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焰》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5 10:05:35浏览次数:8
精 彩 片 段1 、 这 头 被 母 獒 的 吠 叫 打 断 了 晚 餐 的 雪 豹 在 雪 地 里 像 一 块 华 美 异 常 的 缎 子 , 粗 壮 如 蟒 的长 尾 拖 曳 在 身 后 。2 、 母 獒 已 经 顾 不 了 许 多 , 畜 群 那 边 传 来 一 头 羊 压 抑 不 住 的 凄 惨 的 叫 声 , 已 经 有 牦 牛 站立 起 来 , 焦 躁 不 安 地 挪 动 着 蹄 子 , 发 出 瓮 声 瓮 气 的 踩 踏 着 松 散 雪 地 的 声 响 。3 、 母 獒 狂 怒 地 咆 哮 着 用 力 撞 向 靠 在 最 外 边 的 一 头 山 羊 , 被 她 撞 中 肚 腹 的 山 羊 无 动 于 衷地 半 闭 着 没 有 任 何 表 情 的 眼 睛 , 挂 着 霜 花 的 眼 睫 毛 像 受 惊 蝴 蝶 的 翅 膀 一 样 翕 动 , 但 它 却 一 动不 动 。4 、 雪 豹 的 表 现 再 次 出 乎 她 的 意 料 , 它 竟 然 没 有 凭 借 自 己 敏 捷 的 身 手 躲 闪 , 而 是 选 择 正面 迎 接 她 的 冲 击 。5 、 几 乎 顷 刻 之 间 , 满 天 星 斗 呈 现 在 深 蓝 色 的 天 幕 之 上 , 雪 地 在 月 光 下 白 得 耀 眼 , 最 后几 片 雪 花 恋 恋 不 舍 地 从 天 空 飘 落 , 在 大 地 上 寻 找 自 己 命 定 的 位 置 。6 、 这 些 经 验 , 是 它 在 无 数 次 击 败 侵 犯 营 地 的 野 兽 的 过 程 中 慢 慢 地 积 累 起 来 的 。7 、 雪 豹 刚 好 觉 察 到 自 己 受 骗 上 当 , 恼 羞 成 怒 地 借 助 强 健 的 腰 腹 肌 肉 迅 速 反 弹 , 此 时 ,因 为 分 神 而 失 去 了 最 佳 攻 击 时 机 的 母 獒 却 在 雪 豹 的 利 齿 前 暴 露 出 了 自 己 毫 无 保 护 的 肚 腹 。8 、 从 母 獒 腹 部 的 伤 口 里 流 出 的 血 已 经 洇 湿 了 一 片 雪 地 。 趴 在 羊 毛 垛 前 的 母 獒 听 到 丹 增的 声 音 , 只 是 懒 懒 地 扬 了 扬 头 , 然 后 又 低 下 头 , 将 一 只 被 挤 出 来 的 小 犬 推 进 了 怀 里 。 三 只 小犬 在 母 獒 的 腹 下 毫 无 顾 忌 地 吮 吸 着 乳 汁 。9 、 趴 在 帐 房 一 角 的 母 獒 突 然 抬 起 了 头 , 她 先 是 迷 惑 不 解 地 认 真 地 嗅 了 嗅 缠 在 她 腰 腹 间抹 满 酥 油 的 布 条 , 然 后 她 发 现 了 身 边 被 丹 增 抱 进 帐 房 放 在 一 张 羊 皮 上 的 三 只 小 犬 , 表 情 似 乎放 松 下 来 。1 0 、 丹 增 掀 开 毡 片 , 看 到 在 一 片 清 澈 如 水 的 雪 地 里 , 母 獒 向 着 远 方 已 经 在 曙 光 中 呈 现 出一 线 青 色 轮 廓 的 莽 莽 苍 苍 的 雪 山 慢 慢 地 走 去 。1 1 、 当 母 獒 黑 色 的 身 影 在 地 平 线 上 消 失 时 , 天 亮 了 。1 2 、 格 桑 生 命 中 最 初 的 记 忆 就 是 白 雪 皑 皑 的 冰 峰 。 在 湛 蓝 天 空 的 宏 大 背 景 下 , 晶 莹 剔 透的 峰 顶 在 阳 光 下 熠 熠 闪 亮 , 刺 痛 了 它 柔 嫩 的 眼 睛 。1 3 、 它 应 该 是 一 头 标 准 的 藏 獒 了 , 头 侧 垂 下 两 片 心 脏 形 的 耳 朵 , 身 上 的 乳 毛 已 经 褪 落 ,毛 色 呈 现 出 一 种 乌 鸦 翅 膀 般 黑 到 极 致 而 闪 烁 出 的 一 种 钢 蓝 。1 4 、 恐 慌 如 同 一 片 飞 速 掠 过 草 地 的 云 彩 在 大 地 上 留 下 的 阴 影 , 突 然 之 间 笼 罩 了 格 桑 虚 弱得 不 堪 一 击 的 心 脏 。1 5 、 它 略 感 兴 奋 地 向 地 平 线 上 张 望 , 两 分 钟 以 后 , 在 草 地 的 尽 头 拱 出 甲 虫 一 样 背 壳 光 亮的 吉 普 车 , 车 窗 反 射 的 阳 光 刺 痛 了 格 桑 的 眼 睛 。1 6 、 在 草 地 的 尽 头 , 如 同 一 块 正 在 熊 熊 烈 火 中 熔 化 的 金 子 , 因 大 风 侵 蚀 而 积 雪 稀 少 的 山脊 恰 似 锋 利 的 刀 刃 , 艰 峻 地 耸 立 , 将 这 些 金 的 熔 流 切 割 开 来 , 最 高 的 锥 状 峰 顶 在 大 风 中 飘 动着 一 段 划 破 长 天 的 金 色 浮 云 , 长 久 不 息 地 流 动 , 像 一 面 金 光 闪 闪 的 大 旗 。1 7 、 风 从 雪 峰 吹 来 , 挟 带 着 冰 雪 沉 睡 般 严 峻 的 气 息 , 格 桑 觉 察 到 随 风 而 来 的 那 种 气 味 ,像 一 根 烧 红 的 针 刺 痛 了 格 桑 , 它 不 得 不 收 回 自 己 在 主 峰 顶 金 色 旗 云 ( 高 山 顶 峰 因 气 流 形 成 旗状 云 ) 上 留 恋 的 目 光 。1 8 、 格 桑 一 次 次 地 撞 向 禁 锢 着 它 的 车 厢 , 狭 窄 的 空 间 里 巨 大 的 压 迫 感 让 它 的 头 脑 处 于 一种 惊 恐 的 疯 狂 状 态 。1 9 、 长 久 的 颠 簸 , 也 许 车 子 行 驶 在 一 片 永 远 没 有 尽 头 的 堆 满 砾 石 的 荒 石 滩 上 。 格 桑 终 于吐 了 。2 0 、 车 驶 进 拉 萨 时 , 已 经 渐 渐 地 习 惯 颠 簸 的 格 桑 正 昏 昏 欲 睡 。 它 被 某 种 陌 生 的 嘈 杂 声 惊动 , 抬 起 头 看 到 远 远 矗 立 在 天 幕 下 的 巨 大 的 宫 殿 , 金 色 的 穹 顶 在 阳 光 下 闪 耀 着 辉 煌 的 光 芒 。那 是 布 达 拉 宫 的 金 顶 。2 1 、 格 桑 也 发 现 拴 在 这 里 的 这 些 家 伙 比 街 上 的 那 些 细 腿 细 腰 的 狗 更 像 自 己 人 , 它 试 着 与坐 在 旁 边 的 一 头 青 色 藏 獒 打 招 呼 , 那 家 伙 却 连 眼 皮 都 没 有 抬 一 下 。2 2 、 这 是 一 个 洁 净 而 幽 雅 的 小 院 , 地 上 铺 着 的 鹅 卵 石 因 为 年 深 日 久 的 磨 损 已 经 变 平 发 亮,展 现 出 石 块 间 美 丽 如 彩 虹 般 的 纹 路 。 院 子 中 间 砌 着 一 个 青 石 花 坛 , 种 着 格 桑 从 来 也 没 有 见 过的 花 , 靠 着 墙 边 也 摆 满 了 一 盆 盆 茂 盛 的 花 草 。 2 3 、 最 后 的 阳 光 在 布 达 拉 宫 的 金 顶 上 留 下 一 抹 留 恋 的 酡 红 , 天 空 泛 起 的 苍 凉 暮 色 让 格 桑想 起 了 远 方 的 草 地 和 拥 挤 着 归 牧 羊 群 的 营 地 。2 4 、 一 个 肩 上 披 着 赭 红 色 藏 袍 的 老 人 打 开 木 门 , 手 里 拎 着 一 只 浇 花 的 喷 壶 , 慢 慢 腾 腾 走进 院 子 里 。 尽 管 院 子 里 的 光 线 已 经 十 分 昏 暗 , 但 他 还 是 下 意 识 地 抬 起 手 遮 住 从 天 空 泄 下 的 光线 , 可 以 想 象 那 房 间 里 一 定 十 分 阴 暗 。2 5 、 夜 幕 降 临 , 老 人 从 躺 椅 上 坐 起 , 躺 椅 发 出 嘎 吱 嘎 吱 的 声 响 。 格 桑 再 一 次 紧 张 起 来 ,不 过 老 人 只 是 拎 起 地 上 的 喷 壶 , 像 一 块 移 动 的 岩 石 走 进 了 屋 子 。 后 来 门 再 被 打 开 的 时 候 , 老画 师 端 着 一 个 盘 子 , 慢 吞 吞 地 走 到 格 桑 的 面 前 , 放 下 了 手 中 的 盘 子 , 然 后 又 慢 吞 吞 地 回 到 屋子 里 去 了 。2 6 、 在 月 光 照 不 到 的 阴 影 里 , 它 像 一 个 悄 无 声 息 的 幽 灵 , 飞 速 地 滑 翔 。2 7 、 一 天 真 正 放 松 的 休 息 , 晚 上 又 有 足 够 的 食 物 , 格 桑 感 觉 到 那 种 在 草 地 里 发 自 身 体 内部 的 血 脉 贲 张 的 活 力 重 又 回 到 它 的 身 上 。2 8 、 那 是 一 个 专 心 致 志 地 沿 着 八 廓 街 的 街 道 磕 长 头 的 男 人 , 双 手 合 十 , 举 过 头 顶 , 全 身前 扑 , 五 体 投 地 , 然 后 站 起 来 , 向 前 走 一 步 , 再 重 复 这 个 单 调 的 动 作 。 那 男 人 高 大 的 身 躯 裹在 被 磨 得 又 黑 又 亮 的 羊 皮 藏 袍 里 , 在 月 光 下 像 一 块 浑 圆 结 实 的 岩 石 。2 9 、 一 片 毛 茸 茸 的 影 子 像 河 边 葱 郁 的 灌 木 丛 , 影 影 绰 绰 地 集 聚 在 巷 口 , 在 黎 明 如 冰 河 般微 明 的 色 彩 中 格 外 分 明 。3 0 、 格 桑 松 开 了 已 经 软 成 一 摊 的 方 头 大 狗 , 血 的 刺 激 让 它 又 回 忆 起 那 些 与 野 狼 厮 杀 的 夜晚 , 争 斗 的 欲 望 像 荒 原 上 的 野 火 , 迅 速 地 蔓 延 到 它 全 身 的 血 液 中 。3 1 、 它 和 格 桑 一 个 月 以 来 遇 到 的 那 些 只 知 道 鼻 子 冲 天 狂 叫 的 杂 种 狗 不 一 样 , 随 着 格 桑 的一 点 点 儿 接 近 , 它 也 只 是 轻 轻 呜 咽 , 头 微 微 地 抬 起 , 步 伐 结 实 沉 稳 地 向 前 移 动 , 从 后 拉 的 唇角 里 露 出 不 知 是 继 承 了 哪 种 猛 犬 的 雪 白 牙 齿 , 尾 巴 像 一 棵 被 车 压 倒 后 又 慢 慢 恢 复 直 立 姿 势 的小 树 , 粗 硬 地 扬 起 , 显 示 出 狼 狗 血 统 的 耳 朵 则 阴 险 地 伏 倒 , 那 双 镶 在 红 色 硬 毛 中 的 眼 睛 , 毫无 惧 色 地 与 格 桑 对 视 着 。3 2 、 路 灯 下 , 这 头 被 击 中 了 脊 骨 的 狼 狗 , 自 始 至 终 都 没 有 停 止 那 令 周 围 所 有 的 院 子 都 亮起 灯 光 的 可 怕 号 叫 , 格 桑 相 信 那 是 从 地 狱 最 深 处 飘 上 来 的 哀 号 。3 3 、 撕 心 裂 肺 的 哭 叫 声 由 于 不 加 掩 饰 而 愈 加 嘹 亮 , 像 一 把 并 不 锋 利 的 刀 片 切 开 了 拉 萨 安静 的 夜 晚 。3 4 、 它 试 着 扯 断 它 , 麻 绳 并 不 是 十 分 结 实 。 但 老 画 师 当 时 给 格 桑 套 上 的 是 一 个 活 结 , 当它 用 力 拉 紧 这 根 麻 绳 时 , 活 结 慢 慢 地 收 紧 , 而 且 麻 绳 的 另 一 端 系 在 一 棵 柔 韧 的 小 树 上 , 它 消解 了 格 桑 企 图 扯 断 它 的 力 气 。 格 桑 试 了 两 次 , 每 次 都 被 勒 得 喘 不 过 气 。 它 不 得 不 放 弃 这 种 努力 。3 5 、 格 桑 在 慌 乱 中 左 右 挣 扎 , 结 果 还 踩 在 地 上 的 绳 套 上 , 当 地 上 的 绳 套 也 及 时 的 收 紧 后,它 像 一 个 被 缠 得 结 结 实 实 的 粽 子 , 喘 着 粗 气 躺 在 了 地 上 。3 6 、 那 些 已 经 淡 忘 的 在 草 地 上 腾 越 的 动 作 突 然 间 又 回 到 了 它 的 身 上 , 它 拖 着 脖 子 上 的 铁链 围 着 木 桩 疯 狂 地 奔 跑 , 草 地 在 它 的 身 后 急 速 地 向 后 旋 转 。3 7 、 远 远 地 望 过 去 , 奔 跑 的 格 桑 像 一 朵 在 山 坡 上 生 机 勃 勃 地 翻 腾 的 黑 色 火 焰 。3 8 、 但 他 惊 诧 地 看 到 , 在 阳 光 闪 烁 的 山 坡 上 , 那 头 黑 色 的 藏 獒 仍 然 像 一 团 耀 眼 的 火 焰 ,在 雪 地 里 跳 动 奔 跑 , 扬 起 一 片 沸 腾 的 雪 尘 。3 9 、 那 扔 过 去 的 羊 腿 还 没 有 落 地 就 在 一 片 哗 哗 啦 啦 的 铁 链 碰 撞 声 中 被 格 桑 凌 空 叨 住 , 等它 落 在 地 上 的 时 候 , 羊 腿 已 经 断 为 两 截 。4 0 、 他 们 将 绳 索 都 撤 掉 之 后 , 它 趴 在 原 地 , 保 持 着 被 绑 缚 着 的 姿 势 , 没 有 动 弹 。4 1 、 铁 红 色 藏 獒 瘦 削 得 如 同 一 张 毡 片 的 身 体 摇 摇 晃 晃 地 站 了 起 来 , 它 蹒 跚 不 稳 地 移 动 了几 步 , 竟 然 像 爪 下 长 着 肉 垫 的 猫 一 样 , 没 有 发 出 任 何 声 响 。4 2 、 铁 红 色 藏 獒 暗 淡 无 神 的 目 光 扫 视 了 周 围 一 圈 , 似 乎 是 为 了 验 证 自 己 看 到 的 一 切 是 否真 实 , 然 后 又 抬 起 已 经 发 干 的 鼻 子 嗅 闻 着 空 气 。4 3 、 黄 昏 , 镇 子 里 的 牛 群 从 野 地 归 来 , 从 川 菜 馆 前 面 经 过 时 , 一 头 牦 牛 , 突 然 像 旋 风 一样 撞 开 身 边 的 犏 牛 ( 牦 牛 与 黄 牛 的 杂 交 品 种 ) , 一 路 上 狂 蹦 乱 跳 , 长 毛 翻 飞 , 惊 恐 万 状 地 冲向 格 桑 这 边 的 山 坡 。 4 4 、 两 耳 下 垂 , 至 少 可 以 肯 定 它 不 是 狼 , 而 且 它 的 脖 子 上 还 套 着 一 个 项 圈 , 那 么 还 是 一头 家 养 的 狗 。4 5 、 狗 慢 慢 地 走 出 了 黑 暗 , 呈 现 在 火 光 之 中 , 毛 色 灰 蒙 蒙 的 , 也 许 是 因 为 蒙 了 灰 尘 , 几乎 看 不 清 本 来 的 颜 色 , 长 毛 下 的 眼 睛 却 在 黑 暗 中 炯 炯 有 神 地 注 视 着 他 们 。4 6 、 草 地 中 出 现 一 个 小 小 的 沼 泽 , 远 远 地 它 就 看 见 里 面 栖 息 着 几 只 水 禽 。 牧 羊 犬 并 不 善于 捕 捉 鸟 类 , 不 过 在 饥 饿 的 驱 使 下 , 它 还 是 拖 着 铁 链 冲 了 过 去 。 还 没 有 等 它 跑 到 水 边 , 那 几只 白 色 的 水 鸟 已 经 惊 慌 地 长 鸣 着 飞 上 了 天 空 。 它 只 好 喝 了 几 口 沼 泽 中 味 道 并 不 可 口 的 碱 水 ,然 后 继 续 向 前 奔 跑 。 一 直 拖 在 后 面 铁 链 成 为 它 真 正 的 累 赘 , 尽 管 脖 子 上 长 着 厚 实 的 毛 , 此 时也 磨 得 它 脖 子 上 的 肌 肉 不 断 地 因 为 刺 痛 而 抽 搐 地 跳 动 。4 7 、 不 过 那 头 看 似 昏 沉 的 大 狗 像 一 个 过 于 敏 感 的 开 关 , 每 当 他 的 手 就 要 摸 到 铁 链 时 , 长毛 下 微 闭 的 眼 睛 立 刻 闪 烁 出 慑 人 的 暗 绿 色 荧 光 , 威 胁 性 的 吼 叫 仿 佛 刚 刚 发 动 的 高 功 率 的 摩 托,嗡 嗡 地 在 他 的 耳 边 震 响 。4 8 、 于 是 他 小 心 地 将 这 一 片 片 冬 毛 扯 下 , 这 些 脱 落 已 久 却 仍 然 粘 结 在 格 桑 身 上 的 旧 毛 被揭 下 时 发 出 咝 咝 的 响 声 , 同 时 扬 起 一 缕 缕 烟 尘 。4 9 、 在 这 些 破 布 一 样 的 旧 毛 被 摘 掉 之 后 , 韩 玛 和 杨 炎 惊 讶 地 发 现 , 这 是 一 头 如 此 壮 硕 漂亮 的 大 狗 , 那 满 是 灰 尘 的 旧 毛 剥 去 , 露 出 的 是 发 出 幽 蓝 光 泽 的 黑 色 的 长 毛 , 黑 得 发 亮 , 高 贵不 凡 , 一 件 不 可 多 得 的 珍 宝 。5 0 、 远 处 永 远 是 无 边 无 际 色 彩 单 调 的 荒 原 , 起 伏 微 小 的 地 平 线 , 还 有 看 久 了 眼 睛 发 痛 的湛 蓝 天 空 。5 1 、 枪 声 响 起 , 像 一 枚 尖 利 的 箭 头 撕 破 高 原 沉 滞 的 天 空 , 回 荡 良 久 。5 2 、 在 牧 场 时 , 它 所 能 感 受 到 的 只 是 自 己 是 牧 场 的 一 部 分 , 它 一 出 生 就 是 属 于 那 一 片 牧场 的 , 在 星 沉 日 落 中 默 默 地 成 长 , 风 雪 无 阻 地 随 着 主 人 出 牧 , 卫 护 着 主 人 的 营 地 。5 3 、 格 桑 突 然 停 止 吠 叫 , 那 暴 烈 长 嗥 的 余 韵 尚 在 韩 玛 的 耳 边 回 绕 , 他 顺 着 格 桑 目 光 的 方向 望 去 , 小 旅 店 上 面 崖 顶 那 棵 小 树 的 枝 条 在 月 光 下 轻 轻 颤 抖 着 , 像 是 被 微 风 拂 动 。 可 这 是 一个 无 风 的 宁 静 夜 晚 。5 4 、 它 的 头 用 力 地 撞 向 走 在 最 后 面 那 个 司 机 滚 圆 的 腰 部 , 司 机 痛 苦 地 呻 吟 着 , 像 一 只 被追 打 的 鹅 一 样 向 前 跑 了 几 步 。5 5 、 似 乎 是 河 流 冲 破 河 床 的 声 音 , 然 后 是 大 树 倾 倒 的 瑟 瑟 声 , 随 之 而 来 的 是 振 聋 发 聩 的一 声 巨 响 。5 6 、 它 本 能 地 拒 绝 这 仅 仅 可 以 在 里 面 转 动 身 体 的 狭 窄 的 笼 子 , 但 它 知 道 必 须 相 信 他 。 它知 道 自 己 正 在 离 开 高 原 , 那 个 它 曾 经 生 活 过 的 牧 场 已 经 遥 远 得 不 可 想 象 , 奇 怪 的 是 它 并 没 有感 到 恐 慌 , 也 没 有 伤 感 。 现 在 它 只 相 信 韩 玛 , 相 信 这 个 比 高 原 牧 场 更 重 要 的 年 轻 人 。5 7 、 当 晨 曦 从 车 厢 上 面 狭 小 的 缝 隙 中 透 进 来 时 , 格 桑 看 到 旁 边 的 笼 子 里 密 密 匝 匝 地 挤 着七 条 它 从 来 也 没 有 见 过 的 狗 。 它 们 身 体 细 长 , 毛 很 短 , 几 乎 可 以 见 到 毛 下 的 粉 红 色 皮 肤 , 光洁 的 白 色 皮 毛 上 均 匀 地 点 缀 着 黑 色 的 斑 点 。5 8 、 这 些 参 天 而 起 的 高 楼 的 表 面 上 贴 附 着 深 蓝 色 的 玻 璃 , 像 终 年 积 雪 不 化 的 冰 峰 , 在 夕阳 的 照 射 下 闪 烁 着 耀 眼 的 光 芒 。5 9 、 格 桑 无 法 控 制 自 己 的 举 动 — — 拖 着 沉 重 的 铁 链 腾 起 , 扑 击 并 不 存 在 的 对 手 , 于 是 犬房 前 那 块 绿 茵 茵 的 草 坪 很 快 就 支 离 破 碎 , 如 同 烈 马 践 踏 过 一 样 , 一 片 狼 藉 。6 0 、 它 无 法 想 象 那 些 狗 是 怎 样 长 大 的 , 有 的 在 地 上 走 动 着 看 起 来 只 是 一 个 分 不 清 头 脚 的毛 团 , 有 的 肥 壮 得 可 怕 , 身 上 的 毛 却 短 得 惊 人 。读 后 感 范 文 一这 是 一 只 狗 的 故 事 , 这 是 一 只 藏 獒 的 故 事 , 这 是 一 个 坚 强 不 屈 的 故 事 … …一 只 母 獒 在 与 一 只 雪 豹 雪 夜 勇 斗 后 去 世 了 , 留 下 了 一 只 幼 獒 — — 格 桑 。 格 桑 长 大 后 , 被主 人 卖 掉 了 , 于 是 他 开 启 了 一 段 新 的 历 程 。 在 经 历 了 无 数 的 艰 难 险 阻 后 , 又 重 新 回 到 了 他 魂牵 梦 绕 的 北 方 草 原 … … .这 本 书 为 大 家 精 彩 介 绍 了 藏 獒 这 种 神 奇 的 动 物 , 他 的 勇 敢 , 他 的 坚 强 , 他 的 忠 诚 时 时 打动 着 我 。 有 些 时 候 , 我 们 遇 到 学 习 的 难 题 , 总 是 有 为 难 情 绪 , 其 实 只 要 仔 细 想 一 想 , 动 手 画一 画 图 , 很 快 就 能 想 出 来 , 不 用 抄 袭 。 有 时 , 一 些 身 处 困 难 的 人 们 , 会 对 自 己 , 对 未 来 绝 望,其 实 生 活 还 在 继 续 , 总 有 一 条 路 可 以 让 自 己 坚 持 走 下 去 。 暑 假 , 我 和 爸 爸 妈 妈 一 起 旅 游 , 当 我 们 的 车 行 走 在 滇 藏 路 上 时 , 在 险 峻 的 盘 山 公 路 上 ,看 到 有 很 多 骑 着 单 车 去 拉 萨 的 挑 战 者 。 他 们 三 五 结 伴 , 皮 肤 晒 得 黝 黑 , 不 管 烈 日 当 空 还 是 大雨 倾 盆 , 不 论 山 路 颠 簸 还 是 悬 崖 陡 峭 都 能 看 到 他 们 的 声 影 。 每 当 这 时 , 我 们 都 会 打 开 车 窗 ,为 他 们 加 油 鼓 劲 , 他 们 只 是 对 我 们 微 微 点 点 头 , 用 坚 毅 的 目 光 回 敬 我 们 的 鼓 励 。 相 信 等 他 们骑 到 拉 萨 的 时 候 他 们 收 获 的 不 仅 仅 是 高 原 的 美 景 … …成 功 有 时 离 你 很 近 , 只 有 一 小 步 的 距 离 , 可 是 坚 持 却 要 你 付 出 长 久 地 努 力 , 打 破 困 扰 ,重 新 获 得 新 的 成 功 和 胜 利 !这 是 一 本 讲 述 一 只 藏 獒 的 书 , 这 是 一 本 告 诉 你 什 么 是 坚 强 不 屈 的 书 , 这 是 一 本 感 受 生 命瑰 丽 绚 烂 的 书 … …读 后 感 范 文 二坚 持 是 一 种 高 贵 , 是 血 性 的 生 灵 所 拥 有 的 荣 耀 。 这 是 一 头 藏 獒 用 生 命 捍 卫 的 信 条 。 《 黑焰 》 是 一 本 动 物 题 材 的 小 说 , 作 者 是 一 个 酷 爱 旅 游 的 年 轻 人 黑 鹤 。 小 说 中 黑 焰 的 原 形 来 源 于作 者 独 行 于 草 原 时 遇 到 的 一 户 牧 民 家 的 藏 獒 。 黑 焰 是 一 头 纯 种 藏 獒 , 它 出 生 于 环 境 严 酷 的 高原 , 它 的 身 体 里 流 淌 的 是 富 有 野 性 的 血 液 。 在 被 落 寂 的 主 人 卖 掉 后 , 它 没 有 屈 服 于 狗 贩 子 的皮 鞭 , 也 没 有 为 了 求 得 一 块 肉 骨 头 而 摇 尾 乞 怜 。 它 厌 恶 脖 子 上 那 条 束 缚 它 的 铁 链 , 它 孤 独 地在 人 类 的 贪 欲 面 前 挣 扎 着 , 从 未 放 弃 。 在 黑 焰 的 身 上 我 读 出 了 坚 持 的 价 值 。不 屈 的 生 命 永 远 都 值 得 我 们 尊 敬 。 浩 瀚 的 历 史 长 河 中 , 一 拨 又 一 拨 的 先 辈 们 用 他 们 的 言行 告 诉 我 们 — — 坚 持 是 一 种 高 贵 。 袁 崇 焕 , 一 位 杰 出 的 将 领 , 用 他 的 生 命 向 人 们 诠 释 了 什 么叫 坚 持 。他 受 皇 太 极 的 陷 害 冤 屈 入 狱 , 在 被 处 凌 迟 的 前 一 天 他 还 在 狱 中 告 诫 手 下 要 精 忠 卫 国 。 我想 这 位 英 雄 死 时 应 该 很 坦 然 吧 ! 虽 然 身 蒙 不 白 之 冤 , 但 他 依 旧 坚 守 着 救 国 的 抱 负 。 他 知 道 历史 终 究 会 还 他 一 个 清 白 。 袁 崇 焕 应 了 于 谦 的 那 句 “ 树 坚 不 怕 风 吹 动 , 节 操 棱 棱 还 自 持 ” 。昂 山 素 季 是 一 位 令 人 敬 重 的 缅 甸 女 政 治 家 , 她 为 了 缅 甸 人 民 的 民 主 与 和 平 , 牺 牲 了 自 己的 自 由 , 至 今 仍 被 缅 甸 政 府 软 禁 。 但 她 依 旧 坚 持 着 没 有 放 弃 她 的 理 想 。 每 个 人 在 生 活 中 都 曾有 过 迷 茫 , 这 时 的 我 们 需 要 的 是 坚 持 。 人 生 就 似 一 场 马 拉 松 , 前 路 漫 漫 。 疲 倦 时 我 们 曾 想 放弃 , 但 那 份 坚 持 让 我 们 挺 着 走 向 彼 端 的 终 点 。坚 持 是 一 种 敢 于 正 视 生 命 的 气 度 。 跋 涉 在 人 生 的 路 途 中 , 前 方 , 是 一 个 未 知 的 谜 。 惟 有坚 持 , 才 能 让 我 们 不 会 迷 失 方 向 。 黑 焰 教 会 我 的 坚 持 , 让 我 相 信 生 活 终 有 一 天 会 如 李 白 所 说的 “ 长 风 破 浪 会 有 时 , 直 挂 云 帆 济 沧 海 ” 。读 后 感 范 文 三《 黑 焰 》 是 一 本 动 物 题 材 的 小 说 , 作 者 是 一 个 酷 爱 旅 游 的 年 轻 人 黑 鹤 。 小 说 中 黑 焰 的 原形 来 源 于 作 者 独 行 于 草 原 时 遇 到 的 一 户 牧 民 家 的 藏 獒 。 黑 焰 是 一 头 纯 种 藏 獒 , 它 出 生 于 环 境严 酷 的 高 原 , 它 的 身 体 里 流 淌 的 是 富 有 野 性 的 血 液 。 在 被 落 寂 的 主 人 卖 掉 后 , 它 没 有 屈 服 于狗 贩 子 的 皮 鞭 , 也 没 有 为 了 求 得 一 块 肉 骨 头 而 摇 尾 乞 怜 。 它 厌 恶 脖 子 上 那 条 束 缚 它 的 铁 链 ,它 孤 独 地 在 人 类 的 贪 欲 面 前 挣 扎 着 , 从 未 放 弃 。 在 黑 焰身 上 我 读 出 了 坚 持 的 价 值 。不 屈 的 生 命 永 远 都 值 得 我 们 尊 敬 。 浩 瀚 的 历 史 长 河 中 , 一 拨 又 一 拨 的 先 辈 们 用 他 们 的 言行 告 诉 我 们 —坚 持 是 一 种 高 贵 。母 獒 在 一 个 雪 夜 勇 斗 雪 豹 后 离 世 , 留 下 幼 獒 格 桑 。 格 桑 渐 渐 成 长 , 努 力 地 成 为 一 头 高 原牧 羊 犬 , 却 被 酒 醉 的 主 人 卖 掉 。 在 拉 萨 格 桑 意 外 获 得 自 由 后 , 与 生 俱 来 的 荒 野 气 质 和 勇 悍 的扑 咬 , 使 它 战 胜 了 前 来 挑 衅 的 所 有 的 流 浪 狗 。 也 是 在 这 里 , 它 认 识 了 枪 的 威 力 和 人 类 的 能 力。厄 运 再 次 开 始 , 老 画 师 的 疏 忽 使 格 桑 再 次 被 禁 锢 。 当 它 对 自 由 几 乎 绝 望 时 , 一 头 年 老 的 绝 食的 铁 红 色 藏 獒 重 新 唤 起 了 它 对 远 方 草 地 的 向 往 。 转 机 瞬 间 而 至 , 一 头 发 狂 的 牦 牛 使 它 摆 脱 了被 囚 禁 的 命 运 。 荒 原 中 格 桑 遇 到 韩 玛 — — 一 个 为 它 锯 开 脖 颈 上重 项 圈 的 人 , 它 将 面 临 怎 样 的 选 择 ?与 此 之 外 , 我 还 想 到 了 第 七 条 猎 狗 里 的 紫 兰 , 他 就 是 受 尽 煎 熬 。在 此 我 要 呼 吁 人 们 要 爱 护 动 物 , 没 有 买 卖 就 没 有 杀 害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