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岛》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4 09:05:58浏览次数:11
精彩片段1 、 这 是 个 高 大 。 强 壮 、 魁 梧 、 有 着 栗 色 皮 肤 的 人 , 粘 乎 乎 的 辫 子 耷 拉 在 脏 兮 兮 的 蓝 外 套 的 肩 部 ,粗 糙 的 手 上 疤 痕 累 累 , 指 甲 乌 青 而 残 缺 不 全 , 一 道 肮 脏 的 铅 灰 色 刀 疤 横 贯 一 侧 面 颊 。2 、 那 高 亢 、 苍 老 、 颤 动 的 嗓 音 仿 佛 汇 入 了 绞 盘 机 起 锚 时 众 人 合 唱 出 的 破 调 门 。 接 着 , 他 用 一根 自 带 的 像 铁 头 手 杖 似 的 木 棍 子 重 重 地 敲 门 。 当 我 父 亲 出 来 后 , 他 又 粗 声 大 气 地 要 来 杯 郎 姆 酒 。酒 送 到 后 , 他 慢 慢 地 啜 饮 , 像 个 鉴 定 家 似 的 , 一 面 细 细 地 品 味 , 一 面 还 继 续 打 量 着 四 周 的 峭 壁 ,抬 头 审 视 我 们 的 招 牌 。  3 、 在 暴 风 雨 的 夜 晚 , 当 大 风 撼 动 着 房 子 的 四 角 , 碎 浪 咆 哮 着 冲 过 海 岸 、 跃 上 悬 崖 , 我 就 会 在一 千 种 形 象 、 一 千 种 邪 恶 的 表 情 中 看 到 他 。 一 会 儿 是 腿 被 齐 膝 砍 断 , 一 会 儿 是 齐 臀 部 ; 一 会 儿他 又 是 个 什 么 都 没 有 , 只 有 一 条 长 在 身 体 中 央 的 腿 的 奇 形 怪 状 的 家 伙 。 看 他 单 腿 跑 跳 着 追 赶 我 ,越 过 篱 笆 和 水 沟 , 是 最 坏 的 恶 梦 了 。 总 之 , 为 了 我 那 每 月 的 四 便 士 , 这 些 想 像 出 来 的 形 状 令 我付 出 了 相 当 昂 贵 的 代 价 。  4 、 有 些 晚 上 , 在 他 喝 了 他 的 脑 袋 支 撑 不 住 的 过 量 的 郎 姆 酒 和 水 后 , 有 时 他 就 会 坐 下 来 唱 他 那些 个 邪 恶 、 古 老 、 粗 野 的 水 手 歌 曲 , 旁 若 无 人 ; 但 有 时 他 会 嚷 着 轮 流 干 杯 , 还 逼 着 所 有 战 战 兢兢 的 房 客 们 听 他 讲 故 事 , 或 者 和 他 一 起 合 唱 。 我 常 常 听 见 房 子 和 “ 哟 — 嗬 — 嗬 , 再 来 郎 姆 酒 一大 瓶 ” 的 歌 声 一 起 颤 动 ; 邻 居 们 全 都 为 了 宝 贵 的 性 命 、 怀 着 对 死 亡 的 恐 惧 加 入 到 这 歌 声 里 来 , 而且 一 个 比 一 个 唱 得 响 亮 , 生 怕 引 起 他 的 注 意 。5 、 那 是 一 月 里 的 一 个 早 晨 , 很 早 ─ ─ 一 个 折 磨 人 的 下 霜 的 早 晨 ─ ─ 海 湾 覆 着 白 霜 , 灰 蒙 蒙 的 ,波 浪 轻 轻 拍 打 着 岩 石 , 太 阳 低 低 地 悬 在 山 尖 上 , 照 亮 了 一 大 片 海 面 。6 、 船 长 比 往 常 起 得 早 , 出 发 到 海 边 去 了 , 他 那 把 水 手 用 的 短 刀 在 旧 蓝 外 套 的 宽 宽 的 下 摆 上 晃悠 着 , 黄 铜 望 远 镜 夹 在 胳 膊 底 下 , 帽 子 在 头 上 向 右 斜 歪 着 。 我 记 得 当 他 大 步 走 开 时 , 他 呼 出 的哈 气 好 像 烟 雾 一 般 地 缭 绕 在 身 后 , 而 我 听 到 他 发 出 的 最 后 的 声 音 , 是 在 他 转 过 大 石 头 时 , 气 愤愤 地 哼 了 一 下 鼻 子 , 好 像 仍 对 利 弗 西 医 生 耿 耿 于 怀 似 的 。  7 、 他 上 楼 又 下 楼 , 从 客 厅 走 到 酒 吧 又 走 回 客 厅 , 有 时 他 到 门 外 嗅 嗅 海 的 气 味 , 用 手 扶 着 墙 行走 , 呼 吸 沉 重 而 急 促 , 就 像 人 在 爬 陡 峭 的 高 山 时 的 样 子8 、 他 显 然 是 个 瞎 子 , 因 为 他 用 棍 子 敲 着 路 面 , 一 个 大 绿 罩 子 遮 住 了 他 的 眼 睛 和 鼻 子 。 他 弯 曲着 身 子 , 似 乎 是 上 了 岁 数 , 要 不 就 是 因 为 有 病 的 关 系 。 他 穿 一 件 很 大 的 、 带 着 个 风 帽 的 旧 航 海斗 篷 , 使 他 看 上 去 格 外 怪 异 。 我 这 一 生 从 未 见 过 比 这 更 吓 人 的 形 象 了 。9 、 一 轮 满 月 冉 冉 升 起 , 带 着 红 晕 出 现 在 雾 气 的 上 方 , 它 催 促 我 们 加 快 步 伐 , 因 为 显 然 , 当 我们 再 返 回 时 , 一 切 将 亮 如 白 昼 , 而 我 们 一 出 门 便 暴 露 在 任 何 一 个 监 视 者 的 眼 皮 底 下 。1 0 、 在 那 套 衣服 的 下 面 , 开 始 出 现 了 各 式 各 样的 东 西 : 一 个 四 分 仪 , 一 个 锡 制的 小 酒 杯 , 几 颗烟 , 两 对 非 常 漂 亮 的 手 铣 , 一 根 银 条 , 一 只 西 班 牙 老 怀 表 , 还 有 其 他 一 些 不 值 钱 的 小 装 饰 品 ,大 多 是 外 国 制 造 的 , 一 副 黄 铜 杆 的 圆 规 , 还 有 五 六 个 珍 奇 的 西 印 度 贝 壳 。 从 那 时 起 , 它 常 常 使我 想 到 , 他 一 定 是 带 着 这 些 贝 壳 一 起 度 过 他 流 浪 、 罪 恶 、 被 追 逐 的 一 生 的 。  1 1 、 雾 正 很 快地 消 散 , 月 亮 在 高 地 上 方 把 两 边都 照 得 通 明 , 只 有 在 小 山 谷 的 正底 部 和 旅 店 门 的四 周 尚 有 薄 薄 的 一 层 面 纱 未 曾 消 褪 , 掩 护 着 我 们 逃 跑 的 最 初 几 步 。1 2 、 我 能 听 见 他 们 跑 上 我 们 的 旧 楼 梯 时 咚 咚 作 响 的 脚 步 声 , 那 声 音 震 得 屋 子 都 快 动 起 来 。1 3 、 那 骑 手 想挽 救 他 的 性 命 , 但 是 一 切 枉 然 ,伴 随 着 一 声 刺 破 夜 空 的 尖 叫 , 皮乌 倒 了 下 去 , 四只 蹄 子 从 他 身 上 踏 过 去 又 抛 开 了 他 , 飞 驰 而 过 。1 4 、 这 次 , 由于 路 程 短 , 我 没 有 上 马 , 只 是 拉着 道 格 尔 的 马 镫 带 子 跑 向 侧 面 ,走 上 那 条 长 长 的 、没 有 树 叶 荫 蔽 的 、 浴 着 月 光 的 林 荫 道 。1 5 、 我 从 来 没在 这 么 近 的 距 离 里 看 过 乡 绅 , 他是 个 高 个 子 , 约 有 六 英 尺 多 高 ,肩 宽 与 身 高 相 称 ,有 一 张 坦 诚 的 、 还 算 看 得 过 去 的 面 孔 , 在 长 期 的 漫 游 过 程 中 变 得 粗 糙 和 发 红 , 同 时 布 满 了 皱 纹。他 的 眉 毛 很 浓 密 , 并 且 迅 捷 地 挑 上 挑 下 , 这 显 示 出 他 的 某 种 脾 性 , 不 能 说 是 坏 的 , 你 可 以 说 是急 躁 、 易 激 动 。  1 6 、 它 大 约 是 九 英 里 长 、 五 英 里 宽 , 你 可 以 说 , 它的 形 状 像 一 条 立 着 的 肥壮 的 龙 , 有 两个 几 乎全 为 陆 地 包 围 的 良 港 , 小 山 位 于 中 央 ,标名为“望远镜 山 ” 。 1 7 、 我 健 康 极佳 , 精 神 矍 铄 , 吃 得 像头 公 牛 , 睡 下 像 棵 树 , 然 而 只 有 听 见 我 的老 水 手 们 绕 着 绞盘 机 迈 步 , 我 才 能 享 受 一 番 。1 8 、 而 我 本 人 也 即 将 出 海 , 乘 着 双 桅船 , 和 一 个 吹 哨 子 的 水 手 长 以 及 留 着辫 子 、 唱 着 歌 的 水 手们 一 道 出 海 ; 出 海 , 驶 向 一 个 不 知 名 的岛,去 寻 找 埋 藏 着 的 宝 藏 !  1 9 、 当 我 还 沉 浸 在 这 欢 乐 的 梦 想 中 的 时 候 , 我 们 突 然 来 到 了 一 座 大 旅 馆 的门 前 , 正 遇 到了 特 里罗 尼 乡 绅 , 他 全 身 妆 扮 得 像 个 海 军 军 官 , 穿 着 一 套 结 实 的 蓝 衣 服 , 面 带 微 笑 地 从 门 里 走 出 来 ,惟 妙 惟 肖 地 学 了 个 水 手 步 。  2 0 、 招 牌 是 刚 油 漆 过 的 , 窗 户 上 挂 着 整 洁 的 红 色 窗 帘 , 地 面 上 铺 着 干 净 的 细 沙 。 酒 店 两 面 临 街,两 边 各 开 了 个 门 , 这 使 得 这 间 大 而 低 的 屋 子 可 以 一 览 无 遗 , 尽 管 里 面 烟 气 腾 腾 的 。  2 1 、 他 的 左 腿 齐 大 腿 根 锯 掉 了 , 左 腋 下 架 着 个 拐 杖 , 行 动 却 灵 巧 得 令 人 赞 叹 , 像 小 鸟 一 样 蹦 来蹦 去 。 他 长 得 又 高 又 壮 , 有 一 张 大 得 像 火 腿 的 面 孔 ─ ─ 扁 平 而 苍 白 , 然 而 机 智 , 带 着 微笑 。2 2 、 在 他 急 切 地 讲 这 一 番 话 的 时 候 , 他 一 直 架 着 拐 杖 在 小 酒 馆 里 跳 来 跳 去 , 用 手 拍 着 桌 子 , 作出 一 副 激 动 的 表 情 , 好 像 要 说 服 一 名 伦 敦 中 央 刑 事 法 庭 的 法 官 或 是 最 高 警 署 的 警 察 一 样 。2 3 、 将 近 黎 明 时 分 , 当 水 手 长 吹 响 了 他 的 哨 子 , 全 体 船 员 都 站 在 绞 盘 杠 前 整 齐 待 命 时 , 我 已 经疲 惫 不 堪 了 。 我 原 本 是 双 倍 的 疲 惫 了 , 却 还 总 是 舍 不 得 离 开 甲 板 ; 对 我 来 说 , 简 短 的 命 令 , 尖利 的 哨 声 , 以 及 人 们 在 船 上 桅 灯 微 弱 的 光 下 熙 熙 攘 攘 地 上 岗 的 情 景 ─ ─ 所 有 这 一 切 都 是 那 么 的 新鲜 有 趣 。  2 4 、 但 那 决 不 是 最 坏 的 ; 因 为 出 海 一 两 天 后 , 他 便 开 始 带 着 迷 糊 的 眼 神 、 发 红 的 面 孔 、 结 巴 的舌 头 , 以 及 其 他 酗 酒 的 迹 象 出 现 在 甲 板 上 。 一 次 又 一 次 , 他 丢 人 地 被 喝 令 回 到 舱 里 去 。 有 时 他跌 倒 并 划 伤 了 自 己 , 有 时 他 整 天 躺 在 后 甲 板 室 他 小 小 的 铺 位 上 ; 有 时 他 差 不 多 清 醒 过 来 时 , 也勉 勉 强 强 地 干 一 两 天 。  2 5 、 在 船 上 , 他 用 一 根 短 索 将 他 的 拐 杖 和 脖 子 套 到 一 起 , 以 使 双 手 尽 可 能 地 自 由 。 这 是 很 可 一看 的 : 他 把 拐 杖 的 脚 嵌 人 到 舱 壁 的 缝 中 , 抵 靠 着 它 , 以 适 应 船 的 每 一 次 颠 簸 , 像 人 在 岸 上 一 样稳 当 地 干 着 他 的 烹 饪 工 作 。 更 令 人 称 奇 的 是 看 他 在 最 恶 劣 的 天 气 跨 过 甲 板 。 他 装 配 了 一 两 根 绳索 来 帮 助 他 跨 过 那 最 宽 的 地 方 ─ ─ 它 们 被 称 作 “ 高 个 子 约 翰 的 耳 环 ” ; 他 使 自 己 从 一 个 地 方 转 到 另一 个 地 方 , 一 会 儿 使 用 那 根 拐 杖 , 一 会 儿 拉 着 短 索 就 到 了 舷 侧 , 就 像 能 行 走 的 人 一 样 迅 速 。 然而 , 以 前 和 他 一 起 航 行 过 的 人 看 到 他 这 个 样 子 都 表 露 出 惋 惜 之 情 。  2 6 、 我 能 听 见 人 们 跌 跌 撞 撞 地 从 特 舱 和 水 手 舱 里 跑 出 来 , 于 是 我 立 即 从 苹 果 桶 里 溜 了 出 来 , 钻到 了 前 桅 帆 的 下 面 , 又 转 身 到 了 船 尾 , 及 时 地 跑 到 了 开 阔 的 甲 板 上 , 和 亨 特 、 利 弗 西 医 生 一 道冲 到 了 露 天 的 船 首 。  2 7 、 我 们 的 西 南 方 , 我 们 看 到 了 两 座 低 矮 的 小 山 , 两 山 离 得 大 约 有 两 英 里 远 , 而 在 它 们 中 一 座的 后 面 又 耸 立 着 第 三 座 高 一 些 的 山 峰 , 峰 顶 仍 有 雾 气 线 绕 着 。 这 三 座 山 的 外 形 全 都 是 尖 尖 的 圆锥 形 。  2 8 、 灰 色 调 的 树 林 覆 盖 了 岛 的 表 面 的 很 大 部 分 。 诚 然 , 一 条 条 带 状 的 黄 沙 低 地 和 许 多 松 杉 科 的大 树 也 破 坏 了 这 均 匀 的 色 调 , 这 些 大 树 或 卓 然 独 立 , 或 三 五 成 群 , 高 高 地 凌 驾 于 其 他 树 木 之 上;但 总 的 色 彩 是 单 调 、 阴 郁 的 , 在 树 林 上 面 , 清 晰 地 矗 立 着 小 山 顶 端 那 光 秃 秃 的 岩 石 。 所 有 的 山都 是 奇 形 怪 状 的 , 而 那 座 高 达 三 四 百 英 尺 的 全 岛 最 高 峰 “ 望 远 镜 山 ” 的 轮 廓 也 最 为 奇 特 , 它 高 高耸 立 , 几 乎 每 一 面 山 坡 都 很 陡 峭 , 但 是 到 了 顶 上 却 突 然 削 平 , 好 像 一 座 安 放 雕 像 的 平 台 。2 9 、 我 们 有 一 上 午 的 枯 燥 工 作 要 做 , 因 为 一 丝 风 也 没 有 , 必 须 放 下 小 划 子 , 载 上 人 , 用 绳 索 拖着 大 船 走 上 三 四 英 里 绕 过 岛 角 , 通 过 那 狭 窄 的 入 口 , 进 入 到 骷 髅 岛 后 面 的 港 湾3 0 、 海 滩 非 常 的 平 坦 , 小 山 这 儿 一 座、 那 儿 一 座 地 矗 立 在 一 段 距 离 之 外 , 形 成 了 个 圆 形剧 场 的形 状 。3 1 、 水 手 们 竞 先 向 岸 划 去 , 但 是 我 乘的 划 子 , 由 于起 划 略 早 , 舟 身 较 轻 ,配 备 的 桨 手 好 一 些 ,远 远 地 划 在 它 的 同 伴 的 前 头 , 船 首 一 头 插 在 岸 上 的 树 丛 里 , 于 是 我 一 把 拽 住 根 枝 条 , 荡 了 出 去,接 着 便 钻 进 了 最 近 的 灌 木 丛 , 这 时 西 尔 弗 和 其 余 的 人 还 在 身 后 一 百 码 的 地 方 哩 。 “ 吉 姆 ! 吉姆 ! ” 我 听 他 在 喊 。  3 2 、 这 里 点 缀 着 少 量 的 松 树 , 还 有 大 量 的 长 得 歪 歪扭 扭 的 树 , 样 子 略 似 橡 树 , 叶 色 则 淡如 杨 柳 。在 这 片 开 阔 地 带 的 远 处 , 矗 立 着 一 座 双 峰 小山,它的两个 嶙 峋 的 峰 顶 在 阳 光 下 闪 闪 发 光 。   3 3 、 到 处 都 是 我 叫 不 出 名 目 的 开 花 植物 , 还 到 处 有 蛇 , 有 一 条 从 凸 出 来 的 岩 石 边 上 昂 起了 头 ,向 我 发 出 像 陀 螺 飞 转 时 的 嘶 嘶 声 。3 4 、 接 着 我 走 进 一 条 长 长 的 灌 木 林 带 , 那 里 尽 是 些 状 似 橡 树 的 树 ─ ─ 后 来 我 听 说 它 们 叫 做 长 生或 长 青 橡 树 , 它 们 像 黑 莓 那 样 矮 矮 地 蔓延在 沙 地 上 , 枝 条 奇 特 地 扭 曲 着 , 树 叶 密 得 像 茅 草 一样。3 5 、 这 条 灌 木 林 带 从 一 个 沙 丘 顶 上 延伸 下 来 , 愈 往 下 树 长 得 就 愈 高 , 铺 开得 也 愈 广 , 一 直 到 了一 片 开 阔 的 、 长 满 芦 苇 的 沼 地 边 缘 , 附近的一条小 河 就 是 从 这 里 流 向 锚 地 的 。3 6 、 沼 泽 在 毒 日 头 下 泛 着 气 泡 , 望远镜 山 的 轮 廓 就 在 这 蒸 腾 的 雾 气 中 微 微 颤 动 。3 7 、 芦 苇 丛 里 骤 然 响 起 了 一 阵 喧 闹 声。 一 只 野 鸭 嘎 的 一 声 飞 了 起来 , 跟 着又 飞 起 来 一 只 , 很 快 ,整 个 沼 地 上 空 便 黑 压 压 地 布 满 了 这 尖 叫 着 盘 旋 的 飞 鸟 。3 8 、 这 个 家 伙 像 头 鹿 似 地 在 树 干 之 间跳 跃 , 像 人 似 地 用 两 条 腿 跑 , 但 和 我 见 过 的 任 何 人 都 不 同 ,当 它 跑 时 , 身 子 弯 得 头 几 乎 要 触 着 地 。 然 而 它 确 实 是 个 人 , 对 此 我 已 不 再 怀 疑 了 。  3 9 、 他 裸 露 着 的 皮 肤 都 被 太 阳 晒 黑 了, 甚 至 他 的 嘴 唇 都 是 黑 的 ; 在 这 样 黑的 一 张 脸 上 ,他 的 明亮 的 眼 睛 着 实 使 人 吃 惊 。 在 所 有 我 见 过 或 想 像 出 来 的 乞 丐 中 , 他 是 穿 得 最 破 烂 的 。 他 穿 着 船 上的 旧 帆 布 和 防 水 布 的 碎 片 缀 成 的 衣 服 , 这 件 不 同 寻 常 的 鹑 衣 全 都 是 用 一 系 列 各 不 相 同 、 极 不 协调 的 栓 结 物 连 缀 到 一 块 儿 的 , 如 铜 扣 、 小 细 棍 以 及 涂 了 柏 油 的 束 帆 索 环 儿 。 在 他 的 腰 间 系 着 一条 旧 的 带 钢 扣 的 皮 带 , 那 是 他 全 身 上 下 最 结实 的 一 样 东 西 了 。  4 0 、 整 整 一 个 钟 头 的 工 夫 , 频 繁 的 炮声 震 撼 着 这 个 岛 , 炮 弹 接 连 不 断 地 穿过 丛 林 , 这 些 炮 弹 就像 长 了 眼 睛 似 地 跟 踪 着 我 , 逼 得 我 东 躲西藏 。 在4 1 、 太 阳 刚 刚 落 下 去 , 海 风 飒 飒 地 掠过 树 林 , 吹 动 着 锚 地 灰 色 的 水 面 ; 潮水 也 远 远 地 退 下 去 了 ,露 出 了 一 大 片 沙 滩 ; 在 白 天 的 炎 热 消 退之后 , 冷 空 气 透 过 我 的 外 衣 侵 袭 着 我 的 肌 肤 。  4 2 、 在 树 木 被 搬 走 以 后 , 大 部 分 土 壤不 是 被 雨 水 冲 走 就 是 埋 成 了 堆 , 只 在 那 细 泉 从 锅 中 溢 出 后形 成 的 细 流 边 上 , 有 一 块 厚 密 的 苗 床 , 上 面 长 着 些 苔 藓 、 羊 齿 植 物 和 蔓 延 在 地 面 上 的 小 灌 木 丛,仍 然 在 这 沙 地 上 摇 曳 着 一 片 碧 绿 。4 3 、 我 们 的 眼 睛 里 是 沙 子 , 牙 齿 里 是沙 子 , 晚 饭 里 是 沙 子 , 沙 子 还 在 锅 底的 泉 水 中 跳 着 舞 , 整个 就 像 快 要 烧 开 的 麦 片 粥 一 样 。读后感范文一读 了 《 金 银 岛 》 这 本 书 , 让 我 知 道 了 不 管 形 势 如 何 , 世 间 总 是 公 平 的 , 恶 有 恶 报 , 善 有 善报 , 只 有 付 出 了 努 力 , 才 会 有 收 获 , 付 出 的 努 力 和 收 获 是 形 成 正 比 的 。《 金 银 岛 》 讲 述 了 一 位 小 男 孩 吉 姆 · 霍 金 斯 和 妈 妈 、 爸 爸 共 同 开 了 一 家 名 叫 “ 本 葆 海 军 上 将 ”的 旅 店 。 一 天 , 一 个 叫 比 尔 的 古 怪 船 长 来 到 了 这 里 , 他 脾 气 坏 、 爱 唱 水 首 歌 , 经 常 在 晚 上 站 在桌 子 上 , 唱 着 歌 、 喝 着 朗 姆 酒 , 并 要 求 别 人 也 喝 , 大 家 不 敢 对 他 有 异 议 , 尽 管 他 面 目 可 憎 , 他还 隔 三 差 五 的 将 一 些 恐 怖 、 吓 人 的 海 上 故 事 , 导 致 客 人 们 全 都 吓 跑 了 , 人 们 称 他 “ 真 正 的 老 水手 ” 。 接 着 , 怪 事 就 排 着 队 敲 着 吉 姆 家 的 大 门 , 先 是 一 个 叫 “ 黑 狗 ” 的 人 找 比 尔 , 并 和 他 打 了 起 来,然 后 是 吉 姆 的 爸 爸 去 世 了 , 后 来 又 是 一 个 瞎 子 给 船 长 送 来 的 上 面 刻 有 “ 你 将 活 到 今 晚 十 点 ” 的 “ 黑劵 ” , 比 尔 看 后 当 场 死 亡 … … 这 一 切 朴 素 迷 离 的 事 , 都 是 因 为 比 尔 有 一 张 藏 宝 图 , 这 波 及 到 好 几条 人 命 的 图 , 却 又 阴 差 阳 错 的 被 吉 姆 拿 到 了 , 于 是 , 他 组 织 船 队 去 寻 宝 , 但 在 接 近 藏 宝 小 岛 时,吉 姆 又 发 现 了 船 上 其 实 有 海 盗 ! 于 是 他 们 和 海 盗 在 小 岛 上 大 战 , 最 后 , 他 们 终 于 找 到 了 宝 藏 并 满载 而 归 。看 了 这 本 书 后 , 我 想 : 这 不 就 是 人 们 生 活 的 真 实 道 理 吗 ? 如 果 你 真 的 想 生 活 的 好 , 这 就 需要 你 自 己 的 努 力 , 不 能 依 赖 于 运 气 、 他 人 。 这 其 实 就 像 弹 皮 球 , 你 的 劲 使 得 越 大 , 皮 球 就 会 弹得 越 高 ; 相 反 , 你 的 劲 越 小 , 皮 球 就 弹 得 越 低 。 这 样 的 例 子 数 不 胜 数 , 这 是 大 自 然 的 规 律 , 也是 社 会 的 规 律 , 不 要 期 望 天 上 掉 馅 饼 , 这 是 无 稽 之 谈 , 这 是 不 可 能 的 , 只 有 一 份 耕 耘 , 才 有 一份 收 获 , 就 像 吉 姆 , 如 果 他 不 勇 敢 地 和 海 盗 搏 斗 , 有 可 能 获 得 宝 藏 吗 ? 朋 友 , 记 住 , 付 出 是 收 获 之 母 。《 金 银 岛 》 这 本 书 讲 述 了 一 位 小 男 孩 吉 姆 和 海 盗 斗 智 斗 勇 的 故 事 , 题 材 非 常 适 合 儿 童 , 探险 、 海 盗 、 藏 宝 图 … … 非 常 吸 引 孩 子 的 眼 球 , 这 也 是 《 金 银 岛 》 虽 然 经 历 了 百 余 年 , 仍 然 很 受 欢迎 的 原 因 。 在 阅 读 中 孩 子 身 临 其 境 , 经 历 一 个 又 一 个 的 危 机 时 刻 , 时 而 胆 战 心 惊 , 时 而 暗 自 窃喜 , 时 而 面 临 深 渊 , 时 而 劫 后 余 生 … …随 着 小 主 人 公 经 历 一 次 次 阴 谋 , 最 终 取 得 了 胜 利 。 从 中 孩子 体 会 到 机 智 和 勇 敢 , 团 结 合 作 的 重 要 性 , 更 感 受 到 遇 到 困 难 不 能 害 怕 , 要 积 极 面 对 , 付 出 努力 , 就 会 有 收 获 ! 这 在 他 们 的 成 长 过 程 中 将 起 到 激 励 的 作 用 。这 本 书 孩 子 读 了 好 几 遍 , 每 次 都 是 爱 不 释 手 , 也 是 他 推 荐 我 读 的 , 我 本 不 喜 欢 探 险 的 题 材 ,但 一 打 开 , 就 被 吸 引 了 , 一 口 气 看 完 。 通 过 和 他 一 起 读 书 , 增 进 了 母 - 子 的 感 情 , 他 很 得 意 推 荐的 书 , 这 项 活 动 很 有 意 义 。读后感范文二这 是 一 个 比 《 鲁 宾 逊 漂 流 记 》 更 刺 激 的 故 事 , 这 是 一 段 比 《 绿 野 仙 踪 》 更 离 奇 的 历 程 , 作者 史 蒂 文 生 的 这 部 作 品 , 让 幽 默 与 恐 怖 结 合 , 正 义 与 邪 恶 并 存 , 史 蒂 文 生 那 锐 利 的 笔 下 将 整 个故 事 变 得 充 满 情 义 。本 书 的 主 人 公 吉 姆 在 一 次 偶 然 的 机 会 得 到 一 张 藏 宝 图 , 有 钱 的 乡 绅 买 了 一 艘 名 叫 “ 伊 斯 班袅 拉 ” 号 的 帆 船 , 准 备 出 海 寻 宝 , 不 料 , 在 招 募 水 手 的 时 候 , 以 约 翰 。 西 尔 弗 为 首 的 一 群 海 盗也 充 当 了 水 手 , 一 起 随 船 出 海 , 前 往 金银岛 。围 绕 先 前 海 盗 的 头 儿 — — 弗 林 特 埋 藏 的 7 0 万 英 镑 , 寻 宝 者 与 海 盗 之 间 展 开 了 一 场 斗 智 斗勇 的 “ 抢 宝 游 戏 ” , 而 吉 姆 在 岛 上 数 次弄“ 拙 ” 成 “ 巧 ” , 无 疑 为 整 个 故 事 画 上 了 点 睛 之笔。故 事 的 结 局 以 寻 宝 者 的 成 功 而 告 终 , 海 盗 也 被 流 放 在 了 小 岛 上 , 7 位 寻 宝 者 只 剩 下 了 4 人,他 们 从 起 航 到 回 港 共 花 费 了 68 天 , 找 到 了 全 部 宝 藏 , 得 胜 而 归 。这 本 书 最 引 人 注 目 的 地 方 , 并 不 是 具 体 的 寻 宝 细 节 , 而 是 对 约 翰 。 西 尔 弗 这 个 人 特 点 的 详细 刻 画 , 有 刚 开 始 的 殷 勤 、 恭 敬 、 巴 结 到 后 来 凶 相 毕 露 时 的 阴 险 狡 诈 , 都 被 作 者 刻 画 的 淋 漓 尽致 , 几 乎 让 人 无 法 相 信 。对 于 其 他 方 面 , 作 者 依 然 小 心 谨 慎 , 任 何 小 小 的 细 节 都 做 到 了 完 美 , 两 个 章 节 之 间 绝 不 用同 一 种 方 法 相 连 , 这 也 是 引 人 注 目 的 地 方 。至 于 说 到 这 本 书 所 向 世 人 诉 说 的 真 理 是 “ 不 被 外 表 所 欺 , 不 被 金 钱 所 惑 ” 英 勇 的 斯 摩 列 特船 长 告 诉 我 们 的 是 : 当 遇 到 困 难 、 挫 折 等 不 幸 时 , 要 充 分 调 动 自 己 的 智 慧 , 只 要 这 样 , 就 能 创造 奇 迹 。史 蒂 文 生 在 序 言 中 说 “ 我 还 想 为 西 尔 弗 而 骄 傲 , 并 且 至 今 还 欣 赏 这 个 狡 诈 而 难 以 对 付 的 家伙 ” 。 所 以 大 家 也 许 不 知 道 , 这 本 书 的 原 名 是 《 船 上 的 厨 子 》 , 而 如 今 这 本 书 已 风 靡 全 球 , 它就 是 大 文 豪 史 蒂 文 生 的 著 作 — — 《 金 银 岛 》 。《 金 银 岛 》 题 材 新 颖 , 情 节 曲 折 , 人 物 生动, 可 以 说 是 文 学 中 的 一 朵 奇 葩 。读后感范文三《 金 银 岛 探 险 》 这 本 书 是 英 国 作 家 史 蒂 文 生 的 作 品 , 写 的 是 离 奇 而 浪 漫 的 海 上 冒 险 故 事 。围 绕 海 盗 船 长 弗 林 特 埋 在 金 银 岛 上 价 值 七 十 万 磅 的 藏 宝 , 寻 宝 者 与 海 盗 展 开 了 一 场 生 死 搏 斗 。 书 中 最 吸 引 人 的 不 是 具 体 的 探 宝 细 节 , 而 是 主 人 公 吉 姆 的 成 长 过 程 和 老 海 盗 西 尔 弗 这 个 人 物 性格 的 刻 画 。奇 怪 的 客 人 — — 弗 林 特 海 盗 船 大 副 比 尔 , 正 是 这 个 老 海 盗 盗 走 了 弗 林 特 的 藏 宝 图 , 使 本 葆将 军 客 店 被 来 找 藏 宝 图 的 海 盗 弄 得 一 塌 糊 涂 。 这 时 , 吉 姆 挺 身 而 出 , 一 波 三 折 终 于 打 开 了 比 尔的 水 手 箱 找 到 了 藏 宝 图 , 并 和 李 甫 西 医 生 、 屈 利 劳 尼 乡 绅 、 斯 摩 列 特 船 长 等 人 买 了 伊 斯 班 袅 拉号 出 航 寻 宝 去 了 。 在 船 上 , 吉 姆 和 西 尔 弗 展 开 了 一 场 惊 心 动 魄 、 斗 智 斗 勇 的 较 量 。 老 海 盗 西 尔弗 奸 诈 异 常 , 在 船 上 拼 命 拉 拢 水 手 和 他 的 同 伙 , 企 图 谋 杀 吉 姆 等 人 。 无 巧 不 成 书 , 他 们 的 阴 谋诡 计 被 吉 姆 听 到 了 , 吉 姆 联 合 船 长 、 医 生 等 伙 伴 , 粉 碎 了 西 尔 弗 的 阴 谋 。 在 他 们 登 录 金 银 岛 后,又 巧 遇 岛 中 已 经 挖 出 宝 藏 的 弗 林 特 海 盗 船 水 手 本 。 葛 恩 。 他 们 以 让 本 。葛 恩 回 国 为 由 和 本 。 葛 恩 一 起 对 抗 海 盗 。 终 于 , 在 船 长 的 英 明 指 挥 下 , 在 飞 毛 腿 本 。 葛 恩熟 悉 地 形 的 帮 助 下 , 在 吉 姆 的 机 智 勇 敢 下 , 吉 姆 他 们 带 着 宝 藏 顺 利 返 航 。本 书 中 有 一 首 海 盗 的 歌 令 人 深 受 感 概 :“ 十 五 个 人 扒 着 死 人 箱 — —唷 呵 呵 , 朗 姆 酒 一 瓶 , 快 来 尝 !七 十 五 个 人 随 船 出 海 ,只 剩 一 个 活 着 回 来 。其 余 的 人 做 了 酒 和 魔 鬼 的 纪 念 品 — —唷 呵 呵 , 朗 姆 酒 一 瓶 , 快 来 尝 ! ”… …这 首 歌 不 但 真 实 地 写 出 了 当 年 海 盗 猖 狂 时 , 出 一 次 海 多 么 不 容 易 。 另 一 方 面 , 这 首 歌 把 吉姆 的 这 次 出 海 经 历 描 述 得 淋 漓 尽 致 。 的 确 , 最 终 随 伊 斯 班 袅 拉 号 出 航 的 人 员 , 仅 剩 六 人 回 来 了,其 余 的 人 都 做 了 酒 和 魔 鬼 的 牺 牲 品 。 我 想 : 正 义 永 远 会 胜 利 的 。 不 管 邪 恶 再 猖 狂 , 再 凶 猛 , 正义 都 是 必 胜 的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