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大叔的小屋》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5 10:05:32浏览次数:10
精彩片段1 、 他 的 衣 服 穿 着 有 失风度,一件俗气的杂色 * 背 心 , 一 条 醒 目 的 黄点蓝底 围巾,脖子上 是 一 条 色 * 彩 艳 丽 的 领 带 。2 、 他 粗 大 的 手 指 上 套着几枚戒指,一串形状奇特、 色 * 彩 艳 丽 的 图 章 缀 在 那 沉 沉 的 表链 上 。 当 谈 话 进 行 得 顺 利 时 , 他 喜 欢 把 表 链 弄 得 叮 叮 当 当 地 响 , 俨 然 一 副 踌 躇 满 志 的 神 态 。3 、 正 在 这 时 , 门 打 开 了 , 一 个 大 约 四 五 岁 , 俊 俏 、 招 人 喜 欢 的 男 孩 走 了 进 来 ; 一 对 浅浅 的 酒 窝 嵌 在 他 圆 润 的 面 庞 上 , 一 头 丝 线 样 的 黑 发 卷 卷 地 爬 在 他 的 头 上 ; 浓 长 的 眼 睫 毛 下,一 双 炯 炯 的 大 眼 睛 好 奇 地 朝 屋 内 打 量 着 ; 他 穿 着 一 件 鲜 艳 的 红 黄 格 罩 衫 , 更 加 衬 托 出 他 那 黝黑 、 清 纯 的 美 , 一 分 惹 人 的 自 信 , 几 分 腼 腆 的 神 态 , 无 不 向 人 表 明 主 人 对 他 的 恩 宠 以 及 他对 主 人 恩 宠 的 熟 稔 。4 、 汤 姆 叔 叔 的 小 屋 是 一 所 用 圆 木 盖 成 的 小 房 子 , 紧 挨 着 “ 大 宅 ” ( 黑 人 通 常 这 样 称 呼主 人 的 住 宅 ) 。 小 屋 前 有 个 小 园 子 , 在 主 人 的 精 心 栽 培 和 浇 灌 下 , 每 逢 夏 季 , 里 面 便 长 满了 草 莓 、 木 莓 , 以 及 各 种 各 样 的 水 果 蔬 菜 。 园 子 的 前 面 被 错 综 交 织 的 比 格 诺 亚 藤 条 和 当 地 的多 花 玫 瑰 所 覆 盖 , 就 连 横 放 在 园 子 前 面 的 园 木 也 被 遮 住 了 。 这 里 , 每 到 夏 天 , 万 寿 菊 、 矮牵 牛 花 和 紫 茉 莉 等 鲜 花 就 在 园 子 的 一 个 角 落 里 竞 相 开 放 , 所 有 这 些 无 不 令 克 鲁 伊 大 婶 喜 悦 和自 豪 。5 、 她 一 会 儿 忙 着 在 炖 锅 里 炖 着 什 么 东 西 , 一 会 儿 又 若 有 所 思 地 揭 开 烤 炉 的 盖 子 , 顿 时一 股 香 气 升 腾 而 起 , 一 看 就 是 在 烧 好 吃 的 东 西 。 她 圆 圆 的 脸 庞 儿 黝 黑 发 亮 , 光 光 亮 亮 就 像涂 了 一 层 蛋 清 似 的 , 俨 然 就 是 她 为 茶 点 所 做 的 小 甜 饼 。 她 的 头 上 戴 着 一 个 浆 得 笔 挺 的 无 沿 帽,一 张 丰 满 的 脸 上 , 常 挂 着 一 丝 满 意 的 笑 容 。6 、 克 鲁 伊 大 婶 浑 身 上 下 都 透 露 出 一 种 天 生 的 厨 师 的 神 韵 。 当 她 走 近 时 , 空 地 上 的 鸡 、鸭 和 火 鸡 无 一 不 是 担 惊 受 怕 , 显 然 它 们 也 意 识 到 了 自 己 即 将 面 临 的 悲 惨 命 运 。7 、 屋 角 的 长 凳 上 坐 着 两 个 卷 发 男 孩 , 他 们 都 有 晶 亮 的 黑 眼 睛 和 光 润 的 脸 蛋 , 此 时 , 他们 正 在 忙 于 教 一 个 幼 儿 学 步 。 正 像 其 他 的 小 儿 一 样 , 这 个 小 家 伙 站 起 来 , 摇 晃 着 没 走 几 步 ,就 一 跤 跌 倒 在 地 。8 、 他 身 材 魁 梧 , 胸 膛 宽 广 , 身 体 强 壮 , 皮 肤 黝 黑 发 亮 , 他 的 脸 庞 是 典 型 的 非 洲 式 的 ,他 脸 上 表 情 严 肃 、 稳 重 , 同 时 又 流 露 出 善 良 和 仁 慈 。 他 的 神 态 显 示 出 某 种 自 尊 , 然 而 又 显 得对 人 坦 诚 , 兼 有 忠 厚 和 纯 朴 的 气 质 。9 、 因 此 它 一 面 跟 着 艾 莉 查 走 , 一 面 不 时 停 下 , 若 有 所 思 地 看 看 主 人 , 又 看 看 房 子 , 几次 反 复 之 后 , 它 才 跟 着 艾 莉 查 走 了 出 去 。 几 分 钟 后 , 他 们 到 了 汤 姆 叔 叔 的 窗 下 , 艾 莉 查 停 下来 , 轻 轻 地 敲 打 了 几 下 窗 玻 璃 。1 0 、 说 到 这 , 他 转 向 那 张 简 陋 的 小 矮 床 , 上 面 挤 满 了 卷 发 孩 子 , 看 着 看 着 , 他 再 也 控 制不 住 大 哭 起 来 。 他 靠 在 椅 背 上 , 以 手 掩 面 , 大 声 哭 泣 着 , 大 滴 的 泪 珠 从 指 缝 滚 落 到 地 板 上。1 1 、 当 赫 利 终 于 骑 马 出 现 时 , 仆 人 们 争 先 恐 后 地 告 诉 他 那 个 坏 消 息 , 不 出 那 些 小 机 灵 鬼所 料 , 他 果 然 非 常 生 气 并 大 骂 起 来 。 这 令 那 些 机 灵 鬼 非 常 兴 奋 , 他 们 躲 开 赫 利 的 马 鞭 , 欢 呼着 在 门 前 草 地 上 滚 作 一 团 , 一 面 互 相 踢 着 , 一 面 大 声 喊 叫 着 。1 2 、 旁 边 有 一 棵 高 大 的 山 毛 榉 树 , 枝 繁 叶 茂 , 地 上 满 是 那 种 尖 小 的 三 角 形 果 子 。 山 姆 拿起 一 个 树 果 , 走 到 小 马 身 旁 , 轻 抚 着 它 的 身 体 , 好 像 要 使 它 镇 静 下 来 。 趁 调 整 马 鞍 的 时 机 ,他 熟 练 地 把 尖 小 的 树 果 塞 在 马 鞍 下 。 只 要 稍 微 用 力 压 一 下 马 鞍 , 小 马 驹 那 敏 感 的 神 经 就 会 感到 刺 痛 , 而 且 不 留 痕 迹 。1 3 、 她 继 续 向 前 走 着 , 一 座 座 农 庄 , 丛 林 和 小 树 林 飞 快 地 从 她 身 边 掠 过 ; 她 不 停 地 向 前走 着 , 走 过 一 处 又 一 处 熟 悉 的 景 物 , 丝 毫 不 敢 停 留 。 当 红 暖 的 陽 光 照 向 大 地 时 , 她 已 经 走 了好 几 英 里 , 远 离 了 平 日 熟 悉 的 景 物 , 踏 在 了 宽 阔 的 大 路 上 。1 4 、 现 在 仍 是 初 春 , 河 水 暴 涨 , 水 声 轰 鸣 , 大 块 大 块 的 浮 冰 在 河 水 中 漂 游 着 , 撞 击 着 。因 为 靠 近 肯 塔 基 州 的 河 岸 形 状 奇 特 , 远 处 , 陆 地 已 延 伸 到 了 河 中 , 致 使 大 量 的 冰 块 滞 留 下来 , 狭 窄 的 河 道 中 全 是 冰 块 , 它 们 一 块 压 着 另 一 块 , 形 成 了 一 座 巨 大 的 冰 筏 , 这 冰 筏 铺 满 了河 面 , 并 一 直 延 伸 到 河 的 对 岸 。 1 5 、 地 面 上 铺 着 一 条 破 旧 的 地 毯 , 一 张 桌 子 上 铺 着 一 张 油 得 发 亮 的 黑 布 , 几 张 高 背 椅零 乱 地 放 在 屋 里 , 壁 炉 上 是 几 尊 色 * 彩 鲜 艳 的 石 膏 雕 像 , 炉 子 里 还 有 零 星 的 烟 火 , 一 张 形 状丑 陋 的 硬 板 睡 椅 把 它 的 身 躯 延 伸 到 了 壁 炉 的 烟 囱 处 。1 6 、 在 屋 子 的 一 角 , 一 个 身 体 强 壮 、 肌 肉 结 实 的 男 子 站 在 吧 台 旁 , 他 身 材 足 有 六 尺 , 脸上 一 副 凶 恶 的 神 情 。1 7 、 他 身 穿 一 件 翻 毛 的 水 牛 皮 外 衣 , 这 和 他 的 头 发 非 常 相 配 , 使 得 他 看 起 来 毛 茸 茸 的,而 这 又 和 他 的 外 表 非 常 相 称 。 他 头 部 和 面 部 的 每 一 个 器 官 , 凶 残 的 相 貌 都 处 于 极 端 恐 怖 的 状态 , 这 都 充 分 显 示 了 他 的 心 狠 手 辣 。1 8 、 他 个 子 不 高 , 身 体 很 瘦 小 , 身 子 可 以 像 猫 一 样 弯 曲 , 他 的 眼 睛 很 锐 利 , 总 让 人 有种 自 己 的 脸 上 的 各 个 部 位 在 被 他 随 时 窥 探 研 究 的 感 觉 , 好 像 他 是 故 意 削 尖 了 自 己 的 眼 睛 似 的。他 长 长 削 瘦 的 鼻 子 向 前 伸 出 , 好 像 它 很 急 于 搞 清 楚 自 然 界 万 事 万 物 的 奥 秘 似 的 。 他 那 光 亮稀 少 的 头 发 也 急 切 地 向 前 伸 了 出 来 , 他 的 一 举 一 动 , 一 言 一 行 无 不 显 示 出 他 是 一 个 冷 静 、 严谨 、 感 觉 敏 锐 的 人 。1 9 、 博 德 夫 人 是 一 位 羞 涩 的 小 妇 人 , 她 身 高 四 英 尺 左 右 , 有 着 一 双 温 和 的 蓝 色 眸 子 , 她面 露 桃 红 , 嗓 音 是 世 界 上 最 温 和 , 最 甜 美 的 。2 0 、 至 于 她 的 胆 量 , 一 只 中 等 大 小 体 形 的 火 鸡 只 要 叫 一 声 , 她 的 精 神 防 线 就 会 全 面 崩溃 , 一 只 肥 胖 的 看 家 狗 , 哪 怕 很 普 通 , 她 也 会 被 狗 露 一 露 牙 齿 而 征 服 。2 1 、 这 些 人 身 材 虽 然 高 大 , 但 却 瘦 瘦 弱 弱 , 身 上 穿 着 猪 装 , 用 一 种 当 地 人 惯 常 表 现 出 来的 懒 样 子 , 仰 面 朝 天 地 伸 直 了 手 脚 躺 着 , 占 了 很 大 一 块 地 方 ; 他 们 的 来 福 枪 架 在 屋 角 , 子弹 袋 啦 , 猎 物 包 啦 , 猎 狗 和 小 黑 奴 们 也 都 堆 放 在 角 落 里 。 这 就 是 这 幅 画 面 的 突 出 特 征 。 有 两位 长 着 长 长 的 腿 的 绅 士 分 坐 在 壁 炉 的 两 端 。2 2 、 一 只 燃 烧 得 旺 旺 的 火 炉 , 火 焰 哗 哗 叭 叭 地 作 响 , 并 使 着 劲 地 往 上 直 窜 。 屋 子 的 大 门,窗 子 , 全 都 向 四 面 敞 开 着 , 印 花 的 布 窗 帘 被 潮 湿 的 刺 骨 的 寒 风 , 吹 得 啪 啪 嗒 嗒 作 响 。2 3 、 他 们 的 祖 先 是 那 些 生 活 在 森 林 中 , 睡 在 草 地 上 , 拿 星 星 当 蜡 烛 用 的 了 不 起 的 猎 人;而 他 们 的 后 代 现 在 也 是 把 房 子 当 作 帐 篷 , 头 上 总 不 会 缺 少 那 顶 帽 子 , 他 们 到 处 乱 滚 , 把 脚 放在 椅 子 背 上 或 者 是 壁 炉 架 上 。2 4 、 这 位 新 来 的 客 人 身 材 高 挑 , 肤 色 * 浅 黑 , 就 好 像 是 西 班 牙 人 一 样 , 黑 亮 的 眼 睛 , 清秀 有 神 , 短 短 的 卷 发 , 又 黑 又 亮 。 他 长 着 鹰 钩 鼻 和 又 直 又 薄 的 嘴 唇 , 他 四 肢 匀 称 , 派 头 不 凡,让 人 一 看 就 感 到 此 人 非 同 寻 常 。2 5 、 一 间 宽 敞 的 厨 房 , 油 漆 得 干净 而 雅 致 , 光 滑 的 黄 | 色 * 地 板 被 清 洁 得 一 尘 不 染 ; 厨 房里 有 只 乌 黑 而 干净 的 铁 锅 , 还 有 那 一 排排 闪 闪 发 亮 的 白铁 罐 , 很 容 易 让 人 联想 起 许 多 美 味的 食 物 ; 几 把 油 光 的 绿 色 * 座 椅 , 尽管 已 经 用 了 许 多 年 , 却 仍 旧 非 常 结 实 ; 一 个 做 工 精 致 、用 几 块 颜 色 * 不 同 的 呢绒 布 料 拼 结 而 成 的 坐 垫 , 放 在 一 张 石 板 作 底 的 摇 椅 上 ; 旁 边 有 张 更大 一 点 的 摇 椅 , 好 像 那 张 小 摇 椅 的 母亲 一 样 , 年迈 而 慈 祥 , 两 只 宽 大 的 扶 手 似 乎 在 发 出 诚 挚 的 邀请 , 而 上 面 的 鸭 绒 坐 垫 好 像 也 在 邀请 客 人 —— 这 把 旧 摇 椅 舒适 , 能给 人 带 来 美 好 享 受,单 就 这 一 点 , 它 就 能 和 十 几 把 丝 绒 或 织 锦缎 沙 发 相 媲 美 。2 6 、 她 的 脸 庞 比 她 在 肯 塔 基 的 时 候 更 加 清 瘦 , 无 限 的 哀愁 和 忧郁 在 她 的 眉宇 间 和 嘴 角 边都 流 露 出 来 。2 7 、 夏 多 布 里 昂 就 曾 运 用 散文 诗 的 体 裁描 绘 过 他 眼 中 的 密 西 西 比 河 : 在 广 阔 浩渺 的 荒原上 , 一 条 河 流 如 万 马 奔 腾 般奔 流 着 , 无 数 的 奇 花 异 草 , 珍禽 怪 兽 在 她 的 两 岸 繁 殖 着 。2 8 、 夕 陽 的 余辉 , 照 耀 着 密 西 西 比 河 那 宽 阔 的 河 面 , 一 圈圈 乌 黑 的 苔藓 , 挂 在 两 岸 随 风摇 曳 的 甘蔗 和 黑 藤 萝 树 上 , 在 晚霞 的 映 照 下 , 闪闪 发 光 。2 9 、 随 着 眼 前 的 场 景 不 断 向 前 移 动 , 汤 姆 的 心 又 飞 回 到 了 肯 塔 基 庄 园 , 那 里 古老 的 山 毛榉 树 茂 密 成 荫 , 主 人 住 宅 的 大 厅 宽 敞 、 凉爽 , 宅 子 不 远 处 有 一 个 小 木 屋 , 四 周 繁 花 似 锦 ,爬 满 了 绿 藤 。3 0 、 汤 姆 仿佛 看 见 了 一 张 张 熟 悉 的 面 容 , 那 是 和 他 一 起 长 大 的 伙 伴 们 ; 他 看 见 忙 碌 的 妻子 , 来 来 回回 地 走 动 着 , 在 为 他 准备 晚 饭 ; 他 听见 孩 子 们 玩耍 的 欢 笑 声 和 膝 上 婴 儿 发 出 的啧啧 声 。 但 突 然 间 , 一 切 都 消 失 了 , 他 的 眼 前 又 出 现 了 一 晃 而 过 的 庄 园 , 甘蔗 林 和 黑 藤 萝 树,他 的 耳朵 又 听见 机 器 吱吱 嘎 嘎 的 响 声 和 隆隆 声 , 他 明 白 了 : 往 昔 的 岁 月 不 再 复 返 。 3 1 、 当 她 没 有 停 下 来 的 时 候 , 总 是 脚 步 轻 盈 , 像 一 片 云 彩 似 的 飞 来 飞 去 。 玫 瑰 色 * 的 嘴唇 上 总 是 挂 着 微 笑 , 自 顾哼 着 歌 曲 , 仿佛 在 快 乐 的 梦境 中 一 般 。3 2 、 不 管 她 做 什 么 , 都 没 有 受 到 过 半句 责 备 , 所 以 她 在 船 上 由 着 性 * 子 到 处 游 荡 。 她 总是 一 身 洁白 , 像 个 影 子 一 般 无 处 不 在 , 浑 身 上 下 一 尘 不 染 。 轮船 上 的 每 个 角 落 都 被 她 那 轻盈 的 脚 步 踏 过 , 每 个 地 方 都 出 现 过 她 那 金 晃 晃 的 小 脑 袋 。3 3 、 可 是 现 实 却 摆 在 他 的 面 前 , 这 现 实 如 同 潮 水 退 去 后 那 平 坦 、 空 旷 的 海滩 , 全 是 粘稠的 稀 泥 。 当 海浪 带 着 点 点 白帆 和 迎 风 荡漾 的 轻 舟 , 在 桨 声 和 波涛 声 中 退 去 之 后 , 剩 下 的 就 是烂泥 。 平 坦 、 空 旷 、 粘稠 的 烂泥 , 简 直 现 实 到 了 极 至 。3 4 、 干净 的 院 落 里 , 绿 树 成 荫 , 芳 草 青青 , 还 有 村 庄 里 那 井 然 有 序 和 永恒 不 变 的 安宁 气 氛 。 篱笆 中 找 不 出 一 根松 垮 的 木 桩 , 院 里 草 色 * 葱郁 , 窗 下 了 香 丛 生 , 找 不 到 一 点 零 乱 的东 西 。3 5 、 菲尼 亚 斯 长 着 瘦 高 个 儿 , 满 头 红 发 , 看 上 去 一 副 精 明 强 干 的 样 子 。 他 不 像 西 米 恩那 样 少 言 , 恬 静 , 气 质 脱 俗 , 相 反 , 他 的 外 表 透 出 一 股 机 警 , 老 练 的 劲 儿 , 而 且 对 自 己 充 满了 自 信 。 他 的 这 些 特 征 和 他 头 上 那 顶 宽 边 帽 子 以 及 刻 板 的 言 辞 实 在 很 不 相 称 。3 6 、 切 尔 · 哈 里 迪刚 做 了 一 炉 烧 饼 , 就 放 下 手 里 的 活 儿 来 听 这 个 消 息 , 她 举 着 沾 满 面 粉的 双 手 , 身 体 笔 直 地 站 在 那 儿 , 脸 上 一 副 关注 的 表 情 。 西 米 恩 看 上 去 表 情 凝 重 。 而 艾 莉 查伸 出 两 只 胳膊 紧 紧 抱 着 丈 夫 , 抬 起 头 注视 着 他 ; 乔治 则 握 紧 拳 头 , 两 只 眼 睛 怒 目 圆 瞪 , 有 这样 的 表 情 并 不 出 人 意 料 。3 7 、 她 的 厚 厚 的 卷 发 扎 成 许 多 根 小 辫 子 , 向 外 散 开 着 , 就 像 陽 光 四 射 。 她 的 脸 上 是 两 种奇 怪 的 表 情 的 混合 — — 一 面 有 几 分 精 明 狡黠 , 一 面 却 像 罩 着 面 纱 一 样 显 得 庄 重 严 肃 。 她 穿着 一 件 由麻 布 片 缝 成 的 单 衣 , 褴褛 不 堪 , 两 只 手 在 胸 前 交 叉 , 一 本 正 经 地 站 着 。3 8 、 他 们 经 常 手 挽 着 手 在 花 园 里 散 步 。 奥 古斯 丁 生 着 一 对 蓝 眼 睛 , 满 头 金 发 , 体 态 优雅柔 和 , 相 貌 上 显 出 生 气 勃勃 的 样 子 ; 艾 尔弗 雷 德 则 长 着 一 对 黑 眼 睛 , 罗 马 人 般傲 慢 的 面 容,四 肢 威武 有 力 , 做 事 雷厉 风 行 。 尽管 兄 弟 俩 常 常 攻 击 嘲 笑 对 方 的 言 行 , 可 这 丝 毫 不 影 响 他 们血 浓 于 水 的 亲 情 。3 9 、 那 黑 姑 娘 灵 动 的 大 眼 睛 里 蒙 上 了 一 层 泪 水 , 大 滴 大 滴 晶 莹 透 亮 的 泪 珠 顺 着 她 的 脸 颊流 下 来 , 沾 湿 了 伊 娃 白 皙 的 小 手 。 谁 能想 到 , 就 在 这 一 刹 那 , 一 道 真 诚 信 任 的 光 芒 , 一 道圣 洁 无 私 的 爱 的 光 芒 竟 穿 透 了 那 孩 子 蒙 昧 黑 暗 的 心 ! 她 把 头 埋 在 臂 弯 里 , 抽 抽 搭 搭 地 哭 起 来。4 0 、 房 间 里 有 一 个 大 壁 炉 , 大 理 石 的 壁 炉 架 上 供 着 一 尊 耶 稣 接 待 儿 童 的 小 型 雕 像 , 两 旁 是 一 对 大 理 石 花 瓶 , 花 瓶 里 的 鲜 花 是 汤 姆 每 天 清 晨 采 集 的 , 这 可 是 他 尽 心 完 成 的 一 项 工 作。4 1 、 对 自 由 的 憧 憬 , 对 远 方 妻 儿 的 思 念 一 起 涌 上 了 他 的 心 头 , 尽管 他 极 具 耐 心 , 但 那 种可 望 而 不 可 即 的 失 望 还 是 让 他 感 到 煎 熬 , 就 好 像 一 个 经 过 长 途 跋 涉 、 已 快 抵 达 港 口 的 水 手,他 已 经 望 到 了 故 乡 教 堂 的 塔 尖 和 亲 切 的 屋 顶 , 不 料 船 却 突 然 翻 了 , 他 只 能 从 黑 黝 黝 的 塔 尖 上望 它 们 最 后 一 眼 。读 后 感 范 文 一在 十 九 世 纪 末 , 美 国 盛 行 着 一 种 毁 灭 性 尊 严 的 奴 隶 制 度 , 这 种 制 度 是 将 非 洲 等 落 后 的 地区 的 黑 人 , 强 制 押 到 新 大 陆 , 当 作 家 畜 式 的 买 卖 , 遭 受 到 买 卖 的 黑 奴 就 开 始 了 他 们 一 生 被 使唤 不 歇 的 奴 隶 生 涯 。 《 汤 姆 叔 叔 的 小 屋 》 一 书 叙 述 的 正 是 发 生 的 那 期 间 的 一 个 悲 惨 原 故 事 。读 完 这 个 故 事 , 我 对 可 怜 的 汤 姆 叔 叔 感 到 同 情 , 同 情 他 可 怜 的 身 份 , 同 情 他 悲 惨 的 命 运 ;我 又 对 残 忍 的 奴 隶 主 和 卑 鄙 的 奴 隶 商 人 感 到 憎 恨 , 憎 恨 他 们 的 粗 暴 凶 狠 , 憎 恨 他 们 的 冷 酷 无情 ; 我 还 对 这 种 奴 隶 制 度 感 到 不 平 , 不 平 的 是 制 度 的 黑 暗 , 不 平 的 是 制 度 的 不 平 等 ; 我 更 对伟 大 的 林 肯 总 统 感 到 佩 服 , 佩 服 他 废 除 黑 奴 制 度 的 决 心 , 佩 服 他 废 除 黑 奴 制 的 真 实 行 动 。我 以 前 看 过 一 篇 课 文: 《 奴 隶 英 雄 》 讲 的 也 是 奴 隶 们 的 悲 惨 。 为 什 么 会 有 这 样 不 平 等 的制 度 呢 ? 美 国 有 , 罗 马 也 有 , 他 们 同 把 奴 隶 们 当 作 “ 会 说 话 的 工 具 ” 不 把 他 们 当 人 看 待 , 甚至 拿 他 们 的 生 命 来 开 玩 笑 ! 这 是 何 等 的 不 公 平 呀 ! 同 样 是 人 , 生 活 在 同 样 的 世 界 里 , 但 是 他们 过 的 生 活 却 是 天 壤 之 别 , 一 个 是 不 停 地 指 使 别 人 做 这 做 那 , 另 一 个 则 是 被 命 令 着 做 东 做 西,做 不 好 还 要 挨 打 挨 骂 , 甚 至 还 要 付 出 生 命 ! 我 不 敢 相 信 此 刻 走 在 世 界 最 前 面 的 美 国 , 竟 有 这样 的 一 段 黑 暗 历 史 。 读 完 《 汤 姆 叔 叔 的 小 屋 》 , 我 真 正 明 白 了 我 们 此 刻 为 什 么 要 呼 吁 公 平 、公 正 、 公 开 的 作 法 , 凡 是 人 , 都 就 应 是 平 等 的 , 不 管 你 是 白 种 人 、 黑 种 人 , 还 是 黄 种 人 , 只有 这 样 , 才 能 使 我 们 的 社 会 变 成 一 个 礼 貌 的 社 会 。 我 期 望 , 公 平 、 公 正 、 公 开 的 制 度 能 在 世 界 上 广 泛 确 立 , 不 要 再 让 汤 姆 叔 叔 的 杯 具 重 演。读 后 感 范 文 二读 了 《 汤 姆 叔 叔 的 小 屋 》 这 本 书 后 , 我 百 感 交 集 , 有 愤 怒 , 有 感 动 , 还 有 对 苦 命 的 黑 奴们 的 同 情 。书 中 的 故 事 之 所 以 令 我 愤 怒 , 是 因 为 它 真 实 地 再 现 了 1 9 世 纪 在 美 国 南 方 的 奴 隶 主 压 迫和 折 磨 下 的 黑 奴 们 的 悲 惨 生 活 。 故 事 中 的 奴 隶 贩 子 赫 利 和 奴 隶 主 烈 格 雷 的 所 作 所 为 让 我 愤 怒无 比 。 赫 利 贪 得 无 厌 , 毫 无 人 性 , 逼 得 艾 莉 查 携 子 逃 亡 ; 烈 格 雷 凶 残 冷 酷 、 常 常 毒 打 黑 奴 ,汤 姆 叔 叔 就 是 被 他 活 活 打 死 的 !然 而 , 我 也 从 书 中 的 故 事 中 获 得 了 感 动 , 因 为 可 敬 的 汤 姆 叔 叔 、 可 爱 的 伊 娃 , 还 有 圣 克莱 尔 先 生 等 人 。 故 事 的 主 人 公 汤 姆 叔 叔 善 良 、 忠 诚 、 能干 , 当 他 明 白 自 我 被 主 人 卖 给 了 奴 隶贩 子 后 , 为 了 报 答 感 恩 , 他 没 有 逃 走 。 然 而 , 为 了 让 同 伴 顺 利 逃 走 , 汤 姆 叔 叔 宁 死 也 不 出 卖她 们 , 他 的 人 格 多 么 高 尚 啊 ! 还 有 美 丽 的 伊 娃 , 她 像 天 使 一 样 , 有 着 一 颗 纯 洁 的 心 , 她 平 等地 爱 着 所 有 的 人 , 可 惜 她 小 小 年 纪 就 病 死 了 ! 仁 慈 的 圣 克 莱 尔 先 生 本 来 能 够 给 汤 姆 叔 叔 自 由的 , 谁 明 白 他 却 意 外 身 亡 , 真 是 遗 憾 啊 !我 也 很 同 情 书 中 的 其 他 奴 隶 们 , 如 露 希 、 埃 米 琳 和 露 西 。 露 希 的 孩 子 被 奴 隶 贩 子 卖 了 ,她 绝 望 地 跳 河 自 杀 了 ; 埃 米 琳 不 得 不 离 开 母亲 , 不 幸 地 被 卖 给 了 烈 格 雷 , 受 尽 了 各 种 屈 辱 ;可 怜 的 露 西 被 迫 离 开 自 我 的 丈 夫 , 给 烈 格 雷 当 奴 隶 , 身 体 虚 弱 的 她 还 经 常 受 到 烈 格 雷 的 鞭 打和 责 骂 … …读 了 《 汤 姆 叔 叔 的 小 屋 》 这 本 书 后 , 我 明 白 这 个 世 界 既 有 阳 光 的 一 面 , 也 有 阴 暗 的 一 面。我 觉 得 我 们 就 应 关 心 身 边 那 些 受 苦 受 难 的 人 们 , 要 平 等 友 爱 地 对 待 他 们 , 让 身 边 所 有 的 人 都能 幸 福 的 生 活 。读 后 感 范 文 三这 天 , 我 读 了 一 本 书 —— 《 汤 姆 叔 叔 的 小 屋 》 , 这 本 书 讲 述 了 一 位 美 国 黑 人 奴 隶 , 在 惨无 人 道 的 奴 隶 制 的 压 迫 下 艰 难 生 活 , 最 终 死 去 的 故 事 。 读 完 它 后 , 我 不 仅 仅 为 汤 姆 悲 惨 的 命运 而 感 到 悲 哀 , 同 时 我 也 感 到 愤 怒 , 为 什 么 白 人 就 能 过 着 不 愁 吃 穿 、 雍 容 华 贵 的 生 活 ? 而 黑人 就 要 颠 沛 流 离 , 过 着 这 天 卖 给 张 三 , 明 天 卖 给 李 四 的 悲 惨 生 活 ? 我 计 算 了 一 下 , 书 中 汤 姆一 共 被 卖 了 3 次 , 他 的 四 个 主 人 中 , 有 两 个 是 好 人 , 另 两 个 对 汤 姆 百 般 折 磨 、 又 打 又 骂 , 这两 个 坏 人 分 别 是 海 利 和 雷 格 里 。 雷 格 里 更 可 恶 , 他 残 暴 地 殴 打 汤 姆 , 使 汤 姆 悲 惨 死 去 。 我 要诅 咒 那 黑 暗 的 奴 隶 制 。它 不 把 黑 人 当 人 看 , 只 把 黑 人 看 作 是 会 说 话 的 牲 口 。 在 像 烈 格 雷 这 样 的 庄 园 主 眼 里 , 黑人 的 生 命 是 一 文 不 值 的 , 打 死 他 们 就 像 拈 死 一 只 蚂 蚁 。 我 小 小 的 心 灵 不 禁 发 出 强 烈 呼 吁 : 这个 世 界 要 公 平 , 公 平 ! ! 黑 人 和 白 人 不 该 有 区 别 ! ! 要 反 对 种 族 歧 视 、 争 取 自 由 民 主 ! !我 想 起 《 三 毛 流 浪 记 》 中 的 三 毛 , 他 从 小 四 处 流 浪 , 没 人 疼 , 没 人 爱 。 四 处 遭 白 眼 , 善良 的 他 好 心 帮 忙 别 人 , 却 好 心 没 好 报 , 书 上 的 插 图 中 , 三 毛 站 在 窗 外 , 身 上 只 有 一 件 单 薄 的衣 服 , 而 此 时 正 是 寒 风 呼 啸 的 冬 天 , 窗 内 金 碧 辉 煌 , 胖 胖 的 大 人 刚 吃 过 饭 , 挺 着 将 军 肚 , 小孩 穿 的 都 是 名 牌 , 一 边 吃 着 零 食 , 一 边 让 佣 人 捶 腿 捏 肩 , 而 三 毛 连 个 苹 果 都 吃 不 起 , 就 别 说是 捶 腿 捏 肩 了 。 窗 内 的 大 人 还 用 歧 视 的 目 光 冷 冷 地 看 着 三 毛 , 吆 五 喝 六 。三 毛 和 汤 姆 都 受 到 不 公 平 的 待 遇 , 都 被 人 欺 负 , 但 他 们 在 黑 暗 的 社 会 里 依 然 持 续 着 真 、善 、 美 的 心 灵 。 可 这 种 善 心 , 依 然 使 他 们 与 黑 暗 的 社 会 格 格 不 入 , 让 他 们 受 尽 折 磨 , 最 终 ,汤 姆 还 凄 凉 地 死 去 。读 完 《 汤 姆 叔 叔 的 小 屋 》 这 本 书 , 我 明 白 了 礼 貌 的 资 本 主 义 背 后 , 是 对 黑 奴 无 情 的 敲 骨吸 髓 的 剥 削 ; 美 国 这 天 的 繁 荣 , 是 紧 紧 地 和 黑 奴 制 的 罪 恶 联 系 在 一 齐 的 。 但 至 今 , 仍 还 有 一些 美 国 人 歧 视 黑 人 。 多 么 期 望 世 界 上 每 个 国 家 都 能 保 护 弱 小 , 让 人 们 没 有 饥 饿 寒 冷 , 没 有 欺凌 压 迫 , 多 么 期 望 世 界 上 每 个 角 落 都 能 人 人 平 等 , 没 有 等 级 观 念 , 但 愿 这 样 的 罪 恶 和 歧 视永远 在 这 美 丽 的 地 球 消 失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