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机器》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4 09:05:54浏览次数:13
精彩片段1 、 他 灰 色 的 眼 睛 一 眨 一 眨 的 , 炯 炯 有 神 , 往 常 苍 白 的 面 孔 此 刻 红 光 焕 发 。 壁 炉 里 炉 火 熊 熊 ,白 炽 灯在银 制 百 合 花 灯 盘 里 射 出 柔 和 的 光 亮 , 照 在 我 们 玻 璃 杯 里 跳 动 的 气 泡 上 。2 、 饭 后 的 气 氛 舒 适 惬 意 , 人 们 的 思 绪 在 这 时 候 往 往 会 不 求 精 确 , 从 容 地 驰 骋 奔 流 。3 、 昨 天 白 昼 气 压 这 么 高 , 夜 里 又 降 下 去 了 , 今 天 早 上 又 上 升 了 , 慢 慢 地 一 直 升 到 这 里 。 气 压表 里 的 水 银 绝 对 不 是 在 公 认 的 空 间 三 维 的 意 义 上 勾 划 出 这 条 线 的 ? 可 它 又 确 确 实 实 勾 划 出 了 这样 一 条 线 。 因 此 , 我 们 必 须 断 定 , 这 条 线 是 沿 着 时 间 维 的 。 ”4 、 我 亲 爱 的 先 生 , 你 错 就 错 在 这 里 , 这 也 正 是 全 世 界 的 错 误 所 在 。 我 们 始 终 是 在 脱 离 现 在 ,我 们 的 精 神 存 在 就 是 非 物 质 的 , 并 且 是 无 维 的 , 它 沿 着 时 间 维 匀 速 向 前 , 从 摇 篮 走 向 坟 墓 。 这就 像 我 们 的 生 命 , 如 果 从 离 地 5 0 英 里 的 高 空 开 始 , 我 们 就 必 定 向 下 降 落 。5 、 时 间 游 客 手 里 拿 着 一 个 闪 闪 发 亮 的 金 属 架 子 。 架 子 和 一 只 小 钟 差 不 多 大 , 做 工 十 分 考 究 ,里 面 镶 有 象 牙 和 一 种 透 明 的 东 西 。6 、 他 把 扔 在 房 间 里 的 一 张 八 角 形 桌 子 搬 到 壁 炉 前 , 桌 子 有 两 条 腿 就 搁 在 炉 前 地 毯 上 。 他 把 那个 机 械 装 置 摆 在 桌 上 , 拖 过 一 张 椅 子 坐 了 下 来 。 桌 上 仅 有 的 另 一 件 东 西 是 一 盏 罩 着 灯 罩 的 小 台灯 , 明 亮 的 灯 光 照 在 这 个 模 型 上 。 周 围 还 点 着 十 几 支 蜡 烛 , 两 支 插 在 壁 炉 架 上 的 铜 烛 台 上 , 另几 支 插 在 壁 上 的 烛 台 上 , 所 以 说 房 间 里 灯 火 通 明 。7 、 菲 尔 比 坐 在 时 间 游 客 背 后 , 两 眼 朝 他 肩 膀 前 面 张 望 着 。 医 生 和 地 方 长 官 在 右 侧 注 视 着 , 心理 学 家 坐 在 左 侧 , 年 轻 人 站 在 心 理 学 家 的 后 面 , 我 们 个 个 都 全 神 贯 注 。8 、 只 是 一 个 模 型 。 我 的 计 划 是 让 机 器 穿 越 时 间 。 你 们 会 注 意 到 这 东 西 看 上 去 是 歪 斜 的 。 这 根杆 的 表 面 闪 闪 发 光 , 样 子 很 古 怪 , 似 乎 有 点 像 是 假 的 。9 、 就 在 这 时 , 一 阵 风 吹 来 , 灯 火 扑 扑 跳 动 起 来 , 壁 炉 架 上 的 一 支 蜡 烛 吹 灭 了 。 那 台 小 机 器 打着 转 转 , 越 飞 越 远 , 顷 刻 间 在 视 野 里 成 了 个 幻 影 , 像 一 个 闪 着 微 光 的 黄 铜 和 象 牙 转 出 来 的 旋 涡。它 走 了 — — 消 失 了 ! 桌 子 上 除 了 那 盏 孤 灯 已 一 无 所 有 。1 0 、 心 理 学 家 为 了 故 作 镇 静 , 自 己 拿 起 一 支 雪 茄 , 连 烟 屁 股 都 没 掐 掉 就 点 了 起 来 。1 1 、 我 清 楚 地 记 得 那 闪 烁 的 灯 火 , 他 那 大 脑 袋 的 侧 影 , 舞 动 的 人 影 , 记 得 我 们 如 何 一 个 个 跟 着他 , 心 里 迷 惑 不 解 可 又 不 愿 轻 信 , 如 何 在 实 验 室 目 睹 了 就 在 我 们 眼 前 消 失 的 那 架 小 机 器 的 大 号翻 版 。 大 机 器 的 有 些 部 件 是 镍 制 的 , 有 些 是 象 牙 做 的 , 还 有 些 是 用 水 晶 石 挫 成 或 锯 成 的 。1 2 、 他 脸 色 如 土 , 下 巴 上 留 着 一 条 还 没 有 完 全 愈 合 的 棕 色 口 子 。 他 神 情 惟 怀 , 面 容 枯 稿 , 好 像吃 尽 了 苦 头 。 他 站 在 门 口 , 犹 豫 了 片 刻 , 仿 佛 被 灯 光 刺 花 了 眼 。1 3 、 随 后 , 他 一 瘸 一 拐 地 走 进 了 房 间 , 像 是 我 见 过 的 那 些 腿 酸 脚 痛 的 徒 步 旅 行 者 。1 4 、 我 的 第 一 架 时 间 机 器 是 今 天 1 0 点 钟 开 始 旅 程 的 。 最 后 我 拍 拍 机 器 , 拧 紧 所 有 的 螺 丝 , 又在 石 英 杆 上 加 了 一 滴 油 , 然 后 坐 上 鞍 座 。1 5 、 我 把 启 动 杆 推 到 底 , 夜 幕 像 熄 灯 似 的 突 然 降 临 了 , 再 一 转 眼 , 已 到 了 明 天 。 实 验 室 一 片 昏暗 , 雾 气 弥 漫 , 接 着 越 来 越 暗 。 明 晚 的 黑 夜 来 临 了 , 接 着 又 是 白 天 , 黑 夜 白 天 , 越 变 越 快 。 机器 旋 转 的 嗡 嗡 声 震 耳 欲 聋 , 一 种 奇 怪 而 又 莫 名 的 慌 乱 感 爬 上 我 的 心 头 。1 6 、 景 色 朦 朦 胧 胧 看 不 清 楚 。 我 还 在 这 所 房 子 坐 落 的 山 腰 上 。 山 峰 高 耸 在 我 上 面 , 灰 蒙 蒙 的 ,模 糊 不 清 。 我 看 见 树 木 的 生 长 和 变 化 像 一 团 团 雾 气 , 时 黄 时 翠 。 它 们 成 长 、 伸 展 、 凋 零 、 枯 萎。我 看 见 巨 大 的 建 筑 物 拔 地 而 起 , 影 影 绰 绰 , 又 像 梦 幻 似 地 一 掠 而 过 。 地 球 的 整 个 表 面 好 像 都 变了 — — 一 切 都 在 我 的 眼 前 溶 化 流 动 。1 7 、 我 看 到 宏 伟 的 建 筑 在 我 身 边 升 起 , 比 我 们 自 己 时 代 的 任 何 建 筑 还 要 壮 观 , 可 它 们 仿 佛 是 建筑 在 虚 无 缥 缈 中 的 海 市 蜃 楼 。 我 看 见 一 片 比 刚 才 更 浓 的 绿 色 涌 上 山 腰 , 停 留 在 那 里 , 郁 郁 葱 葱,丝 毫 没 有 冬 日 的 侵 扰 。1 8 、 我 看 看 四 周 , 觉 得 自 己 好 像 是 在 一 个 花 园 里 的 一 小 块 草 坪 上 , 草 坪 周 围 全 是 杜 鹃 花 。 我 发现 终 紫 色 的 杜 鹃 花 在 冰 雹 的 吹 打 下 纷 纷 落 下 。 跳 动 的 冰 雹 挂 在 机 器 上 空 的 云 中 , 像 一 团 烟 雾 掠过 大 地 。1 9 、 我 站 起 身 环 视 四 周 , 雾 蒙 蒙 的 风 雨 里 , 一 座 显 然 是 用 白 色 石 头 雕 成 的 塑 像 依 稀 矗 立 在 杜 鹃花 后 面 。 除 此 之 外 , 什 么 也 看 不 见 了 。 2 0 、 塑 像 是 用 大 理 石 雕 的 , 样 子 有 点 像 长 着 翅 膀 的 斯 芬 克 斯 , 不 过 它 两 旁 的 翅 膀 没 有 垂 着 , 而是 伸 展 着 的 , 好 像 在 翱 翔 。2 1 、 塑 像 的 脸 正 巧 面 对 着 我 , 两 只 根 本 看 不 见 的 眼 睛 好 像 在 注 视 我 , 嘴 角 挂 着 淡 淡 的 微 笑 。 塑像 饱 经 风 吹 雨 打 , 显 露 出 一 副 叫 人 难 受 的 病 态 。2 2 、 就 在 这 时 , 阳 光 穿 破 了 雨 幕 , 灰 蒙 蒙 的 雷 雨 被 驱 赶 到 一 边 , 像 魔 鬼 的 长 袍 一 样 消 失 了 。2 3 、 房 子 的 入 口 很 大 , 整 座 建 筑 绝 对 庞 大 。 我 最 注 意 的 自 然 是 越 聚 越 多 的 这 些 小 人 以 及 那 些 朝我 张 着 大 口 的 幽 暗 而 神 秘 的 大 门 。 我 从 他 们 头 顶 上 看 到 的 这 个 世 界 给 我 留 下 的 整 体 印 象 , 是 一片 交 织 着 美 丽 的 鲜 花 和 灌 木 丛 的 荒 园 , 一 座 早 已 没 人 看 管 又 不 长 杂 草 的 荒 园 。 我 看 到 一 支 支 奇妙 的 白 花 高 耸 着 , 光 溜 溜 的 花 瓣 有 1 英 尺 宽 。 它 们 散 布 在 斑 驳 的 灌 木 丛 中 , 像 是 星 星 点 点 的 野花 。 可 就 像 我 说 的 , 我 这 时 没 有 去 细 看 这 些 花 , 因 为 时 间 机 器 还 扔 在 杜 鹃 花 包 围 的 草 地 上 呢 。2 4 、 也 许 最 让 我 感 到 吃 惊 的 是 大 厅 破 烂 的 外 表 。 窗 户 上 污 迹 斑 斑 , 像 幅 几 何 图 , 玻 璃 已 多 处 破碎 , 窗 帘 的 下 摆 蒙 上 了 厚 厚 的 尘 土 。 我 还 看 到 身 旁 那 张 大 理 石 桌 子 的 一 个 角 也 裂 开 了 。2 5 、 太 阳 已 经 下 山 , 西 边 金 光 灿 灿 , 地 平 线 上 泛 出 几 道 紫 红 色 的 光 芒 。 下 面 是 泰 晤 士 河 旁 的 .山 谷 , 泰 晤 士 河 镶 在 中 间 , 宛 如 一 条 磨 光 的 钢 带 。 我 刚 才 提 到 过 点 缀 在 斑 驳 的 绿 草 丛 中 的 大 宫殿 , 其 中 有 些 已 成 废 墟 , 有 些 还 住 着 人 。 在 这 个 荒 园 世 界 里 , 到 处 矗 立 着 白 色 或 银 色 的 塑 像 ,到 处 是 圆 顶 或 笔 直 的 方 形 尖 塔 。 没 有 树 篱 , 没 有 产 权 标 志 , 没 有 耕 作 的 迹 象 , 整 个 世 界 成 了 一个 荒 园 。2 6 、 塑 像 在 渐 渐 明 亮 的 月 光 下 越 来 越 清 晰 可 辨 , 我 可 以 看 清 靠 着 它 的 那 棵 纸 皮 烨 。 杜 鹃 花 缠 绕在 一 起 , 在 银 色 的 月 光 下 变 成 黑 乎 乎 的 一 团 , 还 有 那 片 小 草 坪 。 我 又 瞅 了 瞅 那 片 草 坪 , 一 种 难言 的 疑 惑 油 然 而 起 , 我 的 心 都 凉 了 。2 7 、 面 对 黑 乎 乎 的 灌 木 丛 中 的 这 片 空 旷 地 , 头 晕 目 眩 , 浑 身 冰 凉 。 我 绕 着 草 坪 死 命 跑 , 好 像 时间 机 器 就 藏 在 哪 个 角 落 里 , 接 着 又 突 然 停 住 脚 步 , 两 手 紧 揪 头 发 。2 8 、 从 我 爬 过 的 每 一 座 山 上 , 我 都 看 到 了 同 样 富 丽 堂 皇 的 建 筑 , 风 格 和 建 筑 材 料 却 各 不 相 同 ,应 有 尽 有 , 我 看 到 了 同 样 的 常 青 灌 木 丛 , 同 样 鲜 花 满 枝 的 树 和 颜 类 植 物 , 处 处 水 明 如 镜 。2 9 、 我 摸 索 着 走 进 去 , 由 于 从 亮 处 一 下 子 走 到 暗 处 , 我 眼 前 幻 影 乱 晃 。 突 然 , 我 停 住 脚 步 , 不知 所 措 。 只 见 两 只 眼 睛 在 日 光 的 反 射 下 闪 闪 发 光 , 在 黑 暗 中 注 视 着 我 。3 0 、 我 抬 头 朝 上 看 , 只 见 井 口 像 一 只 蓝 色 的 小 盘 子 , 从 小 盘 子 里 可 以 看 到 天 上 的 一 颗 星 星 , 小威 娜 伸 出 的 头 像 一 个 圆 黑 影 。 井 底 下 一 台 机 器 沉 重 地 砰 砰 声 越 来 越 响 , 越 来 越 叫 人 难 受 。3 1 、 你 们 了 解 黄 昏 前 万 物 沉 寂 的 情 景 吗 ? 连 微 风 都 在 树 梢 上 静 止 了 。 在 我 看 来 , 这 万 籁 俱 寂 的傍 晚 总 是 弥 漫 着 一 种 期 待 的 气 氛 。 这 时 的 天 空 晴 朗 、 遥 远 而 又 空 旷 , 只 有 天 边 残 留 下 几 道 日 落后 的 余 晖 。3 2 、 仰 望 这 些 星 星 , 我 突 然 觉 得 自 己 的 麻 烦 和 尘 世 生 活 的 一 切 危 险 都 显 得 微 不 足 道 了 。3 3 、 我 设 法 想 象 我 在 这 新 的 混 乱 状 态 中 定 能 发 现 旧 星 座 的 痕 迹 , 并 以 此 来 消 磨 时 光 。 夜 空 还 是那 样 晴 朗 , 只 是 有 一 两 朵 雾 膜 膝 的 云 彩 。 无 疑 我 也 打 了 几 次 瞌 睡 。 就 在 我 继 续 守 夜 时 , 天 空 的东 方 出 现 了 淡 淡 的 光 亮 , 像 是 无 色 火 焰 的 反 光 。 下 弦 月 升 起 来 了 , 又 弯 又 尖 又 白 。 黎 明 接 遗 而来 , 它 赶 上 月 亮 又 超 过 了 月 亮 , 起 初 是 白 色 , 然 后 变 成 了 暖 烘 烘 的 粉 红 色 。3 4 、 不 一 会 儿 , 我 回 头 张 望 , 透 过 茂 密 的 树 干 , 我 看 见 火 焰 从 柴 堆 上 烧 到 了 附 近 的 灌 木 丛 , 一条 弯 曲 的 火 龙 正 朝 山 上 的 野 草 爬 去 。 我 望 着 火 龙 放 声 大 笑 , 接 着 又 转 身 朝 我 身 前 漆 黑 的 树 林 里走 去 。3 5 、 这 里 的 景 色 还 是 那 般 美 丽 , 绿 叶 郁 郁 葱 葱 , 宫 殿 辉 煌 壮 丽 , 废 墟 广 阔 动 人 , 银 色 的 长 河 在肥 沃 的 两 岸 间 奔 流 不 息 。读 后 感 范 文 一最 近 , 我 看 了 一 本 书 , 是 英 国 作 家 赫 · 乔 · 威 尔 斯 所 著 的 《 时 间 机 器 》 。 第 一 次 提 出 了 “ 时 间旅 行 ” 这 个 概 念 , 向 人 们 展 示 出 未 来 社 会 上 演 的 人 吃 人 的 悲 剧 画 面 是 一 部 惊 心 动 魄 、 发 人 深 省 的警 世 预 言 书 。  这 本 书 主 要 讲 了 作 者 的 一 个 朋 友 “ 时 间 旅 行 者 ” 发 明 了 时 间 机 器 后 口 述 了 穿 越 到 8 0 2 70 1 年时 的 冒 险 旅 程 。 那 时 的 地 球 , 人 类 已 经 分 裂 成 为 两 个 不 同 的 种 族 — — 柔 弱 的 埃 落 伊 人 和 野 兽 一样 的 莫 洛 克 人 , 两 种 人 最 后 都 灭 绝 了 , 所 有 生 命 随 着 太 阳 的 变 冷 而 凋 零 了 … … 这 本 书 反 应 了 当 时 英 国 社 会 中 下 阶 层 劳 动 人 民 的 贫 苦 生 活 , 对 当 时 社 会 不 足 之 处 进 行 了 猛 烈 的 抨 击 。 今 天 也 有 人觉 得 本 书 中 未 来 的 人 退 化 是 因 为 环 境 破 坏 而 导 致 的 。  是 的 , 现 在 社 会 环 境 被 破 坏 , 空 气 质 量 正 在 不 断 的 下 降 , 这 都 是 社 会 发 展 带 来 的 弊 端 呀 ! 树木 被 砍 伐 、 动 植 物 在 灭 绝 、 环 境 在 被 破 坏 、 天 空 在 变 污 浊 … … 人 类 正 面 临 着 第 6 次 生 物 大 灭 绝 !这 都 告 诫 我 们 破 坏 环 境 的 后 果 是 十 分 严 重 、 对 人 类 影 响 巨 大 的 !  近 年 来 , “ 神 十 ” 飞 天 、 “ 蛟 龙 ” 入 海 、 “ 辽 宁 号 ” 航 母 出 仓 … … 中 国 的 科 技 在 不 断 进 步 。 现 在 中国 g d p 总 值 世 界 排 名 第 2 , 各 种 科 技 技 术 也 在 大 幅 提 升 。 我 们 的 新 中 国 正 在 渐 渐 崛 起 , 向 世 界迈 进 !  但 人 们 的 保 护 环 境 的 意 识 仍 然 有 待 提 高 。 如 近 年 来 北 京 的 雾 霾 天 气 影 响 极 大 , 据 研 究 , 这雾 霾 都 是 没 保 护 好 环 境 所 引 起 的 。 气 候 变 暖 、 臭 氧 层 破 洞 、 冰 山 融 化 … … 都 与 环 境 保 护 有 着 密 切的 关 系 。  环 境 保 护 , 是 人 们 必 须 做 到 的 。 这 样 才 不 会 让 本 书 中 的 那 种 未 来 悲 剧 成 为 事 实 , 所 以 现 在 ,我 们 一 定 要 做 出 行 动 来 , 让 我 们 的 中 国 更 加 富 强 !读 后 感 范 文 二这 个 暑 假 里 我 读 了 威 尔 斯 的 著 作 《 时 间 机 器 》 , 书 的 主 人 公 就 不 必 多 说 了 , 他 就 是 时 间 旅行 人 !  他 去 过 未 来 的 世 界 , 也 曾 经 提 出 过 一 些 稀 奇 古 怪 的 问 题 。 比 如 : 人 们 可 以 乘 坐 机 器 在 空 间内 上 下 运 动 , 为 什 么 不 可 以 乘 坐 机 器 在 时 间 内 上 下 运 动 呢 ? 为 了 解 开 这 个 谜 , 他 花 了 两 年 的 时间 做 了 一 台 时 间 机 器 。 但 是 朋 友 们 似 乎 并 不 相 信 , 说 只 是 一 个 普 通 的 机 器 , 直 到 那 架 机 器 带 着  我  消 失 才 敢 相 信 。  他 坐 着 时 间 机 器 来 到 了 未 来 , 去 因 为 一 次 意 外 来 到 了 80 万年 后 的 地 球 。 而 这 时 , 人 类 分 为了 两 大 类 : 一 个 是 生 活 在 日 月 无 光 的 地 下   食 人 类   , 一 个 是 生 活 在 阳 光 明 媚 的 地 上   被 食 人 类   。当 时 间 旅 行 人 得 知 他 的 时 间 机 器 被 食 人 类 抢 走 后 , 长 途 跋 涉 找 到 了 机 器 , 并 与 食 人 类 展 开 了 一次 腥 风 血 雨 的 战 斗 。 最 后 , 时 间 旅 行 人 遍 体 鳞 伤 , 在 这 千 钧 一 发 之 际 , 拉 下 了 机 器 的 操 纵 杆 ,离 开 了 这 个 是 非 之 地 !  作 者 笔 下 的 主 人 公 心 中 有 一 股 信 念 , 他 永 不 放 弃 在 困 境 面 前 不 退 缩 , 向 往 美 好 生 活 。 我 发自 内 心 地 对 主 人 公 产 生 了 一 种 强 烈 地 敬 佩 之 情 ! 有 了 信 心 即 使 是 一 件 别 人 做 都 不 敢 做 的 事 , 你 也可 能 会 去 尝 试 , 甚 至 取 得 成 功 。它 是 一 个 人 取 得 成 功 的 根 本 , 所 以 即 使 当 我 们 遇 到 很 难 战 胜 的 困 难 也 不 能 失 去 信 心 , 要 沉着 地 面 对 它 , 相 信 自 己 是 可 以 的 ! 美 国 现 任 总 统 奥 巴 马 不 正 是 一 个 典 型 的 例 子 吗 ? 它 竞 选 总 统 时美 国 还 存 在 着 种 族 歧 视 , 可 他 作 为 男 人 凭 着 自 己 , 依 靠 超 人 的 才 华 , 打 败 了 一 名 名 对 手 , 最 后脱 颖 而 出 , 当 选 了 总 统 , 证 明 了 自 己 的 实 力 , 让 别 人 再 也 不 敢 嘲 笑 他 !  我 相 信 只 要 有 信 心 , 你 就 可 以 战 胜 一 切 困 难 , 这 时 你 就 拥 有 了 成 为 强 者 的 条 件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