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交《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第五章 战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与政治

发布时间:2024-03-16 11:03:23浏览次数:9
西交《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第五章 战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与政治1989,那一年从 2 月 6 日波兰政府与团结工会间的“圆桌会议”开始,到 12 月 25 日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被枪决,东欧的波兰、匈牙利、民主德国、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六国的剧变,就发生在 1989 这一年间。1989 年 11 月 9 日傍晚,民主德国的德国统一社会党柏林市委书记沙波夫斯基宣布:所有民主德国公民从即刻起均可申请出境,政府将予以批准。几小时后,大批民主德国的公民涌向东西柏林之间的柏林墙,要求进入西柏林。晚 9 时,民主德国的边防站陆续打开几个过境站的大门,人们像潮水涌入西柏林,与等在隔离墙另一侧的西德人拥抱在一起。当晚,正在波兰访问的联邦德国总理科尔,接到助手从德国打来的电话:“总理先生,此时此刻,柏林墙正在倒塌。”而这一天的到来,是有预兆的。波兰,第一块多米诺骨牌1989 年 2 月 6 日,波兰首都华沙细雨蒙蒙。团结工会领袖瓦文萨率领着 24 名代表步行到部长会议大厦,参加与波兰政府之间的“圆桌会议”。波兰的团结工会成立于 1980 年。团结工会成立后,除了提出增加工资等经济要求外,还出现了建立独立的自由工会和真正恢复波兰独立等政治要求。在大批持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和教会积极加入其中后 ,团结工会由罢工工人的组织逐步演变为强大的政治反对派组织。政府曾一度承认过团结工会,但在1981 年年底实行“战时状态”时,取缔了团结工会,逮捕了瓦文萨。然而几年下来,波兰国内形势愈发恶化,大小工潮不断,经济也到了崩溃边缘。在当时的执政党波兰统一工人党第一书记雅鲁泽尔斯基的力主下,当局和反对派,终于在“民族和解”的口号下史无前例地坐在了一起。圆桌会议开了两个月。双方最终商定,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按约定,众议院的席位只有 35%可以由反对派竞选,参议院则全部放开,雅鲁泽尔斯基将成为下届总统。执政的波兰统一工人党以为,加上结盟党派的力量,他们便完全可以稳操胜券,取得议会中的稳定多数。然而,他们估计错了。6 月 4 日开始的大选,反对派不仅获得众议院自由竞选 161 席的 160 席,还囊括了参议院 100 个席位的99 席。执政党知名领导人全部落选。雅鲁泽尔斯基虽当了总统,但他不得不同意由团结工会提名的马 佐维茨基担任总理并组阁。就在波兰内政经历剧烈演变时,匈牙利正在为 1956 年事件中被处死的伊姆雷•纳吉平反:那场“匈牙利反革命事件”,当时被苏联军队镇压了,时任匈牙利总理的伊姆雷•纳吉被宣布犯有叛国罪并被绞死。而到了 1989 年,许多人认为只有为纳吉平反,才能扫清匈牙利改革道路的障碍。6 月中旬,匈牙利为纳吉举行了隆重的葬礼,随后在法律上为他平反。柏林墙,一个时代的终结柏林墙,冷战的产物。自从 1961 年 8 月 13 日苏联人和东德当局将它建起以阻挡东德人向西柏林的叛逃,它就成为东西方间一道不可逾越的壁垒。1989 年 1 月,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昂纳克宣称:“只要柏林墙存在的条件还在,它将 50 年不倒,100 年不倒。”那时,人们还觉得,两德统一是有生之年看不到的事。然而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自从 5 月匈牙利开放奥匈边界后,大批民主德国公民利用赴匈牙利旅游之机,取道奥地利进入联邦德国。到 8 月初,试图以此途径越境的东德人超过上千人。有的人成功出走,有的人却被匈牙利边防军抓获并在护照上盖章加注。同时还有许多人进入西德驻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东德的外交机构,要求前往联邦德国,结果人满为患,导致这三个机构被迫关闭。约有 20 万人滞留在了匈牙利境内,他们拒绝返回民主德国,可又进入不了奥地利,于是就在边境扎帐露营。到 9 月 10 日,匈牙利政府不顾东柏林的压力,宣布滞留匈境的东德人可以根据本人意愿自由出境。于是,几十万人随后通过了边境。接着,东德当局将滞留在西德驻捷、波使馆的 6 千名东德公民,用专列“驱逐”到西德。但是 3 天以后,西德驻捷使馆再次人满为患。东德当局只得用专列再行“驱逐”一次。10 月 4 日,当专列路过德累斯顿时,有些东德人竟然试图跳上飞驰的火车。公民大批出走,导致民主德国局势动荡。10 月 7 日,民主德国国庆 40 周年,要求进行改革的示威浪潮从第二大城市莱比锡开始,席卷包括柏林在内的各大城市。在混乱的局势中,戈尔巴乔夫应邀来参加国庆庆典。他说了一句著名的话:“谁姗姗来迟,必将受到生活的惩罚。”此时的昂纳克开始明白:无论将来出现什么样的局面,驻扎在民主德国的苏联军队,都会始终留在兵营里。10 月 18 日,执政 18 年之久的昂纳克辞职,克伦茨接替了他的职务。然而民主德国各地的示威规模仍然不断扩大。11 月 9 日柏林墙打开后,仅 11 月 11 日一天,到西柏林的东德公民就超过 50 万,以致于 西柏林的交通秩序陷于瘫痪。而在东德,瘫痪的不止是交通。柏林墙的倒塌,让分裂了 50 年的德国人重燃统一的希望。在东西方对此都缺乏准备的时候,联邦德国总理科尔不失时机地在 11 月 28 日提出统一的“十点计划”,提出根据联邦德国的《基本法》,使民主德国并入联邦德国。12 月 1 日,民主德国人民议院修改了宪法,随后 16 个党派召开圆桌会议,决定举行大选,决定国家的未来。大选的结果,是科尔所领导的联邦德国基民盟及其姐妹党民主德国基民盟大获全胜。一个拥有近 8000 万人口的统一德国,在世界面前开始显现轮廓。罗马尼亚,一个严酷的冬天当全世界的目光集中在德国及匈牙利的巨变上时,保加利亚也开始了转变。1989 年 11 月 10 日,保加利亚共产党总书记日夫科夫辞职。人们对于执政 33 年的日夫科夫的积怨如此之深,以致保共一个月后将他的儿子、亲属全部清除出中央领导机构。在反对派接连不断组织游行的强大压力下,保共最后建议修改宪法,举行“自由选举”。而在捷克,从 1989 年年初开始,关于重新评价 1968 年的“布拉格之春”事件,成为捷克国内的政治焦点。随着邻国的波兰、匈牙利等相继变化,捷克政府颇觉陷于孤立。11 月,在短短十几天内,布拉格举行的示威从几万人发展到几十万人。11 月 26 日,政府与反对派开始坐下来谈判,达成了改组政府并修改宪法的协议。捷克斯洛伐克发生的事变,因其避免了流血,被冠以“天鹅绒革命”的富于诗意的称呼。但发生在罗马尼亚的冲突,来得晚,却极其剧烈而残酷。1989 年 12 月 16 日,一位神父被强迫迁居的事件引发群众示威,军队赶来镇压,造成数百人死伤。事件发生后,罗马尼亚政府在首都布加勒斯特的共和国广场组织群众大会。当罗马尼亚领导人齐奥塞斯库开始讲话时,下面的群众不再像往常那样热烈鼓掌,而是发出嘘声,电视转播为之中断。会后,群众的示威游行愈演愈烈,而国防部的军队却开始倒戈。22 日,忠于齐奥塞斯库的安全部队与国防部军队激烈交火。同一天,罗马尼亚成立了 39 人的救国阵线,宣布接管权力。到 24 日,军队逐渐控制了局势。齐奥塞斯库夫妇是在逃跑过程中被捕的。12 月 25 日,经过数小时的秘密审判后,他们在当天下午 4 点被执行枪决。又过了整整两年,苏联解体了 ——引自 http://news.163.com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5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