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绢上的花田》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4 09:05:53浏览次数:13
精彩片段1 、 酒 库 深 处 , 朦 胧 地 亮 着 一 盏 小 小 的 灯 , 飘 来 酒 和 潮 霉 交 混 的 奇 异 气 味 。2 、 邮 递 员 留 神 一 看 , 眼 前 有 一 把 交 椅 。 库 中 出 乎 意 料 地 成 了 临 时 客 厅 。 古 旧 的 圆 桌 子 , 四 把天 鹅 绒 椅 子 , 熏 黑 了 的 煤 油 灯 , 铁 炉 子 。 这 些 用 具 , 好 象 冰 浴 着 魔 法 的 光 , 朦 胧 地 浮 现 在 眼 前。3 、 那 是 个 胖 胖 的 男 小 人 。 系 着 很 大 的 围 裙 , 穿 着 黑 色 长 靴 , 仔 细 看 去 , 那 长 靴 背 面 , 连 锯 齿形 的 胶 皮 都 有 。 手 戴 白 色 棉 布 手 套 , 头 戴 有 些 散 开 了 的 麦 秸 帽 子 … … 一 切 都 和 真 人 一 模 一 样 。4 、 下 到 手 绢 上 的 五 个 小 人 , 从 围 裙 兜 里 , 取 出 极 小 的 绿 苗 , 开 始 种 植 。 大 概 是 要 在 这 手 绢 上培 育 什 么 奇 异 的 植 物 。5 、 象 孩 子 时 期 把 玩 具 兵 摆 在 桌 上 时 的 那 种 心 情 , 象 在 沙 坑 里 做 成 小 小 的 线 路 和 隧 道 , 在 那 里跑 电 车 时 的 心 情 。 啊 , 自 从 别 了 那 小 小 的 世 界 以 后 , 过 了 有 多 少 年 呢 ? 邮 递 员 的 每 天 , 所 有 的日 子 , 都 是 骑 了 红 色 自 行 车 在 镇 中 跑 , 只 偶 尔 在 星 期 天 , 躺 着 看 看 天 空 而 已 。6 、 不 久 , 菊 苗 长 大 了 一 些 , 能 看 到 上 面 星 星 点 点 地 辍 着 罂 粟 种 子 那 么 大 的 花 蕾 。7 、 一 会 儿 , 手 绢 上 的 菊 花 全 被 摘 完 , 五 个 小 人 捧 着 帽 子 , 正 要 按 次 序 回 到 壶 中 , 回 到 那 装 满菊 花 瓣 的 壶 中 — — 邮 递 员 想 : 往 后 会 怎 样 呢 ?老 奶 奶 把 嘴 贴 近 手 绢 , 呼 — — 象 要 吹 熄 蜡 烛 般 地 吹 出 一 口 气 , 于 是 , 小 小 的 菊 花 田 , 消 失 得 无影 无 踪 , 桌 子 上 只 有 古 旧 的 壶 和 白 手 绢 。 仿 佛 一 切 都 没 有 发 生 过 。8 、 喝 完 一 杯 , 闭 上 眼 睛 , 一 片 菊 花 田 浮 现 了 出 来 。 花 上 边 , 照 着 和 暖 的 秋 天 的 阳 光 … … 忽 然 ,邮 递 员 觉 得 , 自 己 现 在 就 坐 在 菊 花 田 正 当 中 。 五 颜 六 色 的 花 上 , 风 儿 唰 — — 地 吹 过 。9 、 当 酒 库 的 门 , 在 后 面 砰 地 关 上 的 时 候 , 外 边 仍 然 是 黄 昏 。 大 楼 的 那 边 , 红 红 的 夕 阳 , 熊 熊地 燃 着 , 市 内 电 车 , 载 着 满 员 的 乘 客 跑 着 。 邮 递 员 把 壶 放 进 空 皮 包 里 , 跨 上 自 行 车 , 装 做 若 无其 事 的 样 子 , 向 绿 信 号 灯 的 方 向 骑 去 。1 0 、 小 人 穿 着 白 衣 服 , 戴 着 白 帽 子 。 仔 细 看 去 , 墩 板 上 , 这 样 的 小 人 有 五 六 个 , 转 动 得 使 人 眼花 纷 乱 。 每 人 的 手 里 , 都 拿 着 麦 秸 一 样 的 细 棍 。 他 们 不 时 地 把 它 叼 在 嘴 中 , 往 面 粉 里 装 空 气 。1 1 、 小 小 的 帽 子 中 , 小 小 的 菊 花 上 , 一 颗 玻 璃 珠 , 象 金 色 水 果 一 样 噗 嗒 地 掉 了 下 去 。 母 亲 小 人停 止 了 爬 梯 子 , 同 时 , 似 乎 在 召 唤 大 家 。父 亲 小 人 , 回 过 身 走 下 梯 子 。 留 在 手 绢 上 的 孩 子 们 , 也 集 拢 了 来 。 他 们 好 奇 地 瞧 着 母 亲 的 帽 子里 边 。暂 时 间 , 五 个 人 出 神 地 注 视 着 玻 璃 珠 , 然 后 , 一 齐 仰 脸 向 上 , 恰 象 我 们 仰 望 天 空 那 样 。1 2 、 在 小 人 们 弱 弱 的 视 力 看 去 , 惠 美 子 穿 着 的 红 毛 皮 衣 , 就 象 是 远 处 晚 霞 的 天 空 。 一 颗 小 玻 璃球 对 小 人 来 说 , 是 天 上 送 来 的 大 圆 宝 珠 。这 礼 物 似 乎 使 母 亲 小 人 极 其 欢 喜 。1 3 、 { 时 间 不 长 , 邮 递 员 小 小 的 住 处 , 堆 满 了 回 赠 的 礼 物 : 一 人 一 双 毛 拖 鞋 , 大 电 气 台 灯 , 壁 挂,雅 致 的 门 帘 , 亲 手 做 的 点 心 , 珍 奇 的 水 果 , 华 丽 的 食 器 , 出 色 的 花 瓶 , 等 等 。1 4 、 小 人 们 种 了 一 半 苗 , 必 定 要 擦 一 次 汗 , 摘 了 一 半 花 , 也 要 擦 一 次 汗 。 从 前 是 快 乐 地 、 从 容地 劳 动 , 现 在 是 目 不 旁 视 , 胡 乱 劳 动 了 。 即 使 那 样 , 干 完 活 , 也 得 花 费 将 近 一 个 小 时 。 这 一 个小 时 , 对 小 人 , 也 许 长 得 象 一 个 星 期 或 者 十 天 吧 。 登 梯 子 回 去 的 小 人 们 的 腿 , 有 点 摇 晃 了 。但 小 人 一 家 , 劳 动 得 很 好 , 大 概 是 由 于 那 玻 璃 珠 。1 5 、 听 到 这 话 , 惠 美 子 立 即 打 开 针 线 盒 , 剪 起 做 帽 子 和 鞋 用 的 布 来 。 由 于 尺 寸 太 小 , 只 好 使 用镊 子 , 累 得 她 眼 睛 都 睁 不 开 了 。此 后 , 两 人 想 方 设 法 给 小 人 一 家 赠 送 各 式 各 样 的 礼 物 。1 6 、 那 是 豆 粒 般 大 的 小 提 琴 。 这 把 小 小 的 乐 器 , 是 良 夫 使 用 放 大 镜 和 镊 子 , 费 了 一 个 晚 上 才 做出 来 的 。 尽 管 小 , 却 做 得 很 好 , 绷 着 四 根 细 琴 弦 , 还 有 小 小 的 、 小 小 的 弓 。1 7 、 现 在 , 小 人 们 全 都 穿 着 漂 亮 的 服 装 , 母 亲 小 人 的 长 裙 子 , 是 庄 重 的 天 鹅 绒 ; 她 丈 夫 的 裤 子,挺 直 而 有 裤 线 。 孩 子 们 的 上 衣 也 相 当 妙 。 同 时 , 他 们 穿 上 了 一 式 的 毡 鞋 , 看 上 去 , 轻 快 得 象 芭蕾 舞 鞋 。1 8 、 种 苗 时 , 母 亲 小 人 自 己 常 因 踩 了 裙 子 下 襟 而 跌 倒 。 父 亲 小 人 和 孩 子 们 , 唯 恐 弄 脏 得 之 不 易的 上 衣 和 裤 子 , 因 而 十 分 留 心 。 玻 璃 珠 项 链 也 净 碍 事 。 惠 美 于 做 的 帽 子 , 比 以 前 的 麦 秸 帽 子 小得 多 , 搬 运 菊 花 , 特 别 费 时 间 。 做 完 一 次 桌 布 上 的 工 作 , 五 个 人 都 累 得 摇 摇 晃 晃 的 。 1 9 、 惠 美 于 掀 开 桌 布 看 。 又 在 草 垫 缝 里 寻 。 一 个 小 人 也 没 看 见 。 剩 下 的 , 只 有 空 壶 和 大 白 桌 布,还 有 小 人 们 忘 了 的 五 顶 帽 子 。 象 从 长 梦 中 醒 来 一 样 , 两 人 呆 呆 地 坐 着 。 {2 0 、 这 种 感 觉 日 益 加 重 , 没 几 天 , 白 天 两 人 不 能 工 作 , 晚 上 也 睡 不 着 觉 。 只 要 呆 着 不 动 , 就 有不 知 来 由 的 寒 冷 , 从 脊 背 上 袭 来 。 风 吹 门 晃 , 也 要 按 住 猛 跳 的 心 , 树 叶 影 子 映 到 窗 上 , 也 会 蜷缩 起 身 子 来 。2 1 、 惠 美 子 快 活 了 。 小 提 琴 曲 子 , 换 成 了 圆 舞 曲 , 三 拍 子 。 惠 美 子 站 起 身 , 和 着 小 提 琴 哼 哼 唱着 , 来 到 院 内 , 踮 起 脚 尖 , 越 过 篱 笆 偷 偷 窥 望 邻 居 的 院 子 。2 2 、 哟 , 那 真 是 幸 福 的 一 家 。 围 着 拉 提 琴 的 爸 爸 , 妈 妈 和 三 个 孩 子 在 跳 舞 。 象 一 群 蝴 蝶 似 的 。妈 妈 的 长 发 随 风 摆 动 , 黑 色 天 鹅 绒 的 裙 子 , 绣 花 的 披 肩 , 十 分 鲜 艳 。 爸 爸 穿 着 带 条 纹 的 裤 子 。孩 子 们 穿 着 蓝 色 上 衣 。 而 且 , 他 们 都 穿 着 一 式 的 轻 快 的 毡 鞋 … …2 3 、 小 人 国 的 天 空 , 是 深 蓝 色 的 , 飞 着 零 碎 的 白 云 。 可 是 , 啊 , 这 是 真 正 的 天 空 吗 ? 如 果 , 现在 有 人 从 上 面 俯 视 这 块 土 地 的 话 … …2 4 、 那 是 有 奇 异 香 味 的 小 人 的 茶 。 只 喝 下 一 口 , 两 人 的 心 中 , 恐 惧 、 担 心 、 悲 哀 , 都 象 雾 一 样消 散 了 。 再 喝 一 口 , 胸 中 有 点 象 啪 地 亮 了 灯 那 种 感 觉 。 接 着 喝 下 去 , 那 灯 变 大 , 两 人 的 心 , 完全 明 亮 了 , 甚 至 还 有 点 兴 高 采 烈 起 来 。 胸 中 象 有 一 个 鼓 , 演 奏 出 美 丽 节 奏 的 音 乐 。 那 音 乐 , 越来 越 大 , 和 远 方 空 中 那 边 响 着 的 风 声 混 成 了 一 体 。2 5 、 但 是 , 这 原 野 意 想 不 到 地 难 走 。 杂 草 高 大 而 茂 盛 , 有 些 地 方 长 得 比 人 体 还 高 。 脚 下 , 全 是长 时 间 没 有 耕 过 的 闲 荒 地 。2 6 、 两 人 终 于 找 到 一 眼 泉 。 那 是 小 小 的 , 蓝 色 的 泉 , 涌 出 清 澈 冰 凉 的 水 。 茂 盛 的 草 中 , 这 眼 蓝色 的 呈 心 状 的 泉 , 有 如 被 遗 忘 了 的 遥 远 的 回 忆 , 静 静 地 睡 着 。2 7 、 荧 光 灯 闪 耀 着 。 大 货 架 上 , 整 齐 地 摆 着 酒 瓶 和 罐 头 。就 在 身 边 , 穿 着 碎 白 道 花 纹 布 衣 服 的 、 满 脸 皱 纹 的 老 奶 奶 , 庄 严 而 端 正 地 坐 在 椅 子 上 。读 后 感 范 文 一安 房 直 子 的 《 手 绢 上 的 花 田 》 这 本 书 无 疑 是 我 读 过 最 好 的 一 本 书 了 。 这 本 书 故 事 精 彩 , 读完 后 令 人 印 象 深 刻 , 耐 人 寻 味 。 故 事 的 情 节 仿 佛 像 是 在 坐 过 山 车 一 般 波 折 起 伏 。故 事 主 要 讲 了 邮 递 员 良 夫 答 应 了 菊 屋 的 老 奶 奶 , 不 能 将 菊 花 酒 的 酿 造 过 程 泄 露 出 去 , 也 不能 拿 菊 花 酒 卖 钱 。 但 自 从 娶 了 新 娘 绘 美 子 之 后 , 在 她 的 引 诱 下 , 终 于 忍 不 住 起 了 私 心 , 违 背 了承 诺 , 拿 卖 菊 花 酒 的 钱 买 了 座 新 房 。 最 终 他 们 受 到 了 惩 罚 — — 来 到 了 小 人 国 。 为 违 约 的 事 情 付出 了 代 价 。读 了 这 个 故 事 , 我 忽 然 想 到 了 发 生 在 我 身 上 的 一 件 事 : 有 一 天 晚 上 妈 妈 正 在 检 查 我 和 妹 妹的 作 业 , 看 到 我 和 妹 妹 的 题 有 好 多 不 同 之 处 , 妈 妈 怀 疑 地 问 : “ 你 们 两 个 互 检 了 吗 ? ” 听 到 这 句话 , 我 不 由 自 主 地 咽 了 一 口 口 水 , 脱 口 而 出 就 说 了 谎 话 : 我 和 妹 妹 互 检 了 ! 是 因 为 我 们 当 时 忘记 了 自 己 的 答 案 , 但 觉 得 对 方 的 答 案 是 正 确 的 , 所 以 才 有 那 么 多 不 同 ! ”但 是 妈 妈 好 像 已 经 知 道 了 一 切 似 的 , 听 完 我 的 回 复 后 火 冒 三 丈 : “ 我 对 你 们 说 过 , 做 完 之 后要 先 互 相 检 查 , 你 们 也 答 应 了 。 现 在 , 不 但 没 有 做 到 互 检 , 还 说 谎 ! ”看 到 妈 妈 生 气 的 样 子 , 我 心 里 像 十 五 个 吊 桶 打 水 — — 七 上 八 下 。 这 时 , 妈 妈 抓 起 我 最 喜 欢的 玩 偶 , 直 接 就 给 撕 坏 了 。 看 到 曾 经 陪 伴 我 多 年 的 玩 偶 碎 成 了 两 半 , 我 的 眼 泪 就 像 断 了 线 的 珍珠 似 的 往 下 流 。 妈 妈 严 厉 地 说 : “ 这 就 是 你 说 谎 付 出 的 代 价 ! ”这 件 事 一 直 深 深 地 刻 在 我 的 脑 海 中 , 每 当 我 想 偷 懒 , 想 敷 衍 , 想 用 说 谎 来 逃 避 责 任 的 时 候 ,就 会 想 起 《 手 绢 里 的 花 田 》 中 的 邮 递 员 良 夫 , 想 起 我 那 个 被 撕 的 玩 偶 。 我 以 后 要 提 醒 自 己 做 到不 背 叛 别 人 , 信 守 承 诺 , 做 一 个 诚 信 踏 实 的 人 !读 后 感 范 文 二欲 望 是 一 个 看 不 见 底 的 深 渊 , 一 个 人 , 他 的 欲 望 是 无 边 的 , 当 我 读 完 《 手 绢 上 的 花 田 》 时深 有 体 会 。《 手 绢 上 的 花 田 》 主 要 讲 的 内 容 是 一 个 名 叫 良 夫 的 邮 递 员 给 菊 屋 酒 店 送 信 , 屋 中 只 有 一 个老 人 , 老 人 接 过 信 后 , 把 一 个 茶 壶 交 给 良 夫 。 这 是 一 个 奇 特 的 茶 壶 , 只 要 把 手 绢 放 在 茶 壶 上 ,就 回 出 现 五 个 小 人 , 小 人 会 在 手 绢 上 种 菊 花 , 酿 菊 花 酒 , 酿 好 酒 之 后 便 会 消 失 。 老 人 让 良 夫 替 她 保 管 茶 壶 , 她 要 去 帮 她 那 发 大 财 的 儿 子 管 理 钱 财 。 良 夫 可 以 免 费 喝 小 人 所 酿 的 菊 花 酒 但 不 能用 菊 酒 卖 钱 。良 夫 答 应 了 老 人 , 他 回 到 家 , 按 照 老 人 所 说 , 在 茶 壶 上 面 盖 了 一 块 手 绢 , 很 快 , 五 个 小 人从 茶 壶 里 走 出 来 , 替 邮 递 员 酿 满 了 一 壶 菊 花 酒 , 之 后 便 消 失 了 , 良 夫 美 美 地 喝 想 了 菊 花 酒 。 可是 没 过 多 久 , 这 个 秘 密 便 被 良 夫 的 妻 子 发 现 了 , 良 夫 的 妻 子 不 听 良 夫 劝 告 , 偷 偷 拿 菊 花 酒 卖 钱,但 什 么 事 也 没 发 生 。 于 是 良 夫 也 不 怕 了 , 当 他 们 用 卖 菊 花 酒 的 钱 买 房 子 时 , 良 夫 和 他 妻 子 却 成了 酷 菊 酒 的 小 人 , 每 天 酿 着 菊 花 酒 。当 我 读 完 这 篇 小 说 后 , 感 受 极 为 深 刻 。 良 夫 和 他 的 妻 子 为 了 过 上 好 日 子 , 违 反 了 约 定 , 情愿 冒 着 有 灾 难 降 临 的 危 险 卖 菊 花 酒 歉 钱 , 最 后 自 己 成 了 酿 酒 的 小 人 。 这 是 多 么 可 悲 啊 。 良 夫 和他 妻 子 随 着 日 子 的 增 长 , 不 满 足 于 免 费 喝 上 等 的 菊 花 酒 , 而 想 通 过 菊 花 酒 卖 钱 , 原 来 那 些 诚 信、正 直 的 性 格 全 扔 了 , 由 此 可 见 , 欲 望 的 力 量 是 多 么 的 强 大 。 这 篇 小 说 极 有 故 事 性 , 使 读 者 在 阅读 的 同 时 告 戒 人 们 , 要 准 守 诺 言 , 不 是 自 己 的 的 东 西 不 要 有 占 有 的 念 头 , 要 克 制 自 己 的 欲 望 ,不 然 会 落 得 文 中 良 夫 和 他 妻 子 同 样 可 悲 的 下 场 。这 是 一 本 好 书 , 希 望 大 家 去 阅 读 , 相 信 你 不 会 失 望 。读 后 感 范 文 三我 沉 浸 于 安 房 直 子 营 造 的 那 个 幻 境 一 般 的 小 人 王 国 里 , 不 能 自 拔 。 周 遭 散 发 着 菊 花 的 清 香 ,小 人 们 如 精 灵 一 般 在 我 身 边 劳 作 , 漫 天 飞 舞 着 菊 花 的 花 瓣 , 那 样 轻 柔 , 落 于 我 的 手 心 , 于 是 ,不 愿 醒 来 。安 房 直 子 的 世 界 就 是 一 片 花 田 , 开 满 了 粉 色 、 淡 紫 色 、 蓝 色 的 花 朵 , 花 瓣 像 薄 绸 一 样 半 透明 。 每 一 朵 都 异 常 单 纯 , 却 汇 成 了 一 片 凄 迷 ; 明 明 色 调 温 暖 而 明 亮 , 但 是 在 无 边 无 际 中 透 出 一股 神 秘 莫 测 的 魅 惑 和 诡 异 , 似 乎 在 优 美 的 花 田 之 下 , 四 处 隐 藏 着 暗 泉 。 泉 水 汩 汩 地 流 动 , 动 听如 小 人 欢 快 的 歌 唱 , 它 们 , 都 一 一 将 我 的 思 绪 覆 盖 。 故 事 就 这 样 开 始 。邮 递 员 去 荒 芜 的 酒 窖 送 信 , 开 门 的 是 一 个 老 太 太 , 她 看 到 自 己 等 了 2 0 多 年 终 于 如 愿 收 到 的远 方 的 儿 子 的 来 信 , 欣 喜 万 分 , 邀 邮 递 员 品 尝 秘 制 的 菊 花 酒 。 古 旧 瓶 子 里 居 住 着 的 酿 酒 小 人 ;老 奶 奶 口 中 念 念 有 词 的 唤 酒 谣 ; 唯 美 奇 特 的 酿 酒 过 程 ; 满 溢 着 清 香 的 美 味 的 菊 花 酒 。 邮 递 员 简直 不 敢 相 信 所 目 睹 的 一 切 。 听 完 老 奶 奶 的 委 托 和 忠 告 后 , 他 答 应 为 她 保 管 酒 壶 。 起 初 , 邮 递 员享 受 着 替 人 保 管 酒 壶 的 乐 趣 , 知 足 地 享 用 小 人 酿 的 菊 花 酒 , 并 由 此 交 了 好 运 , 和 同 事 关 系 甚 洽,工 作 顺 利 , 更 幸 运 地 娶 了 美 丽 的 女 孩 为 妻 。 然 而 , 妻 子 知 晓 了 丈 夫 召 唤 小 人 酿 酒 的 秘 密 , 由 于虚 荣 心 作 祟 , 她 违 背 了 当 初 丈 夫 对 老 奶 奶 的 许 诺 , 拿 菊 花 酒 换 钱 。 最 终 , 他 们 搭 乘 了 一 辆 奇 异的 电 车 , 鬼 使 神 差 地 进 入 了 小 人 的 世 界 , 自 己 也 随 之 变 成 了 小 人 , 无 法 逃 离 。故 事 一 开 始 , 满 是 甜 蜜 的 气 息 。 我 惊 叹 于 小 人 的 神 奇 , 艳 羡 邮 递 员 由 此 结 交 的 一 连 串 好 运 ,以 为 故 事 会 一 如 既 往 地 以 如 此 的 美 好 而 告 终 。 然 而 , 安 房 直 子 想 要 诉 说 的 不 只 是 这 些 美 丽 的 片段 , 她 更 想 告 诉 我 们 : 不 遵 守 诺 言 , 背 信 弃 义 的 人 , 终 将 得 到 惩 罚 。 由 此 , 我 不 得 不 想 起 老 师一 直 教 导 我 们 的 诚 信 问 题 , 故 事 中 的 主 人 公 , 不 正 因 为 失 去 了 本 该 有 的 诚 信 , 而 遭 到 了 报 应 脱离 了 原 有 的 生 活 , 永 远 地 被 困 于 小 人 王 国 了 吗 ?《 手 绢 上 的 花 田 》 , 这 个 童 话 并 非 其 他 故 事 一 般 一 味 地 追 求 圆 满 的 结 局 , 而 是 以 柔 美 如 童谣 的 笔 触 , 勾 画 出 一 个 奇 特 的 小 人 世 界 , 她 将 现 实 沉 入 了 幻 想 的 底 层 , 最 大 限 度 地 模 糊 了 现 实与 幻 想 之 间 的 分 隔 , 却 同 样 最 大 限 度 地 让 我 们 铭 记 了 一 个 道 理 。 安 房 直 子 轻 易 地 穿 梭 于 现 实 与幻 想 之 间 , 不 露 声 色 。读 完 《 手 绢 上 的 花 田 》 已 是 好 几 天 前 的 事 了 , 只 是 思 绪 一 直 被 其 所 占 据 。 依 稀 中 , 我 仿 佛看 见 了 酿 酒 小 人 在 花 田 上 愉 悦 地 采 摘 菊 花 ; 看 见 了 邮 递 员 夫 妇 在 漫 无 边 际 的 草 丛 中 绝 望 地 逃 离;也 看 见 了 安 房 直 子 , 有 如 菊 花 一 般 , 温 暖 、 凄 迷 、 绝 美 、 纤 细 。安 房 直 子 的 灵 动 的 童 话 , 她 的 隐 藏 其 间 的 教 人 深 省 的 道 理 , 伴 着 菊 花 的 清 香 , 像 花 瓣 一 样 ,翩 然 而 至 , 悄 无 声 息 , 却 优 美 地 继 续 着 旅 程 。读 后 感 范 文 四“ 出 来 吧 , 出 来 吧 , 酿 菊 花 酒 的 小 人 。 ” 随 着 老 奶 奶 的 歌 声 , 五 个 小 人 从 酒 壶 上 顺 梯 而 下 ,在 白 色 的 手 帕 上 播 种 、 劳 作 。 渐 渐 地 , 我 的 眼 前 出 现 了 一 片 五 颜 六 色 的 菊 花 花 田 , 散 发 着 阵 阵清 香 。 我 沉 醉 在 这 般 美 丽 的 童 话 世 界 里 , 为 可 爱 的 小 人 一 家 而 着 迷 。 然 而 这 美 好 的 一 切 却 被 “ 贪 婪 ” 所 摧 毁 。 邮 递 员 良 夫 受 酒 窖 老 奶 奶 之 托 保 管 这 个 神 奇 的 酒 壶,刚 开 始 , 良 夫 保 持 着 自 己 善 良 正 直 的 本 性 , 遵 守 着 自 己 的 承 诺 。 但 当 妻 子 绘 美 子 发 现 了 酒 壶 的秘 密 , 并 用 小 人 酿 的 菊 花 酒 去 卖 钱 时 , 良 夫 的 内 心 发 生 了 变 化 , 他 并 没 有 阻 止 妻 子 的 做 法 , 而是 被 存 折 数 字 后 面 多 出 的 那 么 多 个 “ 0 ” 给 彻 底 打 败 了 。 他 违 背 了 诺 言 , 失 去 了 诚 信 , 心 中 的 贪 念让 夫 妻 俩 越 走 越 远 。 尽 管 用 赚 到 的 钱 买 到 了 心 仪 的 房 子 , 但 到 头 来 自 己 也 变 成 了 小 人 , 为 自 己的 行 为 付 出 了 代 价 。作 者 安 房 直 子 通 过 《 手 绢 上 的 花 田 》 在 向 我 们 描 绘 童 话 世 界 美 好 的 同 时 , 也 揭 露 了 现 实 生活 中 人 性 丑 陋 的 一 面 , 好 在 故 事 的 结 尾 良 夫 和 妻 子 又 回 到 了 现 实 世 界 , 但 夫 妻 俩 再 也 没 有 勇 气面 对 老 奶 奶 , 也 许 他 们 的 内 心 将 受 到 一 辈 子 的 煎 熬 。在 我 们 的 生 活 中 有 许 多 的 诱 惑 , 很 容 易 因 为 一 时 的 贪 婪 而 失 去 自 己 做 人 的 原 则 。 虽 然 我 现在 年 纪 还 小 , 但 我 认 为 正 确 的 人 生 观 应 该 是 从 小 就 培 养 起 来 的 , 要 学 会 分 辨 是 非 , 向 身 边 的 榜样 学 习 。我 想 , 每 个 人 的 心 中 都 有 一 片 自 己 向 往 的 花 田 , 代 表 着 内 心 的 温 暖 与 期 盼 。 在 这 片 花 田 中 ,“ 诚 信 ” 之 花 是 最 珍 贵 的 。 虽 然 坚 守 自 己 的 原 则 不 要 受 外 界 影 响 是 很 不 容 易 的 , 但 这 是 我 努 力 的目 标 。“ 出 来 吧 , 出 来 吧 , 酿 菊 花 的 小 人 ” 熟 悉 的 歌 曲 又 在 耳 畔 响 起 , 我 的 思 绪 再 次 被 拉 回 到 了 那片 梦 幻 的 花 田 。 小 人 爸 爸 拉 着 提 琴 , 小 人 妈 妈 唱 着 歌 , 三 个 小 人 孩 子 手 拉 手 跳 着 舞 , 真 是 一 幅快 乐 的 画 面 。 愿 世 界 充 满 美 好 , 人 们 都 能 过 着 幸 福 的 生 活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