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的世界》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5 10:05:33浏览次数:5
精彩片段( 一 ) 赫 拉 克 里 特 斯 说 : “ 所 有 事 物 都 是 流动的。”每一件事物都在不停变化 、 移 动 , 没 有任 何 事 物 是 静 止 不 变 的 , 因 此 我 们 不 可 能 “ 在 同 一 条 河 流 中 涉 水 两 次 ” 。 当 我 第 二 次 涉 水 时 ,无 论 是 我 还 是 河 流 都 已 经 与 从 前 不 同 了 。【 赏 析 】 赫 拉 克 里 特 斯 认 为 世 间 的 事 物 都 是 相 对 的 。 不 能 用 静 止 的 眼 光 看 问 题 。 ( 二 ) 两 件 事 物 我 愈 是 思 考 愈 觉 神 奇 , 心 中 也 愈 充 满 敬 畏 , 那 就 是 我 头 顶 上 的 星 空 和 我 内心 的 道 德 法 则 , 他 们 向 我 印 证 : 上 帝 在 我 头 顶 , 也 在 我 心 中 。 ( 康 德 ) 告 诉 我 你 住 哪 里 , 我 就 可以 告 诉 你 你 是 谁 。 讲 到 浪 漫 主 义 时 , 提 到 曾 有 人 说 : “ 闲 散 是 天 才 的 理 想 , 懒 惰 是 浪 漫 主 义 者的 美 德 ” 。【 赏 析 】 道 德 是 一 种 内 在 约 束 力 , 是 一 种 无 形 的 信 仰 , 道 德 认 知 、 道 德 情 感 、 道 德 “ 立法 ” 一 旦 确 立 , 就 能 深 入 人 心 , 沉 淀 在 人 的 理 念 之 中 而 成 为 一 种 本 能 并 持 久 地 发 挥 作 用 。 ( 三 ) 生 命 中 最 重 要 的 是 什 么 ? 如 果 问 一 个 正 在 饥 饿 边 缘 的 人 , 回 答 一 定 是 “ 食 物 ” 。 如果 问 一 个 快 要 冻 死 的 人 , 回 答 一 定 是 “ 温 暖 ” 。【 赏 析 】 生 命 里 重 要 的 东 西 并 不 是 永 恒 固 定 的 , 而 是 会 根 据 目 前 的 生 存 需 要 作 出 调 整 。 ( 四 ) 因 此 我 认 为 赫 拉 克 里 特 斯 说 得 很 对 , 世 间 的 事 都 是 相 对 的 。 如 果 我 们 从 未 生 病 , 就不 会 知 道 健 康 的 滋 味 , 如 果 世 上 从 未 有 过 战 争 , 我 们 就 不 会 珍 惜 和 平 。【 赏 析 】 世 间 的 事 都 是 相 对 的 , 因 此 告 诉 我 们 要 用 辩 证 的 眼 光 来 看 问 题 , 看 到 事 物 的 两 面性 。1 、 我 们 已 经 知 道 他 们 所 提 的 问 题 与 他 们 在 物 质 世 界 观 察 到 的 变 化 有 关 。 他 们 想 寻 求 其中 隐 含 的 自 然 法 则 。 他 们 想 要 从 古 代 神 话 以 外 的 观 点 来 了 解 周 遭 发 生 的 事 。 最 重 要 的 是 , 他们 想 要 透 过 对 大 自 然 本 身 的 研 究 来 了 解 实 际 的 变 化 过 程 。 这 与 借 神 话 故 事 来 解 释 雷 鸣 、 闪 电或 春 去 冬 来 的 现 象 大 不 相 同 。2 、 这 正 是 哲 学 家 们 之 所 以 与 众 不 同 的 地 方 。 哲 学 家 从 来 不 会 过 分 习 惯 这 个 世 界 。 对 于他 或 她 而 言 , 这 个 世 界 一 直 都 有 一 些 不 合 理 , 甚 至 有 些 复 杂 难 解 、 神 秘 莫 测 。 这 是 哲 学 家 与小 孩 子 共 同 具 有 的 一 种 重 要 能 力 。 你 可 以 说 , 哲 学 家 终 其 一 生 都 像 个 孩 子 一 般 敏 感 。3 、 帕 梅 尼 德 斯 认 为 现 有 的 万 物 是 一 直 都 存 在 的 。 这 个 观 念 对 希 腊 人 并 不 陌 生 , 他 们 多少 认 为 世 上 的 万 物 是 亘 古 长 存 的 。 在 帕 梅 尼 德 斯 的 想 法 中 , 没 有 任 何 事 物 会 来 自 虚 无 , 而 已经 存 在 的 事 物 中 也 不 会 消 失 于 无 形 。4 、 好 不 容 易 终 于 捱 到 了 开 信 箱 的 时 刻 。 首 先 她 拆 开 一 封 盖 着 墨 西 哥 邮 戳 的 信 , 是 爸 爸写 来 的 。 信 上 说 他 非 常 想 家 , 还 有 他 生 平 第 一 遭 在 棋 赛 中 打 败 了 大 副 。 除 此 之 外 , 他 也 几 乎看 完 了 他 在 寒 假 过 后 带 上 船 的 一 批 书 。 之 后 , 苏 菲 又 看 到 了 一 个 写 着 她 名 字 的 棕 色 信 封 。 把书 包 和 其 他 邮 件 放 进 屋 里 后 , 她 便 跑 进 密 洞 中 , 把 信 封 内 刚 打 开 的 信 纸 抽 出 来 , 开 始 看 着 :神 话 的 世 界 观 嗨 , 苏 菲 ! 今 天 要 讲 的 东 西 很 多 , 因 此 我 们 就 马 上 开 始 吧 。5 、 生 命 为 何 要 结 束 呢 ? 这 是 多 么 不 公 平 呀 ! 苏 菲 站 在 石 子 路 上 想 着 。 她 努 力 思 考 活 着 的意 义 , 好 让 自 己 忘 掉 她 不 会 永 远 活 着 这 件 事 。 然 而 , 这 实 在 不 太 可 能 。 现 在 , 只 要 她 一 专 心思 索 活 着 这 件 事 , 脑 海 中 便 会 马 上 浮 现 死 亡 的 念 头 。 反 过 来 说 也 是 如 此 : 唯 有 清 晰 地 意 识 到有 一 天 她 终 将 死 去 , 她 才 能 够 体 会 活 在 世 上 是 多 么 美 好 。 这 两 件 事 就 像 钱 币 的 正 反 两 面 , 被她 不 断 翻 来 转 去 , 当 一 面 变 得 更 大 、 更 清 晰 时 , 另 外 一 面 也 随 之 变 得 大 而 清 晰 。 生 与 死 正 是一 枚 钱 币 的 正 反 两 面 。6 、 正 是 五 月 初 的 时 节 。 有 些 人 家 的 园 子 里 , 水 仙 花 已 经 一 丛 丛 开 满 了 果 树 的 四 周 , 赤杨 树 也 已 经 长 出 了 嫩 绿 的 叶 子 。7 、 然 而 , 一 则 神 话 可 不 只 是 一 个 解 释 而 已 。 人 们 同 时 也 进 行 与 神 话 有 关 的 宗 教 仪 式 。我 们 可 以 想 象 当 时 的 人 在 荒 旱 或 作 物 歉 收 时 , 如 何 依 照 神 话 情 节 来 搬 演 一 出 戏 剧 。 也 许 村 里一 名 男 子 会 打 扮 成 新 娘 , 用 石 块 绑 在 胸 部 , 以 便 从 巨 人 那 儿 偷 回 铁 锤 。 人 们 这 样 做 的 目 的 在采 取 若 干 行 动 以 促 使 下 雨 , 好 让 田 地 里 长 出 作 物 来 。8 、 这 些 自 然 派 哲 学 家 的 论 述 , 至 今 只 留 下 断 简 残 篇 。 我 们 所 知 的 一 小 部 分 乃 是 根 据 两百 多 年 后 亚 理 斯 多 德 的 著 作 。 其 中 只 提 到 这 些 哲 学 家 所 做 的 若 干 结 论 , 因 此 我 们 无 法 确 切 了解 他 们 是 经 由 何 种 方 式 达 成 这 些 结 论 。 不 过 , 我 们 根 据 已 知 的 资 料 可 以 断 定 这 些 早 期 希 腊 哲学 家 的 “ 课 题 ” 与 宇 宙 的 基 本 组 成 物 质 与 大 自 然 的 变 化 等 问 题 有 关 。 9 、 她 或 许 可 以 接 受 青 蛙 是 由 泥 土 与 水 变 成 的 说 法 。 但 果 真 这 样 , 泥 土 中 必 然 含 有 一 种以 上 的 物 质 。 如 果 泥 土 真 的 含 有 多 种 不 同 的 物 质 , 则 它 与 水 混 合 后 说 不 定 真 的 可 以 生 出 青 蛙来 。 当 然 , 它 们 必 须 先 变 成 蛙 卵 与 蝌 蚪 才 行 。 因 为 , 无 论 再 怎 么 浇 水 , 包 心 菜 园 里 是 长 不 出青 蛙 的 。1 0 、 这 些 都 是 世 间 最 重 要 , 也 可 以 说 是 最 自 然 的 问 题 。 但 为 何 一 心 想 着 这 些 问 题 会 如 此累 人 ? 苏 菲 打 开 信 箱 时 , 感 觉 自 己 心 跳 加 快 。 起 先 她 只 看 到 一 封 银 行 寄 来 的 信 以 及 几 个 写 着妈 妈 名 字 的 棕 色 大 信 封 。 该 死 ! 她 居 然 开 始 疯 狂 地 期 待 那 个 不 知 名 的 人 再 度 来 信 。1 1 、 在 花 园 的 一 角 , 那 些 术 莓 树 丛 后 面 有 一 片 花 草 果 树 不 生 的 浓 密 灌 木 林 。 事 实 上 , 那儿 原 本 是 一 行 生 长 多 年 的 树 篱 , 一 度 是 森 林 的 分 界 线 。 然 而 由 于 过 去 二 十 年 来 未 经 修 剪 , 如今 已 经 长 成 一 大 片 , 枝 叶 纠 结 , 难 以 穿 越 。 奶 奶 以 前 常 说 战 争 期 间 这 道 树 篱 使 得 那 些 在 园 中放 养 的 鸡 比 较 不 容 易 被 狐 狸 捉 去 。1 2 、 探 讨 哲 学 最 好 的 方 式 就 是 问 一 些 哲 学 性 的 问 题 , 如 : 这 世 界 是 如 何 创 造 出 来 的 ? 其背 后 是 否 有 某 种 意 志 或 意 义 ? 人 死 后 还 有 生 命 吗 ? 我 们 如 何 能 够 解 答 这 些 问 题 呢 ? 最 重 要 的 是,我 们 应 该 如 何 生 活 ? 千 百 年 来 , 人 们 不 断 提 出 这 些 问 题 。 据 我 们 所 知 , 没 有 一 种 文 化 不 关 心“ 人 是 谁 ” 、 “ 世 界 从 何 而 来 ” 这 样 的 问 题 。1 3 、 苏 菲 进 入 屋 里 , 把 书 包 和 给 妈 妈 的 信 放 在 厨 房 的 桌 子 上 , 然 后 便 跑 上 楼 梯 , 进 入 她的 房 间 , 拿 出 一 个 装 满 美 丽 石 子 的 饼 干 盒 。 她 把 那 些 石 头 倒 在 地 板 上 , 把 两 个 大 信 封 装 进 盒子 里 。 然 后 又 匆 忙 走 到 花 园 里 , 双 手 紧 紧 拿 着 饼 干 盒 。 临 走 时 , 她 拿 出 一 些 食 物 给 雪 儿 吃 。1 4 、 每 年 到 这 个 时 节 , 万 物 总 是 充 满 了 生 机 。 这 岂 不 是 一 件 奇 妙 的 事 吗 ? 当 天 气 变 暖 ,积 雪 融 尽 时 , 千 千 万 万 的 花 草 树 木 便 陡 地 自 荒 枯 的 大 地 上 生 长 起 来 了 。 这 是 什 么 力 量 造 成 的呢 ? 苏 菲 打 开 花 园 的 门 时 , 看 了 看 信 箱 。 里 面 通 常 有 许 多 垃 圾 邮 件 和 一 些 写 给 她 妈 妈 的 大 信封 。 她 总 是 把 它 们 堆 在 厨 房 的 桌 子 上 , 然 后 走 上 楼 到 房 间 做 功 课 。1 5 、 史 莱 慕 掀 开 新 娘 面 纱 要 亲 吻 新 娘 时 , 吃 惊 地 看 ? 到 一 双 红 彤 彤 的 眼 睛 。 此 时 洛 奇 再度 出 面 解 围 。 他 说 , 新 娘 是 因 为 在 婚 礼 前 太 过 兴 奋 , 才 整 整 一 个 礼 拜 都 没 有 阖 眼 。 于 是 , 史莱 慕 使 命 手 下 将 锤 子 取 来 以 便 在 进 行 婚 礼 时 放 在 新 娘 的 怀 中 。1 6 、 四 种 基 本 元 素 从 某 方 面 来 看 , 帕 梅 尼 德 斯 和 赫 拉 克 里 特 斯 两 人 的 看 法 正 好 相 反 。 帕梅 尼 德 斯 从 理 性 的 角 度 认 为 没 有 一 件 事 物 会 改 变 。 赫 拉 克 里 特 斯 则 从 感 官 认 知 的 观 点 认 为 大自 然 不 断 在 改 变 。 究 竟 谁 对 谁 错 ? 我 们 应 该 听 从 理 性 还 是 依 循 感 官 ? 帕 梅 尼 德 斯 和 赫 拉 克 里特 斯 各 自 主 张 两 点 。1 7 、 事 实 上 , 我 们 就 是 那 只 被 人 从 帽 子 里 拉 出 来 的 小 白 兔 。 我 们 与 小 白 兔 之 间 唯 一 的 不同 是 : 小 白 兔 并 不 明 白 它 本 身 参 与 了 一 场 魔 术 表 演 。 我 们 则 相 反 。 我 们 觉 得 自 己 是 某 种 神 秘事 物 的 一 部 分 , 我 们 想 了 解 其 中 的 奥 秘 。1 8 、 苏 菲 匆 匆 忙 忙 走 到 花 园 门 口 , 查 看 了 一 下 那 绿 色 的 信 箱 , 她 很 惊 讶 的 发 现 里 面 居 然有 另 外 一 封 信 , 与 第 一 封 一 模 一 样 。 她 拿 走 第 一 封 信 时 , 里 面 明 明 是 空 的 呀 ! 这 封 信 上 面 也写 着 她 的 名 字 。 她 将 它 拆 开 , 拿 出 一 张 与 第 一 封 信 一 样 大 小 的 便 条 纸 。1 9 、 恩 培 窦 可 里 斯 之 所 以 选 择 土 、 气 、 火 与 水 做 为 大 自 然 的 四 个 “ 根 ” 并 非 偶 然 。 在 他之 前 有 些 哲 学 家 也 曾 经 试 图 证 明 宇 宙 的 基 本 元 素 不 是 水 , 就 是 空 气 或 火 。 泰 利 斯 与 安 那 西 梅尼 斯 也 曾 经 指 出 , 水 与 气 都 是 物 质 世 界 中 不 可 或 缺 的 元 素 。 希 腊 人 则 相 信 火 也 同 样 重 要 。 举例 来 说 , 他 们 发 现 阳 光 对 所 有 生 物 的 重 要 性 , 也 知 道 动 物 与 人 都 有 体 温 。读 后 感 范 文 一《 苏 菲 的 世 界 》 是 一 本 文 学 性 很 强 的 哲 学 书 。 它 的 主 要 内 容 是 : 以 苏 菲 不 断 受 到 一 位 神秘 人 寄 来 的 信 件 为 线 索 , 从 哲 学 的 角 度 向 人 们 解 释 了 世 界 盒 大 自 然 等 的 形 成 与 发 展 … … 告 诉人 们 人 类 赖 以 生 存 的 地 球 是 一 个 怎 样 的 世 界 。本 来 哲 学 是 比 较 枯 燥 乏 味 的 , 但 《 苏 菲 的 世 界 》 一 书 却 截 然 不 同 。 它 在 向 读 者 讲 述 哲 学的 同 时 , 运 用 了 生 动 的 语 言 来 描 绘 了 一 个 耐 人 寻 味 的 故 事 , 使 读 者 阅 读 时 产 生 一 种 像 读 侦 探小 说 般 的 心 情 。 书 中 刻 画 了 一 个 勇 敢 , 聪 颖 的 少 女 — — 苏 菲 。 因 为 追 求 哲 学 , 就 一 定 要 有 好奇 心 , 这 正 是 苏 菲 最 大 的 特 点 , 所 以 我 觉 得 作 者 刻 画 这 个 人 物 的 用 意 就 在 于 此 。为 了 向 人 们 解 开 世 界 历 史 之 谜 , 书 中 涉 及 的 内 容 很 多 。 从 远 古 罗 马 到 现 代 , 在 每 一 个 不同 时 期 , 有 哪 些 为 社 会 做 出 突 出 贡 献 的 哲 学 家 , 他 们 主 要 讨 论 的 题 目 是 什 么 , 一 些 哲 学 家 的经 历 和 遭 遇 , 这 本 书 都 详 细 地 为 人 们 做 了 讲 解 , 仿 佛 整 部 世 界 哲 学 史 在 你 面 前 演 变 了 一 遍 。 它 内 容 广 , 但 并 不 紊 乱 , 书 中 内 容 分 成 许 多 章 节 , 每 节 题 目 都 点 出 了 该 章 节 内 容 的 中 心 , 或深 藏 或 巧 露 ; 而 每 一 节 内 容 都 会 阐 述 几 个 问 题 。 这 样 的 分 节 使 人 读 后 更 容 易 消 化 , 也 更 容 易理 解 。书 中 讲 述 了 不 少 的 人 生 道 理 , 使 我 获 益 良 多 。 而 它 所 讲 述 的 有 关 哲 学 的 知 识 , 开 阔 了 我的 视 野 。 其 实 当 中 的 道 理 很 多 问 题 我 也 曾 想 过 , 但 这 些 问 题 都 在 头 脑 中 一 闪 而 过 , 因 为 我 觉得 它 对 我 来 说 实 在 太 陌 生 。 当 我 读 完 此 书 后 , 我 觉 得 一 个 生 存 在 世 界 上 的 人 , 连 世 界 从 何 而来 也 不 知 道 , 也 不 曾 去 想 , 未 免 有 些 幼 稚 。其 中 , 使 我 感 受 最 深 的 是 有 关 雅 典 哲 学 家 苏 格 拉 底 的 故 事 。 大 约 在 公 元 前 三 四 百 年 左 右,出 现 了 一 位 对 欧 洲 思 想 有 重 大 影 响 的 人 物 — — 苏 格 拉 底 。 他 的 高 明 之 处 在 于 人 谈 话 能 够 不 断揭 露 人 们 思 想 上 的 弱 点 , 令 人 可 以 领 悟 哲 学 的 真 理 。 然 而 对 某 些 人 而 言 , 这 样 的 谈 话 无 疑 是当 众 出 丑 , 并 成 为 众 人 的 笑 柄 , 对 于 那 些 有 头 有 脸 的 人 , 这 就 难 以 接 受 。 公 元 前 3 9 9 年 ,他 被 指 控 " ; 宣 扬 新 的 神 明 , 腐 化 青 年 人 " ; 而 被 处 以 死 刑 。 它 本 可 以 恳 求 陪 审 团 手 下 留 情 ,免 于 一 死 。但 是 他 没 有 这 样 做 , 因 为 他 重 视 良 心 与 真 理 , 到 生 命 结 束 也 是 为 了 真 理 。 他 那 种 为 了 真理 而 战 , 为 真 理 而 牺 牲 的 精 神 值 得 我 们 学 习 。 他 使 我 更 深 切 的 体 会 到 死 有 " 轻 于 鸿 毛 , 重 于泰 山 " 这 句 话 的 含 义 。《 苏 菲 的 世 界 》 一 书 使 我 觉 得 世 界 上 还 有 很 多 事 情 等 着 我 们 去 探 索 , 大 自 然 的 秘 密 使 永远 也 揭 不 完 的 , 从 前 的 哲 学 家 为 我 们 解 开 了 不 少 世 界 之 谜 , 使 后 人 变 得 聪 明 起 来 ; 我 们 不 也应 该 向 他 们 学 习 , 运 用 哲 学 的 观 点 揭 开 自 然 与 人 类 社 会 的 奥 秘 , 也 为 我 们 后 人 做 一 点 事 吗 ?读 后 感 范 文 二我 们 身 边 处 处 是 哲 学 , 却 只 有 少 数 人 有 会 发 现 的 慧 眼 , 不 断 去 探 索 。外 星 人 是 什 么 样 的 , 我 想 , 让 大 家 画 出 来 的 话 , 也 许 大 家 都 会 画 出 类 似 人 类 一 样 的 生 物,即 使 不 是 这 样 , 也 会 画 出 自 己 身 边 熟 悉 的 事 物 , 如 果 狗 会 画 画 的 话 , 也 许 会 把 它 画 成 狗 的 摸样 呢 。 我 想 世 界 上 没 有 明 分 的 对 与 错 , 一 切 只 是 我 们 自 己 的 感 觉 , 一 切 都 是 我 们 自 己 按 照 整个 地 球 的 标 准 去 做 哩 , 如 果 在 一 个 没 有 明 分 对 错 的 世 界 里 , 我 们 的 生 活 会 是 怎 样 的 ?在 宇 宙 的 世 界 里 , 有 一 个 想 象 力 被 局 限 的 星 球 , 我 们 早 已 熟 悉 这 个 世 界 , 觉 得 任 何 事 都是 理 所 当 然 的 , 好 比 我 们 人 类 是 哪 儿 来 的 , 对 于 是 某 种 生 物 进 化 来 的 回 答 , 一 点 也 不 吃 惊 ,而 我 不 能 确 定 一 定 是 这 样 的 , 就 算 是 这 样 , 这 种 生 物 又 从 哪 来 ? 创 造 它 的 又 是 谁 ? 创 造 宇 宙的 又 是 谁 ? 创 造 宇 宙 的 又 是 从 何 而 来 ?这 一 切 都 是 我 们 无 法 想 象 的 。 我 们 丧 失 好 奇 心 的 同 时 , 丧 失 了 一 种 极 为 重 要 的 能 力 , 生命 是 如 此 的 神 秘 。 这 世 界 就 像 魔 术 师 帽 子 里 变 出 的 一 只 白 兔 , 所 有 的 生 物 都 出 生 于 这 只 兔 子的 细 毛 顶 端 , 他 们 刚 开 始 对 于 这 场 令 人 不 可 置 信 的 戏 法 都 感 到 惊 奇 。 然 而 他 们 年 纪 越 长 , 也就 越 深 入 兔 子 的 毛 皮 , 并 且 待 了 下 来 。 他 们 在 那 儿 觉 得 非 常 舒 适 , 因 此 不 愿 再 冒 险 爬 回 脆 弱的 兔 毛 顶 端 。 唯 有 哲 学 家 才 会 踏 上 一 段 惊 险 的 旅 程 , 迈 向 语 言 与 存 在 所 能 达 到 的 顶 峰 。走 进 哲 学 的 世 界 , 身 边 的 事 物 都 会 变 得 不 同 , 人 为 什 么 会 说 话 ? 鱼 为 什 么 有 尾 巴 ? 都 是有 趣 的 , 而 我 们 无 法 理 解 , 无 法 表 达 。《 苏 菲 的 世 界 》 — — 智 慧 的 世 界 , 梦 的 世 界 … …读 后 感 范 文 三有 一 本 书 , 它 改 变 了 我 的 世 界 , 改 变 了 我 的 一 生 , 它 就 叫 做 《 苏 菲 的 世 界 》 。 它 是 由 挪威 作 家 乔 斯 坦 . 贾 德 写 的 一 本 哲 学 启 蒙 读 物 。 贾 德 担 任 高 中 哲 学 老 师 多 年 , 同 时 撰 写 了 这 本风 靡 全 球 书 , 并 凭 此 奠 定 了 全 球 十 大 作 家 的 地 位 。本 书 主 人 公 是 一 个 叫 做 苏 菲 的 1 4 岁 女 孩 , 在 她 某 天 放 学 回 家 收 到 了 一 封 神 秘 的 信 , 信中 只 写 了 两 句 话 : “ 你 是 谁 ? 世 界 从 哪 里 来 ? ” 一 开 始 她 只 认 为 这 是 一 个 恶 作 剧 , 可 她 的 思维 却 不 知 不 觉 的 思 考 这 个 问 题 , 此 后 , 苏 菲 不 断 收 到 这 个 叫 艾 伯 特 的 神 秘 导 师 的 来 信 , 从 信中 , 苏 菲 开 始 了 她 的 哲 学 课 , 开 始 探 索 人 生 , 探 索 世 界 了 。 作 者 正 是 通 过 艾 伯 特 给 苏 菲 传 授哲 学 知 识 的 经 过 , 揭 示 了 西 方 哲 学 史 的 发 展 。从 前 苏 格 拉 底 时 代 , 到 萨 特 , 以 及 亚 里 士 多 德 , 笛 卡 尔 , 黑 格 尔 等 人 的 思 想 , 通 过 作 者生 动 的 ` 笔 触 跃 然 纸 上 , 并 配 以 当 时 的 历 史 背 景 并 加 以 解 释 。 然 而 随 着 苏 菲 哲 学 课 越 来 越 深入 , 她 和 艾 伯 特 渐 渐 发 现 他 们 只 不 过 是 一 位 挪 威 少 校 为 他 的 女 儿 席 德 写 的 一 本 书 中 的 人 物 。最 后 , 苏 菲 和 艾 伯 特 终 于 脱 离 了 少 校 的 控 制 , 并 随 着 小 说 的 结 束 而 结 束 了 他 们 的 世 界 。 简 单 的 构 思 就 是 作 者 贾 德 跟 我 们 是 同 一 层 面 同 一 世 界 的 人 , 而 少 校 和 她 的 女 儿 是 作 者 创造 的 人 , 而 苏 菲 和 她 的 哲 学 导 师 又 是 少 校 为 他 女 儿 创 造 的 人 , 作 者 用 “ 少 校 与 苏 菲 ” 的 关 系,在 跟 我 们 探 究 着 人 存 在 的 形 式 究 竟 是 什 么 , 因 为 主 宰 着 苏 菲 的 世 界 的 少 校 也 只 不 过 是 作 者 笔下 的 人 物 , 而 这 也 恰 恰 是 作 者 的 反 讽 , 或 许 我 们 活 着 的 世 界 也 只 是 造 物 主 写 的 一 本 小 说 罢 了,连 我 们 是 否 真 正 存 在 都 需 要 证 明 。 我 不 禁 联 想 到 到 了 笛 卡 尔 说 过 的 一 句 话 : “ 我 思 故 我在 。 ” 也 许 我 们 只 是 在 这 个 特 定 的 时 间 , 特 定 的 空 间 存 在 过 而 已 。我 们 正 处 于 世 界 观 , 价 值 观 , 人 生 开 始 慢 慢 形 成 的 阶 段 , 而 这 本 书 对 自 身 素 质 境 界 提 升有 很 大 的 好 处 , 其 实 能 不 能 做 社 会 的 强 者 是 一 回 事 , 能 做 一 个 真 人 才 是 最 重 要 的 , 刚 去 世 的乔 布 斯 就 是 苏 格 拉 底 的 超 级 粉 丝 , 他 酷 爱 哲 学 , 他 曾 自 问 自 答 : “ 哲 学 是 什 么 ? — 哲 学 就 是认 识 你 自 己 。 ”所 以 读 这 本 书 可 以 让 你 的 思 想 更 深 刻 , 更 清 楚 的 认 识 你 自 己 甚 至 是 认 识 世 界 。 哲 学 可 以提 高 人 心 灵 层 次 , 现 在 的 社 会 尤 其 是 当 今 中 国 社 会 被 实 用 主 义 占 领 , 人 们 天 天 都 在 为 生 活 而忙 碌 , 没 什 么 人 去 关 心 心 灵 的 问 题 , 什 么 哲 学 还 不 如 一 份 快 餐 , 一 部 网 络 小 说 , 一 张 影 碟 。我 希 望 更 多 的 人 去 看 看 《 苏 菲 的 世 界 》 , 苏 菲 的 世 界 即 智 慧 的 世 界 , 梦 的 世 界 , 它 能 唤醒 每 个 人 内 心 深 处 对 生 命 的 赞 叹 与 对 人 生 终 极 意 义 的 关 怀 和 好 奇 。 我 们 应 该 好 好 看 看 这 个 世界 , 不 要 总 是 觉 得 凡 事 都 是 理 所 当 然 , 这 个 世 界 什 么 东 西 都 有 它 的 根 源 , 它 的 道 理 , 我 们 要抱 着 好 奇 心 去 探 索 , 去 发 掘 , 去 应 用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