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那狐的故事》精彩片段+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4-05-15 10:05:30浏览次数:6
精 彩 片 段1 、 他 垂 头 丧 气 地 坐 在 路 上 。 刺 骨 的 寒 风 猛 吹 着 他 的 皮 毛 , 抽 打 着 他 的 眼 睛 。 他 陷 入 了恍 惚 的 沉 思 之 中 。2 、 列 那 狐 纵 身 一 跳 , 跳 到 路 边 的 篱 笆 旁 。 他 不 但 鼻 子 很 灵 , 耳 朵 很 尖 , 而 且 目 光 也 特别 敏 锐 : 他 发 现 打 老 远 的 地 方 驶 过 来 一 辆 大 车 。 毫 无 疑 问 , 这 股 馋 人 的 味 道 就 是 从 这 辆 车 子里 散 发 出 来 的 , 因 为 当 车 子 逐 渐 走 近 时 , 他 清 清 楚 楚 地 看 到 车 上 装 的 都 是 鱼 。3 、 他 轻 轻 一 跳 , 越 过 了 篱 笆 , 绕 到 离 大 车 还 很 远 的 大 路 的 一 端 , 躺 倒 在 路 中 间 , 装 出刚 刚 暴 死 的 样 子 : 软 绵 绵 的 身 子 , 闭 着 眼 睛 , 伸 着 舌 头 , 跟 断 了 气 的 一 模 一 样 。4 、 他 几 乎 一 动 也 不 动 , 毫 无 响 声 地 用 锋 利 的 牙 齿 咬 开 了 一 个 鱼 筐 , 开 始 了 他 的 美 餐 。一 眨 眼 工 夫 , 至 少 三 十 条 鲱 鱼 进 了 他 的 肚 子 。 虽 然 没 有 佐 料 , 但 他 并 不 在 意 。5 、 伊 桑 格 兰 带 着 剧 痛 , 乱 蹦 乱 跳 , 最 后 总 算 摆 脱 了 猎 狗 的 追 捕 。 他 除 了 把 一 截 尾 巴 留在 冰 里 以 外 , 还 伤 了 皮 , 掉 了 不 少 毛 。6 、 人 们 把 香 肠 拿 到 他 的 跟 前 , 让 他 欣 赏 了 一 番 , 又 让 他 闻 了 闻 。 古 杜 瓦 象 一 条 白 杨 鱼似 地 欢 跃 起 来 , 摇 着 尾 巴 , 发 出 喜 悦 的 叫 声 。 他 等 着 主 人 把 这 条 答 应 给 他 的 香 肠 给 他 吃 , 可是 女 仆 却 偏 偏 把 它 放 到 了 一 个 很 高 的 窗 台 上 。7 、 这 罐 奶 油 脂 肪 很 多 , 味 香 色 美 , 蒂 贝 尔 半 眯 着 眼 睛 , 吃 得 津 津 有 味 , 因 而 也 吊 起 了列 那 狐 的 胃 口 。8 、 放 眼 一 片 翠 绿 , 蜿 蜒 在 树 木 和 花 草 间 的 清 澈 的 小 溪 灌 溉 着 肥 沃 的 田 地 , 在 一 排 篱 笆围 绕 着 的 花 园 中 间 , 有 一 个 很 大 的 牧 场 。 列 那 狐 即 使 没 有 看 到 那 个 大 牧 场 , 也 会 觉 得 这 是 一个 引 人 入 胜 的 地 方 。9 、 那 个 花 园 一 眼 望 去 就 使 人 感 到 很 舒 服 : 树 上 挂 满 了 各 种 各 样 的 水 果 , 家 禽 们 在 那 里自 由 地 嬉 戏 。 那 里 有 很 多 公 鸡 、 阉 鸡 和 母 鸡 。 列 那 狐 看 到 那 么 丰 美 的 佳 肴 摆 在 面 前 , 不 禁 啧啧 地 舔 起 嘴 唇 来 。1 0 、 在 这 群 母 鸡 当 中 , 有 一 只 名 叫 潘 特 的 , 能 下 又 圆 又 大 的 蛋 , 主 人 十 分 珍 视 她 。 她 在全 鸡 埘 里 享 有 很 高 的 声 誉 , 不 仅 因 为 她 能 下 蛋 , 而 且 还 因 为 她 善 于 解 梦 。1 1 、 在 梦 里 , 当 我 好 象 就 在 这 里 品 尝 着 新 打 的 什 么 谷 粒 时 , 我 看 到 一 只 奇 怪 的 动 物 向 我走 来 。 他 穿 着 一 件 赭 红 色 的 皮 袄 , 他 一 定 要 把 这 件 衣 服 送 给 我 。 我 再 三 跟 他 说 , 这 衣 服 根 本不 合 我 的 身 材 , 而 且 我 习 惯 了 自 己 的 羽 毛 , 一 点 不 适 应 这 种 皮 毛 。 可 是 没 有 用 , 这 个 陌 生 人非 要 把 它 给 我 不 可 。 最 后 我 只 好 穿 上 了 他 的 皮 袄 。1 2 、 她 们 一 边 叫 着 , 啄 着 食 物 , 一 边 警 惕 地 注 视 着 周 围 的 动 静 , 回 去 了 。 只 留 下 公 鸡 在那 里 睡 觉 。1 3 、 当 他 走 到 花 园 旁 边 时 , 尚 特 克 勒 正 栖 在 篱 笆 上 , 向 着 太 阳 , 向 着 光 明 , 向 着 蓝 天 ,向 着 欢 乐 的 生 活 , 唱 着 他 最 美 丽 最 愉 快 的 歌 。1 4 、 他 一 发 现 列 那 狐 , 这 一 切 欢 乐 立 刻 消 逝 了 , 好 象 葡 萄 蔓 枝 上 燃 烧 着 的 火 焰 被 泼 上 一桶 冷 水 后 立 刻 熄 灭 了 一 样 。1 5 、 尚 特 克 勒 的 十 四 个 孩 子 都 在 场 了 , 他 们 中 间 有 年 内 出 生 的 年 轻 而 漂 亮 的 公 鸡 和 娇 嫩的 母 鸡 。 他 们 欢 天 喜 地 地 走 出 了 园 子 , 去 见 识 那 至 今 为 止 还 是 禁 区 的 新 世 界 。 他 们 跳 着 、 飞着 、 欢 乐 地 叫 着 。1 6 、 美 丽 温 暖 的 春 天 又 到 了 。 地 上 长 出 了 青 草 和 花 朵 , 小 鸟 开 始 愉 快 地 歌 唱 , 太 阳 在 蔚蓝 色 的 天 空 中 整 天 闪 着 金 光 。 这 是 一 个 令 人 陶 醉 的 季 节 。1 7 、 这 时 列 那 狐 下 了 床 。 他 没 有 立 刻 从 大 门 出 去 , 而 是 绕 过 住 宅 里 为 逃 命 和 迷 惑 敌 人 而设 置 的 一 些 弯 弯 曲 曲 的 通 道 , 从 一 扇 隐 蔽 的 小 门 走 出 去 , 突 然 出 现 在 狗 熊 的 身 边 。 把 狗 熊 吓了 一 跳 。1 8 、 有 一 段 大 橡 树 的 树 干 上 被 砍 开 一 个 长 长 的 裂 口 。 为 了 不 让 裂 口 合 拢 而 使 工 作 白 费 ,砍 柴 人 在 这 条 裂 口 的 两 头 分 别 打 上 了 两 个 楔 子 。1 9 、 她 们 的 后 面 跟 着 一 只 年 轻 大 胆 的 公 鸡 。 他 既 鲁 莽 又 爱 虚 荣 , 冠 子 突 得 特 别 高 , 讲 话十 分 傲 慢 。2 0 、 这 时 , 列 那 狐 悄 悄 地 走 出 屋 子 , 在 儿 子 们 的 帮 助 下 , 用 绳 子 把 躺 在 树 下 的 所 有 进 犯者 都 捆 绑 起 来 , 拴 到 了 树 上 , 有 的 系 住 了 爪 子 , 有 的 勒 住 了 尾 巴 。 2 1 、 忽 然 , 在 一 座 小 树 林 边 上 , 他 看 到 国 王 象 最 低 贱 的 贫 民 那 样 坐 在 一 棵 树 下 打 盹 。 不远 的 地 方 , 一 些 樵 夫 正 在 捆 柴 。 不 一 会 , 他 们 丢 下 绳 索 吃 饭 去 了 。2 2 、 他 正 在 田 野 里 奔 走 , 寻 找 有 效 的 草 药 呢 。 他 采 了 好 些 药 草 , 按 他 的 方 法 进 行 加 工 ,把 其 中 一 些 用 石 头 捣 烂 , 滤 出 汁 水 , 把 另 一 些 煅 烧 成 灰 末 。2 3 、 他 把 草 药 、 烧 毁 的 鹿 角 和 捣 碎 的 猪 牙 配 成 粉 末 , 然 后 叫 国 王 把 粉 末 吸 在 鼻 孔 里 。 国王 打 了 好 几 个 吓 人 的 喷 嚏 , 弄 得 他 头 晕 眼 花 。读 后 感 范 文 一书 籍 是 人 类 走 向 文 明 , 走 向 进 步 的 阶 梯 。 古 人 云 : “ 读 书 破 万 卷 , 下 笔 如 有 神 。 ” 可 见古 人 对 阅 读 情 有 独 钟 。 在 这 美 丽 的 书 海 中 , 我 尽 情 地 遨 游 , 徜 徉 , 流 连 。 我 打 开 了 其 中 一 个精 美 的 贝 壳 , 开 启 了 《 列 那 狐 的 故 事 》 之 旅 。列 那 狐 是 由 “ 人 类 之 母 ” 夏 娃 折 断 上 帝 给 的 神 棒 丢 向 水 面 所 得 的 动 物 。 列 那 狐 的 形 象 是复 杂 的 , 在 表 面 上 来 说 , 他 是 一 位 身 份 高 贵 的 男 爵 , 而 在 狼 、 熊 、 狮 子 等 强 大 动 物 面 前 , 他又 成 为 反 对 封 建 的 人 物 。 他 不 惧 怕 强 大 , 敢 于 和 国 王 作 对 方 ; 他 也 欺 负 弱 小 , 鸡 、 兔 、 鸟 等小 动 物 都 沦 为 他 的 腹 中 美 食 ; 他 还 很 爱 家 人 , 为 了 家 人 不 受 到 欺 负 能 有 温 饱 , 他 可 以 挺 身 而出 。    列 那 狐 十 分 聪 明 , 他 用 自 己 的 聪 明 才 智 几 次 绝 处 逢 生 。 在 危 急 时 刻 , 他 总 能 冷 静 下 来 ,想 出 解 决 办 法 。 可 他 却 有 时 没 有 将 聪 明 用 到 对 的 地 方 。 他 傲 慢 无 礼 , 把 谁 都 有 不 放 在 眼 里 。他 用 自 己 的 计 谋 , 一 次 又 一 次 地 欺 骗 。 坑 算 自 己 身 边 的 亲 朋 好 友 , 这 使 所 有 人 都 不 再 相 信 自己 , 连 自 己 的 妻 子 也 差 点 儿 要 改 嫁 于 他 人 。    在 生 活 中 , 我 也 遇 到 过 像 列 那 狐 一 样 的 人 。 我 有 一 个 哥 哥 , 因 为 他 从 小 得 不 到 时 什 么 母爱 , 既 不 愿 好 好 学 习 , 也 不 愿 去 工 作 , 所 以 自 己 天 天 泡 在 网 吧 。 姑 姑 劝 过 他 , 姑 父 打 过 他 ,可 他 还 是 冥 顽 不 灵 、 油 盐 不 进 。 他 成 年 了 , 姑 姑 认 为 他 也 该 好 好 工 作 了 , 就 让 他 去 大 伯 公 司里 打 工 。 一 开 始 , 大 家 还 以 为 他 改 正 了 品 行 , 可 没 想 到 , 他 不 仅 不 好 好 工 作 , 还 拿 大 伯 发 的工 资 去 网 吧 。 一 次 又 一 次 地 欺 骗 关 心 他 的 人 , 最 终 所 有 人 都 不 信 他 , 不 管 他 了 , 让 人 唏 嘘 不已 、 扼 腕 叹 息 。    读 完 《 列 那 狐 的 故 事 》 后 , 我 也 更 加 懂 得 , 面 对 生 活 中 的 对 手 , 我 们 应 当 无 所 畏 惧 , 冷静 下 来 思 考 想 办 法 解 决 ; 好 好 对 待 身 边 的 亲 朋 好 友 , 应 以 诚 相 待 , 不 能 像 列 那 狐 一 样 阳 奉 阴违 , 最 终 机 关 算 尽 , 落 得 一 个 无 人 相 信 的 地 步 。    这 便 是 列 那 狐 , 一 只 狡 猾 、 可 爱 、 又 傲 慢 的 狐 狸 。读 后 感 范 文 二《 列 那 狐 的 故 事 》 是 由 法 国 著 名 女 作 家 玛 • 阿 希 • 季 诺 夫 人 编 写 的 。 这 本 书 主 要 描 写 了 流传 于 民 间 列 那 狐 的 故 事 。列 那 狐 是 一 只 又 狡 猾 又 机 警 的 狐 狸 , 他 为 了 寻 找 食 物 , 坑 、 蒙 、 拐 、 骗 、 偷 、 他 无 所 不能 , 连 狮 王 和 狮 后 都 没 能 幸 免 。让 我 感 触 最 深 的 一 个 故 事 是 《 鹭 鸶 秉 沙 毁 了 自 己 》 。 故 事 情 节 是 这 样 的 : 严 重 受 伤 的 列那 连 续 卧 床 吃 了 好 几 个 月 的 药 后 身 体 一 直 很 虚 弱 , 为 了 增 加 肉 食 , 补 充 营 养 , 他 出 门 去 找 吃的 。 刚 一 出 门 列 那 狐 就 看 见 了 鹭 鸶 秉 沙 在 河 边 捕 鱼 , 迫 不 及 待 地 想 : “ 送 到 嘴 边 的 肉 不 能 不要 啊 ! ” 但 秉 沙 的 警 惕 性 非 常 高 , 只 要 看 见 列 那 狐 的 影 子 就 躲 得 远 远 的 。 “ 如 何 才 能 不 让 他发 现 呢 ? ” 列 那 狐 脑 子 转 得 飞 快 , 终 于 想 出 了 一 个 好 办 法 。它 拔 下 几 棵 芦 苇 , 将 其 捆 在 一 起 , 然 后 在 上 面 铺 满 青 苔 , 让 芦 苇 顺 着 河 水 漂 到 秉 沙 的 身边 。 秉 沙 一 见 有 东 西 靠 近 , 就 立 刻 躲 得 远 远 的 。 秉 沙 看 四 周 静 悄 悄 的 , 没 有 危 险 , 就 继 续 放心 捕 鱼 。 很 快 , 又 有 一 片 青 苔 漂 过 来 , 这 次 秉 沙 稍 微 抬 了 一 下 头 , 见 还 没 什 么 动 静 , 它 放 心了 警 惕 , 又 开 始 捕 鱼 。 很 快 又 有 一 片 青 苔 漂 过 来 , 而 秉 沙 已 经 完 全 放 松 了 警 惕 , 一 片 青 苔 有什 么 好 看 的 ? 他 错 了 , 这 个 错 误 葬 送 它 的 性 命 , 因 为 列 那 就 躺 在 芦 苇 上 , 身 上 盖 满 了 青 苔 ,趁 此 机 会 , 列 那 “ 噌 ” 的 一 声 , 咬 住 了 秉 沙 的 脖 子 , 把 它 吞 进 了 自 己 的 肚 子 。故 事 中 秉 沙 只 所 以 能 被 列 那 吃 掉 , 是 因 为 列 那 连 续 三 次 的 伪 装 让 秉 沙 失 去 了 警 惕 。 这 个故 事 让 我 们 明 白 了 一 个 道 理 : 无 论 做 什 么 事 都 要 认 真 辨 别 真 假 , 不 能 被 表 面 现 象 迷 惑 , 这 个故 事 情 景 在 实 际 生 活 中 也 时 有 发 生 。 例 如 有 一 次 我 坐 公 交 车 , 一 个 小 偷 为 了 能 够 顺 利 偷 一 位大 爷 的 钱 包 , 他 先 碰 一 下 那 个 大 爷 , 大 爷 回 头 看 了 一 下 , 没 有 人 , 头 转 了 回 去 了 ; 小 偷 又 碰 了 一 下 那 个 大 爷 , 大 爷 只 稍 微 回 头 看 了 一 下 , 又 转 回 去 了 ; 当 小 偷 再 一 次 碰 大 爷 , 同 时 将 手伸 进 大 爷 的 口 袋 , 小 偷 顺 利 得 手 了 。就 在 小 偷 转 身 要 跑 时 , 钱 包 掉 到 了 地 上 , 一 个 叔 叔 发 现 后 大 声 喊 : “ 抓 小 偷 啊 ! ” 叔 叔阿 姨 们 这 才 蜂 拥 而 上 将 小 偷 抓 获 。读 后 感 范 文 三一 听 到 “ 狐 狸 ” 这 个 词 , 想 必 你 的 脑 海 里 会 立 刻 浮 现 出 “ 狐 假 虎 威 、 狐 朋 狗 友 、 狐 群 狗党 … … ” 这 些 充 满 贬 意 的 词 语 , 随 后 便 会 出 现 它 们 狡 猾 的 样 子 。 相 信 许 多 人 非 常 厌 恶 狐 狸 ,经 常 把 那 些 老 奸 巨 猾 或 卖 弄 风 情 的 人 比 作 “ 狐 狸 精 。 ” 而 今 天 , 当 我 又 一 遍 读 完 《 列 那 狐 传奇 故 事 》 这 本 书 后 , 我 却 要 为 狐 狸 列 那 抱 不 平 。故 事 大 致 是 这 样 的 : 很 久 很 久 以 前 , 就 在 一 支 魔 棒 于 海 水 接 触 的 一 瞬 间 , 一 只 火 红 色 的动 物 诞 生 了 , 它 就 是 聪 明 的 列 那 狐 , 它 一 出 世 , 就 戏 弄 了 夏 娃 , 带 着 首 战 告 捷 的 喜 悦 , 开 始了 捉 弄 人 的 生 活 。 最 后 , 列 那 凭 着 自 己 出 众 的 智 慧 , 成 了 动 物 王 国 的 焦 点 。初 读 此 书 , 我 觉 得 列 那 太 狡 猾 了 , 是 个 十 足 的 骗 子 、 恶 棍 ! 可 现 在 再 读 一 遍 , 我 的 感 受却 判 若 泥 云 , 对 乌 鸦 、 兔 子 、 狼 等 动 物 的 同 情 心 大 大 收 回 , 因 为 它 们 是 过 于 贪 婪 、 愚 蠢 或 虚荣 才 受 骗 的 , 而 列 那 则 运 用 了 自 己 的 智 慧 , 戏 弄 了 它 们 。 下 面 , 就 让 我 为 列 那 说 两 句 吧 !人 们 都 知 道 列 那 和 乌 鸦 的 故 事 吧 ! 可 人 们 一 再 批 评 、 谴 责 狐 狸 列 那 太 狡 猾 , 骗 取 了 乌 鸦的 奶 酪 , 真 卑 鄙 ! 却 从 未 想 过 , 乌 鸦 为 什 么 丢 了 奶 酪 ? 它 的 奶 酪 又 从 何 而 来 ? 难 道 乌 鸦 偷 人 们辛 辛 苦 苦 积 攒 的 奶 酪 是 对 的 吗 ? 为 什 么 要 把 所 有 的 罪 证 都 丢 到 列 那 身 上 ? 这 公 平 吗 ? 还 有 狗 熊勃 伦 偷 吃 蜂 蜜 受 伤 、 雄 狼 叶 森 格 伦 用 尾 巴 钓 鱼 从 而 丢 了 尾 巴 , 这 都 能 怪 列 那 吗 ? 不 能 ! 只 能怪 他 们 太 贪 心 了 ! 人 们 只 是 看 到 了 受 害 者 , 却 从 未 想 过 被 害 人 为 何 受 害 !同 时 , 我 们 也 应 该 看 到 列 那 人 性 的 一 面 , 他 为 了 照 顾 全 家 , 即 使 在 寒 风 刺 骨 的 冬 天 , 也冒 着 雪 花 , 冒 着 被 猎 狗 追 赶 的 危 险 去 觅 食 , 得 到 食 物 后 第 一 时 间 送 给 家 人 , 看 着 妻 子 和 孩 子们 的 笑 脸 , 列 那 是 多 么 开 心 。 我 认 为 它 是 个 好 丈 夫 , 也 是 个 好 爸 爸 ! 还 有 , 当 它 无 意 中 救 了狮 王 , 在 面 对 “ 大 元 帅 ” 的 官 职 时 , 他 却 毅 然 推 辞 了 , 选 择 了 回 家 照 顾 家 人 , 像 这 样 的 好 丈夫 、 好 爸 爸 , 有 许 多 人 还 没 做 到 呢 ! 谈 什 么 去 指 责 一 只 动 物 呢 ?好 了 , 说 了 这 么 多 , 你 们 是 否 也 开 始 觉 得 这 么 讽 刺 狐 狸 有 些 冤 枉 他 了 ? 我 觉 得 , 列 那 就 是 智慧 的 化 身 , 在 那 样 的 生 活 环 境 里 , 最 懂 得 生 活 与 生 存 的 就 是 狐 狸 列 那 了 , 为 了 更 好 的 生 存 , 他只 能 披 上 狡 猾 的 外 衣 !我 期 待 有 一 天 , 天 下 所 有 动 物 能 和 睦 相 处 ! 也 希 望 你 有 一 天 能 抽 空 看 看 这 本 书 !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