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奇遇记》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5 10:05:31浏览次数:13
精彩片段1 、 里 面 墙 上 有 个 小 壁炉,生着火,可火是画出来的 , 火 上 面 有 个 锅 子 , 锅 子 也 是 画 出来 的 , 锅 子 在 滚 得 热 气 腾 腾 , 热 气 同 样 是 画 出 来 的 , 可 画 得 跟 真 的 一 模 一 样 。2 、 他 拼 命 地 跑 啊 跑 啊 , 跳 过 一 个 个 很 高 很 高 的 土 墩 和 荆 棘 丛 , 跳 过 一 条 条 水 沟 , 像 只被 猎 人 追 赶 的 小 山 羊 或 者 小 野 兔 。3 、 肚 子 继 续 咕 噜 咕 噜 响 , 越 响 越 厉 害 , 他 又 不 知 道 该 怎 么 办 才 叫 它 不 响 , 他 觉 得 还 是离 开 屋 子 , 到 隔 壁 村 子 去 看 看 , 巴 望 能 碰 到 个 好 心 人 , 会 施 舍 点 面 包 给 他 吃 吃 。4 、 这 真 是 个 可 怕 的 冬 夜 , 雷 声 隆 隆 , 电 光 闪 闪 , 整 个 天 空 好 像 着 了 火 , 寒 冷 彻 骨 的 狂风 卷 起 滚 滚 的 灰 尘 , 吹 得 田 野 上 所 有 的 树 木 刷 拉 刷 拉 直 响 。5 、 皮 诺 乔 像 只 落 汤 鸡 似 地 回 家 里 , 他 又 累 又 饿 , 一 点 力 气 也 没 有 了 。 他 再 没 力 气 站 着,干 是 坐 下 来 , 把 两 只 又 湿 又 脏 、 满 是 烂 泥 的 脚 搁 到 烧 炭 的 火 盆 上 ,6 、 木 偶 肚 子 一 不 饿 , 马 上 就 叽 哩 咕 噜 , 哇 哇 大 哭 , 吵 着 要 一 双 新 的 脚 。7 、 杰 佩 托 很 穷 , 口 袋 里 连 一 个 子 儿 也 没 有 , 于 是 用 花 纸 给 他 做 了 一 套 衣 服 , 用 树 皮 给他 做 了 一 双 鞋 , 用 面 包 心 给 他 做 了 一 顶 小 帽 子 。8 、 台 下 的 观 众 聚 精 会 神 , 听 着 这 两 个 木 偶 吵 架 , 哈 哈 大 笑 , 两 个 木 偶 做 着 手 势 , 互 相辱 骂 , 活 灵 活 现 , 就 像 两 个 有 理 性 的 动 物 , 咱 们 这 世 界 的 两 个 人 。9 、 这 时 木 偶 戏 班 班 主 出 来 了 , 他 个 子 大 , 样 子 凶 , 叫 人 看 一 眼 就 要 害 怕 , 他 有 把 黑 色大 胡 子 , 就 像 一 大 摊 墨 水 迹 , 老 长 老 长 的 , 从 下 巴 一 直 拖 到 地 上 , 只 说 一 点 就 够 了 , 他 走 起路 来 脚 都 要 踩 着 这 把 大 胡 子 , 他 那 张 嘴 人 得 像 炉 口 , — 双 眼 睛 好 似 两 盏 点 着 火 的 红 玻 璃 灯 ,他 手 电 劈 啪 劈 啪 抽 着 根 大 鞭 子 , 是 用 蛇 和 狼 尾 巴 编 起 来 的 。1 0 、 没 想 到 忽 然 出 来 了 班 主 , 大 伙 儿 一 下 子 吓 得 连 气 都 不 敢 透 , 连 苍 蝇 飞 过 都 听 得 见 ,这 些 可 怜 的 木 偶 , 男 男 女 女 个 个 哆 嗦 得 像 树 叶 子 。1 1 、 皮 诺 乔 一 上 床 就 睡 着 了 , 睡 着 了 就 做 梦 , 他 梦 见 自 己 在 一 块 地 当 中 。 这 块 地 满 是 矮矮 的 树 , 树 上 挂 满 一 串 一 串 的 东 西 , 这 一 串 一 串 的 东 西 都 是 金 币 , 让 风 吹 着 , 发 出 丁 、 丁 、丁 的 声 音 , 听 着 像 说 : “ 谁 高 兴 就 来 采 我 们 吧 , ” 可 正 当 皮 诺 乔 兴 高 采 烈 , 伸 手 要 去 采 这 些漂 亮 的 金 币 , 把 它 们 全 给 放 进 口 袋 的 时 候 , 忽 然 给 房 门 上 很 响 的 三 下 敲 门 声 惊 醒 了 。1 2 、 会 说 话 的 蟋 蟀 一 说 完 这 句 话 , 光 忽 然 熄 灭 了 , 就 像 一 些 灯 给 一 阵 风 吹 灭 了 似 的 。 路上 比 先 前 更 黑 了 。1 3 、 皮 诺 乔 看 见 火 焰 越 烧 越 高 , 不 想 最 后 变 成 一 只 烤 鸽 子 , 于 是 猛 地 一 跳 , 打 枝 头 上 跳下 来 , 重 新 又 胞 , 穿 过 田 野 和 葡 萄 园 。1 4 、 他 料 想 他 们 一 准 淹 死 了 , 可 回 头 一 看 , 只 见 他 们 两 个 依 然 在 他 后 面 追 , 身 上 还 是 套着 他 们 的 麻 袋 , 哗 哗 地 淌 着 水 , 活 像 两 个 漏 了 底 的 筐 子 。1 5 、 他 看 见 敲 门 毫 无 用 处 , 就 开 始 在 门 上 用 脚 拼 命 地 踢 , 用 头 拼 命 地 撞 。 这 时 窗 口 探 出个 头 来 , 这 是 个 美 丽 的 小 女 孩 , 天 蓝 色 的 头 发 , 脸 白 得 跟 蜡 像 似 的 , 眼 睛 闭 着 , 双 手 交 叉 在胸 前 。1 6 、 他 看 见 敲 门 毫 无 用 处 , 就 开 始 在 门 上 用 脚 拼 命 地 踢 , 用 头 拼 命 地 撞 。 这 时 窗 口 探 出个 头 来 , 这 是 个 美 丽 的 小 女 孩 , 天 蓝 色 的 头 发 , 脸 白 得 跟 蜡 像 似 的 , 眼 睛 闭 着 , 双 手 交 叉 在胸 前 。1 7 、 正 当 可 怜 的 皮 诺 乔 给 两 个 杀 人 强 盗 吊 在 大 橡 树 枝 头 上 , 觉 得 这 会 儿 死 多 活 少 的 时 候,天 蓝 色 头 发 的 美 丽 小 女 孩 重 新 在 窗 口 出 现 了 , 她 看 见 木 偶 给 套 着 脖 子 吊 着 , 让 北 风 吹 得 摇 来摇 去 , 太 不 幸 了 , 不 由 得 很 可 怜 他 , 于 是 轻 轻 拍 了 三 下 手 掌 。1 8 、 这 只 卷 毛 狗 身 穿 车 夫 的 礼 服 , 头 戴 金 边 小 三 角 帽 , 白 色 假 卷 发 垂 到 脖 子 上 。 巧 克 力色 的 上 衣 上 钉 着 宝 石 钮 扣 , 两 边 有 两 个 大 口 袋 , 放 主 人 吃 饭 时 赏 它 的 肉 骨 头 。 下 身 穿 一 条 大红 天 鹅 绒 裤 子 、 一 双 丝 袜 、 一 双 开 口 软 鞋 。 后 面 还 有 一 样 东 西 , 很 像 雨 伞 稍 , 蓝 绸 子 做 的 。下 雨 的 时 候 用 来 藏 它 的 尾 巴 。1 9 、 一 转 眼 工 夫 , 只 见 厩 房 里 出 来 了 一 辆 天 蓝 色 的 票 亮 小 轿 车 , 外 面 装 饰 着 金 丝 雀 羽 毛,里 面 裱 糊 得 象 掼 奶 油 和 奶 油 蛋 糕 那 样 。2 0 、 可 等 她 看 到 木 偶 脸 也 变 了 , 绝 望 得 眼 睛 都 要 突 出 来 时 , 很 可 怜 他 , 拍 了 拍 手 掌 。 一听 到 拍 手 掌 , 成 千 只 叫 啄 木 鸟 的 大 鸟 打 窗 子 飞 到 屋 里 来 。 它 们 都 聚 在 皮 诺 乔 的 鼻 子 上 , 开 始笃 笃 笃 笃 , 狠 狠 地 啄 他 的 鼻 子 , 几 分 钟 工 夫 , 这 个 长 过 了 头 的 鼻 子 就 恢 复 了 原 状 。 2 1 、 皮 诺 乔 一 进 城 就 看 见 , 满 街 都 是 饿 得 张 嘴 打 哈 欠 的 癌 皮 狗 , 给 剪 了 毛 、 冷 得 直 打 哆嗦 的 绵 羊 , 乞 讨 一 颗 玉 米 、 也 没 鸡 冠 也 没 垂 肉 的 公 鸡 , 卖 掉 了 漂 亮 的 五 彩 翅 膀 、 再 也 飞 不 起来 的 大 蝴 蝶 , 没 有 了 尾 巴 、 不 好 意 思 再 见 人 的 孔 雀 , 悄 悄 地 走 来 走 去 、 痛 惜 永 远 失 去 了 闪 闪发 光 的 金 色 银 色 羽 毛 的 山 鸡 。2 2 、 这 老 猩 猩 受 到 大 家 尊 敬 , 因 为 它 年 纪 大 , 胡 子 白 , 特 别 是 因 为 它 戴 一 副 金 丝 边 眼 镜。他 这 副 金 丝 边 眼 镜 连 玻 璃 片 也 没 有 , 可 它 不 得 不 一 直 戴 着 。 它 戴 上 这 副 眼 镜 , 是 因 为 多 年 以前 有 一 次 眼 睛 充 了 血 。2 3 、 这 是 下 雨 天 , 整 条 路 像 个 泥 潭 , 走 起 来 半 条 腿 都 没 到 烂 泥 里 。2 4 、 他 急 着 要 重 新 看 到 他 的 爸 爸 , 看 到 他 天 蓝 色 头 发 的 姐 姐 。 他 蹦 啊 跳 地 跑 得 像 条 猎 犬,泥 浆 溅 到 帽 子 上 。2 5 、 他 看 见 了 一 条 大 蛇 , 直 挺 挺 地 横 躺 在 路 上 。 这 条 蛇 绿 皮 火 眼 , 尾 巴 很 尖 , 像 是 烟 囱在 冒 烟 。2 6 、 他 把 鼻 尖 伸 出 木 板 狗 屋 的 门 洞 , 看 见 四 只 小 野 兽 聚 在 一 起 商 量 什 么 。 它 们 毛 色 黑 乎乎 的 , 样 子 像 猫 。 可 它 们 不 是 猫 , 是 鸡 貂 , 鸡 貂 是 贪 吃 的 肉 食 野 兽 , 特 别 爱 吃 鸡 和 小 鸡 。2 7 、 皮 诺 乔 一 觉 得 脖 子 上 那 个 丢 脸 的 、 硬 绷 绷 的 颈 圈 没 有 了 , 就 撒 腿 穿 过 田 野 , 一 分 钟也 不 停 , 一 直 来 到 通 仙 女 家 的 那 条 大 道 。2 8 、 到 了 大 道 上 , 他 低 下 头 来 看 下 面 的 草 原 。 他 极 目 远 望 , 清 楚 地 看 到 那 座 树 林 子 , 他当 初 就 不 幸 在 那 里 遇 见 了 狐 狸 和 猫 ; 他 清 楚 在 看 到 兀 立 在 许 多 树 木 之 间 的 大 橡 树 树 梢 , 他 当初 就 给 套 着 脖 子 吊 在 那 里 摇 来 晃 去 。2 9 、 这 时 小 船 被 急 浪 拍 打 着 , 一 会 儿 在 汹 涌 的 波 浪 中 消 失 不 见 , 一 会 儿 又 浮 了 上 来 。 皮诺 乔 站 到 一 块 很 高 的 礁 石 顶 上 , 不 断 叫 唤 他 爸 爸 的 名 字 , 一 个 劲 儿 挥 手 , 挥 手 帕 , 直 到 摘 下头 上 的 帽 子 来 挥 , 拼 命 打 招 呼 。3 0 、 木 偶 脱 下 衣 服 , 把 它 铺 在 地 上 晒 干 。 接 着 他 望 来 望 去 , 想 在 茫 茫 的 水 面 上 看 到 小 船,看 到 船 上 那 个 小 小 的 人 。 可 他 看 了 又 看 , 看 见 的 只 有 天 空 、 大 海 和 几 张 船 帆 。 船 帆 很 远 很 远,像 苍 蝇 似 的 ,3 1 、 可 他 到 了 那 里 正 要 上 岸 , 忽 然 觉 得 水 底 下 有 样 东 西 升 起 来 , 升 啊 , 升 啊 , 把 他 一 直托 到 空 中 , 他 马 上 打 算 逃 走 , 可 已 经 来 不 及 了 , 因 为 使 他 惊 奇 万 分 的 是 , 他 竟 在 一 个 大 鱼 网里 , 夹 在 一 大 堆 鱼 中 间 。 这 些 鱼 形 形 色 色 , 有 大 有 小 , 正 拼 了 命 啪 哒 啪 哒 摇 着 尾 巴 挣 扎 。3 2 、 正 在 这 时 候 , 他 看 见 山 洞 里 走 出 一 个 渔 夫 , 样 子 太 难 看 了 , 难 看 得 简 直 像 个 海 怪 。他 的 头 发 不 是 头 发 , 是 一 大 蓬 绿 草 。 他 身 上 的 皮 肤 是 绿 的 , 眼 睛 是 绿 的 , 胡 子 老 长 老 长 , 一直 垂 到 脚 上 , 也 是 绿 的 。 他 活 像 一 条 用 后 脚 直 立 的 绿 色 大 晰 蜴 。3 3 、 由 于 他 扭 得 像 条 鳗 鱼 , 使 出 叫 人 难 以 相 信 的 力 气 要 挣 脱 绿 莹 莹 的 渔 夫 的 手 , 这 双 手就 拿 起 一 束 结 实 的 蒲 草 , 把 皮 诺 乔 的 双 手 双 脚 捆 起 来 , 捆 得 像 根 香 肠 , 扔 到 缸 底 跟 其 他 的 鱼在 一 起 。3 4 、 有 些 驴 子 是 灰 的 ; 有 些 驴 子 是 白 的 ; 有 些 驴 子 是 斑 白 的 , 像 撒 上 了 胡 椒 和 盐 ; 有 些驴 子 是 一 道 一 道 很 宽 的 黄 条 子 和 蓝 条 子 。3 5 、 可 是 这 小 牲 口 粗 暴 地 转 过 身 来 , 在 他 肚 子 上 狠 狠 地 就 是 一 脚 , 踢 了 他 一 个 两 脚 朝 天。3 6 、 他 使 劲 地 刚 呀 刷 呀 , 等 到 把 他 们 刷 得 毛 光 光 的 常 两 面 镜 子 , 就 给 他 们 套 上 辔 头 缰 绳,牵 到 市 场 上 去 , 想 卖 掉 他 们 捞 进 一 笔 大 钱 。3 7 、 马 戏 场 的 台 磴 上 , 像 蚂 蚁 似 地 挤 满 了 小 娃 娃 , 小 姐 儿 , 以 及 各 种 不 同 年 龄 的 孩 子 。他 渴 望 着 要 看 大 名 鼎 鼎 的 驴 子 演 员 皮 诺 乔 跳 舞 。3 8 、 他 在 越 来 越 响 的 掌 声 和 叫 好 声 中 站 起 来 , 很 自 然 就 抬 起 头 向 上 望 望 … … 他 一 望 就 看见 一 个 包 厢 里 有 一 位 美 丽 的 太 太 , 脖 子 上 挂 着 一 串 很 大 的 金 项 链 , 项 链 上 吊 着 一 个 画 像 。3 9 、 皮 诺 乔 正 拼 命 地 游 , 看 见 大 海 当 中 有 一 块 礁 石 , 很 像 一 块 雪 白 的 大 理 石 。 礁 石 顶 上站 着 一 只 漂 亮 的 小 山 羊 , 亲 热 地 叫 着 , 招 呼 他 过 去 。4 0 、 怪 物 已 经 追 上 他 , 怪 物 深 深 地 一 吸 , 就 像 吸 鸡 蛋 似 的 , 把 可 怜 的 木 偶 吸 到 嘴 里 。 它狼 吞 虎 咽 地 把 皮 诺 乔 吞 下 去 , 皮 诺 乔 一 下 子 到 了 鲨 鱼 肚 子 里 , 狠 狠 撞 了 一 下 , 整 整 有 一 刻 钟昏 昏 迷 迷 , 的 不 省 人 事 。读后感范文一 暑 假 读 了 《 木 偶 奇 遇 记 》 这 本 书 , 书 中 一 个 个 鲜 活 的 事 例 , 时 时 都 提 醒 我 , 怎 样 做 一 个懂 事 又 诚 实 的 好 孩 子 。这 是 一 本 家 喻 户 晓 的 故 事 读 物 , 它 讲 述 了 一 个 任 性 、 爱 撒 谎 , 懒 惰 又 不 爱 学 习 的 小 男 孩,在 种 种 磨 难 中 接 受 教 训 , 从 一 个 个 教 训 中 慢 慢 自 我 反 省 , 终 于 变 成 了 一 个 勤 劳 、 诚 实 、 勇 敢、好 学 的 好 孩 子 的 故 事在 皮 诺 曹 身 上 , 我 一 次 次 看 到 了 自 己 的 影 子 。 我 曾 经 也 希 望 能 找 到 一 方 奇 迹 田 , 在 那 儿不 用 费 力 就 能 种 出 许 许 多 多 的 金 币 。 但 是 我 知 道 , 这 是 不 可 能 的 , 不 通 过 自 己 的 辛 勤 劳 动 ,收 获 到 了 一 定 是 幻 想 。 就 像 我 们 学 习 一 样 , 没 有 平 时 扎 扎 实 实 的 基 本 功 , 没 有 一 字 一 词 的 积累 , 靠 走 捷 径 , 临 时 抱 佛 脚 是 不 行 的 。以 前 我 也 贪 玩 , 一 玩 起 来 就 忘 了 自 己 该 做 的 作 业 , 有 时 同 学 一 叫 我 就 像 匹 诺 曹 一 样 跟 着去 玩 了 , 总 感 觉 学 习 比 玩 要 枯 燥 。 现 在 我 知 道 了 , 玩 要 有 个 度 , 自 己 要 对 自 己 有 约 束 。《 木 偶 奇 遇 记 》 的 故 事 给 了 我 很 深 深 的 启 发 , 皮 诺 曹 虽 然 一 直 都 想 做 个 好 孩 子 , 但 是 它身 上 有 着 太 多 的 坏 习 惯 , 几 次 上 当 还 是 屡 教 不 改 。 小 仙 女 教 育 了 它 , 没 有 放 弃 它 , 一 次 次 给它 机 会 和 勇 气 。 它 决 定 痛 改 前 非 , 有 一 天 终 于 从 木 偶 变 成 了 一 个 有 血 有 肉 的 孩 子 。 这 么 艰 难的 过 程 一 个 木 偶 都 可 以 坚 持 下 来 , 我 们 有 什 么 不 能 做 到 的 呢 ?做 人 一 定 要 诚 实 , 不 要 说 谎 话 。 面 对 事 情 要 有 自 己 的 判 断 能 力 , 不 要 太 过 于 相 信 别 人 。面 对 自 己 做 错 的 事 情 一 定 要 及 时 的 承 认 , 发 自 内 心 地 悔 改 。 这 就 是 《 木 偶 奇 遇 记 》 让 我 懂 得的 道 理 。 我 一 定 要 多 读 书 , 懂 得 更 多 的 知 识 和 做 人 的 道 理读后感范文二记 得 莎 士 比 亚 说 过 : 善 良 的 心 地 , 就 是 黄 金 。 意 思 是 如 果 一 个 人 拥 有 一 颗 善 良 的 心 , 就像 是 拥 有 很 多 珍 贵 的 黄 金 。 今 天 , 我 读 了 《 木 偶 奇 遇 记 》 后 , 就 更 明 白 了 这 个 道 理 。这 本 书 是 十 九 世 纪 意 大 利 著 名 文 学 家 卡 洛 · 诺 洛 迪 的 代 表 作 。 主 要 写 了 一 块 神 奇 的 木 头经 过 老 木 匠 杰 佩 托 的 精 心 打 造 后 , 成 为 了 木 偶 匹 诺 曹 , 之 后 , 他 的 爸 爸 又 在 寒 冷 的 冬 天 卖 掉了 短 上 衣 , 给 匹 诺 曹 买 了 一 本 识 字 课 本 , 可 匹 诺 曹 却 为 了 一 张 门 票 , 卖 掉 了 识 字 课 本 , 后 来,匹 诺 曹 又 被 狐 狸 和 连 续 骗 了 几 次 , 却 还 是 执 迷 不 悟 , 接 着 还 遭 遇 了 各 种 境 遇 , 最 后 在 其 他 人的 帮 助 下 , 匹 诺 曹 终 于 变 成 了 一 个 真 正 的 好 孩 子 。 在 这 个 故 事 中 , 我 最 喜 欢 的 是 那 温 柔 美 丽而 又 善 良 的 仙 女 , 因 为 她 每 次 都 在 匹 诺 曹 遇 到 困 难 时 伸 出 援 助 之 手 , 是 匹 诺 曹 走 出 困 境 。想 着 这 个 善 良 的 仙 女 , 我 不 禁 联 想 到 社 会 中 也 有 很 多 这 样 的 人 。 比 如 : 那 次 , 我 和 妈 妈在 外 旅 游 时 , 看 到 了 一 个 衣 衫 褴 褛 没 有 右 臂 的 人 正 双 膝 跪 地 , 用 极 其 期 待 的 目 光 诚 恳 地 望 着过 往 的 行 人 , 每 当 有 人 给 他 破 烂 不 堪 的 盆 里 捐 钱 的 . 时 候 , 他 总 会 真 诚 地 说 一 声 “ 谢 谢 ” 。于 是 , 妈 妈 动 了 动 我 的 手 臂 , 说 : “ 潼 潼 , 去 捐 钱 呗 ! ” 我 听 了 , 脑 海 里 浮 现 出 一 个 个 有 关假 乞 讨 的 新 闻 , 然 后 冷 漠 的 回 答 : “ 我 不 去 。 ” 这 时 , 我 的 目 光 转 移 到 了 一 个 六 七 岁 的 小 女孩 身 上 , 只 见 她 径 直 走 到 那 个 盆 旁 , 盆 里 几 乎 全 是 一 元 的 。 小 女 孩 从 包 里 伸 出 那 温 暖 的 手 ,手 中 是 她 的 钱 袋 , 只 见 她 拿 出 十 元 , 二 十 元 , 三 十 元 , 她 竟 拿 出 了 整 整 三 十 元 。 我 看 了 , 顿时 羞 红 了 脸 , 真 为 我 之 前 的 表 现 而 感 到 后 悔 , 我 便 向 妈 妈 要 了 钱 , 走 向 盆 的 同 时 , 心 里 暗 想:今 后 我 一 定 要 做 一 个 善 良 的 人 。读后感范文三《 木 偶 奇 遇 记 》 是 我 很 喜 欢 的 一 本 书 , 是 意 大 利 作 家 卡 洛 · 科 洛 迪 在 1 8 8 1 年 写 的 , 距现 在 已 经 有 1 2 8 年 了 , 是 一 部 在 世 界 各 地 广 为 流 传 , 受 到 世 界 各 国 儿 童 喜 爱 的 经 典 童 话 ,相 信 很 多 同 学 都 看 过 这 本 书 , 也 还 记 得 撒 谎 就 会 变 成 长 鼻 子 的 故 事 。 这 本 书 我 已 经 看 过 好 多遍 了 , 当 寒 假 里 我 再 看 一 遍 的 时 候 , 依 然 感 觉 很 好 看 。这 本 书 讲 述 的 是 一 个 名 叫 匹 诺 曹 的 木 偶 的 故 事 。 杰 佩 托 父 亲 得 到 了 一 段 会 说 话 的 木 头 ,用 这 块 木 头 雕 成 一 个 木 偶 , 给 他 起 名 叫 匹 诺 曹 。 匹 诺 曹 能 跑 能 跳 , 天 真 无 邪 , 非 常 可 爱 。 但是 , 他 又 很 调 皮 、 任 性 、 淘 气 、 捣 乱 , 有 时 候 还 喜 欢 撒 点 谎 。 匹 诺 曹 一 心 想 变 成 一 个 真 正 孩子 , 当 然 , 他 的 任 性 给 他 带 来 一 些 小 麻 烦 。 最 令 我 好 笑 的 地 方 就 是 匹 诺 曹 撒 谎 的 时 候 鼻 子 变得 长 长 的 , 一 下 子 就 被 别 人 发 现 了 。 还 有 匹 诺 曹 听 信 了 坏 蛋 的 话 , 去 “ 奇 异 宝 地 ” 种 金 子 ,我 觉 得 匹 诺 曹 太 傻 了 , 金 币 种 在 土 里 , 根 本 不 能 发 芽 , 再 说 了 , 那 4 枚 金 币 后 来 还 是 被 狐 狸和 猫 给 挖 走 了 。 最 令 我 感 动 的 地 方 是 匹 诺 曹 把 杰 佩 托 父 亲 救 出 来 的 那 段 , 他 在 自 己 的 实 际 行动 和 不 断 努 力 下 , 终 于 梦 想 成 真 , 变 成 了 一 个 真 孩 子 。 读 了 这 本 书 , 我 明 白 了 好 孩 子 不 能 撒 谎 , 要 诚 实 、 勇 敢 、 正 直 、 善 良 , 要 有 责 任 心 , 乐于 帮 助 别 人 , 还 要 爱 学 习 , 学 会 尊 重 他 人 。 只 要 你 有 恒 心 , 有 毅 力 , 就 会 有 实 现 自 己 的 梦 想。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