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交《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七章独联体国家及冷战后东欧国家的经济政治

发布时间:2024-03-23 10:03:21浏览次数:9
西交《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七章独联体国家及冷战后东欧国家的经济政治普 京俄罗斯著名学者罗伊·麦德维杰夫几年前提出:普京是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在需要的位置上的有用之人。近些年来俄罗斯的经济复苏、政治稳定以及在国际形象的改善,尤其俄罗斯最近这次国家杜马选举,似乎从不同角度印证了麦德维杰夫的观点。   的确,在叶利钦执政时代,竞选总统和议员等西方议会民主形式被一次又一次的东方式的政治危机搅得支离破碎;只有“休克”而无“疗法”的激进经济改革造就极少数暴富的寡头,而老百姓陷入更加贫困的境地;曾全面倒向西方的外交换来的是北约和欧盟的双双东扩。总之,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人没有去成发达的“西方”、欧洲,反到了落后的“南方”、非洲。1999 年 12 月 31 日,叶利钦就是将“正处于其数百年来最困难时期的俄罗斯”交给了普京,同时嘱咐他要“照顾好”。  普京没有辜负叶利钦的重托,在短短的四年中,用政绩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有用之人”。经济上,普京以“强国富民”为目标实施了一系稳定和促进经济发展的改革政策俄罗斯经的济不仅止住了下滑,而且从 2000 年开始全面复兴。在这过程中,受惠最大的就是俄罗斯百姓,如今贫困人口大为减少,由于工资和养老金的提高,居民的收入大幅度增长。政治上,普京以社会团结与和睦为目标,通过一系改革措施理顺了各种重大的政治关系,如总统与国家杜马、总统与总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彻底改变了叶利钦执政时代以“乱”为特征的政治局面;外交上,普京以重振俄罗斯的大国雄风为目标,采取多边务实的外交政策,以俄罗斯的利益筹码平衡与各大国的关系。总之,普京已将俄罗斯带入了新的历史时期,有的学者称之为“普京中兴”。从这个意义上说,“统一俄罗斯”党在这次国家杜马选举中大获得全胜完全可以说是俄罗斯民众给予普京的丰厚回报。不仅如此,世界各种舆论几乎普遍认为在明年 3 月举行的总统大选中,普京将以绝对优势再度当选,届时他可以再从俄罗斯民众那里得到另一份厚礼。  写了这么多普京的“过去”,要说明的却是普京的“未来”,即人们普遍关心的普京在大获得全胜之外会采取什么样的内外政策,会有什么样的风险。  其实,普京的治国方略已经清楚地显现出来了,那就在扩大民众支持的基础上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所以,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在经济上,普京将会通过法律手段继续拿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暴富起来的寡头开刀,既阻死这些“新俄罗斯人”问鼎政坛的企图,同时也抚慰许多生活在贫困线上下的民众的不平衡心理;在政治上,普京将采取一种被称之为“可控的”民主政治,即不是空谈形式上的西方民主,而是通过“统一俄罗斯”这样的政权党将中央地方的实力派人物团结起来,以合法的方式挤压反对党派生存和产生影响的空间。至少从目前看,包括俄共在内其它政党由于纲领不明、组织乏力都难以构成对普京的威胁。在外交上,普京将会进一步纵横捭阖在各大国之间周旋,对谁近对谁远都将视其是否有助于俄罗斯国际地位的提高和经济利益的获得而定。总的看,普京今后将继续努力走一条争取民心民意和使国家强大的执政之路,所有内政外交 1 / 3 方面的政策都会以是此为中轴来施行。所以,如果讲这次杜马选举对俄罗斯政局有什么影响的话,那就是它标志着普京完成了对各种政治力量的整合,从而也标志着俄罗斯开始走上以稳定和发展为主旋律的稳定之路。  毫无疑问,无论俄罗斯政治、经济的发展还是国际局势的发展都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因素,普京面前的路肯定不会一马平川,棘手的难题也一定很多,比如,车臣问题的久拖不决和由此产生的恐怖事件,人口持续减少和由此而造成的劳动力短缺,俄罗斯与独联体其它国家之间的磨擦等等。不过,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这些原本非常麻烦的事件说不定会成为将普京造就成新的“彼得大帝”的契机,而非凡的人物就是非凡的时代造就的。转自搜狐普京在克格勃早期的一段生活  普京总统上台执政已经近 4 年,但大多数俄罗斯人只知道他是土生土长的列宁格勒(即今圣彼得堡)人,自打孩提时代就是个体育迷柔道、摔跤、游泳、滑雪、马术等多项体育运动样样在行。除此以外,他们对自己的这位现任总统迄今仍知之甚少。目前随着普京的人气不断上升、威望日益提高,特别是新一届总统大选日益临近,人 们迫切地希望对普京总统有更多了解,尤其是希望知道“过去的普京”。即普京在出任总统之前,他在其熟人的心目中究竟是怎样一个人?青年时代的普京有何非凡的经历?  为满足人们的上述愿望,《莫斯科共青团员报》记者叶利索夫专程前往圣彼得堡等地做了深入调查。调查中,这位记者就普京在克格勃早期的一段不寻常的经历和生活对其当年的几位战友分别进行了专访……  投身克格勃  1975 年夏,刚过 21 岁的普京以优异成绩在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毕业,遂被分配到克格勃第 401 保密学校。  普京在 401 学校只学习了一年。因成绩卓著,他被分配到克格勃某部侦察分队,每天在其特工科上班。特工科担负着特种任务:对外国人和外国使馆外交官进行跟踪。众所周知,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世界所有国家都毫无例外地对外国使馆实施严密监控。  当时一般特工人员没有独用的办公室和电话。因此,他们好几个人不得不挤在一个房子里,每个房间只有一部电话,这给他们带来诸多不便。大家常常因为打电话而发生争执。年轻的普京当时已是中尉军衔。由于争强好胜,他常常处于争执的中心。普京总是毫不客气地抢过这惟一的一部电话和“局外”的朋友聊起来没完。为此,同事们戏称他是“煲电话粥能手”。  “普京尽可以这么做,因为领导很器重他,常常对他另眼看待。”普京当年的同事维克托·弗罗利科夫说,“他还有分队刑侦科工作证。这可是一种特殊待遇。在我们侦察分队,持有这种证件的人充其量也就那么几个。谁也不知道普京在执行什么任务。我们也不便过问。当时我们有明确规定:不该知道的不问,对同事的工作不准随意打听。”  不久,普京进了特工科开办的德语进修班。谁能获此机会,完全由科领导决定。据弗罗利科夫说,只有最有发展前途的人才能被送到该进修班学习。进修班每周上三次课 2 / 3 每次两个小时。最初每班为 8 至 10 个人,每届四年,进修班严格实行优胜劣汰原则。所以,结业时即便只剩下一半也就算是很不错了。该德语班不发毕业证,只发结业证书,外语成绩存入个人档案。  “沃洛佳(普京的小名)是我们的一位上级领导向我推荐的。”时任特工科科长的谢尔盖·彼得罗夫上校深情地回忆道,“第一次和普京谈话,我就立刻感到他头脑机敏、气度不凡,有出色的分析能力。情报工作最需要智商高、视野宽的人。我眼前的这位青年军官正是这样的人。因此,我们没谈几句,我就深深地喜欢上普京了。  不久,普京被保送到了红旗学院。对克格勃许多青年军官来说,这可是梦寐以求的事。  “既然普京在你们这里表现如此出众,那您为何要放他走呢?”记者大惑不解地问彼得罗夫。  “的确是我亲自把普京保荐到红旗学院的。”彼得罗夫沉思片刻,满怀深情地说,“说句老实话,像普京这样出类拔萃、风华正茂的军官,我确实不愿意轻易放走。但我知道普京在业务上须进一步提高,虽然那时他已经升任少校。沃洛佳前途无量,日后必成大器、担大任。俗话说,庭院跑不出千里马。我不愿把普京窝在我们这儿,眼睁睁地耽误他的锦绣前程。 3 / 3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5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