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画皮》对《聊斋志异》的改编

发布时间:2023-09-04 22:09:27浏览次数:248
浅谈《画皮》对《聊斋志异》的改编《画皮》是《聊斋志异》中的名篇,多次被改编为影视片,这些《画皮》影视片之间及其与原著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异。这些差异与作品产生的社会环境、导演的创作观念、大众的心理因素等息息相关。小说《画皮》讲述的是太原书生王生早行遇见一个女郎,她谎称是大户人家逃出来的妾,王生收留了她,带至书房并与之共寝。过了几日,王生将此事告诉了妻子陈氏,陈氏劝说王生打发女郎走,王生不肯。王生在集市上遇见一个道土,道士说王生身上邪气萦绕,死将临头,王生不信。后来王生发现女郎竟是个面目狰狞的画皮女鬼,于是请求道士驱鬼。道士令王生在门上悬挂他的蝇拂,然而女鬼扯碎蝇拂,掏去了王生的心。道士在王生之弟二郎的告知下赶来,除掉了女鬼。陈氏苦求道士救活王生,道士指点她去请求法术高强的疯乞丐。陈氏受尽疯乞丐的羞辱,吃下了他的痰唾。陈氏回家后,痰唾被吐出来,变成人心,王生遂被救活。这是个典型的警世小说,讽刺和教育意义非常明显。2008 年陈嘉上在其导演的电影《画皮》中注入了现代性爱情元素,对原著的改编幅度非常大,在主题内涵、人物形象、情节内容等方面都显示出与原 著不同的风貌。故事发生在汉代,都尉王生率军在西域剿匪,救下一绝色女子小唯并将其带回江都府。然而此女是九霄美狐披人皮所变,她必须吃人心才能养护人形,爱恋小唯的飞天蜥蜴,每隔几天便杀人取心给小唯,于是江都城陷入恐怖之中。小唯爱上王生并想取代其妻佩蓉的地位,佩蓉发现小唯爱恋自己的丈夫,并觉察到她不是常人,于是求助武功高强的流浪侠客庞勇和降魔者夏冰。争斗惊心动魄,情节跌宕起伏,最终狐妖小唯幡然悔悟,为救佩蓉和王生,献出了自己的元神。爱情是理解这部影片的关键词:影片不但有小唯、王生、佩容之间的“主三角恋”,还有庞勇、佩容、王生之间,佩容、庞勇、夏冰之间,王生、小唯、飞天蜥蜴之问的“辅三角恋”。爱情错综复杂,增强了趣味性和曲折性。除了爱情元素外,景色、惊悚、神鬼、功夫、侠义等,也是引人注目的亮点,该片把“画皮”题材的电影推向顶峰。《画皮》小说及其改编的影视片不仅在内容和影像特征上存在较大差异,而且在主题思想和主要人物形象上也有很大不同。在主题方面,原著是个典型的警世小说,讽刺和教育意义非常明显。受此影响,以后的《画皮》影视片除了陈嘉上导演的《画皮》之外,都过分注重说教功能,甚至很多训诫话语借人 物之口赤裸裸地说出来,失去了美感。陈嘉上导演的《画皮》以爱情为主题,避免说教的弊病,这与他的导演理念有关:“我希望观众看我的电影是愉快的、投入的过程,而不是好像进了一个学校,我教育你一堆大道理,那很可怕。”在人物塑造上,首先来看画皮女鬼,原著和大部分改编的影视片中的女鬼面目狰狞,阴险歹毒,吸精血吃人心是她的目的,是她的本质。陈嘉上导演的《画皮》把女鬼改编为女妖狐狸,女妖小唯吃人心是不得已的,她只是以此为手段保持人形,去接近所爱的人。她对爱情执著、为爱情献身,可爱、感人。对画皮女鬼丑恶形象的解构和颠覆,既是陈嘉上另辟蹊径的结果,更是来自他内心深处对婚姻爱情的现代性思考和诉求:“他称在影片中加入了自己的爱情观第三者并不可耻,所以周迅的角色并不像从前的‘凶狠’,反而美丽单纯,‘如果两人关系真的好,抢是抢不走的,但如果抢走了,则代表那两个人的爱情可能比你的更伟大。’他表示自己其实比较同情周迅的角色,她的错只在于她‘来迟了’。 在原著和大部分《画皮》影视片中,王生都是个书生,好色猥琐,风流不羁。陈嘉上导演的《画皮》中,王生被塑造成武将 (与《鬼叫春》的上半部分有相同之处) ,重情重义,锄强扶弱,英勇善战。他并非放荡不 羁的好色之徒,爱上女妖不是单纯的肉欲驱使;他尽职尽责,具有正义感,在以为妻子是害人的妖精时,能够大义灭亲;他珍视与妻子的感情,宁可牺牲自己来换取妻子的复活。陈嘉上对王生形象在身份和品行上的双重改写,既是为了以新鲜感刺激观众的观赏欲望,也是为了把功夫元素带人影片,增强观赏性。将文字作品转换为影视作品,改编的方式依据对原著的符合程度,大体可以分为忠实原著与自由创造。忠实原著的改编方式强调主旨内涵、人物形象、情节内容等与原著相符合;自由创造的改编方式,则对此不大顾忌,有时甚至只借原著的某些元素而无限展开。当然,改编并非“复制”、“抄袭”,忠实原著并非等同原著。由于文字作品和影视作品在形式上根本不同,将文字转变成画面和声音,必然会对原著进行某些变动。
文档格式: docx,价格: 20下载文档
返回顶部