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师《比较视野下的外国文学》第二章 欧洲中世纪文学

发布时间:2024-01-11 10:01:48浏览次数:4
福师《比较视野下的外国文学》第二章 欧洲中世纪文学关于《神曲》补充资料《神曲》的思想内涵《神曲》是一部充满隐喻性、象征性,同时又洋溢着鲜明的现实性、倾向性的作品。但丁借贝娅特丽丝对他的谈话表示,他写作《神曲》的主旨,是“为了对万恶的社会有所裨益”,也就是说,《神曲》虽然采用了中世纪特有的幻游文学的形式,其寓意和象征在解释上常常引发颇多争议,但它的思想内涵则是异常明确的,即映照现实,启迪人心,让世人经历考验,摆脱迷误,臻于善和真 ,使意大利走出苦难,拨乱反正,寻得政治上、道德上复兴的道路。作者但丁生活在社会变革的历史时期,作为一位“有强烈倾向的诗人”,他一心想革新政治,实现他的理想与抱负。但他痛苦地看到,他的故乡佛罗伦萨成了分裂与内讧的受害者,“祸起萧墙,戈操同室”,城市陷于党派的仇恨,虚弱无能,日益堕落。而意大利动乱的现实,封建主暴虐无能使生灵涂炭的情景,更令他痛心疾首:“呜呼,奴隶的意大利,痛苦的温床,你是暴风雨中失去舵手的孤舟,你不复是各省的主妇,却沉沦为娼妓!”因此,但丁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地希望建立中央集权的君主政体,以约束和驾驭互相敌对的城邦和封建诸侯,保障意大利成为一个统一的、富强的国家,“使世纪获得稳固的和平,使雅诺的庙门关闭”。但丁抨击了皇帝鲁道夫一世和阿伯特一世父子只热衷于在德国扩充势力,不来意大利行使权力,使意大利实际上陷于政治分裂状态,“帝国的花园荒芜了”。但丁在深刻地描绘了当时的政治和社会现实后,对企图主宰基督教世界的教会,对垄断中世纪全部文化的宗教神学,给予异常严厉的揭露和批判。他进一步发挥在《帝制论》中阐述的政教分离的原则,并针对中世纪神学宣扬的“日月说”,在《神曲》里把自己的政教平等的观点形象地概括为“两个太阳说”“造福世界的罗马,向来有两个太阳,分别照明两条路径,尘世的路径,和上帝的路径。”这个比喻生动地说明,政权和教权是分别照耀尘世生活和精神世界的两个太阳,它们之间应当是独立平等、分工合作的关系,而不是从属、争斗的关系,更不可合而为一。而如今呢?但丁无限感慨地指出:“一个太阳把另一 戎装的凯撒,眼睛像鹰的一样。在另一边,我看到卡弥拉和潘脱西里;看到拉丁姆的国王和他的女儿拉文尼亚坐在一起;我看到逐出了塔魁因的布鲁塔斯;琉克利霞,朱利亚,玛夏,和姑乃丽;我看到萨拉丁[〔萨拉丁〕号称伟大的苏丹王,生于 1137 年。他以宽厚闻名于中世纪的欧洲,成为东方君主的典型。他反抗十字军,为狮心王李却所杀。]独自在一边。当我把眼皮抬得稍高时,我看到智者们的大师[〔智者们的大师〕指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坐在一群哲学家的中间。大家注视他;大家尊崇他;这里我看到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他们在余者之前,立得和他最靠近;把宇宙归之机运的德谟克利特;代俄哲尼,亚拿萨哥拉和泰利斯;恩培图克利斯,赫拉颉利图斯和芝诺;我看到优良的草药采集者,我指陶斯科利提斯;又看到奥弗斯,图雷,兰那斯,和道德家辛尼加;几何学家欧几里得,和托雷美;希波革拉第,亚微瑟那,和该楞;作那伟大的注释的阿弗罗厄。我不能详细地把他们都描绘一下: 因为我的冗长的主题驱迫着我,以致有许多次言语够不上现实。六人的一队减到了两人;那贤明的导师由另一条路领导我,从静穆中走出,进入颤动的空气里。于是,我来到了无光的一隅。 个熄灭,宝剑和十字架都拿在一个人的手里。”教权入侵政权的结果,使两者互相制约、监督的职能丧失了,世界由此“遭了殃”,连教会也“跌入泥潭,玷污了自己所承担的责任”。但丁对教会肆无忌惮地干涉意大利内政,破坏国家的和平与统一的罪恶,对教会僧侣颠倒善恶,犯罪造孽的种种败行劣迹,表示了异常强烈的憎恨。他痛斥教皇、主教、教士“日夜在那里用基督的名义做着买卖”,干着买卖圣职,敲诈勒索、荒淫无度、迫害基督徒等丑恶的行为,“使世界陷入悲惨的境地”;他们沉湎于金钱的淫秽污臭,“到处断绝上帝赐给人民的面包”,树立了导致人民“走上邪路”的“坏榜样”。但丁指出,背弃《圣经》教义的僧侣,把圣保罗、圣彼得抛到九霄云外,把罗马教廷变为“污血的沟,垃圾的堆”,“圣殿变成了兽窟,法衣也变为装满罪恶面粉的麻袋”。耐人寻味的是,但丁把贪婪的教皇、主教、教士置于第 4 层接受惩罚,并把当时还在世的镇压佛罗伦萨共和政权,在意大利制造动乱和分裂,企图篡夺世俗权力的教皇朋尼法斯八世预告打入地狱第 8 层,头脚倒栽在深穴里,接受火刑。但丁借用中世纪处置政治谋杀犯的酷刑,严厉惩罚朋尼法斯八世,预言式地宣告了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教会干涉世俗的局面必将结束的前景。但丁的这种愿望和情感,表达了新兴市民阶级摆脱中世纪教会束缚和宗教神学桎梏的要求。但丁热情地歌颂现世生活的意义,认为现世生活自有本身的价值。他在《神曲》中强调人赋有“自由意志”,这是“上帝最伟大的主张”,上帝给予人类“最伟大的赠品”。他鼓励世人在现实生活中应该坚定不移地遵循理性:“你随我(按:指象征理性的诗人维吉尔)来,让人们去议论吧,要像竖塔一般,任凭狂风呼啸,塔顶都永远岿然不动。”诗中热烈歌颂历史上具有伟大理想和坚强意志的英雄豪杰,希望世人以他们为榜样,振奋精神,避开怠惰,战胜一切艰险,去创造自己的命运。在但丁看来,坐在绒垫上或者睡在被子里,是不会成名的;只能是虚度一生。赞颂理性和自由意志,召唤对现世和斗争的兴趣,追求荣誉的思想,这是但丁作为新时代最初一位诗人的特征之一。这种以人为本,重视现实生活价值的观念,同中世纪一切归于神的思想,同宗教神学宣扬的来世主义,都是针锋相对的。《神曲》还表露了反对中世纪的蒙昧主义,提倡文化,尊重知识的新思想。但丁称颂人的才能和智 慧,对于教会排斥和否定的古典文化,他更是推崇备至。他在诗中奉荷马为“诗人之王”,亚里士多德是“哲学家的大师”,称维吉尔是“智慧的海洋”。他热情洋溢地讴歌荷马史诗中的英雄奥德修斯在求知欲的推动下,离开家庭,抛弃个人幸福,历尽千难万险,扬帆于天涯海角去探险的事迹,并通过奥德修斯指出:“你们生来不是为了走兽一样生活,而是为着追求美德和知识。”难能可贵的是,但丁对新兴市民阶级的贪图私利,追逐金钱,高利贷者的重利盘剥,对正在形成中的资本主义关系的罪恶,也有清晰而深刻的认识,并予以严厉的谴责。他指出,市民阶级暴发户充满了“骄狂傲慢和放荡无度之风”,田园式的宁静生活已一去不复返,因为骄傲、嫉妒和贪婪是三颗星火,使人心燃烧起来。《神曲》中处处洋溢着对现世生活的热忱歌颂,但是但丁又把现世生活看作来世永生的准备。他揭发教会和僧侣的败行劣迹,但又不整个地反对宗教神学和教会,甚至还把宗教神学置于哲学之上,把信仰置于理性之上。例如,他把维吉尔选为他幻游地狱和炼狱的向导,隐喻理性和哲学指引人类认识邪恶的途径,而把贝娅特丽丝作为游历天堂的向导,说明诗人仍然局限于信仰和神学高踞理性和哲学之上,人类只有依靠信仰和神学,才能达到至善之境的经院哲学观点。《神曲》的伟大历史价值在于,它以极其广阔的画面,通过对诗人幻游过程中遇到的上百个各种类型的人物的描写,反映出意大利从中世纪向近代过渡的转折时期的现实生活和各个领域发生的社会、政治变革,透露了新时代的新思想人文主义的曙光。《神曲》对中世纪政治、哲学、科学、神学、诗歌、绘画、文化,作了艺术性的阐述和总结。因此,它不仅在思想性、艺术性上达到了时代的先进水平,是一座划时代的里程碑,而且是一部反映社会生活状况、传授知识的百科全书式的鸿篇巨制。《神曲》节选及分析选自《神曲·地狱篇》(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4 年版)的第四歌“第一圈:林菩狱;善良的异教徒”。朱维基译。草地上有许多人,眼光缓慢而庄重, 外貌上显得有极大的权威;他们不大说话,说时也用温和的声音。这样,我们退到了一边,走到一片开旷,光辉,和隆起的地方,所以我们都能够看到他们。立刻,在那绿色的珐琅上,那些伟大的精灵呈显在我眼前,我心中因看到他们而感到光荣。这里节选的部分,描写古罗马诗人浮吉尔(也写作维吉尔)引领但丁游历地狱的第一层林菩狱的经过。林菩狱也叫候判所,停留着许多古老的人们的灵魂,他们生于基督之前,没有受过基督的洗礼,被称作异教徒。其中有一方光明美丽之处,聚集着古代诸贤的灵魂,如诗人荷马,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浮吉尔的灵魂也安息此地。让但丁欣慰和激动的,不仅是“那些伟大的精灵呈显在我眼前,我心中因看到他们而感到光荣”,更因为“他们给我更多的荣誉;因为他们把我算在他们的数目中,我成为这些大智中间的第六个”,表达了但丁对前贤的尊敬,对古希腊、古罗马文明的崇拜,也表达了对自己身后名声、地位的自信。可是古代诸贤竟被安排在地狱之中候审,这表现但丁思想的局限性,也反映出中世纪的宗教习俗和文学传统对《神曲》的影响。恩格斯说但丁“是中世纪的最后一位诗人,同时又是新时代的最初一位诗人”,这一评价值得认真体会。一个沉重的雷声打破了我头脑里的酣睡;我跳起来,就像一个为强力所惊醒的人;直立起来后,我把休息过的眼光向四边移动,凝神观望,来看明白我是在什么地方。千真万确,我发现自己 在那悲惨的“地狱之谷”的边缘,那里回响着一片不绝的雷动的哭声。那是如此黑暗,幽深,烟雾弥漫,我定神向那底下望去时,我在那里什么东西都看不见。“现在让我们走下幽冥的世界去吧,”那面色变得完全苍白的诗人开始说,“我将在前面走,你跟在后面。”看到了他的面色,我说道:“你一向是我在疑惑中的力量,当你恐惧时,我怎能追随呢?”他对我说:“这里底下的人们的痛苦使我的脸孔染上怜悯之色,你把它当作恐惧。我们走吧;路途的遥远要我们赶紧。”这样他走进了,也使我走进了那环绕着地狱的第一圈。在这里,没有哀哭声传进我们的耳朵,除了叹息声,它使得永恒的空气震颤。这种叹息,并不是由于鞭笞,却是那些大群的男男女女以及孩童,由于忧愁而起。那善良的夫子对我说:“你不问问 你看到的这些幽魂是谁吗?在你再向前走时,我愿你知道他们没有犯过罪;虽然他们有优点,这还不够:因为他们没有受过‘洗礼’,那是你所信奉的宗教之门;因为他们生于基督教之前,他们敬拜上帝不能无误;我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个。为了这种缺点,并不是为了其他错误,我们堕落了;所受的苦仅是这样,我们没有希望地生活在欲望之中。”听到这话,我心中十分忧郁;因为我知道十分高贵的人在那林菩狱里悬而未决。“告诉我,夫子;告诉我,先生,”对于那克服一切错误的“宗教”希望获得保证,我问道:“有过什么人依靠自己的或别人的功德,从这里走出而以后蒙庥的吗?”他懂得我话里隐含的意思,回答道:“我刚到这里来时,我看到一个‘万能者’来到我们这里,他戴着胜利的冠冕。他从我们那里带走了我们的‘始祖’, 他的儿子亚伯,和挪亚的幽魂;立法者和守法者摩西的幽魂;族长亚伯拉罕;国王大卫;以色列与他的父亲和子女,和他的得来不易的拉结的幽魂;以及其他许多,而都使他们蒙庥了;我希望你知道,在他们之前,没有人类的灵魂得救过。”虽然他在说话,我们并没有停步;就在这时经过了那座树林,我是说那座由拥挤的幽灵所形成的树林。在我沉睡之后我们还没有走得多远,我就看到一片火光征服了一个黑暗的区域。我们离开它还有一些路程;但是不太远,我还能部分地看出占据那地方的可尊敬的人。“尊敬一切科学和艺术的你啊,请问这些灵魂是谁,竟有这种荣誉,把他们和其余的灵魂分开?”他对我说:“在你们人世传布着他们的光荣的名字,使他们在天上获得殊恩而超升了他们。”当时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尊崇那伟大的诗人!他离去了的阴魂归来了。”[这是对浮吉尔而说的。浮吉尔为了去救助但丁暂时离开了林菩狱。]那声音停止和静寂了之后,我看到四个伟大的幽灵向我们走来;他们的神色既不忧郁,也不快活。那善良的夫子开始说话:“看那手拿宝剑,走在三人之前的,他是他们的魁首:他就是荷马,至尊的诗人;跟着来的是讽刺诗人贺拉斯;奥维德[〔奥维德(公元前 43—18)〕拉丁诗人,留下的著作有《变形记》《爱经》等。]是第三个,最后一个是卢甘[〔卢甘(39—65 )〕拉丁诗人,著有长诗《法萨利亚》,诗中详述凯撒和庞彼之间的战争。]。因为他们和我同样都具有那个声音所叫出的称号,他们才尊崇我,而且做得很对。”这样我看见了那歌王的赫赫一派聚在一起,他们崇高的歌声像巨鹰一般高翔于余者之上。他们交谈了一刻之后,转身过来向我表示敬意;我的大师看到这个就微笑了。此外他们给我更多的荣誉;因为他们把我算在他们的数目中, 我成为这些大智中间的第六个。我们就这样向着那火光走去,谈论着在那时谈论是适当的,而现在最好保持缄默的事情。我们来到一座宏伟的城堡,有七重高墙把它围住,一条美丽的溪流在四周卫护。我们走过它像走过坚土一样;我同那些圣哲穿过七重大门;我们走到一片青翠的草地。[在黑暗的地狱中,但丁特地设了这样一块光明美丽的地方,来安置他所敬仰的人物。历来的注释家对于“宏伟的城堡”象征什么,“七重高墙”象征什么,“溪流”象征什么,“七重大门”又象征什么,都有所猜测。但是从但丁的诗的本身中去理解,他的含义倒是容易明白的。]草地上有许多人,眼光缓慢而庄重,外貌上显得有极大的权威;他们不大说话,说时也用温和的声音。这样,我们退到了一边,走到一片开旷,光辉,和隆起的地方,所以我们都能够看到他们。立刻,在那绿色的珐琅上,那些伟大的精灵呈显在我眼前,我心中因看到他们而感到光荣。我看到伊兰脱拉与许多同伴在一起:他们中间我认识赫克托尔和伊尼阿;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5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