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羚飞渡》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4 09:05:53浏览次数:107
精 彩 片 段1 、 太 阳 在 雾 帷 背 后 闪 烁 着 炽 白 的 光 芒 。 它 焦 躁 地 将 坚 挺 的 狼 尾 在 沙 砾 上 磨 蹭 着 , 等 得 有 点 不 耐烦 了 。 就 在 这 时 , 山 坳 里 传 来 轻 微 的 杂 沓 的 脚 步 声 , 它 立 刻 兴 奋 得 狼 眼 炯 炯 , 两 只 狼 耳 剧 烈 地颤 抖 起 来 。2 、 果 然 , 不 一 会 儿 , 寂 静 的 山 坳 口 出 现 了 一 头 公 羊 模 糊 的 剪 影 , 一 对 弯 刀 似 的 羊 角 在 空 中 摇晃 着 。 它 知 道 , 这 是 羊 群 派 出 的 哨 羊 , 侦 察 探 路 , 一 旦 发 现 异 常 , 便 会 咩 咩 发 出 警 报 , 后 面 的羊 群 便 会 刹 那 间 像 阵 风 似 的 逃 得 无 影 无 踪 。 哨 羊 东 嗅 嗅 西 瞧 瞧 , 还 不 时 跳 到 树 丛 或 岩 背 后 探 头探 脑 , 认 真 得 一 丝 不 苟 。 对 孱 弱 的 食 草 类 动 物 来 说 , 弱 肉 强 食 的 丛 林 危 机 四 伏 , 往 往 一 个 微 不足 道 的 疏 忽 , 便 会 招 来 灭 顶 之 灾 。3 、 一 头 酱 紫 色 的 老 公 羊 步 履 踉 跄 地 从 羊 群 里 走 出 来 , 一 直 走 到 被 烧 焦 的 死 树 跟 前 , 撇 开 两 条后 腿 撒 了 泡 尿 。 尿 的 酸 臭 味 直 冲 黑 狼 的 狼 鼻 , 尿 液 射 在 泥 地 里 溅 起 的 土 星 子 落 满 它 的 狼 额 。4 、 过 了 一 会 儿 , 一 只 茸 毛 鲜 红 的 羊 羔 跑 出 羊 群 , 淘 气 地 追 逐 一 只 金 凤 蝶 , 色 彩 斑 斓 的 美 丽 的金 凤 蝶 飞 飞 停 停 , 竟 然 落 到 它 的 狼 背 上 来 了 。 小 羊 羔 蹦 蹦 跳 跳 , 跟 随 着 金 凤 蝶 也 跑 到 它 身 边 来 ,一 只 稚 嫩 的 羊 蹄 还 在 它 狼 背 上 搔 挠 了 一 下 。 它 只 消 用 狼 爪 轻 轻 一 钩 , 就 可 以 把 这 只 羊 羔 抱 进 它的 狼 怀 , 羊 羔 肉 细 腻 糯 滑 , 堪 称 一 顿 精 美 的 午 餐 。 可 是 , 它 干 咽 了 一 口 唾 沫 , 仍 然 一 动 不 动 ,放 弃 了 这 个 难 得 的 捕 猎 机 会 。5 、 这 是 一 头 肥 硕 的 年 轻 母 羊 , 金 红 的 毛 色 在 阳 光 下 熠 熠 闪 亮 , 脸 额 间 有 块 光 洁 的 白 斑 , 显 得既 温 柔 又 妩 媚 , 臀 部 浑 圆 , 腹 间 吊 着 四 只 饱 满 得 像 熟 透 了 的 柚 子 的 乳 房 , 露 出 非 凡 的 母 性 的 丰韵 。6 、 它 径 直 扑 向 那 头 金 红 的 母 羊 。 它 猛 跑 了 一 阵 , 借 着 助 跑 的 冲 力 , 后 腿 在 草 地 上 使 劲 一 蹬 ,身 体 呈 流 线 型 飙 飞 到 半 空 , 蹿 出 七 八 米 远 , 四 肢 刚 落 地 , 又 猛 地 飙 飞 起 来 , 又 蹿 出 七 八 米 远 ,又 飙 飞 起 来 。 这 是 公 狼 的 捕 猎 特 技 — — — 三 级 蹿 跃 , 在 捕 捉 奔 跑 速 度 和 自 己 不 相 上 下 的 猎 物 时,这 一 招 十 分 灵 光 。7 、 黑 狼 两 只 前 爪 搂 住 茜 露 儿 的 脖 颈 , 上 半 个 身 子 骑 在 羊 背 上 , 两 条 后 腿 踏 蹬 着 地 面 , 狼 牙 叼住 羊 耳 指 挥 方 向 , 狼 尾 不 断 抽 打 羊 屁 股 , 像 最 高 明 的 骑 手 那 样 逼 迫 茜 露 儿 跑 向 葫 芦 石 洞 。8 、 它 看 见 , 黑 狼 丑 陋 的 狼 嘴 从 它 背 后 伸 探 过 来 , 对 准 它 美 丽 的 唇 吻 , 声 嘶 力 竭 地 嗥 叫 一 声 。狼 嘴 喷 出 一 股 浓 重 的 血 腥 味 和 刺 鼻 的 臊 臭 味 , 熏 得 它 喘 不 过 气 来 。 令 人 毛 骨 悚 然 的 狼 嚎 震 得 它耳 膜 胀 痛 , 头 晕 眼 花 。 它 四 肢 一 软 , “ 咕 咚 ” 瘫 倒 在 地 , 昏 厥 过 去 。9 、 它 又 害 怕 又 纳 闷 , 想 往 后 退 缩 , 但 背 后 是 坚 硬 的 岩 壁 , 无 路 可 退 。 它 这 才 看 清 , 自 己 处 在一 个 葫 芦 形 的 石 洞 里 。 洞 口 很 小 , 射 进 一 缕 阳 光 。1 0 、 每 天 清 晨 , 黑 狼 就 像 押 送 犯 人 似 的 把 茜 露 儿 押 送 出 葫 芦 石 洞 , 找 一 块 丰 盛 的 草 滩 , 让 它 吃个 饱 。 当 它 吃 草 时 , 黑 狼 就 蹲 在 离 它 几 步 远 的 地 方 , 虎 视 眈 眈 地 盯 着 它 。 只 要 它 稍 稍 移 动 吃 草的 位 置 , 黑 狼 就 会 龇 牙 咧 嘴 地 发 出 威 胁 的 嗥 叫 。 它 不 敢 轻 举 妄 动 。 它 跛 着 一 条 腿 , 根 本 无 法 从黑 狼 的 眼 皮 底 下 逃 脱 。1 1 、 茜 露 儿 曾 想 利 用 黑 狼 外 出 猎 食 的 机 会 逃 离 这 个 可 怕 的 狼 窝 , 可 是 , 黑 狼 每 次 离 洞 前 , 都 要在 洞 口 撒 一 泡 气 味 很 浓 的 狼 尿 , 屙 一 泡 臭 气 熏 天 的 狼 屎 , 并 叼 来 一 丛 布 满 长 长 倒 刺 的 荆 棘 , 堵住 狭 小 的 洞 口 。 茜 露 儿 本 能 地 害 怕 闻 到 狼 的 尿 屎 , 走 近 洞 口 就 差 不 多 会 被 熏 晕 过 去 。1 2 、 喀 纳 斯 红 崖 羊 是 日 曲 卡 雪 山 十 分 珍 贵 稀 有 的 羊 种 。 一 般 崖 羊 毛 色 为 土 黄 色 或 灰 褐 色 , 喀 纳斯 红 崖 羊 毛 色 赤 红 , 鲜 艳 夺 目 。 更 显 著 的 差 别 还 在 于 一 般 母 崖 羊 头 上 长 角 , 而 喀 纳 斯 红 崖 羊 母羊 头 上 没 有 角 , 性 情 特 别 温 婉 。 在 明 媚 的 阳 光 下 , 在 碧 绿 的 草 滩 间 , 在 姹 紫 嫣 红 的 野 花 丛 中 ,红 崖 羊 像 绅 士 淑 女 般 娴 静 地 散 着 步 , 温 柔 地 吃 着 草 。1 3 、 两 头 公 羊 总 是 有 克 制 地 轻 轻 地 用 犀 利 的 羊 角 触 摸 对 方 的 羊 角 , 用 舞 蹈 般 的 花 步 比 试 着 谁 头上 的 角 更 漂 亮 、 更 有 魅 力 。 对 喀 纳 斯 红 崖 羊 群 中 的 公 羊 来 说 , 头 上 的 羊 角 不 是 凶 杀 的 武 器 , 而是 健 美 的 标 志 。 多 么 富 有 诗 意 的 生 活 啊 !1 4 、 这 座 高 耸 入 云 终 年 积 雪 的 山 峰 形 似 巨 羊 , 特 别 是 峰 顶 两 根 挺 拔 的 岩 石 , 宛 如 羊 头 上 的 两 只犄 角 。 据 说 , 神 羊 峰 上 生 活 着 一 头 健 壮 的 公 羊 , 长 着 羊 的 脸 、 虎 的 爪 、 狼 的 牙 、 熊 的 胆 、 豹 的尾 、 牛 的 腰 , 但 胸 腔 里 跳 动 着 的 却 是 一 颗 纯 粹 的 羊 心 。1 5 、 哺 乳 动 物 所 进 行 的 哺 乳 活 动 不 仅 仅 是 生 理 交 流 , 还 是 一 种 感 情 互 渗 和 心 理 交 融 , 交 融 着 爱,交 融 着 生 命 , 交 融 着 依 恋 。 1 6 、 黑 球 的 神 情 完 全 像 个 护 卫 母 亲 的 小 骑 士 , 在 帮 母 亲 反 击 凶 暴 的 父 狼 。 黑 球 稚 嫩 的 乳 牙 当 然无 法 咬 疼 黑 狼 , 连 一 根 狼 毛 也 咬 不 断 。 但 不 知 为 什 么 , 茜 露 儿 觉 得 自 己 得 到 了 许 多 安 慰 , 流 血的 伤 口 似 乎 也 不 那 么 痛 得 心 慌 了 。1 7 、 夕 阳 西 下 , 如 血 光 斑 慢 慢 移 进 葫 芦 石 洞 , 阴 晦 的 洞 内 涂 上 了 一 层 悲 壮 的 色 彩 。 黑 宝 在 一 块鲤 鱼 形 的 砂 石 上 轻 轻 地 磨 着 两 只 狼 爪 。 只 要 再 等 几 分 钟 , 夕 阳 与 洞 口 拉 成 直 线 , 它 就 纵 身 扑 到红 奶 羊 茜 露 儿 的 身 上 去 。1 8 、 但 猎 人 不 想 让 狼 和 狗 进 行 绅 士 式 的 一 对 一 的 决 斗 , 他 举 起 沉 重 的 枪 托 , 觑 了 个 破 绽 , 一 枪托 砸 在 它 的 狼 腰 上 。 狼 是 铜 头 铁 腿 麻 秆 腰 , 它 痛 得 惨 嗥 一 声 。 它 恨 不 得 同 卷 毛 狗 和 猎 人 拼 个 你死 我 活 , 可 是 , 一 想 起 葫 芦 石 洞 里 还 藏 匿 着 没 有 丝 毫 反 抗 能 力 的 黑 球 , 它 立 刻 放 弃 了 这 种 愚 蠢的 冲 动 。1 9 、 它 腾 出 嘴 吻 , 狠 命 朝 卷 毛 狗 的 颈 窝 咬 去 ; 卷 毛 狗 扭 头 躲 避 , 它 趁 机 一 蹬 狼 腿 , 从 卷 毛 狗 过分 热 情 的 “ 拥 抱 ” 中 挣 脱 出 来 , 沿 着 起 伏 的 山 梁 奔 逃 。 它 的 狼 腰 被 枪 砸 伤 了 , 跑 得 瘸 瘸 颠 颠 。 就算 它 狼 腰 没 受 伤 , 它 也 不 想 逃 得 太 快 , 它 要 和 追 击 者 保 持 这 样 一 种 距 离 , 让 卷 毛 狗 嗅 得 着 自 己的 气 味 , 让 猎 人 隐 约 瞧 得 见 自 己 的 身 影 , 这 样 他 们 才 会 有 兴 趣 穷 追 不 舍 , 离 开 葫 芦 石 洞 。2 0 、 它 又 拼 命 朝 前 跑 了 一 程 , 然 后 , 蹿 进 路 旁 一 丛 茂 密 的 斑 茅 草 中 , 回 转 身 来 , 高 竖 起 狼 头 ,向 着 火 球 似 的 夕 阳 , 向 着 猎 人 和 卷 毛 狗 , 发 出 一 声 悠 长 凄 厉 悲 愤 的 狼 嚎 。2 1 、 茜 露 儿 带 着 黑 球 , 搬 离 了 葫 芦 石 洞 , 按 红 崖 羊 的 生 活 习 性 , 登 上 日 曲 卡 雪 山 北 麓 一 座 断 崖,在 几 乎 悬 空 的 一 条 石 缝 里 建 立 了 新 的 窝 巢 。2 2 、 对 红 崖 羊 来 说 , 深 秋 和 冬 天 是 食 物 匮 乏 的 困 难 时 期 , 只 能 到 沼 泽 地 去 寻 找 芦 苇 根 或 啃 吃 榆树 皮 , 实 在 没 有 办 法 就 嚼 食 干 涩 无 味 的 枯 草 。 半 饥 半 饱 , 在 夏 季 养 得 膘 肥 体 壮 的 红 崖 羊 过 完 冬天 便 会 掉 一 身 肉 。2 3 、 一 股 浓 烈 的 血 腥 味 随 风 飘 进 它 闻 惯 草 叶 馨 香 和 野 花 芬 芳 的 鼻 孔 , 熏 得 它 直 想 呕 吐 。 它 只 好跑 到 老 远 的 一 座 蚂 蚁 包 背 后 , 把 羊 脑 袋 埋 进 一 丛 衰 草 间 , 眼 不 见 为 净 , 耳 不 听 心 不 烦 , 鼻 不 闻阿 弥 陀 佛 。2 4 、 黑 球 蹲 在 石 缝 口 一 块 悬 空 的 平 台 上 , 向 着 月 亮 , 发 出 一 串 婴 儿 啼 哭 般 的 嗥 叫 声 。2 5 、 世 界 上 所 有 的 狼 都 有 这 种 奇 特 的 习 惯 。 也 许 是 在 向 月 亮 倾 诉 自 己 的 孤 寂 , 也 许 是 在 向 月 神宣 泄 对 世 界 的 仇 恨 。 茜 露 儿 身 为 红 崖 羊 无 法 理 解 狼 向 月 亮 发 疯 般 嗥 叫 的 内 在 意 蕴 , 但 有 一 点 它是 明 白 的 , 黑 球 从 生 理 到 心 理 都 在 迅 速 狼 化 。2 6 、 月 光 下 , 豺 愣 了 半 天 。 豺 一 定 是 在 为 一 头 母 羊 身 边 躺 着 一 只 幼 狼 而 吃 惊 呢 。 豺 使 劲 翕 动 那只 粉 红 色 的 肉 感 很 强 的 豺 鼻 , 嗅 闻 黑 球 。 黑 球 身 上 混 合 着 一 股 狼 的 腥 臊 和 羊 的 膻 味 , 豺 脸 上 露出 了 困 惑 的 表 情 , 像 掉 进 了 云 里 雾 里 。2 7 、 豺 咬 住 了 黑 球 的 耳 朵 , 黑 球 叼 住 了 豺 的 尾 巴 , 棕 红 色 的 豺 毛 和 黑 色 的 狼 毛 在 月 光 下 飞 旋 。豺 在 体 力 上 和 智 力 上 都 占 绝 对 优 势 , 很 快 , 豺 就 骑 压 在 黑 球 身 上 , 在 黑 球 的 左 前 腿 咬 了 一 口 。黑 球 惨 叫 一 声 , 血 从 尖 齿 形 的 伤 口 漫 出 。 黑 球 仰 面 躺 在 地 上 , 疯 狂 地 踢 蹬 四 肢 , 好 不 容 易 才 从豺 野 蛮 的 爪 牙 下 挣 脱 出 来 , 浑 身 狼 毛 凌 乱 , 一 条 腿 也 微 微 有 点 瘸 了 。2 8 、 在 这 节 骨 眼 上 , 豺 终 于 气 馁 了 , 胆 怯 了 , 松 开 豺 嘴 , 抽 回 豺 腿 , 退 出 了 格 斗 圈 。 这 时 , 豺刚 好 站 在 平 台 边 缘 , 惊 魂 未 定 , 气 喘 吁 吁 。 黑 球 也 一 翻 身 站 了 起 来 , 位 置 刚 好 在 内 侧 , 没 有 停顿 也 没 有 喘 息 , 张 嘴 又 朝 豺 咬 去 。 豺 本 能 地 退 后 了 半 步 , 不 料 一 脚 踩 在 一 块 碎 石 上 , 突 然 一 滑,从 断 崖 上 翻 落 下 去 。2 9 、 玫 瑰 色 的 朝 霞 笼 罩 在 酷 似 羊 形 的 石 峰 上 , 终 年 不 化 的 积 雪 被 涂 抹 上 一 层 嫣 红 的 色 彩 , 远 远望 去 , 活 像 一 头 健 壮 的 喀 纳 斯 红 崖 羊 。3 0 、 它 来 到 一 条 小 河 边 , 河 面 结 着 一 层 亮 晶 晶 的 薄 冰 。 它 咬 咬 牙 跳 进 寒 冷 彻 骨 的 河 里 。 薄 冰 碎了 , 在 它 的 腹 部 划 出 一 道 道 伤 痕 。 它 冷 得 浑 身 发 抖 , 感 觉 麻 木 了 , 血 液 仿 佛 也 要 冻 凝 固 了 , 但它 仍 嫌 不 够 , 一 次 又 一 次 在 小 河 里 徒 步 行 走 , 用 温 热 的 身 体 把 薄 冰 层 撞 得 七 零 八 碎 , 还 一 次 又一 次 把 热 胀 的 羊 头 钻 进 冰 水 里 。3 1 、 它 轻 松 地 走 到 死 狼 跟 前 , 戏 弄 似 的 举 起 一 只 前 足 踢 踏 尖 尖 的 狼 嘴 , 羊 蹄 敲 击 交 错 的 狼 牙 ,“ 橐 橐 橐 橐 ” , 清 脆 而 富 有 节 奏 。 茜 露 儿 是 在 用 身 体 语 言 告 诉 沦 戛 , 别 看 这 副 浊 黄 的 狼 牙 尖 锐 结实 , 其 实 已 丧 失 了 噬 咬 的 功 能 , 一 点 也 不 可 怕 。 接 着 , 茜 露 儿 又 转 过 身 体 , 尾 朝 死 狼 , 猛 尥 蹶子 , 咕 咚 一 声 , 死 狼 被 蹬 翻 在 地 , 像 截 枯 木 一 样 滚 了 几 下 , 肚 皮 朝 天 躺 在 一 片 白 色 的 砂 砾 上 ,四 条 狼 腿 僵 硬 地 刺 向 天 空 。 3 2 、 雪 山 越 来 越 陡 峭 , 凄 迷 的 雪 尘 迎 面 扑 来 , 冷 得 一 腔 羊 血 仿 佛 快 被 冻 凝 固 了 。 空 气 也 越 来 越稀 薄 , 呼 吸 变 得 困 难 , 羊 蹄 频 频 打 滑 , 但 它 仍 一 步 一 步 朝 神 羊 峰 巅 攀 登 。3 3 、 白 皑 皑 的 雪 山 上 , 有 一 个 醒 目 的 小 红 点 , 像 一 团 燃 烧 的 火 焰 , 在 蠕 动 , 在 跳 跃 。3 4 、 斑 羚 是 我 们 这 一 带 猎 人 最 喜 爱 的 猎 物 。 虽 然 公 羊 和 母 羊 头 上 都 长 着 两 支 短 小 如 匕 首 的 尖 利的 羊 角 , 但 性 情 温 驯 , 死 到 临 头 也 不 会 反 抗 , 猎 杀 时 不 会 有 危 险 ; 斑 羚 肉 肥 腻 细 嫩 , 是 上 等 山珍 , 毛 皮 又 是 制 裘 的 好 材 料 , 价 钱 卖 得 很 俏 。3 5 、 对 付 伤 心 崖 上 的 斑 羚 , 好 比 瓮 中 捉 鳖 。 伤 心 崖 是 戛 洛 山 上 的 一 大 景 观 , 一 座 山 峰 , 像 被 一把 利 斧 从 中 间 剖 开 , 从 山 底 下 的 流 沙 河 抬 头 往 上 看 , 宛 如 一 线 天 , 其 实 隔 河 对 峙 的 两 座 山 峰 相距 约 六 米 左 右 。 两 座 山 峰 都 是 笔 直 的 绝 壁 , 到 了 山 顶 部 位 , 都 凌 空 向 前 伸 出 一 块 巨 石 , 远 远 望去 , 就 像 一 对 彼 此 倾 心 的 情 人 , 正 要 热 情 地 拥 抱 接 吻 。3 6 、 我 们 将 斑 羚 逼 进 伤 心 崖 后 , 围 而 不 打 , 迟 迟 没 放 狗 上 去 扑 咬 , 也 没 开 枪 射 击 , 这 当 然 不 是出 于 怜 悯 , 而 是 担 心 斑 羚 们 被 我 们 逼 急 了 , 会 不 顾 三 七 二 十 一 , 集 体 坠 岩 从 悬 崖 跳 下 去 的 ; 它们 跳 下 去 假 如 摔 在 岸 上 , 当 然 节 省 了 我 们 的 子 弹 , 但 不 可 能 各 个 都 按 我 们 的 心 愿 跳 得 那 么 准 ,肯 定 有 许 多 落 到 流 沙 河 里 , 很 快 就 会 被 湍 急 的 河 水 冲 得 无 影 无 踪 。 我 们 不 想 让 到 手 的 钱 财 再 流失 , 我 们 要 一 网 打 尽 。3 7 、 有 一 只 老 斑 羚 不 知 是 老 眼 昏 花 没 测 准 距 离 , 还 是 故 意 要 逞 能 , 竟 退 后 十 几 步 一 阵 快 速 助 跑奋 力 起 跳 , 想 跳 过 六 米 宽 的 山 涧 去 , 结 果 可 想 而 知 , 它 在 离 对 面 山 峰 还 有 一 米 多 的 空 中 做 了 个滑 稽 的 挺 身 动 作 , 哀 咩 一 声 , 像 颗 流 星 似 的 笔 直 坠 落 下 去 , 好 一 会 儿 , 悬 崖 下 才 传 来 扑 通 的 水花 声 。3 8 、 毫 无 疑 问 , 这 只 公 斑 羚 是 这 群 斑 羚 的 头 羊 , 它 头 上 的 角 比 一 般 公 斑 羚 要 宽 得 多 , 形 状 像 把镰 刀 , 姑 妄 称 它 为 镰 刀 头 羊 。 镰 刀 头 羊 神 态 庄 重 地 沿 着 悬 崖 巡 视 了 一 圈 , 抬 头 仰 望 雨 后 天 晴 湛蓝 的 苍 穹 , 悲 哀 地 咩 了 数 声 , 表 示 自 己 也 无 能 为 力 。3 9 、   这 将 是 一 场 辉 煌 的 狩 猎 , 对 人 类 而 言 。 这 将 是 一 场 灭 绝 性 的 屠 杀 , 对 这 群 斑 羚 而 言 。4 0 、 突 然 , 半 大 的 斑 羚 朝 前 飞 奔 起 来 , 差 不 多 同 时 , 老 公 羊 也 扬 蹄 快 速 助 跑 。 半 大 的 斑 羚 跑 到悬 崖 边 缘 , 纵 身 一 跃 , 朝 山 涧 对 面 跳 去 , 老 公 羊 紧 跟 在 半 大 斑 羚 后 面 , 头 一 低 , 也 从 悬 崖 上 蹿跃 出 去 。 这 一 老 一 少 , 跳 跃 的 时 间 稍 分 先 后 , 跳 跃 的 幅 度 也 略 有 差 异 , 半 大 斑 羚 角 度 稍 偏 高 些,老 公 羊 角 度 稍 偏 低 些 , 等 于 是 一 前 一 后 , 一 高 一 低 。 我 吃 了 一 惊 , 怎 么 , 自 杀 也 要 老 少 结 成 对子 , 一 对 一 对 去 死 吗 ? 这 只 半 大 斑 羚 和 这 只 老 公 羊 , 除 非 插 上 翅 膀 , 是 绝 对 不 可 能 跳 到 对 面 那座 山 崖 上 去 的 ! 果 然 , 半 大 斑 羚 只 跳 到 四 米 左 右 的 距 离 , 身 体 就 开 始 下 倾 , 从 最 高 点 往 下 降 落,空 中 画 出 一 道 可 怕 的 弧 形 。 我 想 , 顶 多 再 有 一 两 秒 钟 , 它 就 不 可 避 免 地 要 坠 进 深 渊 , 坠 进 死 亡的 地 狱 去 了 。4 1 、 我 正 这 样 想 着 , 突 然 一 个 我 做 梦 都 无 法 想 象 的 镜 头 出 现 了 — — — 老 公 羊 凭 着 娴 熟 的 跳 跃 技巧 , 在 半 大 斑 羚 从 最 高 点 往 下 降 落 的 瞬 间 , 身 体 出 现 在 半 大 斑 羚 的 蹄 下 。 老 公 羊 的 跳 跃 能 力 显然 要 比 半 大 斑 羚 略 胜 一 筹 , 当 它 的 身 体 出 现 在 半 大 斑 羚 蹄 下 时 , 刚 好 处 在 跳 跃 弧 线 的 最 高 点 ,就 像 两 艘 宇 宙 飞 船 在 空 中 完 成 了 对 接 一 样 , 半 大 斑 羚 的 四 只 蹄 子 在 老 公 羊 宽 阔 结 实 的 背 上 猛 蹬了 一 下 , 就 像 免 费 享 受 一 块 跳 板 一 样 , 它 在 空 中 再 度 起 跳 , 下 坠 的 身 体 奇 迹 般 地 再 度 升 高 ; 而老 公 羊 就 像 燃 料 已 输 送 完 了 的 火 箭 残 壳 , 自 动 脱 离 宇 宙 飞 船 , 不 , 比 火 箭 残 壳 更 悲 惨 , 在 半 大斑 羚 的 猛 力 踢 蹬 下 , 像 只 被 突 然 折 断 了 翅 膀 的 鸟 笔 直 坠 落 下 去 。 虽 然 这 第 二 次 跳 跃 力 度 远 不 如第 一 次 , 高 度 也 只 有 地 面 跳 跃 的 一 半 , 但 足 够 半 大 斑 羚 跨 越 剩 下 的 最 后 两 米 路 程 了 。 只 见 它 轻巧 地 落 在 对 面 山 峰 上 , 兴 奋 地 咩 叫 一 声 , 钻 到 磐 石 后 面 不 见 了 。4 2 、 试 跳 成 功 , 紧 接 着 , 一 对 对 斑 羚 凌 空 跃 起 , 山 涧 上 空 画 出 一 道 道 令 人 眼 花 缭 乱 的 弧 线 , 每一 只 年 轻 的 斑 羚 成 功 飞 渡 , 都 意 味 着 有 一 只 老 年 斑 羚 摔 得 粉 身 碎 骨 。4 3 、 它 们 心 甘 情 愿 用 生 命 为 下 一 代 开 通 一 条 生 存 的 道 路 。 绝 大 部 分 老 斑 羚 , 都 用 高 超 的 跳 跃 技艺 , 将 年 轻 斑 羚 平 安 地 飞 渡 到 对 岸 的 山 峰 , 只 有 一 头 衰 老 的 母 斑 羚 , 在 和 一 只 小 斑 羚 空 中 衔 接时 , 大 概 力 不 从 心 , 没 能 让 小 斑 羚 精 确 地 踩 上 自 己 的 背 , 结 果 一 老 一 少 一 起 坠 进 深 渊 。4 4 、 但 已 经 晚 了 , 伤 心 崖 上 , 只 剩 下 最 后 一 只 斑 羚 , 唔 , 就 是 那 只 成 功 地 指 挥 了 这 场 斑 羚 群 集体 飞 渡 的 镰 刀 头 羊 。 这 群 斑 羚 不 是 偶 数 , 恰 恰 是 奇 数 , 镰 刀 头 羊 孤 零 零 地 站 在 山 峰 上 , 既 没 有年 轻 的 斑 羚 需 要 它 做 空 中 垫 脚 石 飞 渡 到 对 岸 去 , 也 没 有 谁 来 飞 渡 它 。 4 5 、 砰 , 砰 砰 , 猎 枪 打 响 了 , 我 看 见 , 镰 刀 头 羊 宽 阔 的 胸 部 冒 出 好 几 朵 血 花 , 它 摇 晃 了 一 下 ,但 没 倒 下 去 , 迈 着 坚 定 的 步 伐 , 走 向 那 道 绚 丽 的 彩 虹 。 弯 弯 的 彩 虹 一 头 连 着 伤 心 崖 , 一 头 连 着对 岸 的 山 峰 , 像 一 座 美 丽 的 桥 。读 后 感 范 文 一善 念 是 一 粒 种 子 , 善 心 是 一 朵 花 , 善 行 是 一 枚 果 实 。 尽 管 物 竞 天 择 仍 需 心 存 善 念 , 请 投 向 自 然 界 以悲 悯 的 目 光 。 — — 题 记翻 开 《 斑 羚 飞 渡 》 , 领 头 羊 胸 口 那 抹 鲜 红 灿 烂 的 血 花 越 来 越 鲜 艳 , 伤 心 崖 上 那 一 道 道 令 人 眼 花 缭 乱的 弧 线 出 现 在 我 的 面 前 ; 那 如 折 断 翅 膀 的 鸟 儿 般 坠 落 深 谷 的 老 斑 羚 , 那 如 凤 凰 涅 槃 般 消 失 在 伤 心 崖 的 镰刀 头 羊 , 一 个 个 鲜 活 的 生 命 在 我 的 眼 前 消 失 … … 我 不 禁 潸 然 泪 下 , 我 想 问 一 问 猎 人 : 面 对 这 群 无 辜 的 生命 , 你 于 心 何 忍 啊 ? 动 物 们 也 有 它 们 自 己 的 生 活 和 情 感 , 它 们 也 有 深 爱 的 伙 伴 , 也 有 感 人 至 深 的 亲 情 。你 们 几 声 枪 响 , 便 破 坏 了 它 们 的 幸 福 安 宁 , 让 它 们 失 去 了 美 好 的 家 园 , 失 去 了 最 亲 的 家 人 … … 你 看 到 它们 绝 望 的 眼 神 了 吗 ? 它 们 的 痛 苦 你 们 能 体 会 到 吗 ? 人 们 为 什 么 不 能 和 它 们 和 谐 相 处 呢 ? 我 们 大 家 都 是 大自 然 的 孩 子 啊 !读 到 猎 人 牵 着 咆 哮 的 狗 群 , 手 持 会 喷 闪 电 的 枪 , 十 几 个 猎 人 把 七 八 十 头 羚 羊 逼 到 了 伤 心 崖 上 … … 我仿 佛 听 到 了 它 们 撕 心 裂 肺 的 叫 声 ; “ 砰 砰 砰 ” 几 声 枪 响 好 像 就 在 我 的 耳 边 , 我 闭 上 眼 泪 珠 滚 落 ; 平 复 心 情捂 着 一 只 眼 继 续 往 下 读 , 只 见 机 智 的 镰 刀 头 羊 却 临 危 不 乱 , 迅 速 的 把 这 些 斑 羚 分 成 了 两 部 分 , 年 老 的 一队 , 年 轻 的 一 队 , 由 这 些 老 羚 羊 帮 这 些 年 轻 斑 羚 飞 渡 到 对 岸 。 可 是 … … 可 是 一 只 斑 羚 飞 过 去 , 意 味 着 一只 斑 羚 死 去 , 那 些 老 斑 羚 不 惜 舍 弃 自 己 的 生 命 , 保 护 好 年 轻 羚 羊 , 可 年 老 的 斑 羚 为 数 不 多 , 不 能 够 将 全部 的 年 轻 斑 羚 全 部 救 下 , 那 只 镰 刀 头 羊 英 勇 选 择 自 己 作 为 年 老 一 队 的 也 牺 牲 了 。最 终 , 斑 羚 羊 用 牺 牲 一 半 挽 救 另 一 半 的 方 法 摆 脱 困 境 。 老 斑 羚 羊 用 死 亡 做 桥 墩 在 山 涧 上 空 架 起 来 一座 生 命 桥 ! 你 们 于 心 何 忍 啊 ? 我 擦 拭 着 不 断 落 下 来 的 眼 泪 , 对 于 猎 人 的 行 为 我 感 到 心 痛 , 但 我 更 敬 佩 这些 勇 敢 的 斑 羚 , 它 们 心 甘 情 愿 用 生 命 为 下 一 代 开 辟 一 条 生 存 的 道 路 。合 上 《 斑 羚 飞 渡 》 , 我 的 心 久 久 不 能 平 静 , 虽 然 伤 心 崖 上 的 斑 羚 已 离 去 , 但 是 我 好 像 还 能 听 到 斑 羚倾 诉 的 声 音 , 那 一 幕 幕 情 景 , 依 旧 栩 栩 如 生 。 这 一 飞 渡 的 壮 举 谱 写 了 它 们 生 命 的 乐 章 , 也 带 给 我 们 深 深的 自 责 与 愧 疚 。 “ 物 竞 天 择 , 适 者 生 存 ” , 生 物 灭 绝 被 推 脱 于 生 物 进 化 的 必 然 选 择 。 在 地 球 漫 长 的 历 史 长河 中 无 数 物 种 走 向 没 落 , 濒 临 灭 绝 , 这 已 经 不 能 仅 用 物 竞 天 择 来 解 释 了 。 人 类 从 最 开 始 的 图 谋 其 毛 皮 、食 肉 、 爪 牙 和 为 了 享 乐 所 进 行 的 针 对 性 的 猎 杀 … … 无 疑 加 速 了 这 一 进 程 , 直 接 导 致 物 种 灭 绝 速 度 越 来 越快 。物 竞 天 择 变 成 了 “ 物 竞 人 择 ” , 在 进 化 中 , 人 类 让 动 物 被 迫 “ 放 弃 ” 了 牙 齿 、 甲 壳 、 皮 毛 、 肉 身 … … 它们 被 披 在 了 身 上 , 挂 在 了 肩 上 , 踩 在 了 脚 下 , 吃 在 了 肚 里 … … 这 些 都 是 稀 有 的 时 尚 , 昂 贵 的 时 尚 , 但 更是 残 忍 的 时 尚 。 高 晓 松 曾 说 : “ 人 类 是 世 界 上 最 特 殊 的 物 种 。 但 当 生 存 唾 手 可 得 时 , 我 们 便 忘 记 了 自 己也 只 是 这 万 千 物 种 中 的 一 员 。 ” 物 竞 天 择 仍 请 心 存 善 念 , 一 个 善 念 , 将 改 写 一 个 世 界 , 让 人 与 动 物 和 谐相 处 , 共 赴 未 来 !读 后 感 范 文 二 星 期 天 , 我 一 如 既 往 地 随 妈 妈 来 到 齐 飞 书 店 看 书 。 在 这 形 形 色 色 , 各 式 各 样 的 书 中 , 我 选 了 一 本 沈石 溪 动 物 小 说 《 斑 羚 飞 渡 》 认 真 阅 读 起 来 , 里 面 的 真 实 情 节 , 一 直 回 味 在 我 脑 海 中 , 我 的 心 里 掀 起 了 千层 巨 浪 , 感 慨 万 千 … …在 狩 猎 队 的 穷 追 不 舍 下 , 一 群 斑 羚 逃 到 了 宛 如 一 线 天 的 伤 心 崖 上 。 就 算 是 四 肢 强 健 有 力 的 公 羚 羊 也不 可 能 一 次 跳 过 六 米 宽 的 悬 崖 , 羊 群 一 片 惊 慌 和 骚 动 。 在 头 羊 镰 刀 羊 的 带 领 下 , 羊 群 们 渐 渐 安 静 下 来 了。每 头 老 羚 羊 都 变 成 了 生 命 的 踏 板 , 让 年 轻 的 公 羚 羊 顺 利 的 跳 过 了 伤 心 崖 上 , 但 是 那 些 老 羚 羊 就 像 火 箭 残壳 和 断 翼 的 鸟 一 样 从 苍 穹 笔 直 的 掉 下 崖 去 。 斑 羚 飞 渡 , 那 些 老 羚 羊 就 像 一 双 隐 形 的 翅 膀 , 让 年 轻 的 羚 羊成 功 飞 “ 渡 ” , 那 些 老 羚 羊 用 自 己 的 生 命 建 起 了 只 能 用 死 亡 搭 建 起 来 的 七 彩 桥 梁 , 他 们 无 怨 无 悔 , 没 有 拥挤 , 没 有 争 夺 , 是 那 么 井 然 有 序 。当 斑 羚 有 序 飞 渡 的 时 候 , 就 连 猎 狗 都 目 瞪 口 呆 。 是 啊 , 老 斑 羚 为 了 种 群 的 生 存 而 牺 牲 自 己 , 就 算 当踏 板 被 年 轻 公 羚 那 强 健 有 力 的 四 肢 猛 蹬 , 头 破 血 流 ; 就 算 掉 进 百 丈 深 渊 , 粉 身 碎 骨 , 他 们 也 在 所 不 惜 ,无 怨 无 悔 。 这 些 斑 羚 在 身 处 绝 境 时 , 没 有 只 顾 自 己 , 自 私 自 利 的 羊 ; 没 有 以 命 相 拼 , 玉 石 俱 焚 , 莽 撞 的羊 ; 更 没 有 放 弃 希 望 , 坐 以 待 毙 的 羊 。 他 们 舍 弃 一 半 , 保 留 一 半 。 死 去 的 没 有 怨 言 , 活 下 去 的 , 会 为 种族 好 好 活 下 去 !我 最 佩 服 的 是 头 羊 镰 刀 羊 , 它 舍 己 为 羊 , 沉 着 冷 静 的 精 神 值 得 我 们 学 习 : 它 管 理 着 羊 群 的 秩 序 , 当所 有 羚 羊 跳 过 崖 后 , 只 有 他 一 个 羊 孤 零 零 地 站 在 对 岸 。 他 宁 死 不 屈 , 不 向 猎 人 屈 服 , 迈 着 坚 定 的 步 伐 ,投 入 一 片 绚 烂 中 … … 它 不 仅 维 护 了 自 己 的 尊 严 , 也 维 护 了 种 族 的 尊 严 !在 我 们 人 群 之 中 也 有 像 镰 刀 羊 一 样 的 好 人 , 为 了 大 家 , 为 了 群 众 , 放 弃 了 自 己 的 利 益 , 甚 至 付 出 生命 : 在 汶 川 地 震 发 生 时 , 四 川 木 鱼 小 学 初 一 学 生 何 翠 青 已 走 出 了 自 己 的 宿 舍 , 当 他 意 识 到 地 震 来 临 时 ,并 没 有 迅 速 离 开 学 校 , 而 是 回 到 宿 舍 把 正 在 午 睡 的 同 学 叫 醒 , 让 他 们 迅 速 离 开 学 校 , 躲 避 地 震 , 而 自 己,却 错 过 了 最 宝 贵 的 逃 生 时 间 , 被 废 墟 压 了 整 整 五 十 个 小 时 才 获 救 , 但 失 去 了 右 腿 。 现 在 , 何 姐 姐 已 长 大成 人 , 找 到 了 合 适 的 工 作 。 当 记 者 现 在 访 问 : 回 到 当 年 , 你 还 会 怎 样 做 ? 何 翠 青 姐 姐 会 不 假 思 索 地 回 答:“ 我 还 会 像 当 初 一 样 , 毅 然 跑 回 教 室 , 叫 醒 同 学 们 , 让 他 们 快 速 逃 生 。 ” 那 声 音 是 那 么 果 断 , 那 么 信 誓 旦旦 !回 头 看 看 , 又 有 多 少 贪 婪 自 私 的 人 们 , 在 金 钱 面 前 跪 下 了 双 膝 ; 又 有 多 少 人 不 会 团 结 合 作 , 而 是 互相 抱 怨 责 骂 ; 又 有 多 少 人 为 了 一 己 之 私 , 一 时 之 利 , 掀 起 了 一 发 不 可 收 拾 的 波 涛 。 什 么 时 候 , 人 也 可 以用 心 灵 , 用 行 动 来 架 起 一 座 通 向 文 明 , 通 向 希 望 , 通 向 成 功 的 七 彩 桥 梁 !后 记 : 生 命 需 要 不 断 奉 献 和 付 出 , 这 样 才 会 让 人 生 更 有 意 义 。 在 被 人 需 要 帮 助 的 时 候 , 你 挺 身 而 出,在 付 出 昂 贵 代 价 的 条 件 下 , 尽 所 能 帮 助 别 人 或 群 体 , 你 一 定 能 赢 得 别 人 的 尊 重 。 为 被 人 开 一 朵 花 , 花 的芳 香 也 会 弥 漫 在 你 的 心 中 , 荡 漾 在 你 的 心 田 …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