摩托车安 全 帽 也在 里 面 。13、 折腾 了 整整 一个晚 上, 肚 肚狼 本来也 困 了 ,但 一想到 要化 装去 行乞, 他一下 子就来 了精 神 , 感觉 就像演 戏 一样 , 这 多 么 具 有 挑 战 性 啊 ! 他 开 始 忙 起 来 。 先 在 脑 袋 上 缠 很 多 纱 布 , 再 在 纱 布 上 洒 上 红 药 水 ,特 别在一个 地方 要洒得 多一 些,这 样, 看 起来 很像他 的 脑袋 上 被打 破了一 个大洞 。然 后 , 找几 根 煮熟 的面 条 粘 在胸 脯 上, 当然, 面条 也要用 红 药 水涂 红 ,这 样看起 来很像 是几 条 伤 疤 。 最后 , 当 然 不能 忘 记 在 腿上 多 缠点儿纱布 , 因 为要装 成 瘸腿的样 子是最容 易 的。14、肚肚狼 出门了。他在 路边 捡 了 一根 树 枝 做拐杖 , 走起路来 一 瘸一拐 的, 就更 像了 。15、 这 是一 个墙 角。离 开三 步远的 地方 ,有一 个窨 井盖 。 由 于 走的 人很多 ,窨 井盖 上 的花 纹 已 经 闪闪 发亮了。 离开 八 步 远 的 地 方 有一 盏路 灯 , 很 适 合 肚肚 狼 晚上 "加 班 " 。 灯 光 不太 亮 也 不 太暗 ,路 过 的人 既 能 看 到他在那里,又 看不太清 楚他的脸 。16、 他 装 出 一瘸 一拐 的 样子 , 回 到 那个 墙 角 , 捡 起 那根 当 作拐 杖用 的 树 枝 。在 他 拄 着 树枝 拐 杖 回 家之 前,还没有忘 记 捡 起地上的 一个烟 头 和一张糖 纸 ,然后 把 它 们丢 进了 垃圾箱。17、这 时候 , 肚肚 狼才 感到 额头痛 得厉 害 ,伤 口那 里 正在 一跳 一跳 地 痛 , 房子也 在一 圈圈 地打 转 。他 一 下子倒在床 上 , 也不知 是 睡着了, 还 是 又晕 过 去了。当 他 再次睁 开 眼睛的时 候 , 看到玉碎 先生正在 推他。18、 肚 肚狼 这么想 着, 把帽 子摘 下 来, 放在 窨 井旁 。离开 几步 ,他 回头看 看不 放心 , 又上 前 把 帽 子再 踩几脚,让它变得 更皱 巴巴 的。19、 有 的型 号不 对,这 个型 号的窨 井盖 比较 薄 ,而 被盗 的 那个 又厚 又重, 是加 料货 。 还有 的 虽然 型号 是对的,但不是太 脏,就是 太锈,要 不就是太旧。 最关 键 的 是,没有 一 个 窨井 盖 像被盗 的 那 个那样—— 连 上面的花纹都是闪 闪发亮的 !20、张 看 不 见的网 悄 悄地撒 开 了。许多 警察穿着 便 衣 ,打 扮 成 各种 各样 的人,散 布 在全城的各 个地方 。 确切地说,是 散 布在每 一 个离窨井 盖不远不近的 地方 。21、 当他们 到达 孤山山 顶的时 候,玉 碎先 生 铺 开一 块布 , 让肚 肚狼坐 在上面 ,而他 自 己则 在一旁 吃 他 的花生米 。 玉碎 先 生看 起来好 像非常 紧 张,他 不停 地往 嘴里丢 花生 米,很 快 , 就把 一 包 花 生米 吃 完 了 。吃 完 花生米的玉碎先 生开始 站 起来原 地 跑步,一 边 跑,一边甩 着戴 手表 的手。22、小 红鞋望着下面 一片星 星 点点的灯 光。是的,在 孤山顶上, 可 以看 见整个城 市 。 肚肚狼也 站在小红 鞋身边,望着这 个城市星 星点点 的 灯光。23、这 个 窗 口面对的 ,正是医 院的大门 。 大 门里面, 有一个圆 形的喷 水 池,喷水 池 的中间是一 座漂 亮的 假山,上 面正好 有一 块 小 小的 平 台 , 医院 准 备 在 那里 放一个 雕塑 。肚肚 狼指了 一下 那 个准 备 放 雕塑 的地 方 :“下一个月 圆 之夜 ,王 子将 会在 那里出现。到 时候, 你 就会听 到 他唱歌的。”24、开始 几 天,肚肚狼只 是练 琴 , 后来几天 ,肚肚狼不但 练琴 , 还 同时练 唱 。玉碎先 生 就 更加 受 不了了,只好在耳 朵 里 塞上双倍 的棉花。25、肚 肚 狼 弹吉 他和 唱歌进步 得非常快 。就像无 形 中 有一个老 师在教 他 似的,他很 快就弹 得非 常好了, 节奏把握得非常 准,乐 感 也很棒 , 弹出来的 伴 奏 又流 畅 又 有力 。26、听 着肚肚狼的歌 ,开始 大 家还笑, 但是,听 着 听 着,就不 笑了。大 家就像看到了 一个在风里 抖 的人 ,一个在山里 转 的人 ,一 个需要帮 助的人。27、一会 儿 ,肚肚狼 的面前已 经有了一小 堆黑宝 石 了 ,它们每 一颗都闪 着 莹莹的 光 亮 。肚肚狼 把它们全 部放进了口 袋 里 ,向 门外 走去。玉 碎先生死 死 地拦在门口 。 28、肚 肚 狼 背着吉 他 ,再一次 来 到 那个墙 角。他在面 前放 好帽 子,坐下 来 , 先轻 轻 地弹几曲 和 弦。琴 声 吸引了几个 人 , 他们开始 站在那里 看 。29 、 肚 肚 狼 先 演 奏 了 一 首 轻 快 的 曲 子 — — 《 快 乐 小 鸟 》 。 那 是 他 自 己 编 的 曲 子 , 曲 子 里 轻 快 又 俏 皮 的 节奏就好像有一 只刚 学 会 飞的小鸟正在 试飞 , 一 会儿 摔 一 跤,一会 儿撞一头 , 但 还是在开 心地飞着 。30、肚 肚 狼 站在台 上 ,他的面 前 , 是黑 压压的一片 观 众。灯 光 骤然亮起 ,全部照 到了他的身上 。31、 从上面 望下 去,肚 肚狼好 像就 躲 在 树下面 。有 时 候吹 过一 阵风 , 她 还 能从 树 的枝 叶间 ,看到 肚肚狼 影影绰绰的身 影 。32、小 红鞋觉得自 己 好像在做 梦,这歌 声 好 像来 自 天 边,是那 么遥 远; 又好像来 自心里,是那 么贴 近。 就像有一道电 流 在小红 鞋 的身体 里 奔流。小 红 鞋 发现自 己 已经 泪 流 满面了。 但 她不知 道 自 己为什 么 会流泪 。33、 在 肚肚 狼变身 的时候 ,为了 不让 手 表 停 下 来, 玉 碎先 生一直 在 原 地跑 步。 跑着跑 着, 玉 碎先 生“ 扑通 ”一声摔倒 了 。 他爬 起来 ,继续 跑 。他也不 知 道自己 哪 里 摔痛 了, 他只是时 刻盯着肚肚狼 的变身看 。34、像小红 鞋一样,他们 也把 鲜 花 放到高台 上。高台 上,鲜花越 堆越高,看 起来非常 壮观。当 大家正热 闹的时 候 , 肚 肚 狼 在 哪 里 呢 ? 他 走 到 昨 天 晚 上坐 过 的 树 底 下 , 把 头 埋 在 臂 弯 里 , 正 在 哭 。 受 过 再 痛 的 伤 , 吃过再多的 苦 , 他肚肚狼 从来没哭 过。可是 现 在 ,他哭 得 非常厉 害 。他不知 道自己为 什 么 哭,可 就 是想哭 。35 、 当 扑满 里的 黑 宝 石 数 量 很 少的 时候 ,摇 起 来, 它 发 出 的是 “丁 丁 ”的 声 音; 现在 ,它 发出 的是 “ 沙 沙 ” 的声音! 肚肚 狼和玉碎先生 对视 了好一会儿 , 他们谁 都 说不出话 来。36、再 慢慢地往 里 挤 ,挤 到高 台下面的 时 候 ,肚肚狼 心里又是 一阵乱 跳 。那个高 台已经被 装 饰 得非常漂 亮 。台下摆 满了 正在盛 开的 盆花, 台 上 撒满 了 各种 美丽 的花瓣 。一 个 小姑 娘正 拎着一 篮 子 花瓣 在 台 上 撒呢 。 她就是小红 鞋 。37、由 于 眼 睛里有泪 水,高台 上的那些 花瓣看起来会 闪动 ,就 像闪动的 星星那样。38、几 乎每一个人 都 不敢 相 信 自己的眼 睛 - - 他们一直 盼望的、一直 等待 的王 子并没有 出现,在高 台上站着的,是一个 怀 抱吉 他、 衣着破烂 的乞丐。39、听 到喊声,肚肚 狼浑 身一 颤。在他 的 心里,好像 有一片夜 空,一颗 星星在夜 空 里亮起来了 。并 且 , 在心里的那片 夜 空里,好 像有一个 仙女般的 声 音 说:“肚 肚狼,你 就是那个 王 子 .. . ... ”40、他们觉 得自己好 像 在 做梦,这 歌声好像 来 自天边 ,是那么 遥 远;又好像 来自心 里 ,是那么 贴近。就像有一道电 流 在 身体 里奔 流,每 一 个人都被 这 歌 声感 动 得 泪流 满 面 。读后感 1我 最 喜 欢 看 《 月 光 下 的 肚 肚 狼 》 这 本 书 , 它 给 我 留 下 了 深 刻 的 印 象 。 这 本 书 讲 述 了 主 人 公 肚 肚 狼 是 一 个 自 私 自 利 、 冷 漠 的 人 , 他 靠 乞 讨 过 日 子 , 甚 至 假 装 受 伤来 博 取 别 人 的 同 情 , 获 取 财 物 。 一 个 偶 然 的 机 会 , 肚 肚 狼 帮 助 警 察 捉 捕 了 偷 检 查 井 井 盖 的 小 偷,在 擦 亮 这 个 井 盖 的 同 时 , 他 仿 佛 也 把 自 己 的 心 灵 擦 亮 。 从 此 以 后 , 肚 肚 狼 变 得 热 心 、 坦 诚 、 喜欢 帮 助 别 人 。 书 本 最 感 人 的 是 讲 述 肚 肚 狼 在 一 个 月 全 食 的 晚 上 , 他 战 胜 自 己 心 理 的 自 卑 , 唱 出了 震 撼 人 心 的 歌 曲 , 从 而 治 愈 了 来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病 人 , 大 家 为 肚 肚 狼 心 中 的 爱 拥 有 如 此 巨 大 的力 量 而 留 下 了 感 动 的 泪 水 , 此 时 的 肚 肚 狼 体 会 到 前 所 未 有 的 快 乐 !读 到 这 里 , 一 股 激 流 冲 击 着 我 的 心 , 我 深 深 被 感 动 , 但 在 自 己 身 上 似 乎 也 看 到 了 肚 肚 狼 以前 的 影 子 : 我 乘 公 交 车 时 , 有 时 没 想 到 为 年 老 体 弱 的 人 让 座 ; 看 到 有 困 难 的 同 学 不 够 主 动 上 前帮 助 … … 顿 时 我 脸 红 不 已 , 羞 愧 难 当 ! 现 在 , 我 要 向 肚 肚 狼 学 习 帮 助 别 人 , 快 乐 自 己 的 精 神 , 用自 己 的 一 颗 爱 心 给 别 人 送 去 温 暖 , 从 生 活 的 点 滴 做 起 : 我 看 到 大 叔 推 着 装 满 货 物 的 推 车 , 上 去帮 一 把 ; 我 看 到 卖 水 果 的 阿 姨 不 小 心 弄 掉 了 一 地 的 水 果 , 帮 她 收 拾 一 下 … … 值 得 一 提 的 是 , 我 们班 的 老 师 和 同 学 都 是 助 人 为 乐 的 人 , 就 在 今 年 新 年 前 夕 , 我 们 一 起 去 “ 蒲 公 英 之 家 ” 献 爱 心 , 让那 里 的 孩 子 们 感 受 到 来 自 社 会 大 家 庭 真 诚 的 关 怀 、 暖 心 的 爱 。 令 人 惊 奇 的 是 , 我 做 完 这 些 事 情的 时 候 , 真 的 “ 看 到 ” 了 肚 肚 狼 所 说 的 景 象 : 花 儿 更 美 了 , 草 儿 更 绿 了 !《 月 光 下 的 肚 肚 狼 》 这 本 书 , 让 我 的 心 灵 得 到 了 一 次 美 丽 的 “ 蜕 变 ” , 我 从 此 找 到 了 快 乐 的“ 源 泉 ” — — 帮 助 别 人 , 快 乐 自 己 !读 后 感 2这 是 出 自 于 作 者 赵 兵 波 的 童 话 故 事 。 通 过 故 事 中 的 主 人 公 肚 肚 狼 、 玉 碎 先 生 展 开 了 有 趣 感人 的 故 事 情 节 。肚 肚 狼 是 一 个 乞 丐 , 天 天 过 着 乞 讨 的 生 活 , 每 天 挣 的 钱 不 多 , 说 的 最 多 的 一 句 话 却 是 : “ 行行 好 吧 , 可 怜 可 怜 肚 肚 狼 吧 。 ”而 仓 鼠 玉 碎 先 生 他 本 是 一 个 贵 族 , 家 中 特 别 富 有 。 到 了 他 这 一 代 ,把 家 业 都 败 光 了 和 肚 肚 狼 住 在 了 一 起 。 其 实 玉 碎 先 生 不 愿 意 和 乞 丐 住 在 一 起 , 是 因 为 他 发 现 肚肚 狼 有 一 个 秘 密 , 就 是 每 次 月 圆 之 夜 的 午 夜 零 点 , 都 会 变 成 英 俊 潇 洒 的 王 子 , 唱 着 美 丽 动 听 的歌 曲 。 但 时 间 不 长 , 所 以 他 才 一 直 留 在 肚 肚 狼 身 边 。 为 了 肚 肚 狼 变 身 时 间 能 达 到 2 4 小 时 , 那样 就 不 会 变 回 来 了 , 就 会 一 直 是 一 位 英 俊 潇 洒 的 王 子 。 玉 碎 先 生 绞 尽 脑 汁 想 出 各 种 办 法 , 最 后想 出 多 挣 钱 买 黑 宝 石 。 因 此 肚 肚 狼 还 做 过 坏 事 , 为 了 得 到 别 人 同 情 假 装 受 伤 。 但 他 也 干 过 好 事,帮 警 察 抓 获 了 偷 窨 井 盖 的 团 伙 。以 功 得 赏 给 他 奖 金 他 却 不 要 , 却 只 要 了 一 个 窨 井 盖 。 他 的 这 个 举 动 我 特 别 赞 赏 和 敬 佩 他 ,说 明 肚 肚 狼 不 是 一 个 贪 图 钱 财 的 人 。 肚 肚 狼 在 墙 角 乞 讨 时 还 交 了 一 个 好 朋 友 , 他 给 这 个 小 女 孩起 名 小 红 鞋 , 小 红 鞋 特 别 信 任 他 , 自 己 只 要 是 有 钱 就 算 是 吃 早 饭 的 钱 , 也 会 给 肚 肚 狼 。 后 来 小红 鞋 得 了 白 血 病 , 肚 肚 狼 知 道 了 他 把 攒 的 所 有 的 黑 宝 石 都 卖 了 给 小 红 鞋 交 了 住 院 费 。 并 月 圆 之夜 肚 肚 狼 在 爱 心 医 院 的 高 台 上 , 变 成 英 俊 潇 洒 的 王 子 唱 着 美 妙 的 歌 , 歌 声 却 治 好 了 小 红 鞋 和 医院 所 有 的 病 人 。 然 而 黑 宝 石 更 多 了 , 变 成 王 子 的 时 间 也 延 长 了 一 小 时 。 故 事 的 最 终 结 尾 由 于 月全 食 的 遮 挡 , 不 知 有 没 有 变 成 真 正 的 王 子 … …读 完 这 个 童 话 故 事 , 我 懂 得 了 很 多 , 并 不 是 看 见 肚 肚 狼 在 月 光 下 变 成 王 子 的 人 越 多 , 他 延长 的 时 间 越 长 , 而 是 他 做 得 好 事 越 多 , 救 得 人 越 多 , 收 获 就 更 多 。 人 要 有 一 颗 正 直 善 良 的 心 ,不 要 用 投 机 取 巧 来 获 取 自 身 的 利 益 。 人 生 中 还 要 学 会 舍 得 , 有 舍 才 会 有 得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