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山墙的安妮 》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4 09:05:57浏览次数:10
精 彩 片 段1 、 雷 切 尔 • 林 德 的 家 就 在 安 维 利 大 街 向 下 斜 伸 进 山 谷 的 地 方 , 四 周 长 满 了 梢 树 和 野 生 花 草 , 一条 小 溪 横 穿 而 过 , 源 自 老 卡 斯 伯 特 家 农 场 的 树 林 , 上 游 水 流 湍 急 , 从 树 林 中 蜿 蜒 奔 流 , 暗 藏 着许 多 隐 秘 的 潭 水 和 小 瀑 布 ; 但 当 小 河 流 到 林 德 家 门 前 的 山 谷 时 , 却 变 得 安 静 而 规 矩 。2 、 林 德 太 太 能 够 一 连 几 个 小 时 地 坐 在 厨 房 窗 前 , 一 边 时 刻 注 视 着 那 条 穿 过 山 谷 、 蜿 蜒 攀 上 远处 红 色 小 山 的 大 路 , 一 边 飞 针 走 线 地 缝 制 棉 被 , 最 多 的 一 次 竟 一 口 气 缝 了 1 6 床 。3 、 和 煦 的 阳 光 从 窗 外 洒 进 来 , 屋 下 斜 坡 上 的 果 园 里 开 着 浅 粉 色 的 花 朵 , 宛 如 新 娘 脸 颊 上 泛 起的 红 晕 。 伴 随 着 嗡 嗡 的 振 翅 声 , 成 群 结 队 的 蜜 蜂 围 着 花 丛 上 下 飞 舞 。4 、 绿 山 墙 农 舍 的 厨 房 异 常 干 净 整 齐 , 看 上 去 简 直 就 像 好 久 不 用 的 客 厅 。 房 间 的 东 、 西 两 面 都有 窗 户 , 透 过 西 面 的 窗 户 可 以 看 到 后 院 的 景 色 , 一 抹 六 月 的 阳 光 温 暖 地 照 射 进 来 。 东 面 的 窗 户被 错 综 纠 结 的 葡 萄 藤 染 成 了 绿 色 , 窗 外 的 果 树 园 里 樱 桃 树 正 盛 开 着 白 色 的 花 朵 , 小 溪 边 生 长 的白 桦 树 在 风 中 摇 曳 生 姿 。 玛 瑞 拉 喜 欢 坐 在 东 面 的 窗 前 以 避 开 光 线 的 直 射 , 对 她 而 言 , 在 这 个 应该 被 严 肃 对 待 的 世 界 里 , 阳 光 总 显 得 有 些 轻 佻 和 不 负 责 任 。5 、 玛 瑞 拉 又 瘦 又 高 , 棱 角 分 明 , 缺 乏 女 性 的 曲 线 美 。 她 的 头 发 已 有 些 花 白 , 在 脑 后 盘 成 一 个结 实 的 发 髻 , 用 两 只 发 卡 别 起 来 。 她 的 样 子 显 得 缺 乏 阅 历 、 刻 板 而 又 僵 硬 , 事 实 上 她 也 正 是 这样 一 个 人 , 幸 亏 嘴 边 几 分 略 带 幽 默 的 神 情 做 了 些 许 补 救 。6 、 道 路 两 旁 整 齐 地 排 列 着 一 些 农 庄 , 途 中 不 时 会 穿 过 几 片 美 丽 的 枞 树 林 , 杏 树 从 一 道 道 山 谷中 伸 出 它 们 那 蒙 着 薄 雾 的 花 枝 , 空 气 中 弥 漫 着 苹 果 园 河 草 地 的 芳 香 气 息 。 起 伏 平 缓 的 原 野 与 紫色 的 夜 幕 在 远 方 交 织 在 一 起 , 此 时 “ 小 鸟 儿 纵 情 歌 唱 , 仿 佛 这 是 一 年 中 最 美 好 的 夏 日 时 光 ” 。7 、 用 普 通 人 的 眼 光 看 , 这 是 个 十 岁 左 右 的 女 孩 儿 , 上 身 穿 着 又 脏 又 难 看 且 过 于 短 小 的 浅 黄 色灰 绒 布 罩 衫 , 头 上 戴 着 一 顶 已 经 褪 了 色 的 褐 色 水 兵 帽 , 帽 子 下 面 是 一 头 浓 密 的 红 发 , 两 根 小 辫子 从 帽 子 下 面 伸 出 来 , 瘦 小 而 苍 白 的 脸 上 长 着 好 些 雀 斑 , 大 眼 睛 大 嘴 巴 , 眼 睛 在 处 于 某 些 神 情和 情 绪 时 看 起 来 是 绿 色 的 , 在 其 他 情 况 下 则 是 灰 色 的 。8 、 被 新 布 里 奇 的 居 民 俗 称 为 “ 林 阴 道 ” 的 , 是 一 条 长 不 过 四 五 百 码 的 大 街 。 道 路 两 旁 , 排 列 着 漂亮 的 苹 果 树 , 是 一 个 性 情 古 怪 的 老 头 在 几 年 前 栽 种 的 。 枝 繁 叶 茂 的 树 形 成 一 个 漂 亮 的 拱 门 , 头顶 上 一 片 雪 白 的 花 宛 如 馥 郁 芬 芳 的 帐 篷 。 枝 头 下 面 , 紫 色 的 黄 昏 不 知 不 觉 地 来 临 。 远 望 处 , 地平 线 上 的 天 空 仿 如 一 幅 美 妙 的 图 画 , 晚 霞 如 大 教 堂 的 蔷 薇 窗 户 一 样 富 有 诗 意 。9 、 女 孩 子 被 眼 前 的 美 景 惊 呆 了 , 好 像 不 会 说 话 了 似 地 , 倚 靠 在 马 车 上 , 两 只 瘦 削 的 小 手 紧 握在 胸 前 , 扬 起 欣 喜 若 狂 的 小 脸 , 出 神 地 欣 赏 着 头 上 那 团 白 色 的 光 辉 。1 0 、 那 个 孩 子 依 然 纹 丝 不 动 , 一 句 话 也 不 说 , 两 眼 紧 紧 凝 视 着 西 方 天 际 的 晚 霞 , 以 这 个 令 人 心荡 神 驰 的 天 空 为 背 景 , 在 脑 海 中 勾 勒 出 一 幕 又 一 幕 美 丽 的 幻 想1 1 、 马 车 翻 过 丘 岗 , 往 下 看 是 个 池 塘 , 细 长 、 弯 曲 , 看 上 去 像 一 条 小 河 , 一 座 桥 横 跨 在 池 塘 中央 , 池 塘 的 尽 头 是 一 条 琥 珀 色 的 带 状 沙 丘 , 将 池 塘 与 下 面 深 蓝 色 的 海 湾 隔 开 。 桥 与 沙 丘 之 间 的水 面 上 , 红 、 橙 、 黄 、 绿 、 青 、 蓝 、 紫 以 及 各 种 叫 不 出 名 的 颜 色 交 织 在 一 起 , 变 化 多 端 , 绚 烂多 彩 , 简 直 就 是 个 色 彩 的 海 洋 , 让 人 找 不 到 适 当 的 词 来 形 容 它 。 水 池 边 的 岸 上 长 满 了 枞 树 、 枫树 和 李 子 树 , 倒 映 在 池 水 中 的 树 影 , 黑 黑 的 , 犹 如 幽 灵 一 般 。 从 水 池 上 方 的 沼 泽 地 里 , 不 时 传来 阵 阵 青 蛙 们 的 合 唱 声 , 对 面 斜 坡 上 , 苹 果 园 旁 的 林 木 中 , 掩 映 着 一 幢 灰 色 的 房 子 , 尽 管 天 色还 有 一 抹 微 亮 , 但 窗 边 早 已 点 起 了 一 盏 灯 。1 2 、 在 楼 上 靠 东 山 墙 的 房 间 里 , 一 个 孤 苦 伶 仃 、 心 灰 意 冷 的 孩 子 , 满 怀 着 委 屈 和 痛 苦 、 流 着 眼泪 , 也 慢 慢 进 入 了 梦 乡 。1 3 、 阳 光 从 窗 外 照 洒 进 来 , 窗 外 的 空 气 中 有 一 些 白 色 的 漂 浮 物 在 摇 曳 着 , 天 空 一 片 碧 蓝 、 晴 朗。1 4 、 窗 前 是 棵 高 大 的 樱 花 树 , 正 值 开 花 期 , 雪 白 的 樱 花 竞 相 怒 放 , 很 是 好 看 。 有 些 枝 头 几 乎 都要 碰 到 房 子 了 。 房 子 的 两 侧 是 果 园 , 一 个 是 苹 果 园 , 一 个 是 樱 桃 园 。 两 个 果 园 也 都 不 甘 寂 寞 ,树 上 盛 开 着 鲜 花 , 树 下 的 杂 草 中 点 缀 着 几 株 蒲 公 英 , 别 有 一 番 情 趣 。1 5 、 窗 下 花 坛 里 的 紫 色 花 簇 拥 着 紫 丁 香 树 , 沁 人 肺 腑 的 甘 草 香 味 , 随 着 晨 风 飘 进 了 窗 内 , 花 坛的 对 面 是 一 片 平 缓 的 坡 , 延 伸 向 洼 地 。 绿 油 油 的 紫 苜 蓿 长 得 格 外 茂 盛 。 洼 地 里 如 玉 带 一 般 流 淌着 一 条 河 , 小 河 两 岸 生 长 着 白 桦 树 。 白 桦 树 林 里 的 林 间 草 地 还 分 布 着 许 多 羊 齿 类 、 苔 藓类 植 物 , 看 上 去 非 常 好 玩 。 小 河 的 那 边 有 一 座 小 山 丘 , 被 针 枞 和 枞 树 自 然 地 分 成 许 多 条 块 , 染上 了 一 层 绿 色 。 1 6 、 玛 瑞 拉 看 了 看 安 妮 , 只 见 她 正 沉 浸 在 极 度 的 悲 伤 之 中 , 紧 闭 着 嘴 一 言 不 发 , 青 白 的 脸 上 现出 一 种 凄 惨 的 神 情 , 一 副 小 动 物 即 将 被 宰 割 的 可 怜 相 , 她 的 心 里 很 不 是 滋 味 , 。1 7 、 就 在 玛 瑞 拉 说 话 的 时 候 , 安 妮 的 脸 如 雨 过 天 晴 一 般 , 绝 望 顿 时 消 失 了 , 又 恢 复 了 充 满 希 望的 红 色 。 眼 睛 如 同 晨 曦 中 的 星 星 一 般 明 亮 、 深 邃 , 简 直 和 刚 才 判 若 两 人 。1 8 、 安 妮 的 指 尖 挥 过 鲜 红 色 的 花 朵 , 抛 出 几 个 飞 吻 , 然 后 又 双 手 托 腮 , 愉 快 地 漂 向 无 边 无 际 的幻 想 海 洋 。1 9 、 安 妮 沿 着 这 条 令 人 激 动 、 变 化 无 常 的 小 路 到 处 探 险 。 小 河 上 边 的 桥 , 枞 树 小 树 林 , 野 生 樱花 树 形 成 的 拱 门 , 还 有 一 角 是 茂 盛 的 羊 齿 草 , 以 及 生 长 着 枫 树 、 欧 亚 花 揪 的 岔 路 , 都 留 下 了 安妮 的 足 迹 。 2 0 、 泉 水 清 澈 、 深 邃 , 如 冰 一 样 凉 爽 , 泉 底 铺 满 了 光 滑 的 红 色 砂 岩 , 泉 的 周 围 生 长 着 像 椰 子 叶一 样 宽 大 的 水 羊 齿 草 , 泉 对 面 的 小 河 上 横 架 着 一 座 独 木 桥 。 走 过 独 木 桥 就 会 看 到 山 丘 上 的 树 林。树 林 里 林 立 着 粗 大 的 枞 树 和 虾 夷 松 。 林 间 草 地 总 是 如 黄 昏 一 样 昏 暗 , 那 里 边 的 花 除 了 森 林 中 遍地 都 是 的 , 最 温 柔 、 可 爱 、 如 梦 幻 一 般 的 吊 钟 水 仙 外 , 还 点 缀 着 几 个 前 些 年 曾 凋 落 过 、 精 灵 华美 、 富 有 一 种 淡 淡 的 美 的 贝 茨 海 姆 星 。 树 木 的 枝 头 之 间 连 挂 着 银 丝 一 样 的 蜘 蛛 网 , 枞 树 的 枝 头和 那 一 张 张 网 似 乎 在 亲 热 地 窃 窃 私 语 着 。2 1 、 安 妮 身 上 还 穿 着 从 孤 儿 院 来 时 的 旧 衣 服 — — 那 件 短 小 的 绒 布 衣 , 短 木 棒 似 的 双 腿 裸 露 在 外面 , 非 常 显 眼 , 一 副 怪 里 怪 气 的 寒 酸 相 , 脸 上 的 雀 斑 越 发 突 出 , 没 带 帽 子 的 头 上 , 头 发 被 风 吹的 乱 蓬 蓬 的 , 鲜 红 得 如 燃 烧 的 火 焰 , 她 的 头 发 似 乎 从 来 没 像 现 在 这 样 红 过 。 12 2 、 直 到 走 上 绿 山 墙 农 舍 的 小 路 , 安 妮 才 算 安 静 下 来 。 晚 风 吹 拂 着 被 露 水 打 湿 的 蕨 齿 草 嫩 叶 ,散 发 出 几 丝 沁 人 肺 腑 的 幽 香 , 欢 迎 着 这 一 老 一 小 两 个 人 。 树 丛 中 露 出 了 绿 山 墙 农 舍 厨 房 的 灯 光,在 黑 暗 中 一 闪 一 闪 的 。2 3 、 一 件 是 用 茶 色 方 格 花 布 做 成 的 , 布 料 是 去 年 夏 天 玛 瑞 拉 从 一 个 走 街 串 巷 的 小 贩 手 里 买 下 的,看 上 去 很 结 实 耐 用 ; 另 一 件 是 黑 白 方 格 棉 绒 的 布 料 , 是 在 冬 季 货 品 降 价 时 买 的 ; 第 三 件 是 玛 瑞拉 前 些 日 子 刚 从 卡 摩 迪 的 店 里 买 来 的 , 是 硬 邦 邦 的 蓝 色 印 染 布 料 , 看 上 去 很 难 看 。 三 件 新 连 衣 裙全 是 由 玛 瑞 拉 亲 手 缝 制 的 , 样 式 全 都 一 样 , 没 有 打 褶 , 腰 身 没 有 装 饰 , 袖 子 还 是 直 筒 的 , 看 上去 紧 巴 巴 的 , 样 子 非 常 简 单 。2 4 、 绿 山 墙 农 舍 前 面 的 小 路 才 走 出 一 半 儿 , 安 妮 便 被 两 旁 的 金 凤 花 和 野 蔷 薇 吸 引 住 了 , 她 索 性摘 起 来 花 , 然 后 把 花 编 成 了 一 顶 花 冠 , 戴 在 帽 子 上 。2 5 、 巴 里 家 的 庭 院 四 周 环 绕 着 高 大 、 古 老 的 枞 树 和 柳 树 , 树 阴 之 下 , 一 条 贝 壳 镶 边 的 整 洁 小 巧的 小 路 , 好 像 一 条 润 泽 的 丝 带 , 蜿 蜒 在 争 奇 斗 艳 的 花 丛 间 。 红 色 心 形 的 荷 兰 牡 丹 , 硕 大 艳 丽 的红 芍 药 , 雪 白 迷 人 的 百 合 , 气 息 香 甜 且 多 刺 的 苏 格 兰 蔷 薇 , 此 外 还 有 粉 色 、 青 色 和 白 色 的 耧 斗菜 , 淡 紫 色 的 朱 栾 草 、 苦 艾 蒿 、 带 状 草 和 薄 荷 , 再 仔 细 观 察 , 还 能 看 到 美 洲 兰 、 喇 叭 水 仙 和 白麝 香 花 的 影 子 … … 夕 阳 、 晚 霞 依 依 不 舍 地 留 恋 着 这 片 土 地 。 蜜 蜂 仍 在 飞 来 飞 去 的 忙 碌 着 。 微 风 习习 , 绿 叶 沙 沙 作 响 。 12 6 、 我 们 用 一 块 上 面 长 满 地 衣 的 大 石 头 当 椅 子 , 在 树 枝 上 搭 上 木 板 做 成 架 子 , 上 面 放 的 是 碟 子之 类 的 东 西 , 当 然 都 是 些 破 碟 子 , 把 它 们 想 像 成 新 碟 子 是 世 界 上 最 简 单 的 事 了 。2 7 、 这 个 胸 针 呈 古 朴 的 椭 圆 形 , 里 面 装 有 一 缕 玛 瑞 拉 母 亲 的 头 发 , 四 周 镶 着 一 圈 上 等 的 紫 晶 ,玛 瑞 拉 几 乎 不 懂 得 任 何 有 关 珠 宝 方 面 的 知 识 , 也 无 法 知 道 这 紫 晶 属 于 哪 个 等 级 , 尽 管 如 此 , 玛瑞 拉 仍 认 为 胸 针 是 世 上 最 美 的 东 西 , 即 便 自 己 看 不 见 戴 着 时 的 样 子 , 但 却 能 想 象 到 把 它 别 在 外出 用 的 茶 色 缎 子 衣 服 的 领 口 处 并 闪 烁 着 深 紫 色 光 芒 的 情 景 , 她 的 感 觉 真 是 好 极 了 。2 8 、 披 肩 就 放 在 皮 箱 中 的 盒 子 里 , 玛 瑞 拉 拿 起 披 肩 , 从 窗 边 的 葡 萄 藤 间 透 洒 进 来 的 阳 光 , 照 在了 被 披 肩 卷 着 的 一 件 东 西 上 , 那 是 什 么 ? 一 闪 一 闪 地 发 着 紫 光 。 啊 ! 原 来 是 紫 晶 胸 针 ! 胸 针 的别 针 缠 在 披 肩 旁 边 的 线 上 了 。2 9 、 细 细 的 小 道 从 长 坡 上 缓 缓 而 下 , 蜿 蜒 曲 折 地 延 伸 着 , 从 贝 尔 家 的 树 林 中 穿 过 。 阳 光 经 茂 密的 绿 叶 过 滤 照 洒 下 来 , 透 亮 无 瑕 。 小 道 的 两 侧 , 林 立 着 成 排 的 白 桦 树 , 树 下 生 长 着 羊 齿 草 、 伯利 恒 星 、 野 生 君 影 草 以 及 火 红 草 , 空 气 中 弥 漫 着 迷 人 的 芳 香 。3 0 、 百 鸟 争 鸣 , 时 时 传 来 美 妙 悦 耳 的 旋 律 。 微 风 携 带 着 欢 歌 笑 语 从 树 梢 间 轻 轻 拂 过 。 如 果 稍 稍留 意 , 偶 尔 还 能 看 到 兔 子 在 穿 来 跑 去 , 要 知 道 , 能 让 安 妮 和 黛 安 娜 安 静 下 来 的 地 方 还 真 不 多 见。 3 1 、 绿 山 墙 农 舍 的 十 月 是 一 年 中 最 富 有 魅 力 的 季 节 。 小 山 谷 里 桦 树 全 都 变 成 了 秋 日 骄 阳 般 的 金黄 色 , 果 树 园 后 面 的 枫 树 叶 被 染 成 了 高 贵 的 深 红 , 小 路 两 侧 的 樱 花 树 也 相 继 换 成 了 从 深 红 色 到青 铜 色 的 深 浅 不 同 的 色 彩 。3 2 、 安 妮 含 着 失 望 的 泪 水 取 来 黛 安 娜 的 帽 子 , 一 直 把 黛 安 娜 送 到 了 巴 里 家 的 栅 栏 门 边 , 然 后 流着 泪 回 到 了 绿 山 墙 农 舍 , 无 精 打 采 地 把 木 萄 露 放 回 柜 橱 , 接 着 开 始 准 备 马 修 和 杰 里 的 茶 , 只 是为 了 干 活 , 脑 子 空 空 的 。3 3 、 突 然 , 安 妮 帽 子 也 没 戴 , 光 着 脑 袋 就 跑 了 出 去 , 很 快 就 消 失 在 傍 晚 的 雾 气 当 中 了 。 安 妮 迈着 坚 定 的 步 伐 , 穿 过 长 满 枯 黄 的 三 叶 草 原 野 , 越 过 独 木 桥 , 走 过 枞 树 林 。 西 边 树 梢 上 , 初 升 的月 亮 发 出 一 丝 淡 淡 的 、 朦 胧 的 寒 光 。 读后感范文一暑 假 里 , 我 阅 读 了 《 绿 山 墙 的 安 妮 》 这 本 书 , 作 者 是 加 拿 大 的 露 西 . 蒙 哥 马 利 。故 事 讲 的 是 绿 山 墙 农 舍 的 一 对 兄 妹 , 哥 哥 叫 马 修 , 妹 妹 叫 玛 丽 拉 。 他 们 本 来 想 领 养 一 个 小男 孩 , 却 送 来 一 个 小 女 孩 , 叫 安 妮 。 安 妮 从 小 就 是 个 孤 儿 , 她 长 了 一 头 红 头 发 , 脸 上 有 许 多 雀斑 。 开 始 差 点 被 退 回 去 , 但 是 她 感 情 充 沛 、 富 有 想 象 力 , 对 生 活 也 充 满 了 希 望 , 最 终 在 绿 山 墙找 到 了 温 馨 的 家 , 并 考 上 了 女 王 学 院 , 获 得 了 读 大 学 的 机 会 , 由 丑 小 鸭 变 成 了 白 天 鹅 。 然 而 ,正 在 这 时 , 马 修 却 去 世 了 , 玛 丽 拉 的 眼 睛 也 快 失 明 了 。 她 毅 然 放 弃 了 读 大 学 的 机 会 , 留 在 本 地教 小 学 , 照 看 玛 丽 拉 , 感 谢 他 们 的 养 育 之 恩 。“ 知 恩 图 报 , 善 莫 大 焉 ” 。 安 妮 的 这 一 抉 择 , 是 她 性 格 所 决 定 的 , 也 是 她 善 良 、 美 好 心 灵 和舍 己 为 人 精 神 的 体 现 , 是 安 妮 对 马 修 和 玛 丽 拉 兄 妹 知 遇 和 养 育 之 恩 的 深 情 回 报 , 也 是 马 修 兄 妹润 物 无 声 的 关 爱 和 无 私 的 照 顾 对 安 妮 的 改 变 。 这 人 与 人 之 间 , 和 谐 共 处 , 互 相 帮 助 , 互 相 关 心,互 相 依 靠 , 互 相 照 顾 的 事 迹 , 令 人 感 动 , 令 人 赞 叹 !在 我 们 的 成 长 过 程 中 , 祖 国 给 予 我 们 极 大 的 关 怀 , 为 我 们 创 造 了 一 个 和 平 的 学 习 生 活 环 境 ;社 会 为 我 们 提 供 了 良 好 的 学 习 条 件 和 帮 助 ; 老 师 给 我 们 传 授 知 识 ; 父 母 和 家 人 给 予 了 我 们 的 生命 并 精 心 地 抚 养 … … 在 这 个 世 界 上 , 一 切 的 一 切 , 包 括 一 草 一 木 都 对 我 们 有 恩 有 情 ! 这 一 切 , 都值 得 我 们 用 心 灵 去 感 动 去 铭 记 。 滴 水 之 恩 , 应 当 涌 泉 相 报 , 这 才 是 我 们 每 一 个 人 都 要 做 的 。我 们 要 向 安 妮 学 习 , 从 现 在 做 起 , 感 恩 祖 国 、 感 恩 社 会 、 感 恩 老 师 、 感 恩 家 人 !读后感范文二暑 假 里 , 我 读 了 一 本 触 动 人 心 的 好 书 《 绿 山 墙 的 安 妮 》 安 妮 · 雪 莉 是 一 个 满 头 红 发 , 脸 上 长满 雀 斑 的 孤 儿 。 她 父 亲 叫 作 沃 尔 特 · 雪 莉 , 她 的 母 亲 叫 作 巴 莎 雪 莉 。 是 当 地 的 中 学 老 师 , 在 安 妮三 个 月 大 时 , 她 的 父 母 死 于 一 场 热 病 , 为 此 , 安 妮 便 成 了 一 个 孤 苦 伶 仃 、 凄 凉 无 助 的 孤 儿 。后 来 , 安 妮 被 托 马 斯 太 太 收 养 了 。 由 于 托 马 斯 太 太 很 穷 , 又 从 波 林 布 罗 克 搬 到 马 里 维 尔 ,托 马 斯 先 生 又 被 车 轧 死 了 , 安 妮 就 离 开 了 她 。 不 久 , 安 妮 被 哈 蒙 德 太 太 收 养 了 , 之 后 , 又 被 斯潘 塞 收 养 了 。最 后 , 被 马 修 和 马 瑞 拉 收 养 了 。 生 活 在 绿 山 墙 旁 。 从 此 , 过 上 了 幸 福 的 生 活 。她 有 着 丰 富 的 想 象 力 。 把 “ 松 柏 ” 想 象 成 “ 赏 金 猎 人 ” ; 把 “ 天 竺 葵 ” 想 象 成 “ 邦 妮 ” ; 把 “ 樱 桃 树 ”想 象 成 “ 白 雪 皇 后 ” 。 把 自 己 … … 她 说 过 “ 如 果 我 的 世 界 里 没 有 了 幻 想 , 那 我 宁 愿 死 去 ! ”啊 — — 她 那 种 对 生 活 充 满 热 爱 , 对 未 来 充 满 希 望 的 思 想 使 我 无 比 敬 佩 ! 其 实 , 在 我 们 的 生活 中 也 有 相 同 的 孤 儿 , 他 们 并 没 有 伤 心 地 倒 下 , 而 是 坚 强 地 爬 起 来 , 往 未 来 的 方 向 冲 。 他 们 虽然 被 人 嘲 笑 , 也 不 放 弃 , 虽 然 大 家 都 不 喜 欢 他 们 , 他 们 也 要 得 到 别 人 的 喜 爱 。生 活 中 只 要 有 乐 观 , 幻 想 美 好 的 明 天 , 总 有 一 天 你 会 发 现 生 活 也 很 乐 观 , 那 时 , 它 便 将 你带 出 了 困 境 。 这 让 我 想 起 了 一 个 故 事 。 有 两 个 人 去 医 院 看 病 , 其 中 一 个 人 身 患 绝 症 , 另 一 个 人什 么 毛 病 都 没 有 。 然 而 , 医 生 不 小 心 把 他 们 两 个 的 诊 断 书 弄 混 了 , 身 患 绝 症 的 人 拿 到 的 诊 断 书是 自 己 什 么 毛 病 都 没 有 , 于 是 整 个 人 都 快 乐 起 来 , 欢 天 喜 地 的 回 家 了 。 那 个 本 身 什 么 毛 病 都 没有 的 人 , 拿 到 的 诊 断 书 是 自 己 患 了 绝 症 , 从 此 整 个 人 都 变 得 忧 郁 , 对 生 活 也 不 抱 有 什 么 希 望 了。 一 年 后 , 那 个 本 来 身 患 绝 症 的 病 人 , 因 为 自 己 对 生 活 充 满 了 希 望 , 总 是 乐 观 的 面 对 世 界 , 于 是绝 症 痊 愈 了 。 而 那 个 本 来 没 有 毛 病 的 人 , 因 为 自 己 不 再 抱 有 任 何 希 望 了 , 总 是 很 悲 观 的 去 想 事情 , 最 后 在 忧 郁 中 死 去 了 。 从 这 个 故 事 我 们 就 可 以 得 出 , 生 活 中 不 应 该 又 过 多 的 失 望 和 悲 观 ,应 该 像 安 妮 那 样 用 心 体 会 这 美 丽 的 世 界 。这 本 书 让 我 懂 得 了 一 个 深 刻 的 道 理 — — “ 谁 都 有 生 活 的 权 利 , 谁 都 可 以 创 造 一 个 属 于 自 己 的缤 纷 世 界 ! ” 当 我 们 生 活 是 黑 色 的 时 候 , 我 们 应 该 幻 想 着 七 彩 的 彩 虹 ; 当 我 们 生 活 在 黑 暗 的 时 候 ,我 们 应 该 幻 想 着 头 顶 的 阳 光 ; 当 我 们 生 活 在 悲 痛 的 时 候 , 我 们 应 该 幻 想 着 微 笑 ; 用 乐 观 去 面 对世 界 , 生 活 总 有 一 天 会 充 满 了 阳 光 和 快 乐 !读后感范文三今 年 夏 天 , 在 老 师 倡 导 读 名 著 的 时 间 里 , 我 读 了 一 本 名 著 名 叫 《 绿 山 墙 的 安 妮 》 。 她 那 灿烂 的 笑 脸 , 似 一 束 温 暖 的 阳 光 吹 进 我 们 的 胸 怀 。 她 的 天 真 纯 洁 , 让 我 难 以 忘 怀 !在 爱 德 华 王 子 岛 上 生 活 着 一 对 兄 妹 马 修 与 玛 瑞 拉 , 年 事 已 高 的 他 们 本 想 领 养 一 个 男 孩 儿 ,可 是 由 于 孤 儿 院 工 作 人 员 的 阴 差 阳 错 , 给 他 们 带 来 了 一 个 女 孩 安 妮 , 但 就 是 因 为 她 , 为 这 个 绿山 墙 吹 进 了 一 股 清 新 的 风 , 给 这 个 寂 寞 的 农 家 增 添 了 生 活 中 的 种 种 乐 趣 。 虽 然 安 妮 从 小 失 去 父母 , 被 孤 儿 院 收 养 , 可 是 她 并 没 有 成 为 一 个 性 格 孤 僻 内 向 的 小 孩 , 而 是 整 天 沉 浸 在 自 己 美 丽 的梦 幻 和 想 象 中 。 她 想 象 自 己 也 许 是 一 个 国 王 的 女 儿 , 被 海 盗 偷 了 出 来 ; 听 到 山 谷 中 传 来 的 回 声,就 想 象 那 是 一 个 叫 维 奥 莱 特 的 喜 欢 重 复 她 说 话 的 好 朋 友 。故 事 情 节 一 波 三 折 , 引 人 入 胜 , 马 修 和 玛 瑞 拉 兄 妹 对 安 妮 发 自 肺 腑 的 疼 爱 和 无 私 的 付 出 ,感 人 至 深 , 而 安 妮 纯 真 善 良 , 热 爱 生 活 , 坚 强 乐 观 的 形 象 更 让 人 掩 卷 难 忘 , 作 者 塑 造 了 女 主 人公 安 妮 阳 光 灿 烂 般 美 好 的 性 格 , 其 中 对 大 自 然 以 及 乡 村 生 活 的 诗 意 描 摹 使 人 神 往 。 她 还 把 自 己的 影 子 和 回 声 想 像 成 两 个 知 心 朋 友 , 向 她 们 诉 说 心 事 … … 看 着 安 妮 的 那 些 天 真 而 充 满 着 美 好 梦 想的 话 与 想 象 , 你 会 感 觉 你 进 入 了 一 个 奇 妙 而 甜 蜜 的 通 信 世 界 , 感 受 到 前 所 未 有 的 神 奇 与 快 乐 。安 妮 还 是 一 个 热 爱 生 活 的 孩 子 , 她 对 周 围 的 世 界 , 对 大 自 然 的 一 花 一 草 , 一 树 一 木 , 都 充 满 了爱 心 。 她 对 亲 人 , 朋 友 , 同 学 , 师 长 , 都 怀 揣 着 一 颗 善 良 , 纯 洁 , 热 忱 的 心 。 尽 管 有 时 候 因 为这 些 和 她 那 丰 富 的 想 象 力 使 她 闹 出 了 一 些 天 真 的 笑 话 , 可 她 却 一 如 既 往 。 她 对 知 识 和 学 习 都 有一 股 狂 热 的 劲 头 , 那 种 积 极 向 上 , 拼 搏 奋 斗 的 精 神 令 人 感 动 。 她 凭 着 自 己 坚 持 不 懈 的 努 力 , 以优 秀 的 成 绩 考 上 了 夏 洛 科 镇 “ 女 王 学 院 ” , 可 是 为 了 照 顾 她 的 养 母 — — 失 去 了 马 修 、 又 瞎 了 眼 的孤 身 的 玛 丽 拉 , 毅 然 放 弃 自 己 的 大 学 梦 。我 从 安 妮 的 身 上 读 出 了 许 多 让 我 学 习 的 地 方 : 有 自 尊 心 , 有 责 任 感 , 不 懈 努 力 的 勤 奋 , 尤其 是 她 那 乐 观 向 上 面 对 现 实 生 活 的 精 神 , 让 我 感 慨 不 已 。 可 是 在 现 实 生 活 中 有 许 多 人 都 是 悲 观的 , 比 如 说 碰 到 了 一 些 困 难 、 一 些 挫 折 , 先 是 自 己 重 复 地 弄 几 遍 , 等 还 是 得 不 出 结 论 , 就 泻 气了 , 就 把 这 些 困 难 、 挫 折 忘 掉 或 跳 过 , 如 果 我 们 每 次 都 这 样 , 那 么 我 们 就 会 失 去 对 自 己 的 信 心,甚 至 有 人 还 会 感 叹 命 运 : “ 哎 , 我 今 天 真 倒 霉 啊 , 我 运 气 不 好 啊 ! ” 这 样 , 我 们 就 会 因 悲 观 而 被一 点 点 侵 蚀 自 己 , 缓 缓 地 倒 下 。责 任 , 对 每 一 个 人 来 说 都 是 一 项 不 可 推 卸 的 义 务 , 安 妮 是 一 个 答 应 别 人 就 一 定 会 做 到 的 人 。更 让 我 感 动 的 是 她 以 第 一 名 的 成 绩 考 上 了 大 学 , 没 想 到 安 妮 居 然 放 弃 了 , 因 为 她 要 负 起 照 顾 为自 己 付 出 许 多 心 血 而 如 今 影 只 形 单 的 玛 丽 拉 的 责 任 。 乐 观 向 上 的 精 神 让 每 个 人 都 充 满 朝 气 , 而悲 观 的 人 生 却 是 一 潭 死 水 。 让 我 们 都 像 绿 山 墙 中 的 安 妮 一 样 , 从 她 的 身 上 吸 收 闪 光 点 , 在 生 活的 每 一 处 闪 烁 。 让 我 们 都 用 美 的 眼 睛 看 世 界 吧 , 这 个 世 界 将 会 处 处 充 满 爱 心 、 充 满 欢 笑 、 充 满鸟 语 花 香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